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重火

作者:君子以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清商倾诉(下)

      上官透有些无措地看着她,片刻,便抬起她的下巴,垂头吻住她。此刻,太阳高挂天空,早霜已经融化。林木逐渐光秃,老树伶仃站立,秋风早已刮下它们的衣裳。于是,只剩下一块块青褐色的苔藓,盖住它满身的皱纹。秋季萧索,临别的剖白焚烧了一切。他们人不知拥吻了多久,才恋恋不舍地分开。上官透抚摸着她的长发,极度疲倦般,眼睛半合,靠在岩石上:“不知道何故,身上一点也不难受,只觉得很困。”
      雪芝猛然抬头:“不行!”
      “我只小憩片刻。”上官透握住雪芝的手,慢慢闭上眼睛,“……真的很困。”
      “不行,不行,不能睡!”雪芝用力摇晃他的肩,急道,“不要丢下我。”
      “若有来世,愿我与芝儿,永结同心,终生相随。”上官透闭着眼睛,声音越来越虚弱,嘴角却挂着一丝笑意,“芝儿,我也爱你……”
      到最后,她已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林间,河水涣涣流动。除此之外,只剩孤雁哀鸣,偶尔划破寂静。也是同一时间,雪芝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令自己都感到害怕——上官透合眼的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孤雁在空中久久徘徊,又扑扑翅膀,飞离高空。她伏在他身上,哭得撕心裂肺,哭声回荡在丛林间,苍凉且悲戚。
      大爹爹说,难过了可以哭,只是哭过了还要上路。哭过了……还要是上路。
      林子很大,枯叶很小。天下很大,她很小。可是不知道将来的日子里,她还可以用什么事来激励自己,在这片无边的天下活下去,坚强走下去。雪芝哭得五脏六腑俱已近裂,抽搐着道:“君情甚重,妾心已死。透哥哥,怕是再等不到来生,芝儿便也再活不下去……”
      “既然如此,莫待来生。芝儿,嫁了我罢。”
      雪芝浑身僵硬,慢慢抬起头。
      “我不相信轮回。”上官透坐起来,将另一只手也搭在雪芝的手背上,“即便有轮回,来世的记忆,也必然不复今日之芳华。芝儿,你对我竟如此深情,日后我定不负你。”
      雪芝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没死?”
      “只说要小憩片刻,几时说要死了?”
      “可是,方才你脉搏都停了。”
      “可能是解药的原因,我真失去了知觉。一恢复意识,便只听到你在哭。”
      “你不是说没有找满非月要解药吗?”
      “我有说吗?”
      “你不是说只有一天的时间,毒性便会扩散到全身吗?”
      “是的。”
      “你都这么说了!”
      “所以?”
      “……”
      两天后,仙山英州中,裘红袖一边令人上菜,一边笑道:“这么说来,一品透以美男威胁满非月,还颇有成效?”
      “是啊,既然都从里面逃出来,解药肯定是到了手。没把握的事光头从来不做。妹子是单纯,轻易上了直钩。”仲涛探头出去,看到站在河边的两个人,“只是不知道光头骗了她什么,何故到现在还在闹别扭?”
      “你管人家那么多。倒是昨天有个怪人来找妹子,但太晚,我推了。他说今天还会来。”
      红灯笼,绿扁舟,小桥流水人家。上官透把玩着折扇,吟道:“红始发,柳始青。泛舟舻,齐棹惊。奏《采菱》,歌《鹿鸣》。入莲池,折桂枝。两相思,两不知。(2)”
      雪芝拉长了脸,背对他道:“谁和你相思又不知,走开啊!”
      上官透绕到雪芝的面前,眼眸明丽,一脸无辜:“妹子,兄可是做错了事,要令你这般冷漠对待。”
      “走开!”
      然而,她这激烈的反抗,反倒令他更觉可爱。他嘴角微微勾起,用扇柄挑起她的下巴:“芝儿,你越生气,便表示你越在乎我。别生气,快回到我怀里来。”
      这一句话,终于让他铲走了林奉紫,升上重雪芝最讨厌人排行榜榜首。
      很快,那说要来找雪芝的人,又一次来到了仙山英州,雪芝房前。若不是因为看见他腰间的葫芦,雪芝一定认不出来此人是谁:他穿了一身黑衣,戴了个大斗笠,黑纱后的脸若隐若现,可脸上还用白色布条缠住,大白天看上去都很恐怖。难怪裘红袖会说有个怪人要找她。雪芝走过去:“你这是在做什么?”
      丰涉的声音弱弱的:“我摔在树林里昏了,还好有农夫把我送去大夫那,我才能走到这。不过脸上包的东西太显眼,我才弄成这样的。”
      “你怎么会摔了?”
      “因为我师兄们追杀我。”丰涉的嘴巴在笑,但是完全看不到眼睛,“不过,他们那点小伎俩,是奈何不了我的。”
      “等下,那个农夫呢?”
      “死了呀。”
      雪芝惊道:“死了?怎么会?”
      “他知道我的所在,要不死,总是会被我师兄们威胁至死的。”丰涉嘿嘿一笑,“所以,不如让我来报答他,让他死得毫无痛苦。”
      “你……”
      丰涉长叹一声:“江湖上的事就是这样的,说不清楚,也讲不明白。”
      雪芝憋着气,又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杀了那大夫。”
      “对呀,还有那个药铺的所有人。你不知道,轩皇冥丹有多值钱,目前市价可是超过六十两银子的,也就只有大门派头目自杀才吃得起这个。我给他们所有人都吃的这个哦。”
      雪芝气得握紧拳头,一拳打飞他的斗笠:“丰涉,你毫无人性!!”
      这一下,他的脸可惊住了雪芝:他脖子上、脑门、眼睛以下嘴巴以上的部位全部被绷带缠住,突出的鼻梁部分还有未干的大片血渍。
      “喂喂,你把我帽子打出去了。”丰涉捂着脸跑出去捡。
      雪芝拦住他,蹙眉道:“怎么会伤成这样?”
      “没有啦,就是鼻子上稍微严重点。”丰涉指指鼻子却被雪芝拦住,他只好摊手道,“因为是面部正面撞上大石,大夫说我鼻梁比较高,又很窄,才会伤成这样。不然顶多就是破皮流血而已。”
      “那现在怎么了?”
      “好像是骨头坏了,拆下来会有个缺口。”
      “缺口会有多大?”
      丰涉想了想,用手指比了比长度,大概有指甲盖那么大。
      “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很快回来。”雪芝出去。
      十月江寒,落叶打窗。清霄湛蓝,万里无云,冰般澄澈。秋阳金光潮湿,笼罩了苏州,渲染了道路。路过的行人,总是会回头看桥上的三个人。三人的个子都高,但是由于其中两个高壮过了头,另一人也显得矮了不少。虽然站在两个“巨人”之间,还是最年轻的一个,旁人却一眼便知,他是另俩人的主子。他依旧是白衣胜雪,别无他物,却也无需他物。便这样站在长流鱼梁上,已是俊雅之极。无论什么女子路过,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世绝道:“谷主,您若再不回去,恐怕谷内的事得插蜡烛。”
      上官透若有所思地点头,又回头望了望对岸的仙山英州:“你们先回去,我很快回来。”
      “这一回我们便是来接谷主回去的。”
      上官透笑:“你们想来硬的?”
      “只是我们都知道谷主在外并无要事,所以……”
      “世绝,你话太多。”
      “属下不敢。”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上官透沉吟片刻道,“在这里等我两日。”
      话音刚落,便有人拍了拍他的肩。上官透回头。雪芝站在他的身后,淡紫色的薄衣在风中微颤。上官透捏了捏她的衣角,俨然道:“居然穿这么少,赶快回去。”
      她瞳孔黑亮,有些不自在地看着他:“行川仙人,在月上谷吗?”
      “在,怎么?”
      “小涉他鼻梁骨坏了……”
      雪芝正琢磨着怎么遣词造句,上官透便接道:“要请他来苏州,还是让丰涉跟我们一起回月上谷?”
      她原本准备说让殷赐来苏州,但是想到他最不喜欢热闹的地方,而且眼前的汉将和世绝……似乎是来请上官透回去的,上官透一定有事要做。于是道:“你等等,我去叫他。”
      但等她回去才知道,试图说服丰涉离开此地有多难。丰涉双手吊住床头,死皮赖脸不肯走,说是毁容都无所谓,她这一回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他。雪芝哄过骗过发现无用,又厚着脸皮回到桥头。上官透和汉将世绝依然站在那里。她原想告诉上官透,自己会让二爹爹找大夫,却从他们那里得知,二爹爹又回了月上谷。上官透又自行揽了这胆子,命汉将去备马。他看了一眼雪芝,回头瞅见世绝还站在那里,只好站住不动。很快汉将回来,世绝也转身朝马走过去,上官透举起袖子,挡住俩人的脸,飞速在雪芝唇上亲了一下,迅速摆出无比端庄的模样:“芝儿,我会尽快回来。”
      雪芝都快烧成了熟螃蟹,又不好发作,只能眼睁睁看上官透跨上马背,与汉将世绝策马,离开苏州。她一边腹诽这人,一颗心又忍不住小鹿乱撞,回去的路上已偷偷回味了这吻数次,只觉得千般厌弃,又万般不舍。只是,她一进仙山英州,便迎来了一个飞出的桌子。她跳起来躲过,又捉住那桌子一脚,把它在地上放平。酒楼里面传来软鞭挥舞的声音,还有奉紫一反常态的呵斥声:“我早说过,若再见到你,一定要你好看。”
      “林小姐这算是十年生聚么?”一个男子冷漠道,“恕穆远不奉陪。”
      一楼放置着以免紫檀架子的香屏,屏风上是梅枝苏绣。穆远正手握紫鸾剑,站在那屏风前。雪芝还没来得及上前跟他说话,便听见簌簌两声,一把长鞭刺破屏风,直击穆远,迅如残星流电。穆远连躲两次,迅速撤离屏风。一名女子冲出屏风,虽面有愠色,但桃花眼儿杏红腮,眉心一点朱红,便是由香粉红春胭脂和着仙水调弄而出。在场有不少男子喝酒的停杯,吃饭的停筷,抬头整齐向她行注目礼。林奉紫却无视旁人,又跳到穆远面前,俩人交手数招,穆远统统躲过,却不还手。雪芝上前一步准备阻拦,却被一根玉箫捷足先登。软鞭在玉箫上缠了数个圈。箫碧如茵,秋阳杲杲,照澄江空。仲涛一手抓着鸡腿,一手举着玉箫,从容不迫地啃干净了最后一块肉,扔掉鸡骨头。裘红袖的声音自二楼传下来:“哪里来的野丫头,敢在我裘红袖的地儿撒野?”
      整个酒楼的人都停下来,看着这场好戏。奉紫有些底气不足,又用鞭子指着穆远道:“我们出去比。”
      裘红袖道:“想出去比?先去请人把我这里修好了来。”
      “我不认识人。”
      “不认识人?那便在这里做苦工一年。”
      奉紫看了一眼裘红袖,直接往门外走去。裘红袖在后面又唤了一声:“姑娘慢走。”然后仲涛非常有默契地跃到门口挡住。
      奉紫气急,又舞鞭攻击仲涛。仲涛没有穆远的好耐心,三下五除二便握住她的双腕:“姑娘还是留下来,把事情解决了再说。”
      穆远人已走到门外。泊舟入流,朱墨楼高挂小灯笼。水月光中,云间影里,正对着他的女子一身淡紫裙裳,唇不点而红,眉不勾而长,凤眼角儿往上那么一挑,儿时的凶煞统统已化作惊世美艳。眼前的景象,似乎与多年前的一幕重合:长安飞虹桥端两亭,六角攒尖琉璃瓦顶,角上挂着大红灯笼。红雨幽草,飞英若雪,亭台中的男子一身紫袍,秀发如新沐,惊世风华几乎灼烧了人眼。他回头看了小穆远一眼,又拍拍身旁的独眼帅小伙:“那孩子是个武学奇才。”
      独眼煞有其事道:“他是孤儿,被武馆老大收养当小厮,你要觉得不错,可以买走。”
      紫袍男子走过来,蹲在脸蛋脏脏的小穆远面前,盈盈一笑:“想不想进入天下最厉害的门派?”
      小穆远手中还拖着几把寻常孩子承受不住的钢刀,累得气喘吁吁。但和紫袍男子对望许久,他着魔般,用力点头。紫袍男子还未来得及说话,一双小手已经从后面将他狠狠搂住。然后,一张紫袍男子缩小版的脸蛋凑近,露出非常蛮横的表情:“爹爹,你不准重男轻女!我才是你的亲生孩子!臭小鬼,你走开!”
      小女孩冲过来,站在小穆远面前,高出他大半个头:“告诉你,重火宫不是人人都能进的,想进重火宫,先过少宫主这一关!”说罢便出手打他。
      小穆远再看看紫袍男子,不敢还手,只是一味防御。很快他便被打到地上,小女孩叉着腰仰天大笑,最后被独眼领着领口提走……
      “穆远哥!”
      这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雪芝快步走来,还带着个林奉紫,停在穆远面前,抬头笑盈盈地看着他:“你为何会在这里?”不等他回答,她把奉紫推出来道:“奉紫,你方才对穆远哥不客气,快跟他道歉。”
      “我才不要。”
      奉紫抱着胳膊,扭过头去,难得也会发一次大小姐脾气。雪芝也难得当了一次和事老,半晌才令气氛缓和些。她安抚好了奉紫,打法其回了灵剑山庄,又回来与穆远对话。才知道,原来穆远这次前来,是因为有一名月上谷弟子猝死,还未引起重视。但他命人暗中调查,确认这人是死于《莲神九式》第三式。雪芝听后吓得脸都白了:“什么?那人已经练成了《莲神九式》?”
      “听说你出来找《沧海雪莲剑》,有消息了么。”
      雪芝轻叹一声,交代了去鸿灵观寻找秘籍一事,略去了上官透部分。穆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对了,我还听说,你最近……”
      “嗯?”
      “没什么。”穆远指了指对面的客栈,“宫里其他人都住在对面,你有事过来找我们便好。”
      “穆远哥便住在仙山英州吧。”雪芝看看周围,小声道,“不过不可以告诉别人哦。”
      
      注释(1):古时人们用宫、商、角、徵、羽五音中的“商”代表秋天。“清商”指秋风。
      注释(2):节选自南宋·鲍照《代春日行》。
      
    插入书签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这是一个活泼可爱女主跟哥哥和师尊爱来爱去腻来腻去全篇轻松欢乐的甜蜜小故事



    思念成城(上)
    在最年轻最灿烂的年华,我们往往还没学会怎样去爱,就遇上了那个会爱一辈子的人。



    夏梦狂诗曲
    一个冷漠傲慢的小提琴天才的故事。



    贵族
    略带黑暗的文风,喜欢看血族的孩子进。



    黑色高跟鞋
    《白雪公主》的颠覆版,莫尼卡x魔族王子



    月上重火
    重雪芝 x 上官透,浪漫的江湖传奇。



    奥汀的祝福
    北欧神话卷一,洛基 x 弗丽嘉 x 奥汀。



    奈何
    这是一个有很多美男鬼的故事。



    最后的女神
    北欧神话卷二,中国功夫少女与神族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