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妖[古穿今]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在乎去留

      一夜过去,梁小伞顶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打了个哈欠,才睁眼,面前赫然是一只挂下来的手。
      
      吓得她猛地往后一缩,后背砰地一声撞在收纳箱上,发出一声闷响。
      
      梁小伞缩在衣服堆里,看着那只手微微动了动,随后被收了上去。
      
      傅棋的声音从床上传来,带着睡意:“你醒了?”
      
      “醒了。”梁小伞爬回来仰头望着那张脸,“我是不是吵醒你了?”
      
      傅棋半睁着睡眼道了声“没有”,又把手垂下来,揉揉她的头:“醒得这么早,是饿了吗?”
      
      梁小伞将头从他的手掌下移开,跃出收纳箱,念咒化为人形,弯下腰凑近傅棋,歪着头冲他笑笑,伸手揉动他的脸:“是有些饿了,要我给你顺便做一份早饭吗?”
      
      大概还没睡醒,傅棋应了一声就闭上了眼。梁小伞松开手,轻手轻脚走出卧室。
      
      一打开门,淡淡的香水味立刻钻入鼻中,白蛟摆成一个“大”字,瘫在沙发上睡得正沉。梁小伞一眼没看见应悦涵,走过去才发现她正躺在自己没展开的铺开上,手脚都被灵力束缚着,可能是半夜从沙发上翻下去了。
      
      梁小伞打开冰箱,准备先把早饭的食材找好。见各种食材摆放得像书架上的册子一样齐,她挑了些面包片,拿了鸡蛋和火腿肠,还取了些奶酪和黄油,走到平底锅旁,娴熟地烤起来。
      
      诱人的食物香味无疑是最好的起床铃。第二盘鸡蛋火腿三明治出锅时,跟睡死没区别的白蛟抽了抽鼻子,骤然惊醒。
      
      他摇晃着身体来到厨房,瞅见梁小伞还在灶台旁忙碌,一旁的小桌上摆着两盘还冒着热气的三明治。出于求食本能,他毫不怕死地跳进厨房,顺手一捞,把两盘三明治全顺入怀里,动作轻盈而迅速,半点声音也没出。
      
      等梁小伞烤完第三盘,回头发现桌上多了两个干干净净的光盘。
      
      ???她的三明治呢?!
      
      她拎着锅铲,下意识向客厅看去,只见白蛟正拼了老命往嘴里塞第二块三明治……
      
      等傅棋睡到平时的起床点,穿戴整齐走出卧室,一抬头就看到白蛟笔又被挂到了天花板上。
      
      见他出现,白蛟笔不停地摆动着身体,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声音很是委屈:“大大,你的猫怎么这么凶……”
      
      傅棋诧异地看了白蛟笔一眼,这时梁小伞从厨房里端着新烤的三明治和咖啡出来,他忍不住问她:“白蛟欺负你了?”
      
      若是这支笔敢欺负她,不但要吊起来,还得打一顿才是。
      
      梁小伞放下盘子,指着白蛟笔气鼓鼓地哼了一声:“没有,这家伙偷偷摸摸把我给你做的三明治全吃了!这是人界,他在外面要是敢这样,被人捉住了还不得被送去局子里啊!”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猫妹妹……不,猫姐姐,快把我放下来吧!我一会儿还得去看茶叶姑娘呢……”白蛟笔停止了摆动,蔫蔫地讨饶。
      
      “等我们吃完早饭就放你下来。”听罢二人的话,傅棋莞尔一笑,屈起手指,往白蛟的笔头上轻轻一弹,“这是小惩罚,以后记住。”
      
      “好的大大!”
      
      趁傅棋还在喝咖啡,梁小伞拿着三明治,凑到他耳旁低声问:“我做了三份,但应悦涵那边,如果她真会做出你形容过的夸张事,可能……不太方便叫醒她吃饭,你觉得要怎么办?”
      
      “松绑,叫醒吃饭。”傅棋放下咖啡杯,起身转去沙发那边。
      
      梁小伞一愣:“咦?你不怕再被她纠缠了?”
      
      “若纠缠,我自然会送她走。”傅棋边说边蹲下身。
      
      原主的过往,他并不感兴趣。他只负责替原主活下去,并选择性地背负他的责任。
      
      傅棋为应悦涵解绑的时候,梁小伞还探出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与应悦涵在五年前有过几个月的交情,昨晚傅棋所说的他在楼下遭遇的事,实在是令她难以置信。
      
      她所认识的应悦涵,性格和茶叶精有些相似,腼腆、怕生,乖巧到习惯于逆来顺受。当时应悦涵离开甜期奶茶店,是因为实在受不了汤萋萋的百般挑衅与折磨,在此之后她的行踪就消失了,连和她走得很近的茶叶精,也不知她去了哪里。
      
      梁小伞只知道应悦涵有个很疼她的男友,就在隔壁的S市。但她们每次八卦起应悦涵的男友时,都被她轻描淡写糊弄过去,大家回回都讨个没趣,日子一久,渐渐地也就没人再问。
      
      如果不是傅棋亲口承认,她完全想不到应悦涵心心念念的男友居然会是他……身体原来的主人。
      
      应悦涵之所以昏睡,是因为有傅棋的咒术禁锢着她的精神力。这道禁锢一撤,她很快就醒了过来。
      
      傅棋扶她坐直上身,问她要不要吃点东西。应悦涵愣愣地盯着他看了几秒,一个猛虎扑食环住了他的脖颈。
      
      见状,梁小伞的手不自觉一松,半块三明治掉回盘里。
      
      “你……你带我回家住啦?”看着周围的一切,应悦涵轻声问他。
      
      “……松开。”香水味一靠近,傅棋的脸又黑了。
      
      “我不——”
      
      “再不放手,就把你变回原形关铁笼里。”怕她又贴在自己身上撒娇,傅棋只得沉声威胁。
      
      而后,他向饭都不吃光顾着看戏的梁小伞投去了求救的目光。
      
      梁小伞正好奇傅棋要如何应对,一见他无奈的目光,她就知道没戏可看了,于是冲他点点头,起身离开客厅,去厨房给楚娥梓打电话。
      
      然而这个点奶茶店才刚开门,楚娥梓大概在收拾内务,铃声响了一分钟都没人接听。梁小伞没辙,只好给她发了条长信息,把大致情况说明了一下,随后准备回座位继续享受自己的早餐。
      
      结果回到客厅时,眼前的景象让她大吃一惊。
      
      傅棋的左脸上已经多了一个唇印,他一脸不情愿地任应悦涵搂着,见梁小伞出来,带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问她:“她怎么说?”
      
      梁小伞没敢回座位吃饭,有点尴尬地往白蛟笔身边挪了挪,“呃……电话没打通。”
      
      傅棋闭着眼做了个深呼吸。
      
      白蛟笔晃到梁小伞耳旁,压低声音没好气地向她建议:“猫妹妹,要不然你去把他们分开吧,这狗粮我都不想吃……”
      
      梁小伞也想这样,但她和傅棋的关系还没亲近到情侣的程度,而且她想不出把两人分开的理由。这件事既然关系到身体原主,可能还得傅棋自己解决。要是她去插手,算什么?小三吗?
      
      她不吱声,不代表应悦涵不会注意她。实际上应悦涵一醒来就发现了她,只是相比而言,傅棋更为重要。
      
      见傅棋摆出一副油盐不进的神情,应悦涵的心情瞬间低落到了谷底。她原以为,他会像从前一样,又惊又喜地搂紧自己,更会贴着自己的脸,声音轻柔地拿好话哄她,希望她能一直留下来,希望能和她继续甜腻下去。
      
      可他……却像是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冷漠无情的陌生人。他居然会说,要把她变回原形,关进铁笼里……
      
      这不是他……这不是他吧?她认识的那个听话的阿棋呢?!
      
      她不禁有些生气,松开双臂,紧紧盯着傅棋的眼睛。
      
      “阿棋,你不在乎我的去留了吗?”
      
      “不在乎。”
      
      “你……”傅棋不带感情的话让应悦涵很是窝火,“当初求着让我不要走的人是你,半夜里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孤单的人也是你,你……放手放得倒是真快!”
      
      傅棋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正好他睡了一觉也记起了原主的恋情,索性顺着她的调调反问:“把一个人逼到跳江自尽,这事,并非一两句话造成。如果你真觉得委屈,怎么不在六年前挽留一下那个绝望到跳江自尽的人,反而一走了之,还给他发了条推卸责任的威胁短信?”
      
      说实话,原主的死让他很是惋惜。活着干什么不好,非要寻死,而且还是为了一个玩弄他感情的女人去死。若不是他魂穿,代他活下去,他的亲友该有多难过。
      
      只是,□□仍存,“傅棋”斯人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眼前的姑娘,纵使容貌再动人,撒娇的方式再惹人疼,也绝不能让她再留下来继续祸害“傅棋”了。
      
      大约没想过他竟会这样质问自己,应悦涵怔在了原地,呆呆地看着傅棋把自己轻轻推开,起身走向冰箱,拿起保鲜膜撕下一张,包起桌上的三明治,又走过来递给她。
      
      “拿着。”傅棋边给她递三明治,边将她拉起,拉着她往大门走去,“我送你到楼下。”
      
      明显是要请她快走。
      
      应悦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门外面。大门关上后,一直保持看戏状态的梁小伞终于松了口气。
      
      “……猫妹妹,大大还自杀过?”
      
      白蛟突然问她,用的还是难以置信的语气,“就……就为了这种小女人,自杀?”
      
      梁小伞没好气地打了他一下:“你家大大是穿越过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情感这种事,谁说得清?殉情在我们那个时候,都算是常事了,至于殉情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逝者已矣,旧事还是不提为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晴初霜旦的雷~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连载中】龙妖徒弟以下犯上,白狼师父日常被吃干抹净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双喵互宠的快穿之旅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互相暗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