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准你开溜

      “呜呜……”
      
      灰漆漆的小奶狗在尹铭韦怀里不住地动着,两只小爪子还轻轻扒拉着他的衣服。
      
      梁小伞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看不起小妖的年轻人,居然抱了一只小奶狗回来?是天要变,还是他突然想通了?
      
      就连傅棋的眼神也是一变。
      
      尹铭韦抚摸着小奶狗,有些为难地看向梁小伞,“小……姑娘,能不能帮我照看它一下?”
      
      梁小伞自然是点头,伸手从他怀里抱过小奶狗。
      
      “呜呜!”哪知小奶狗却突然不安分地动起来,要不是梁小伞动作快,差点让它掉到地上。小家伙在她怀里颤巍巍直起身,趁她不备,两腿一蹬,居然蹦回了尹铭韦怀里!
      
      尹铭韦是来给傅棋医治的,不可能任它粘着。好在他并未为难太久,傅棋就走了过来,施咒令小奶狗沉沉睡去。
      
      “咳……多谢。”把小奶狗放到沙发上,尹铭韦这才舒了口气,没解释小奶狗的来由,自顾自去卫生间洗干净手,随后就坐到傅棋身旁,打开医药箱。
      
      他不解释,不代表没人好奇。傅棋方才施咒时,能隐隐感受到小奶狗体内有微弱的力量,却不是妖力,而是纯粹的灵力。
      
      “尹兄弟,这只小家伙……”
      
      “小区门口捡的。”尹铭韦缓缓拿出医疗器械,“一路扒着我的腿,怎么都赶不走,只好抱来了。”
      
      他看了看趴在白蛟膝上的小奶狗,“说来有些奇怪,假如是居民饲养的宠物狗,绝不可能跟我走。可如果是流浪狗,绝不可能干净成这样。”
      
      白蛟正惬意地给小奶狗顺毛,闻言随口来了一句:“没准是只小妖呢!”
      
      梁小伞从刚才开始就好奇这事,听了白蛟的话,她忍不住凑过去,小心把自己的妖力输入小奶狗体内探查。
      
      结果让她很是意外。
      
      “灵力?!”
      
      她脱口惊呼一声,不知怎的想到自己还是奶猫时的事。那会儿她刚穿越到这副身体上,替原主承受着病痛,奄奄一息,可时间一长,身体的病痛非但没有加重,反而奇迹般好转起来。
      
      等彻底恢复自己的意识后,梁小伞才发现原主体内居然有微量的灵力,正是这不起眼的灵力,让她得以撑过最危险的时候。
      
      “对,就是灵力。”尹铭韦的反应,像是早已发现了此事,“一会儿我得带它回去,说不定狄家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知道!”白蛟却突然插话,“天生具有灵力,这是天阶妖侍卫才具有的资质!混球,你捡到宝了知不知道?”
      
      尹铭韦:“……”
      
      梁小伞也一脸黑线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白将军,你是不是玄幻小说看多了?”
      
      “我没!”哪知白蛟却不服气,移开她的手,嘀咕道,“这是大大写过的!这种妖是天生的妖侍卫,成长起来可慢了,反正幼年期很长。但是!一旦它们突破幼年期彻底成长起来,五个混球都不够它打呢……”
      
      耐心听完他的嘀咕,梁小伞诧异地望向傅棋,却见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只不过,这是肯定自己写过这种设定,还是肯定真有这样的情况?
      
      他要是肯定后者,她还不得开心到飞天。
      
      尹铭韦不以为然,不由分说先给傅棋把脉,还是把要紧事先办完再管别的。
      
      大概了解傅棋的伤势后,二人便转移到了卧室内。念着疗伤不能被打扰,傅棋走进卧室时,顺手锁上了门。
      
      念着治疗起码得一两个小时,梁小伞正好练习治疗术疲了,就打算回甜期奶茶店转转,顺便还能给几人捎奶茶来。
      
      见她回到床铺旁收拾起拎包,白蛟抱着小奶狗,趴在沙发上问她:“你要出去?我跟你一起吧?”
      
      “不了,你留在这照顾这个小家伙吧。”梁小伞拎起包包,朝紧闭的卧室门望了望,“要是我们都不在,它醒来后又得去找尹铭韦,打扰到疗伤可不好。”
      
      “哦,那你一个人小心点!”白蛟有些失落地点点头,“万一遇到妖盟杀手,记得戳我。”
      
      梁小伞嘻嘻一笑,“知道啦,你和道长的联系方式,我都记好了!哎,你喜欢喝什么奶茶?”
      
      “你要带奶茶回来?!”白蛟忽然来了精神,兴奋地晃了晃身体,“鸳鸯奶茶加仙草冻!最好要冰的!”
      
      没想到一杯奶茶就让他老老实实留了下来。
      
      梁小伞出门时,其实已经快到下班的点了。街道上尽是往来的人,行色匆匆,或急着赶回家,或边计划时间,边走向自己平日最熟悉的某家餐馆。
      
      逆着人潮,梁小伞往甜期奶茶店走去。奶茶店离兰渚苑并不远,只有十分钟的脚程。
      
      踏进店门,才半天没回店里,梁小伞竟觉得环境变得有些陌生。
      
      店里莫名给人一种很空的感觉,也许是茶叶精不在的缘故。
      
      离下班还有半小时,店里还坐着几名顾客。而负责面包房的寅舒则暂时接替茶叶精的职务,眼下正站在收银台旁,一笔笔算着账。
      
      甜期奶茶店算上店主和后勤,也只有十来只妖精。任职前台和糕点制作还得经过专业培训,总不可能随随便便把搬运和采购食材的妖调来填补空位。
      
      寅舒没有茶叶精那样精于算账,因而只能埋头一笔笔算过去。梁小伞走到她面前时,她刚结算完最后一笔账,长吁一口气抬起头。
      
      “……小伞?!”
      
      寅舒惊叫一声,忙从收银台里绕出来,紧紧抱住梁小伞。
      
      “你上午怎么没有来?我听说茶茶出事了,还以为你也……”
      
      梁小伞拍拍她的背部,望着她笑笑,“没有没有,虎姐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是傅先生遇到了一点麻烦事,这才耽误了上班,也忘了和店主请假。”
      
      寅舒半信半疑地看着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问,嗯了一声,打趣起她来:“今天这么晚了,你总不可能是回来接班的吧?”
      
      “虎姐一猜一个准,我只是来带点奶茶回去的。”梁小伞拿出手机,扫了下收银台上的收款二维码,先把两杯奶茶的账结了。
      
      一杯犒劳尹铭韦,另一杯是答应过白蛟的。她不太爱喝奶茶,至于傅棋,养伤阶段还是别碰奶茶为好。
      
      寅舒打好小票,给她比了个OK的手势,“稍等哦,我这就给你泡奶茶!”
      
      奶茶制作期间,梁小伞特意去了趟二楼,想问问楚娥梓,茶叶精的伤可有恢复,应悦涵又被送去了哪里。
      
      令她意外的是,楚娥梓居然没在办公室。她望了望紧闭的办公室门,正要离开,却被一道冰冷的男声叫住。
      
      “梁姑娘?”
      
      梁小伞惊了一惊,转身只见一位黑衣男人正从杂物间转出,一副保镖装束。
      
      看清男人的面容时,她松了口气。此人是楚娥梓请来的玄云宫除妖师,负责护送和把守奶茶店二楼,把寅舒护送回道观的人就是他。
      
      “羽会长老?”
      
      男人点了下头,“蛾子让我转告你,最近几日别离开兰渚苑。”顿了顿,“你被妖盟通缉了。”
      
      “哎?!”
      
      梁小伞没想到自己低调成这样还能被通缉,不由得一愣。
      
      “我做了什么,要被他们通缉?”
      
      “不清楚,我只负责转告。”羽会长老摇摇头,“从明天起,这家奶茶店也要暂封半个月。所有店员都将被安全护送回玄云宫名下的道观,接受我们的保护。”
      
      “……我知道了。”惊异之余,梁小伞还是冷静下来,咬着嘴唇点头,“也麻烦羽会长老把寅舒平安护送回去!”
      
      “这是自然,职责所在。”羽会长老沉声回应。
      
      下楼拿好奶茶,告别寅舒后,梁小伞走出店门,望着街上往来的人,一下子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杀戮与藏匿,没想到才平安度过短短六年,她又要面对这些了。
      
      她捏紧手中盛放奶茶的袋子,叹出一口气,不知为何却勾起了嘴角。
      
      好在,他已经有了可以依靠的朋友,再棘手的事,也不再是由他一人艰难面对。
      
      ……
      
      白蛟正逗着醒来的小奶狗,突然接到了梁小伞打来的电话。
      
      他忙抓起手机,对小奶狗嘘了一声,按下接听键:“怎么了?你在哪?要不要我来接你?”
      
      “我把奶茶放门口了,麻烦你来拿一下吧!”
      
      “你干嘛不敲门啊……”白蛟轻咦一声,边走过去开门边说着。
      
      门开了,然而出现在他视线里的,却只有盛放奶茶的袋子,并没有梁小伞。
      
      “……喂?喂?猫妹妹?猫妹妹!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拎起奶茶,白蛟忽有不祥的预感,他冲着电话大声喂了几声,竟没有人应。
      
      怎么回事?!
      
      “怎么了?”
      
      白蛟惊讶之余,傅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还没疗伤完,是听见白蛟的声音才中止治疗跑出来的。
      
      见他紧紧盯着自己的手机,白蛟一看通话屏幕还亮着,马上把手机塞进他手里:“大大,你问问猫妹妹在干什么,她把奶茶放在门口就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傅棋拿过手机,沉声问道:“小伞?”
      
      耳中却传来梁小伞极轻的惊呼声:“哎?怎么没有挂断……”
      
      “小伞!”
      
      怕她挂断电话,傅棋突然提高了声音:“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梁小伞好像是在移动,声音里混了一丝气喘,“我还忘了买别的……”
      
      “讲真话!”
      
      傅棋又怎会听不出她在撒谎,当即又喊道。
      
      电话那头却沉默了,良久,梁小伞才支吾着回应他:“你别慌,我就是回去几天……等奶茶店开门了就回来。”
      
      “为什么要回去?”
      
      耳中传入一声轻微的“滴滴”声,是从里侧打开单元门时的声响。傅棋当即判断出梁小伞的方位,他迅速下楼,边走边问她:“是不是出事了?”
      
      “没有,就是店主说要暂时关一段时间的店……”
      
      “我没问店里,我在问你是不是出事了!”
      
      一问一答之时,傅棋已经下到三楼平台。他趴在窗口,但见梁小伞正拿着手机,往前一幢楼走,他纵身跳到二楼的平台上,又借力跃到地上。
      
      剧烈的运动让他感到伤口一疼,但他并没有作半分停留,而是几步冲上去,一把拉住梁小伞。
      
      梁小伞完全没想到他竟会追过来。她举着手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回答我,是不是出事了?”傅棋挂断电话,轻轻一用力,将她圈在自己怀里。
      
      绝对是出事了,这家伙从前就是这样,一遇到关乎自己性命的事,就喜欢偷偷摸摸藏到没人找得到的地方去。
      
      既然被逮住,梁小伞只得对他道出实情:“我被妖盟通缉了。”
      
      傅棋嗯了一声:“然后呢,你又要独自藏起来?”
      
      “差……差不多……”
      
      “怕拖累我?”
      
      梁小伞不做声了。
      
      傅棋叹了口气,搂着她往回走,在她耳旁淡淡地劝着:“妖盟算什么,你若是出事,才叫拖累我。我已经和尹铭韦沟通过了,他代狄家答应帮你凝聚妖丹。”
      
      梁小伞没有反抗,轻轻应了一声。
      
      傅棋知道她其实也怕。毕竟今非昔比,往日她能躲藏,完全仗着自己的身份,而今,躲藏的结果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等进了楼道,他搭住梁小伞的双肩,想了想,还是把她拥入自己怀中。面对梁小伞错愕的目光,他俯下脸,闭着眼在她眉心轻轻一触。
      
      “傻丫头,别再离开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伞:我……我暗恋的人亲了我怎么办?在线等Σ(っ °Д °;)っ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