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绝地逢生(中)

      “什么事?”雪芝被心跳声扰得说话颤抖,双手也更冷了些。
      “我有事想和你聊聊,方便说话么。”
      “嗯。”
      他带她走到寺院角落的亭子里。外面飘着雪,亭子撑起白色的伞盖,罩住了亭下微小的世界。雪芝朝手心呵气,声音依然发抖:“说吧。”
      上官透立刻解下大氅给她,她往后退了一步:“多谢,我穿得很厚。”
      他却无视她,强硬地将大氅罩在她身上:“你脸色苍白,别逞强。”
      “到底有什么事。” 自己露出了怎样的表情,雪芝也顾不得。只知道整个人像被重物压住,连思考都困难。
      “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芝儿能否答应。”
      “你说吧。”
      “我说要和她成亲是有理由的,但是现下情势紧张,我不能多说。等事情也差不多办完,大概要五个月。待到春暖花开,我定会回来找芝儿……可否多等我些时日?”
      刹那间,雪芝死灰复燃,眼睛都变明亮许多。她差点扑到他的怀中,一边流泪一边撒娇,向他说明孩子的事。但是,她想起了更重要的事:“……事情办好后,若你和奉紫成亲,打算拿她怎么办?”
      “我不会碰她。”
      “别人会信么。” 雪芝望着他,一字一句道,“上官透,你绝不可以辜负她。”
      上官透怔了怔,道:“我不会做对她有害的事。既然说要娶你,总不会让人留下话柄。”
      “上官公子真是胸有成竹,一口咬定我会守着你。”
      “你什么意思?”见雪芝一脸漠然的笑,上官透也不禁捻酸起来,“是因为蔡诚么。他对你甜言蜜语几句,你便信了他?他是家室的人,你知道么。”
      其实,她根本不在意那蔡公子究竟是何许人也,她只是对上官透满腹愤懑。她道:“若是等你五个月,你也一样是有家室的人。”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
      “他也是认真的。他在信中提到,只要我点头,他立刻休妻等我。”
      “屠毒笔墨。他的话你也信。”
      “不信他,难道信你?”
      “别胡闹。上次丰城那事还不足以引以为戒么。”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何况,你不是快成亲了么,我也快了。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他微微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原来芝儿是想要嫁人。放心,透哥哥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做不到是小狗。”
      雪芝扭过头,躲开他的手:“我没时间等你。不管是什么人,我会很快成亲,然后生孩子,稳定下来。”
      上官透笑得满眼狡黠:“芝儿可知道要如何才能有孩子么。”
      “知道。”
      “那还可以跟别人成亲?”
      上官透原本以为雪芝会呆住,然后满脸通红地骂他下流。但是,雪芝只是轻描淡写道:“可以。”
      脑中浮现出雪芝依偎在其他男子怀中,交颈如双鹄游青云的情景,上官透俨然道:“此话以后不可再说。”
      “那个蔡诚就不错,可以考虑。”
      脑中男子的脸又换成蔡诚的脸,无名的火气直往脑海上涌,上官透禁不住嘲道:“就这么缺男人么。”
      这话一说,雪芝也愤怒了,她往前站了一步,几乎举手抽他的耳光。但是她还是克制住没动手。上官透笑道:“怎么,不动手了?不是最喜欢打我么。”
      “我从来不动手打恶心的人。”
      “那恶心的人可是会欺负你的。”猝不及防地,他垂头吻了她。
      只是轻轻一碰,雪芝便非常激烈地捂住嘴:“走开!”
      “偏不走。”上官单手握住她的双手手腕,作势将她推到墙上,另一只手不安分地穿过厚厚的狐裘,红色的衣裳,隔着最后一层里衣抚摸她的胸部。他素来笑不至矧,怒不至詈,不曾做过如此损君子仪容之事。雪芝倒抽一口气,差一点哭出来。若换作别人,可能早已发生血案。但他是她心仪之人,很快要和其他人成亲。而这时,她有了他的孩子,却说不出口。
      雪下得很大,凉亭犹如沧海一粟,为世事忘却。雪芝已忘记自己是如何逃出来的。她只记得上官透看到她的表情,立刻赔礼道歉,还一直哄她,但她跑得很快,生怕自己多留一刻,便再也走不开。出去以后,她依然裹着上官透的大氅。嗅到他熟悉的味道,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何这么多女子一提到他,总是爱恨交加,却假装无事。她捂着肚子,强忍住在眼眶中打转的热泪,带着重火宫的人离开了少林。
      之后,夏轻眉被逐出灵剑山庄,柳画也跟着离开,还说不计前嫌,依然希望与他白头偕老。人们都说柳画是个好女人,可惜跟错了人,颇是遗憾。接着,满非月终于把丰涉招了回去。丰涉临走前,反复叮嘱雪芝要注意身体,他会很快回来照顾她。 “莲翼”没什么下落,节外生枝倒不少。最后,丰城邀请了林轩凤和原双双去华山,重新交代群雄的计划。林轩凤令人快马加鞭送锦书给雪芝,让她也去一趟。
      雪芝到了华山,却如何都没想到,会又和上官透重逢。她前脚刚进入正厅,一行人便后脚雁行而入。坐在主人位置上的丰城一脸喜色站起来,大步迎去。走在最前面的是衣着淡雅的林轩凤、林奉紫,穿金戴银的原双双,还有一身素白的上官透。上官透衣着素来考究,即便是雪白的大氅,边上镶的不是貂也是裘。然而颜色单一,外加面孔清俊,从不显轻浮。相反,他自风雪中走来,大氅翻飞,还带着八分桃源公子的飘逸。只是这样飘逸的一个人,却令雪芝失望透了。林轩凤、原双双与丰城互相寒暄过后,丰城笑道:“看样子林庄主已和我们上官小透冰释前嫌,实在可喜可贺。”
      “哪里,那是庄主海涵。”上官透拜揖道,“见过丰掌门。”
      “哈哈哈哈,表弟多礼。”丰城转眼看向雪芝,“雪宫主也在这里,你们可以探讨探讨……”
      上官透转过身,对雪芝微微一笑:“雪宫主。”
      即便在人多的场合,只是看看他,都会觉得心如鹿撞。此时,他突然对她说话,她措手不及,紧张得几乎失态:“啊,这,上官公子……”
      一旁的奉紫忍不住噗哧笑出来。林轩凤大笑道:“雪芝,你知道我今天为何要叫你来?”
      雪芝窘得面颊微红,故作镇定道:“不知。”
      “我想,宝贝闺女还是多留在我身边几年好些,和上官公子的婚事,还是从长计议。”
      原双双道:“是啊是啊,几年前我就看出来,雪芝和透儿两小无猜,庄主可不要乱点鸳鸯谱,棒打真鸳鸯啊。”
      雪芝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半晌想要辩解,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上官透一直凝视着雪芝,眼中满是情倾意惬。雪芝却连正眼都不敢看他,清了清喉咙低声跟奉紫说些有的没的。然而,上官透却道:“庄主,即便如此,奉紫玉貌花容,也不应嫁给夏轻眉那种败类。还请庄主允了我与她的婚事。”
      虽知道他或许有苦衷,雪芝还是脑中一片空白。所有人都傻眼。尤其是林轩凤和原双双。他们原本都认为上官透是为负责,才答应婚事,现在洗雪冤屈,还特地商量好演一出戏,给上官透台阶下,结果,他完全没有配合之意。原双双道:“可是,可是,你这样要雪芝怎么办——”
      奉紫连忙跑过来,握住雪芝的手,低声道:“姐姐,你听我说,上官公子他对你绝对是一心……”
      雪芝甩手,咬紧牙关一字一句道:“原教主有所误会。我和上官谷主不过道义之交。我们还是讨论正事要紧。”
      上官透琥珀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一直朝着雪芝使眼色,期待她能看自己一下。可是,雪芝再不看他。还是丰城第一个出来圆场:“雪宫主说得没错,该讨论讨论正事。”他笑逐颜开,身后的白曼曼却咬牙切齿。
      一行人坐下来讨论了许久,雪芝一个字没听进去。过了片刻,原双双突然站起来,柔笑道:“前些日子去洛阳买了一些东西,想要送给雪芝。”顿了顿又道:“都是女儿家的东西,也不知道雪芝是否肯赏脸,随我出来?”
      雪芝只想时间过快一些,早点离开此地,二话不说跟她出去。拐过几个回廊,到了一个小别院门口,几根枯树旁,原双双突然转身,朝着双手呵气:“天真冷,我们到那个小厨房里说吧。”
      雪芝迟疑了一下,跟着她进了别院的废弃厨房。见原双双关好房门,雪芝提高警惕,笑道,“究竟是什么宝贝礼物,需要跑这么远才送?”
      “只是小玩意。”原双双从腰间逃出一张手帕,捉住雪芝的手,放在她的手心,“这印染青底的白花帕,雪宫主应该不会陌生。”
      雪芝翻着丝帕看了看,右下角以金线刺绣一字“福”:“是福家的东西。”
      “没错,洛阳第一布商福景然,这可是块金字招牌。”原双双笑笑,轻轻抚摸着那个福字,“福景然心疼女儿整个洛阳都知道,乃至于他喜欢外孙多过家孙。他的儿孙要么闲游京华,便是在外地成了亲,只有小外孙会时常回去看他。所以几个外孙里,他又最喜欢这幺儿。这些年福景然身体状况一直不是很好,估计离仙去不远矣,所以一直催促自己小外孙找个媳妇儿生个胖曾孙,也算圆了他四世同堂的梦。所以京师洛阳那一块儿的姑娘们都疯了,这是一时千载的机会……”
      “慢着。”雪芝打断道,“教主跟我说这些,是否找错对象了?”
      “当然不是。”原双双笑道,“我想说的是,上官公子这一回是认真的。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对你有意,可是他却突然说要娶奉紫。你和他之间若有何矛盾,还是早些化干戈为玉帛较好……”
      “我和他没有任何矛盾。是教主误会了。”
      “雪芝,你想想看,他们若是成亲,定会弄得天下皆知,到时候就算你们小俩口和好,这面子也知道往哪儿搁……”
      “原教主叫我来,便是想说这些么?恕我不奉陪。”
      雪芝正欲离去,原双双挡在她的面前:“雪芝,你听我说。其实想要得到一个情郎,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要知道,男人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东西,以你的美貌和青春,没有什么男人到不了手。”
      雪芝打算绕道走,却又一次被她拦住:“重雪芝,听我说——你只是个女人,女人想要在这江湖打拼,只是自己厉害,是远远不够的!要成为一流的女人,便必须依靠一流的男人!”
      她情绪分外激动。雪芝禁不住眯眼道:“……你有病么?”
      “无论从何种角度看,上官透都是辅佐你称霸武林的最好人选,你若错过了他,以后便再难找到更好的!”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