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水轮流转

      白蛟很快布置好了疗伤所需的法阵。
      
      已是午后,楚娥梓那边半点消息没回,也不知有没有联系上符合条件的除妖师。为了防止伤势扩大,傅棋只能先自己处理一下。
      
      傅棋闭关疗伤去了,客厅里又留下了梁小伞和白蛟。梁小伞已经背熟了一个最基础的治疗术,正在慢慢练习凝出术印,白蛟一如既往玩起了手游,只不过他没再像先前那样,边按着屏幕边嘀嘀咕咕。
      
      二人安静地各干各。如此这般半小时后,傅棋留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梁小伞收了咒,拿起他的手机,发现居然是尹铭韦的电话,不由得有些诧异。
      
      莫非是他同意协助凝聚妖丹了?
      
      或者……他和狄淼又被昨天的妖族找上麻烦了?
      
      她接起电话,习惯性地“喂?”了一声。
      
      可那边却突然陷入了沉默。梁小伞等了半天没听见回应,还以为是通话音量没调大,刚准备调音量,阴郁的男声便传入耳中:“你就是傅棋的女朋友?”
      
      梁小伞握住手机,心情复杂地朝傅棋的卧室望了一眼。
      
      “不是,只是他的好朋友。”
      
      “……那只小黑猫?”尹铭韦的语气很是惊讶,“怎么是你接的电话?傅棋呢?在疗伤?”
      
      他的前半句话又勾起了梁小伞的反感,但后半句话让她吃了一惊,脱口就问:“你怎么知道?”
      
      “那应该错不了。”可对方却在自言自语,好似压根没听见她的话,这让梁小伞不禁有些恼火。
      
      她吐出一口气,对着屏幕淡漠道:“阁下要干什么?又想麻烦他救人吗?”
      
      尹铭韦自然听出了她的情绪,闻言只是报以轻笑。虽不太看得起小妖,但他还不至于幼稚到和一只喜欢炸毛的小东西闹别扭。
      
      他客客气气地逗她:“昨天劳烦他出手搭救,实不相瞒,我是来报恩的。”
      
      梁小伞听了更觉奇怪,故意反问他:“报恩?怎么报?以身相许吗?”
      
      尹铭韦正想回答怎么报恩,“以身相许”四字让他差点被口中的薄荷糖呛着。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猜测……这猫是腐女吗?!
      
      想着还未确定傅棋的伤势,怕耽误最佳治疗时间,他立刻放弃了逗猫的念头,直接道出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你未免想太多……是一位长老委托我来给傅棋进行医治,我只是觉得他突然重伤这事太过蹊跷,这才特意打电话询问本人。”
      
      对于傅棋突如其来的重伤,梁小伞其实也感到奇怪。她下手虽狠,却还是控制住力道的,而且听楚娥梓的语气,她现在这点力道,根本就没够到足以打伤傅棋的程度。
      
      假如重伤的原因是内伤,只可能和应悦涵下的毒有关。
      
      不过,论梁小伞怎么猜测,也猜不到楚娥梓居然会委托尹铭韦来进行治疗。
      
      讲道理,尹铭韦和狄淼,她一个都看不上眼。这两个冒冒失失的年轻人,怎么都让人觉得不靠谱啊……
      
      她本想吐槽几句,想想还是算了。她信楚娥梓的眼光,既然这是她决定的人选,想来尹铭韦在医疗方面应该有些造诣。
      
      于是她缓了语气,将自己知道的事一五一十告诉尹铭韦:“他受了点内伤,具体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他刚醒就咳血,现在已经自己闭关疗伤去了。”
      
      “咳血么?看来还是得过来一趟……”尹铭韦不知不觉又转回了自言自语的模式,“妖盟的少盟主都奈何不了他,难道是同道中人出手了……?”
      
      梁小伞忍住挂电话的冲动,淡淡应了一声:“所以你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过来疗伤?”
      
      “给我一个小时。”尹铭韦那边响起开打火机的声音,“地址不用报了,我知道。在我来之前,别去打扰你家主人。我先给你报个药方,要是你家主人再咳血,先给他配些药压一下伤势。”
      
      “我说了,我不是他的妖侍卫,是朋友!”一而再再而三被看扁,梁小伞是真的生气了。然而对方并不打算听她说话,而是径直报起药名。
      
      梁小伞听不进去,直接按了录音键,丢下手机气呼呼地跑洗手间洗脸冷静去了。
      
      等她冷静完回来,尹铭韦已经挂了电话。白蛟刚打完一把,正等着匹配队友,见梁小伞回来,他伸了个懒腰,“又是那个什么韦惹你生气了?”
      
      梁小伞默然点头,拿过傅棋的手机,不情不愿地听起刚才的录音。
      
      白蛟拍拍她的肩,安慰她:“不气不气!那混球就是势利眼,还生着一张臭嘴!等猫妹妹长大了,能分分钟吊打他了,保管他一见你就跟个哈巴狗似的摇尾巴!”
      
      梁小伞呸呸两声:“我才不稀罕被这种人巴结!”
      
      “那就等他摇尾巴的时候,一脚把他踢开去!”白蛟说着就往地上狠狠踏了一脚,瞪着眼哼了一声。
      
      “别说了,省点力气打你的排位吧。”梁小伞被他逗乐了,倒也没再生尹铭韦的气,“还不快选角色?你看你队友都骂开了……”
      
      白蛟现在已经很强了,可以不管不顾地沉浸在游戏世界里,可梁小伞不行。她很清楚,在这个世界,要是想帮上傅棋,重回穿越前并肩作战的生活,唯有好好修习辅助法术,做个能管好他后背的奶妈。
      
      因此在尹铭韦到来前,她不能闲着。
      
      ……
      
      半小时后。
      
      梁小伞站在厨房当中,面无表情地横过菜刀,往自己手心一划,登时划出一个细长的血口。
      
      她晓得自己缺什么了,缺的是实践。咒语背得再熟,符画得再快,没经过实际运用,就不可能知道治疗术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望着自己手心的口子,梁小伞不慌不忙地把背熟的治疗术咒语念出,另一只手则凌空画起符。但见一个如水球一般的透明团子慢慢在符下显形,一点点罩上伤口。
      
      也就是在水团触碰到伤口的刹那,一阵刺痛从手心直达脑髓。
      
      “呜!”
      
      梁小伞像是触了电,整个人抖了一抖,而水团也在她痛呼的同时,啪叽一声破了。
      
      她不停地往伤口吹气,疼得眼泪都下来了。没想到第一次投入实践就这么糟糕,不但没起到半点疗伤的作用,反倒让伤口扩大了。
      
      “你在实践治疗术吗?”
      
      傅棋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他的声音和闭关疗伤前一样轻,带着一点惊讶。
      
      梁小伞忙放下菜刀,将割开口子的手紧握成拳,转过脸尴尬地笑笑:“是啊!但没想过治疗的过程会这么痛……”
      
      她以为是自己念咒和画符的节奏没把握好,哪知傅棋却认可了她的话:“正常,初级的治疗术相当于拿针简单缝合伤口,还是不做任何麻醉处理的那种情况。”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往她握拳的手瞥,“等用熟了,往后我再教你低痛苦的治疗术。手别藏了,伸出来。”
      
      梁小伞只好张开手掌,望了望自己手心的伤口,欲哭无泪:“这要怎么用熟啊?我连练习都没办法……”
      
      傅棋心想这挺容易解决啊,伸手拉过她的手,边给她治疗伤口,边回答:“回头我给你买块生肉练。”
      
      “练习伤口缝合?”
      
      “嗯。”
      
      “……”
      
      这个办法,好像还有点道理……
      
      梁小伞低着头,任他的指尖在自己划开的血口上慢慢移动,酥痒的触感,轻微而柔和。
      
      仔细一想,大概有七八年没被他这样握着手了。
      
      “你还真是本性不改。”傅棋忽然轻轻来了一句,“往日与我对练,非要被打到站不起来才肯罢休。如今练个治疗术,竟会想着以自残的方式练习,实在是……”
      
      他故意一顿,俯下脸,往她耳中呵了口气:“傻乎乎的。”
      
      温热的气息,猝不及防。梁小伞立刻偏过脸远离他,低着目光没好气道:“有效果不就是了,管它傻不傻……”这时忽嗅到淡淡的血腥气,她不由得话锋一转,看向傅棋,“说来……你疗伤疗得怎么样了?尹铭韦半个小时前打电话说要过来,要不然……你再疗会儿?”
      
      哪知傅棋叹了口气,“不疗了,这次中奖了,我高估了这副身体的承受能力。”
      
      他这放弃治疗的语气,令梁小伞心里一个咯噔。
      
      “那白鼠精不是给我下了毒么?”不等她问,傅棋就解释起自己的伤,“那种毒有两个阶段,是我以前在妖谷里碰到过的一种用于挑欲的奇毒。我见父亲中过这种毒,解毒容易,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是什么方式。抵御也容易,只要借助外力,让自身灵力在体内和毒素冲撞一番,就能将毒素逼入排出场所。”
      
      梁小伞点点头:“所以你刚才会被我打晕,并不是因为我力道大,而是冲击力大?”
      
      “冲击力主要来源于外力,我只是没想到这副身体会这么不禁打,一时大意。”傅棋却认真地摇了摇头,“不必管我了,伤没事,等尹铭韦过来就能解决。”
      
      话说完,伤口已愈合。梁小伞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刚要收回手,除却大拇指以外的四指,忽被傅棋轻轻捏在掌心。
      
      她一愣,不解地看向傅棋。只听他缓缓说道:“半小时前,我听见你生气了。尹铭韦可是又嘲笑你了?”
      
      梁小伞没想到,他在疗伤的时候还会注意到自己生没生气,难道是那会儿白蛟的声音太大了?
      
      “这种事无所谓。”她摇摇头,朝他露出虎牙,绽开自己招牌式的笑容,“宽心,你所认识的庄泠,可是要跟着你一块儿干大事的妖!区区毛头小子,爱怎么说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我才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傅棋嗯了一声,这才缓缓松开她的手。
      
      “我会找个机会和他沟通一下。”刚松开手,他便补充了一句。
      
      梁小伞噗哧笑出声。“沟通”二字要是从他嘴里道出,那可就是武技沟通了。但愿这只是他的一句玩笑话,不然尹铭韦只怕得爬着回去。
      
      又过半个多小时,已然过了尹铭韦口中的“一小时”。梁小伞觉察出傅棋脸色的变化,不由得担心起来。
      
      别是路上出事了……
      
      她又耐心等了十分钟,傅棋的手机终于再度响起。
      
      傅棋接起电话,没有出意外,没有神转折,传入耳中的是尹铭韦的声音。
      
      “抱歉,迟到了。再给我五分钟,有个小东西在缠我……”
      
      梁小伞听到了这句咬牙切齿的话,正好奇尹铭韦口中的“小东西”是什么时,傅棋已经挂了电话。
      
      五分钟后,从大门处传来一阵敲门声。白蛟打了个哈欠,放下手机过去开门,但见尹铭韦脸色铁青地站在门外,背着医药箱,整个人一副蔫了的样子。
      
      只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眼,白蛟就忍不住笑出声。他好不容易憋住笑,转过身冲梁小伞使了个眼色。
      
      梁小伞轻咦一声,忙看向尹铭韦。但见他十分拘束地迈进门,双手僵硬地环抱在身前。
      
      而在他怀里,赫然躺了一只还在咿呀呢喃的小奶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梁小伞:报恩?怎么报?以身相许吗?~
    白蛟:大大,快上啊,别怂!【脑补两万字不可描述的剧情】
    傅棋:你们两个快给我住脑= =
    尹铭韦:抱住我家淼淼不想说话……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