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绝地逢生(下)

      喜欢上官透,便是单单纯纯的喜欢,不曾想过这么多。雪芝哭笑不得:“称霸武林?从未想过。我真的要走了。”说罢,雪芝推开她,想要强行出去。
      就在这时,脸上挨了重重的耳光。那耳光来得又快又狠。别说闪躲,雪芝甚至还没看到,便已被重重抽到地上。她捂着脸,面颊滚烫,焊了烙铁般疼痛。原双双神情凶恶狰狞,化作一只爪毛吻血的苍鹰:“贱丫头,你跟上官透早已不是清白关系了吧?还在这里装什么无辜,装什么清高?滚回去把你情郎管好!”
      雪芝错愕地看着原双双:“你……为何如此在意此事?”
      “因为他不能娶奉紫!”
      “为何不能?”
      原双双略微呆了一下,又提高音量,指着雪芝:“不为何!若他娶了奉紫,你和他——都得死!!”
      “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但是,他们的事我绝对不会管。”雪芝站起来,扬手便还了她一个耳光。
      也是这一瞬间,原双双有一个微小的动作被她发现:一耳光下去时,原双双闪了一闪,但是又站直,硬生生挨了这一耳光。雪芝的武功早已不同于当年,身法之快,闪开又再硬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她正感纳闷,却又被原双双的举动吓着。原双双扑通跪在地上,双目通红地哀求道:“雪芝,我的好雪芝,算我求你,回去跟上官公子和好。他真的真的不能娶奉紫,他们要成亲,我便完了,我便真的完了。”
      她这反复无常的样子当真有些可怕,雪芝不安道:“你,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
      原双双一边擦眼泪,一边摇晃她的腿:“他们不能成亲,雪芝,快找上官公子和好,答应我好吗?好吗?”
      “不行,我做不到……”雪芝突然觉得身体不适,按住额头低声道,“你……不要逼我。”
      这时,原双双垂着头,不动了。翻江倒海的反胃感涌上来,雪芝捂着嘴,压抑着想出去。原双双却轻声道:“那你……”
      雪芝蹙眉道:“什么?”
      “就去死吧!!”原双双尖声叫道。雪芝还没站稳,她便已经飞速站起来,一拳朝雪芝击去。雪芝下意识护住肚子,侧身,背脊被打中,略微错开了一些,却整个人朝墙壁弹去。几乎是瞬间的事。她失去了意识。
      华山正厅,上官透端着丫鬟刚沏好的茶,用盖子拨了拨茶叶,若无其事地对重火宫护法说道:“铁观音,你们宫主不爱喝吧?”
      烟荷抢先道:“当然不爱。宫主说铁观音样子太难看,味道又太重,喝起来像喝药。”
      上官透淡淡笑道:“她喜欢蒸青绿茶对吧。”
      “对。宫主说,绿茶有三绿:色泽翠绿,叶底鲜绿,汤色碧绿。她说茶品似人品,她很崇拜的一个人便是喜欢淡茶。还说,喜欢淡茶的人性格同样淡如茶,澈如水,晴云秋月,志行高洁。”
      上官透继续拨弄着陶瓷盖子,却半晌没有喝下一口茶。
      三年前,当她还是个小丫头,喜欢穿着大红棉袄叫他透哥哥时,对品茶真算一无所知。有一次,他坐在窗边喝茶,她撑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他,说透哥哥真是大人。他问为何。她说,在她看来,只有经历过事的人才会静得下心来喝茶。他笑说这是她的感觉,有的孩子五六岁便爱喝茶。她说,可是茶太苦。他将茶冲得很淡,沏了一杯给她,说自己便不是很喜欢浓茶,只有若无若隐若现,才叫真正的茶香。
      “可是宫主近些日子都不爱喝茶。”烟荷又补充道。
      上官透这才回神,道:“为何?”
      “宫主身体不适,每天卧床远多过走动的时间,饭都不大吃,更不要说喝茶。”
      手中的茶座微微一颤,上官透抬头道:“她生病了?”
      “是,已有一段时间。”
      “是什么病?”
      “这……烟荷不知。”
      “她生什么病你们都不知道?”上官透面有愠色,“怎么当的护法?”
      “我们问过她,很多人都问过,可是她就是不说,也不让问……我们都快急死了。”烟荷看一眼上官透,“上官谷主,不要怪烟荷多嘴——这时候您便忙着和别人成亲,完全不理她,您,您也没资格这么说!”
      旁边的重火宫弟子用手肘撞了撞烟荷,低声道:“烟荷!”
      “我并非不理她,如此做自有原因。”上官透放下茶盏。然而,过了许久,丰城重新入座。上官透看看身侧空着的位置,微微敛神道:“芝儿怎么还没回来?”
      在场无人知道,废弃的厨房中,雪芝这才恢复了意识。她吃力地抬手,揉揉眼睛,方才头撞在了墙上,此时还微微嗡鸣。外面天色渐黑,她慢慢支撑着身子站起来。摇晃走了几步,拉了拉房门。房门摇了一下,又弹回去。她背上一凉,再用力拉了拉,发现门已被锁。她不理解原双双这样做有何目的。原双双将她带出来,这会儿她不见人,重火宫自然会找原双双要人,就算是打算要挟人,这样做也未免太胆大如斗了些。正想到此处,门外传来了女子的声音:“贱丫头,你醒了?”
      “原双双,你到底吃错了什么药!快放我出去!”
      “答应我的事,会做到么?”
      原本雪芝可以先骗骗她,但一想到她要求的事是向上官透低头,又想到自己腹中有他的孩子,他却要娶别人,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使劲砸门,怒道:“放我出去!!”
      “我知道。你是不见棺椁不掉泪。”
      外面安静了一阵子。雪芝努力无用,只能靠在墙上等待。突然,两扇门之间开了个缝,缝隙间是原双双阴笑的脸。她的视线往下一转,雪芝随之看去。只见原双双放了个东西进来,雪芝即刻浑身僵冷——那是一条蛇。玄色头颈,全身都是黑黄相间的条纹。对毒物有点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是什么:金环蛇,量少,带剧毒。名满天下的□□十步环魂散、毒镖金环扣、毒功《金环追风破》,都是自此蛇酿取毒汁。
      雪芝护住腹部,缓慢站起来。而金环蛇正在摇摆头部,吐着信子,向她的方向游来。它走得很慢,似乎还没发现她。但是,这蛇只要用牙齿轻轻碰她,她会当场毙命。整个厨房的空间在刹那间变得过于窄小。她站在冰冷的炉灶旁,死死地盯着毒蛇,额上渗出细细的汗液。分明已无路可退,她依然在往墙角挤,恨不得在墙上打一个洞钻进去。
      “贱丫头,想通了么?”门外传来原双双悠悠的声音。
      雪芝连出声都不敢,只是轻轻捂着肚子,求生意志在任何时候都不曾如此强烈过——此时的她,还背负着生育另一个生命的重任。她一边朝墙角靠,一边准备妥协。但这时,身后的墙忽然松动。确切说,是墙上的炉灶,在她不曾留意的情况下,朝着里面凹陷进去。也是同一时刻,金环蛇发现了她的存在,化作一条金色闪电,蹿向她。雪芝只好孤注一掷,用力往后撞。当金环蛇已经蹿到了她的脚下,她却发现炉灶竟是一个机关,带着她旋转了一圈。她被机关带入了一个秘道,在地上滚了一圈。抬头一看,炉灶的一面已经朝向这个秘道,而机关边缘刚好把金环蛇的头夹住。金环蛇还在朝着她吐信子,并且在一丝丝往前滑行。她飞扑过去,推挤机关。只见金环蛇的七寸刚好被夹断,头掉了下来。紧接着,鲜血流了一地。
      雪芝从衣服上撕了一块布,包住它的身子,将后半段拖进来,把炉灶又推回原来的位置。她坐在地上,靠在墙上,还隐隐听见原双双在外面喊叫。此地比平地要低一些,应是废弃厨房东边的地道。上方每隔一段都有一个小孔,还能勉强看得到路。秘道的空间非常狭窄,地面潮湿,她在里面走,都需要低头,才能往前挤。丰城个子和她差不多,身材也很瘦,这空间似乎刚好够他往前走。若是换做上官透,估计弯腰都会吃力。看样子,这秘道或许是丰城开凿的。她顺着秘道一直往前进,不过多时,便依稀看见一个明亮的敞间。前方有灯火,但似乎无人。蹑足屏息往前走,敞间比她预料的大。四面墙壁均无窗,但每个墙壁中央都有一条秘道,包括雪芝走出来的那一条。面前的墙壁上刻约莫千百个小人舞剑的浮雕。西北角落处,有一个兵器架,上面挂满长短不一的宝剑。南面墙壁左侧还有个小门,似乎是另一个出口。
      原来,这里是一个练剑场。雪芝看了看那小门,再看看另外三条秘道。究竟是要去一探究竟,还是早些离开这个不存之地?她朝小门走了两步,但又站住,扣上风帽,快速轻巧地蹿入北秘道。显然,这秘道比最初的短,走了几步,她便进入另一个房间。又是一个练剑场。不过,与方才宽阔空旷的石室相比,此处是一片狼藉:墙上满是长短深浅不一的剑痕,满地断裂生锈的铁剑、石像碎片、大大小小的纸团。雪芝随地捡起一团摊开看,上面画了舞剑的小人,线条简单,上面有一个大叉。又捡起几个纸团看,都是同样的小人,姿势有细微区别。雪芝拾起几个,放入怀中,又四处观察,发现并无异常,便走回秘道。
      这一回,她进入了东面的秘道。这秘道相较前一个长一些,底部房间比前一个还要小,同样十分凌乱,似乎是一个秘籍书库,只是正前方两个并排书柜上没剩几本书。书倒是散落了满地:摊开的、撕成碎片的、或是翻得破旧不堪的……她蹲下,翻了其中一本,封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飞花心经。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到处翻了几本,分别是《焱莲拳》、《明光大法》、《九耀炎影》、《清寒化月》、《赫日炎威》。这实在令人惶然,此地怎会有重火宫的秘籍,又怎会被人弃如敝履?她抬起头,看见书架旁边的小石座上,放了一本最破旧的书,上面写着五个字:沧海雪莲剑。
      沧海雪莲剑!雪芝惊喜交加。林宇凰遗失的、她寻了多年的秘籍,竟会在这样偶然的机遇下找到!
      只是,为何《沧海雪莲剑》会出现在此处?她翻了翻秘籍,随便扫了几行字,字迹浑然飘逸,一看便知是出自重莲之手。再看看内容,又觉得招式分外眼熟,她带着满腹疑虑,从怀中抽出那几个纸团。打开,发现小人舞剑的姿势,与书上前几行描写的一样。只是,每一张纸上都划了叉。莫非雪莲剑和炎凰刀一样,都只有三重,也都是平淡无奇的招式?修炼之人大概也是被这秘籍逼疯,以致于反复画图研究剑法,却什么都没琢磨出来。
      雪芝将雪莲剑的秘籍放入怀中,迅速撤离了房间。回到练剑场,她原想搜索最后一条秘道,但身上带着如此重要的东西,她实在再不敢冒险。最后她决定,从来时的秘道回去。但她刚踏入秘道,前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雪宫主,对这里可还满意否?”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