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软风流债

      抬手接下梁小伞丢的钥匙,傅棋正要走向单元门,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惊呼。
      
      “傅棋?!”
      
      是个年轻的女声,惊呼声惊异之中又带着几分喜悦。大半夜的,又是这么个高分贝,傅棋自然听得真切。
      
      他转过头,只见离自己十米不到的地方,正站着一位身材娇小的姑娘,着一件浅红的连衣裙,微卷的长发披散。
      
      夜半有微风,香水的气味钻入他鼻中。
      
      嗅着香水味,傅棋眉头一皱。刚才他买蜜奶糕的时候,这位姑娘似乎就在他旁边。当时他只想着早点买完东西好回去,倒没有留意她,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一路跟着自己过来了。
      
      他没有应答,准备回头开单元门,谁知身体却像不受控制一般,僵硬地转了过去,又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几步。
      
      “阿棋!”姑娘又惊又喜,竟是小跑着向他扑来。
      
      傅棋躲闪不及,被她环住了脖颈。姑娘身上的香水味和着吐息,温软地凑近他的脸颊,“你怎么也搬到这里来了?!我好想你!”
      
      傅棋想不起这女人是谁,但这副身体已经有了反应。心脏的跳动开始加速,脸颊温度也在上升,胸中莫名有一股气,更有几分怨,若非傅棋的意志强,一个名字几乎要脱口而出。
      
      此女,难道是身体原主的风流债吗?
      
      他淡淡地看了眼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强压下身体的激动与愤恨,毫不带感情地道出二字:“松开。”
      
      哪知姑娘却搂得更紧,还抽抽搭搭地伏在他肩上哽咽:“我不松手!之前是我不好,是我闹脾气骂你!我认清那些渣男人了,我对不起你!我们……我们从头开始,好不好?”
      
      “我让你松开。”
      
      “我不嘛!”姑娘居然撒起了娇。她的手指划过傅棋颈间,轻轻搭在他脸上,“为什么要装成陌生人一样?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活得好好地,我有多开心?阿棋,六年前你不愿原谅我,现在……”
      
      她顿了一顿,踮起脚尖,红唇只差一点儿就要与傅棋相吻,“现在你还不肯原谅我,对不对?没关系,我会补偿的,我会的!我现在已经可以补偿你了……”
      
      傅棋不再指望她能主动松手,他掐了昏睡咒在手,猛然转身,将手掌笼罩在姑娘眉间。
      
      咒诀发动,光华一闪,姑娘两眼翻白,当即软倒在他身上。
      
      肌肤相触,更为浓郁的香水味扑面而来。傅棋皱着眉别过头,让鼻子吸一下新鲜空气。结果这一吸,竟让他嗅出了妖气,很弱很淡,就在他周围。
      
      他不由得低下头,把着姑娘的脉,仔细探了探,确认她的确是妖。这姑娘身上的香水味这般浓烈,或许她就是借助它们盖过妖气。
      
      傅棋忽然想起刚穿越过来时的情景。他记得自己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苏醒,伴随耳旁响着护士们一句又一句的闲话,他抬手掀开了盖在脸上的白布。
      
      “死而复生”后,他又接受了排出积水和输液的治疗,也是在这一系列过程中,他才慢慢明白自己穿越了,还魂穿到了一个因失恋而跳江自杀的大学生身上。
      
      自从和这位女妖接触后,这副身体就开始产生剧烈的情绪波动,也许她就是身体原主从前的恋人。仔细想来也不奇怪,身体原主虽不是修道之人,但体内有着天生的灵力,好似一块移动的肥肉,吸引妖族接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傅棋本来还想打同事的电话,让他把这姑娘送到安全地方,眼下大概弄清了姑娘的身份,就只好重新想办法。
      
      这妖精的道行比梁小伞还浅,傅棋只念了半句返形咒,她的人身便在怀里消散,一只白鼠窝在他手心,闭着眼微微颤抖。
      
      丢完钥匙后,梁小伞一直坐在沙发上等傅棋开门。等了十分钟才听见开门声,傅棋刚踏进来,一股胭脂香水味就在客厅里弥漫开来。
      
      闻到这股气味,梁小伞不由得皱了皱眉,连睡熟的白蛟都被熏得打了个喷嚏,揉着睡眼抬起头:“谁来了?”
      
      “你家大大……”
      
      在两人狐疑目光的注视下,傅棋放下蜜奶糕,拎着白鼠径直去了阳台,而那股胭脂味也跟着消散在客厅里。
      
      白蛟还半睡半醒,听了这话不由得嘀咕了一声:“这味道,大大是玩过女人了?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大大……哎哟!”
      
      梁小伞毫不留手地向他的腿甩了一巴掌。
      
      绝不可能!傅棋素来憎恶胭脂俗粉的女人,哪怕穿越,这个性子也不会改。
      
      只是那股香水味让她觉得有些熟悉,好奇心驱使梁小伞跟去了阳台。但见傅棋正设着结界,准备把一只巴掌大的白鼠放到铁笼子里。
      
      一靠近阳台,香水味又浓了。梁小伞盯着那只白鼠,脑海里忽跳出一个人影。她走过去戳了戳傅棋,指着白鼠问他:“这是妖族吧?能不能把她变回人形让我瞧瞧?”
      
      傅棋转过头看向她:“怎么了?”
      
      “这股味道很熟悉,我以前好像在店里闻过。”
      
      “是店员?”
      
      “应该是的。”
      
      伸进铁笼的手缩了回来,傅棋把白鼠放在地上躺好,撤去返形咒,白鼠就变回了人形。
      
      梁小伞蹲下身,把女妖的脸和穿着仔细观察了一番,最后伸手拨出她颈上的一块白色勾玉,点点头:“就是她,这块勾玉还是她前男友送的。”
      
      “名字?”
      
      “她在Z市注册的名字是应悦涵,真名我也不清楚。”梁小伞松开勾玉,有些困惑地看着女妖,“她居然也搬到兰渚苑了?从前好像还住在道观里,你要不要问问楚娥梓啊?”
      
      “也好,明天一早我就带她去见楚娥梓。”傅棋微微点头,抬手又要施咒让女妖变回原形。
      
      梁小伞却拦住了他,“别吧!她是姑娘啊,你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姑娘睡铁笼里?”
      
      “她恐怕是这副身体的前女友。”傅棋看了她一眼,“你希望她半夜醒来爬到我床上闹腾吗?”
      
      梁小伞一愣:“这……不至于吧?”
      
      “要是不至于,你闻闻我身上这股气味,就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她变回去了。”傅棋毫不客气地移开她的手,施完咒拎过白鼠,就要把它放进铁笼里。
      
      “那你让她睡客厅也行啊!”梁小伞还是觉得这样有些过分,“真不放心就像对待白蛟那样,拿绳索捆住手脚,这样她就不会爬床了。”
      
      “……”傅棋没有再坚持,托着白鼠起身,自顾自走向客厅。
      
      梁小伞才走出卧室,又被折回来的傅棋推回去。
      
      “我要赶更,今晚你睡这。”傅棋指指自己的床,不管她同没同意,径自拎起手提走向客厅,顺手把门带上,“早点睡。”
      
      留下梁小伞一个人站在卧室里,一脸懵逼地看着卧室门在自己面前关上。
      
      她想了想,可能是傅棋还要敲很久的字,怕进出卧室和洗漱会吵到自己,可她并没有睡男人床的习惯……
      
      梁小伞四下扫了一圈,看到床头的收纳箱还保持着自己第一天睡进去时的样子,当即欣然理了理铺在收纳箱底的衣服,接着变回原形跳进里面。
      
      ……
      
      凌晨三点,傅棋眯着眼关了电脑,端起咖啡杯去厨房冲洗。
      
      速溶咖啡对他一点效果都没有,瞌睡该来的时候还是逃不掉,好在更新和加更的章节都敲完了。
      
      匆匆洗漱完毕,临睡前他还不忘看一眼梁小伞。
      
      然而推开卧室门、看清床上空无一人时,傅棋的瞌睡虫都被吓跑了。
      
      “小伞?小伞?!”
      
      他慌忙打开灯,扑向床铺掀开被子,翻了半天也没把梁小伞翻出来。
      
      “庄泠?庄泠——!”
      
      怎么不见了?难道有人把她带走了么?不可能……房间内的结界都在,她去哪了?!
      
      梁小伞正在梦里逛着记忆里的街,冷不防听到傅棋急促的呼唤声,连她的真名也叫了出来,吓得她赶紧把自己从梦里弄醒,半睁睡眼顶开盖着自己的衣服,扯开嗓子喊:“叫我干什么?”
      
      隔着收纳箱,她听见一阵脚步声正在靠近,下一刻一双手探了进来,把她从收纳箱里抱了出去。
      
      “找到你了……”
      
      傅棋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响起,语气里竟带了一丝释然。
      
      “你……你怎么了?”梁小伞不知所措地抬起爪,拍了拍他的脸,“还好吧?喂?难道是做噩梦了?”
      
      他摇摇头。
      
      可能是重逢后的不安,也可能是才写完几万字、让他的神经仍保持高度紧张。所幸,只是虚惊一场。
      
      见收纳箱里的衣服铺得很整齐,他忍不住问她:“怎么不睡床上?”
      
      梁小伞实话实说:“我没睡过男人的床,还是觉得收纳箱舒服点。”下意识看了眼挂钟,又补充道,“你还是回来睡吧,客厅里都是香水味,已经这么晚了,万一再失眠就不好了。”
      
      沉默片刻后,傅棋点点头。
      
      梁小伞看着他慢慢把自己放下,边听他向自己道歉,边配合他裹进收纳箱的衣服里。
      
      又过了五分钟,收纳箱外传来脱衣的轻响,再等片刻,傅棋就熄了灯。梁小伞卧在衣服里,听着他的呼吸声渐沉,眼皮也慢慢沉起来。
      
      她抱起身旁的一团棉花,再度睡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蛟:【闻着香水味揉着大腿】就没有人心疼我一下吗……_(:з」∠)_
    上榜辣!开始日更三千!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