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沧海横流(中)

      上官透坐在地上,大树被抽了根基般,轰然坍塌。血腥味弥漫在空中。从初入江湖到现在,雪芝见过不少残酷血腥的场面,但没有哪一次,在热血流淌在自己身上时,她会像这次一般感到刻骨的疼痛。是一如被斩了食指的疼痛。她抱着上官显,一路往外奔跑。孩子早已不再哭泣。两只紧紧握住的,馒头一般的小拳头,也松松地垂落在空中,瘫软地摇晃着。
      月白风清的夏夜,晚风微凉。天星河在寂寞的月下泛着粼粼波光,木船辐辏,随波荡漾。雪芝抱着上官显小小的身体,用力砸殷赐的门。没过多久,殷赐便打开门,略显吃惊地看着雪芝:“雪宫主,你这是……”
      “行川仙人,我,我儿子,他被人打中一掌,伤得很重……求求你,一定要治好他!”
      “虽然我很想治,”殷赐眯着眼,看了看雪芝怀中的上官显,“但我也说过,不治死人。”
      一夜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
      雪芝二十年人生中,从未有哪一夜,像今宵这般绝望。她抱着显儿的尸体,坐在岁星岛的河岸边,想起了很多事。在适儿和显儿尚未出生时,她和上官透整天为了自己坚持的名字争吵。孩子们出世后,他们又为了谁聪明谁笨争吵。显儿是一个刚出生不多时便会叫爹娘和哥哥的聪明孩子。虽然她嘴上总说适儿好,但她知道,长大以后,显儿一定会很有出息。她每天都在幻想着他们一岁的样子,两岁的样子,三岁的样子,读书习武的样子,成人的样子,娶亲的样子,长成男子汉的样子……看着他们天真而又纯净的大眼睛,不厌其烦地做着相同的梦,她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而他们,是上苍给她最美好的恩赐。而那双大而明亮的双眼,此时紧闭着,再也睁不开。
      这时,淡黄色的烛光照亮了地面。
      熟悉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上官透提着纸灯笼,在雪芝旁边蹲下,伸手,轻抚显儿茸茸的头发。灯笼光芒微弱,照映在河面,莹黄的波光一起一伏,俩人的呼吸一起一伏。上官透的声音压得很低:“芝儿,显儿的事,以后再说。现在要紧的是救适儿。”
      雪芝没有回话。晚风扬起她两鬓的碎发,轻飘的衣角。上官透道:“这一回释炎叫我去,必定是要取我性命。我就算去送死,也未必能救回适儿。”
      雪芝没有听到般,只是有节奏地拍着显儿的背。她淡黄色的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融为一体。
      “所以,我们不能莽撞行事。明天我们都起早一些,去搬救兵。午时三刻,我们在光明藏河上游集合,然后我一个人去河心亭。若发生什么情况,你便带着人冲上去,知道么。”
      雪芝依然拍着显儿的背。
      释炎来之前,上官透对她说的话,她记得。他还会关心适儿么?她嘴角轻轻扬起,笑得很是嘲讽和尴尬。此时此刻,她再也不愿意想任何事情。她不曾回头看过上官透。风声也将他声音中的异样盖住。晚风微动,夏草似青袍。她看不到,他雪白的衣襟早已被泪水浸湿。
      “芝儿。”他在岸边的沙地上小心翼翼地了一行字,再轻轻用手擦去。然后他道:“我走了。”
      将灯笼往前拢了拢,起身悠尔而去。脚步声渐渐消失,雪芝面颊贴着显儿的额头,热泪大颗大颗落在他的脸上。天星河清澈深邃,是一首低沉的挽歌,写满云山树影,春秋枯荣。夏风清凉柔软,是一场惆怅的梦境,带走了雨露,带走了薄沙,还有他写下的,她永远也看不到的“愿妻莫相忘”。

      次日天方亮,少林寺方丈室中,释炎脱下夜行衣,换上袈裟。柳画捂着适儿的嘴,想方设法让他安静。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从窗外传入:“事情办得怎样?”
      “孩子已经到手。”
      “怎么只有一个?”
      “另外一个杀了。”
      “什么!”那万年不变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起伏,“你杀了另一个孩子?”
      这还是释炎头一次听出他的情绪,不由担忧道:“老衲怕上官透想什么法子来对付我们,还是先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可话未说完,人被一掌击到墙上,震碎墙面。紧接着,一道黑影闪电般窜过,眨眼的刹那,释炎已被桌子击中胸口,陶瓷壶、木鱼、念珠等事物砸在他脑袋上。那些飞落的硬物溅了他满头血,不曾停止,直至柳画抱着孩子挡在他面前,急道:“公子息怒,现在可万万杀不得他!”
      那身影停下来,四下静谧,只剩□□竹林清响。良久,窗外都没了声音。释炎捂着头上的伤口,上气不接下气道:“公子?”
      “娘,”柳画一屁股坐在罗茵上,皱眉道,“我一直觉得……公子有些护着重雪芝,但按理说,不应该啊……”
      释炎忍痛站起身,来回踱步数次,又一次换上夜行衣:“罢了,还是先去河心亭等着。”
      雪芝一宿未眠。也是同一时间,她跑遍了整个月上谷,发现上官透连自己门派的人都没通知,只好将前一夜发生的事大致交代一下。林宇凰还在熟睡,她不忍告知父亲这一消息,便带着一部分弟子,匆匆赶向灵剑山庄。林轩凤听说经过,百般诧异道:“释炎大师杀了你的孩子?!怎么可能,真……真是令人无法相信啊,雪芝,你确定其中没有误会?”
      “林叔叔,我怎可能拿孩子的性命开玩笑?”雪芝丧子之痛未散,满眼悲怒,“释炎练了莲神九式。”
      他们已无时间,再等他们作出决定。仅存余晷,只够叫上林轩凤而已。林轩凤相信雪芝,却又觉得释炎修炼《莲神九式》太过荒谬,便带上弟子和雪芝一起往重火宫赶去。
      与此同时,光明藏河上游,河心亭中,释炎背对着上官透,轻笑道:“上官公子可真早。没想过来得越早,死得越快么。”
      露寒风狂,震梧叶芭蕉,亦吹得上官透满袍风片水丝。他面有疲色,但站得笔直,气势毫不输人:“在下会不会死,还说不准。”
      “哦?在这般境况?”释炎慢慢转过身。
      他怀中抱着上官适。上官透愣了愣,忽然笑出声来。释炎道:“你笑什么?”
      “释炎大师枉为武林至尊,对付小小的上官透,竟要用孩子作要挟。”
      释炎哑然片刻,忽然把孩子扔出来。上官透连忙跃起,接住上官适。释炎笑道:“给你,只是因为老衲知道你逃不掉。武林至尊这种头衔,老衲可是再不稀罕。”
      “你若不稀罕,又为何做尽恶事?”
      “这也算恶事么?上官公子果真年少单纯,把世界想得太美。你可知道,老衲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见上官透沉默不语,他又笑道,“老衲出身微寒,曾入赘到亡妻家中。亡妻对我百依百顺,她那武林世家头儿的爹,却很是瞧不起老衲,数度在众人面前殴打老衲,根本不把老衲当人看。老衲卧薪尝胆多年,离间各大门派,挑起斗争,才终是杀了她全家,让对方灭门。你说,这事究竟算是谁的错?”
      上官透想起一段武林中的血腥往事,愕然道:“莫非,你是当时灭了达磨教的……”
      “正是老衲。你想问为何现在无人得知,对么。要知道,少林寺可是中州最大的避难所啊。只是,出家当和尚着实无趣,老衲那蠢蠢欲动的野心,哪怕是在庙宇佛堂中,也难以磨灭。于是,老衲杀了方丈,和所有同门劲敌,到底是当上了方丈。上官公子,切莫如此看老衲。后来老衲得到了一切,方丈之位,天下第一,备受武林人士敬仰,反而真觉得一切皆是空。直到修炼了《莲神九式》,才终于得知,做什么英雄好汉,都不如当一位母亲,来得有趣……”
      看见释炎脸上又露出小女儿情态,上官透一脸嫌恶:“住嘴,真是恶心。”
      “你可千万别觉得恶心,上官公子。你这般出尘如仙,若愿答应老衲一件事,老衲便可饶你不死……”
      上官透觉得更加反胃,将适儿放在岸边大石后,抽出寒魄杖,作出备战的动作:“什么要求我都不会答应你。你可杀了我的儿子,动手罢。”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释炎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上官公子,来会会我这莲神九式下的燃木刀法。”
      火焰刀者,非金非铁,无形无相,纯以体内真气感应天地间三阴之真气,依五行生克之法而摄炼(1)。同上官透雪芝成亲那一日的夏轻眉一样,释炎舞的是燃木刀,出招却完全不似燃木刀,少林纯正的阳气被他邪气的招式扭曲得不成形。只是,与夏轻眉不同的是,释炎的内力一点也不紊乱,相反,强得让人不容忽视。上官透接招接得很吃力,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寒魄杖已被乱刀斫出无数个缺口。最终,释炎一个快刀令他措手不及,又被一掌击倒在地。释炎闪到上官透面前,拳头砸中他的腰部,一打便是连续几十拳。上官透面色惨白,释炎的动作又快到让他眼花,最后,他接住了释炎的攻击。释炎从背后抱住上官透的腰,将他扛起来,用力一扔,人被摔在身后。上官透捂着后颈,表情痛苦之极。释炎又一次将他拎起来,高高举在空中:“如此英英玉立的公子,死了真的可惜啊。”
      话音刚落,便将他扔出去,在上官透落地之前,纵身一跃,一刀划在上官透胸口。鲜血满溅金井楼台。
      雪芝一剑划开面前挡路的藤条。她走得很快,若不加快脚劲,同行的人根本追不上。其实她的身子尚未调理好,跑这么快,必然有弊无利。只是其余人知道显儿的事后,都不敢多话。林轩凤道:“雪芝,我已经派人通知峨眉派、武当派还有华山派,他们应该晚一些便能到。待会儿和上官公子会面,你要提醒他,若和释炎对上,定得拖延时间。”
      雪芝却渐渐感到不安。她觉得,可能……她不会在上官透所说的地方遇到他。她急得满头大汗,一脚踹开路边的木块:“朱砂,你说的这条路,真的是捷径么?为何我完全找不到方向?”
      此刻,光明藏河的河心亭中,上官透连滚带爬翻进亭中央,踢腿踹飞了椅子,以此攻击释炎。释炎同样伸腿一踢,将把椅子从亭栏踢飞出去。他向前一跃,搬起桌子,砸在上官透的腰上,上官透与桌子一同被踹出凉亭。释炎的额头和胸口流了很多血。他按住伤口,咳了两声:“没料到你居然能伤了老衲。看样子,得拿出看家本领。”
      他压了马步,双掌合十,运气,再一用力,连黑衣里的锦缎也都跟着碎裂,露出没长胡子的怪异的脸,还有流着血、结实却与那张脸全然不配的上半身。上官透捂着胸口,努力止血。那一刀并未伤及要害,但按常理说,他已不能再战。这时,释炎的刀法突然变得秀气起来。刀身在空中划过,断断续续,变幻出绚丽刀影。上官透从未见过这样诡秘华美的刀法,还有翥凤翔鸾的曼妙身影。虽说如此,配合着释炎怪异的外观,又显得极度恶心。只是,还未看清释炎的步法,上官透的手臂、大腿、小腹已经连中三刀。刀口很细,鲜血却汹涌而出。
      上官透勉强撑着后退两步,不愿倒下。释炎拽着他的后颈,把他的头直接往岸边的岩石上砸。惊涛拍岸,浪花方才冲湿岩石,又一波涌上,将他的鲜血混入河中。眼前万物已在旋转,上官透头晕眼花,看不清任何东西。他只知道,释炎提起他的双臂,往反方向一扳,骨头碎了。最后,释炎挥动大刀,又一次舞起凌乱的刀法。他只见鲜血从头上流下,模糊了他的视线。这一回朝他袭来的,是几百条刀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在贴吧发过关于V文的通知,可能一些大大没看到,这里再重新说下:V文范围是大章节37也就是锁定的第一章开始到最后更新(大章53小章158),最早下周一开V。大家要存文的赶快存了。
    PS 大家先不要V,有免费看全文的方法:实体书出版以后在书店看。第二部即完结篇,有结局。近日才交稿,所有目前市面上的月上完结篇都是无结局的盗版,我看有的丫头已经买了,抚摸一下圆溜溜的脑袋们……等正式发行了会通知大家的。
    PPS 曾经对无数个编辑大抱怨过书上作者名字都好小,广播剧里作者名字一闪而过好短。结果月上的封面……我……原来我也有害羞的时候。第二部不要这么销魂了……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