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意外来客(上)

      穆远有些莫名,但还是留下来。到了晚上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雪芝和仲涛没有话题,裘红袖忙着酒馆里的事,上官透又不在,她一个人无聊,便跑到他那里玩。夜晚,龙楼月宇,芙蓉丝帐,悠扬的篪声从凌虚高楼飘出。屋内,雪芝一头撞进床褥,肆无忌惮地翻了几个滚:“这一回在外面待的时间,似乎是最长的。”
      “雪芝确实有一段时间不曾回去。”
      她不知纠正了他多少次,才令他在私底下唤她“雪芝”。听他总算一次叫对,她心情很是不错:“正因如此,我才发现穆远哥是一个好人。”
      穆远抬头看看雪芝,她的长发丝般散在床铺,小小的下巴不顾形象地指着床帐。果然她怎么都不会变,不管在外有多像个淑女。穆远笑了笑,只是嗯了一声。雪芝坐起来:“咦?你都不问问,我为何觉得你好吗?”
      “你觉得好便已足够。”穆远坐在灯下翻书,便再也不多话。
      雪芝撑着下巴,死死盯了他许久,发现他还是无悰托书谴,全神贯注得很,终于放弃,百无聊赖地跳下床,左兜右逛,转得人心烦。实际穆远翻了很多页书,却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他觉得不对,试图聚精会神,却不见成效。原本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雪芝觉得无聊,安心回屋睡觉。谁知雪芝愣不肯走,还绕道他身后,扫几眼他的书,啧啧两声,继续转。不过,穆远的耐心好,整个重火宫的人都知道;雪芝耐心不好,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所以,最先沉不住气的还是雪芝:“穆远哥,你几时才看完书?”
      “我也不知。”穆远放下书,抬头道,“有事么。”
      “没啊,就是想跟你聊聊。”
      “聊什么?”
      雪芝后悔了。早知道穆远多日不见,都还是这德性,她宁可强迫林奉紫留下来——穆远冷冰冰的,昭君姐姐不知道比他好玩多少倍。虽然有时好玩过了头。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上官透望着她那柔情满满的视线,那一声声带着宠溺意味的“芝儿”,害羞得几次想要钻到墙角下去。她实在心情太好,抽掉穆远的书,撑着下巴道:“穆远哥今年多大了?”
      “虚岁廿二。”
      “可有考虑过成亲?”
      “不曾。”
      “那,可有觉得什么女孩子很漂亮?”
      “问这个做什么。”
      “有一个姑娘出身名门,天仙般漂亮,全天下的男子都想娶她,真可谓艳压群芳。而且,她待字闺中,却不像自古祸水红颜那样命途多舛。穆远哥知道我在说谁?”
      “是你自己么。”
      “原来在你心中,我的武功不怎么高。”
      “那你说的,可是林奉紫?”
      “聪明!”雪芝一脸不厚道的微笑,“你觉得奉紫如何?”
      “还行。”
      “嗯嗯,然后呢?”
      “然后?”
      雪芝沉默了好一阵子,直接放弃。她看得出林奉紫对穆远有意,穆远却是个冰雕加木头。她起身道:“罢了罢了,以后再说。我才想起在鸿灵观找到一个手卷,这便去拿来,我们来研究研究。”
      “好。”
      雪芝一溜烟回到自己房间。但是,打开包裹,发现手卷已不见踪影。而此时轩窗大敞,显然有人来过。
      暝色罩林壑,狂风呼啸,摇撼大树。鬼哭哀号中,暗夜成牢笼,禁锢了整个苏州。这般中宵,雪芝的房间有巨大变动,她和穆远竟然毫不知情。背包里有《水纹剑诀》的剑谱、一堆重火宫酿制的疗伤圣药和光玉露,有一把上好的匕首……可是,这人却什么都没有带走,除了那本手卷。那本手卷不过是撕了一半的传记,究竟是何许人物,竟可以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那本手卷拿走?里面究竟有何等秘密,会令这样的高人如此急切?他们并无时间多虑。回到穆远房间,雪芝交代了房里发生的事。穆远二话不说,提起紫鸾剑,破窗而出。雪芝见状,也回房拿武器。
      但,她刚站在门前,便有一把剑刺破房门,捅向她。雪芝大惊,连忙闪躲。那剑连刺数次,速度快得惊人,却未发出一点声音。只见剑法变幻莫测,在门上刺了几百个洞,即便等雪芝退到墙后,它都破墙而出。墙上只有孔,没有缝。雪芝不曾见过这样的武功,也是头一次如此没有自信,不敢进去和那人交手。很快她也发现,当她离墙远一些时,那把剑依然毫无章法地往墙上刺孔,好像持剑之人早已疯癫,无心与人交战。洞多了以后,那个人的脸便会露出来。她留在墙旁观察。
      与此同时,穆远已经在房顶,追上了那偷手卷的贼。黑影在暗处飞速穿梭,和穆远的距离时近时远,却怎么都捉不着。一炷香过后,那人的动作渐渐慢下来。他的身形有些佝偻,猜他年纪不小,这会儿放慢速度,大概是体力透支,手不应心。最后,穆远终于一剑挑开他面上的黑布。原本料想那人会躲藏,他却直接停下来,背对着穆远:“好小子,这轻功真是逸翮登霄,迅足远游。”
      一听到这声音,穆远也呆了:“……长老?”
      眼前的人回过头,一双苍老的眼沉浸在黑暗中,毫无焦点:“是我。”
      “见过宇文长老。”穆远立刻朝他行了个礼,“那个手卷,是否在您手中?”
      “是。”
      穆远有些失措。遇到宇文的年轻人,没有几个不会失措。这个老人眼虽苍老,却不曾模糊。宇文长老举起那手卷:“理应说,这半个手卷拿给你,也没什么意义。因为里面记载的东西,所有人都知道。”说到此处,他又举起另一个同样大小的手卷,“重要的内容都在这上面。”
      “晚辈愚昧。”
      “我之所以会夺走它,是因为此乃犬子之遗笔,我需要它,你可有疑问?”
      “晚辈不敢。”
      “今日之事,不准告诉宫主。你回去吧。”见穆远站在原地不动,宇文长老又道,“没听到我的话么。”
      穆远拱手,低着头,壮着胆子道:“恕晚辈直言,倘若只是要回儿子的手卷,晚辈没必要向宫主隐瞒——除非和宫主有关,甚至对她有害。”
      “你还很关心宫主么。”
      “还有整个重火宫。”
      宇文长老突然大笑起来,笑声爽朗,但在这样的夜晚,有说不出的诡异:“穆远,我看着你长大,你还想在我面前隐瞒什么。莲宫主去世之前,曾经交代过你一些事,言之綦详,这一点别人不知情,我却清楚得很。”
      穆远头埋得更低了:“那只是以防万一,现在没有必要。”
      “罢了罢了。你也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无错。”宇文长老把两个手卷扔到穆远的手中,“只是,先把这两半手卷的内容看了再说吧。”
      另一边,雪芝的房间里,裘红袖和仲涛都站门前,看着被戳得千疮百孔的门墙,百思不得其解。仲涛摸摸下巴,又问裘红袖:“怪了,我在江湖上漂泊这么多年,还愣没见过这般怪诞不经的武功。夫人,咱妹子说这人下手很快,快到她都没法躲。但是寻常人内力再高身法再快,都没法在不运气的情况下,不破坏整面墙,又戳那么多个洞。”
      “谁是你夫人?”
      “唉,分明在和你说要紧事。”
      裘红袖摸了摸那些洞:“当然,不排除一种情况——这人运了气,只是运气速度太快。”
      “你想太多,现在九域第一人,应是少林方丈释炎吧,他绝对莫能如之。”
      裘红袖道:“妹子,你可看清那人长什么样?”
      雪芝摇头。原以为等墙上洞多了以后,自然可以看到那人的脸。但是到最后,那人发疯完毕,转身走人,她都没看到那人的模样——甚至连个背影都没看到。若这样的人要杀自己,简直是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她突然觉得背上一阵阴凉,旋即与那二人陷入沉默。她看着那些大小整齐的洞,原本打算等穆远来,让他看看。但是,穆远没有回来。
      黑夜中,苏州城的屋顶。穆远颓然坐在地上,一手撑着头,一手中握着那手卷。宇文长老低声道:“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让你知道这些事,是因为觉得你该知道,并不是打算要你做出何等惊人举动。”
      穆远不语,只觉夜深露重,心绪繁琐。
      翌日午时,雪芝把重火宫弟子都召集到仙山英州,让他们四下寻找穆远。然后,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门口,继续对着那些剑孔发呆。
      裘红袖对武功只懂皮毛。在她看来,大孔也是孔,小孔也是孔,大小不一的是孔,大小均等的还是孔,唯一的区别,便是内力深厚与否的区别。内力深,并不会让她神往,无限憧憬。这也是仲涛至今都还是单相思的缘由。雪芝则不同。看着那些“工整”的洞,她心中一阵感慨,想自己何时才能到达此等水平。
      此时,海棠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小时候听甄宫主说,‘莲翼’是至尊武学宝典。即便是它毁灭的东西,对习武人来说,都是蛊惑人心的艺术。开始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雪芝和丰涉迅速回头。雪芝愕然道:“莲翼?”
      海棠走近了一些,慢慢抚摸那些小孔:“这个人功力不及莲宫主,但能确定,这些孔一定是在《莲神九式》的威力下打出的。而且,最少修至第四式。”
      雪芝微微一怔,道:“穆远哥前两天来才告诉我,那人只修炼到第三式。”
      “月上谷死掉的弟子死于第三式,却不代表这人并未修到第四式。”
      “这么说,他修到哪里,我们根本无法估量?”
      “没错。”
      雪芝顿感沉重,转身道:“小涉,你去跟红袖姐姐说,让她赶快找人拆了这面墙和门,不然这事传出去,江湖上恐怕要引起轩然大波。”
      丰涉笑道:“雪宫主大概不知道吧,这件事早已传开。现在武林人心惶惶,步步惊心呀。”
      “怎么会?这才几天而已……”
      “前几天华山又有人猝死。这一回的数量是这么多。”说罢伸出四根指头。
      雪芝又看向海棠。海棠点头。看来,这个人的动作比所有人计划的都要快。他们再也无时间,慢条斯理地寻找《沧海雪莲剑》。现在要做的事,是尽快查出这个人,阻止其行动,不然,天下大乱之日也不远矣。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