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号也要谈恋爱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摄影展

      南郊的新会展中心去年刚刚落成,直达地铁同期开通,经过一年多的发展,那一带现在已经是A市文化科技产业的聚集地,而会展中心那座别致的蛋壳型建筑也成了风靡一时的城市新地标。
      但土生土长的A市人白川却只在电视和网络上领略过新会展中心的风华,最近一年多的时间,他一直忙于治疗,根本没空也没心情出门。
      
      与陆东山相约去看摄影展,这是白川第一次去看“网红蛋壳”,也是他最近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出远门——
      说来可笑,白川以前去国外度假说走就走,现在去趟南郊反倒觉得是出远门了。
      
      约定的这天上午,白川刚吃完早餐,陆东山就来了。
      一进门,整装待发的高个子青年人连忙解释自己的来意:“不着急,不着急,我不是催你,就是想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收拾的没?”
      
      白川在洗碗,他擦擦手上的水,让陆东山进屋坐下,道:“去一趟会展中心而已,又不是要出国,哪有太多需要准备的,请你稍等我一下,我刚吃过早饭。你吃了吗,要不再吃点?”
      
      陆东山显然很好奇白川做了什么早餐吃,但是不太好意思挑明,便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邻居,说:“……我吃了,吃了一点点。”
      他抬起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个小缝隙,大概只能塞进去半颗黄豆那么窄。
      
      白川看着陆东山,笑了,他转身回到厨房,然后拿出来一罐速食八宝粥和半包切片吐司。
      “你要是不嫌弃话……我的早餐就是这些。”
      
      现实与想象差距过大,陆东山看着面前的东西,感到无法接受。
      “啊?!”他发出一声含义复杂的惊呼。
      
      白川的态度倒是很自然,他把八宝粥往陆东山面前推了推,说:“这个粥味道还不错,你如果真的没吃饱,可以喝一罐尝尝。我要把碗洗完,还要去趟卫生间,麻烦你稍等我一会儿,抱歉。”
      
      白川留下八宝粥,拿走那半包切片吐司,进了厨房。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来,陆东山知道,那是白川在洗碗。
      陆东山看着桌面上孤零零的八宝粥罐子,揉揉鼻子,心想,哼,明明只吃了八宝粥和面包片,有什么碗筷需要洗,一定是在诳我。
      
      不一会儿,白川洗完碗,滑着轮椅去了卫生间。有腿疾的人如厕时间要比普通人长不少,他本不愿意让陆东山察觉到自己的窘态,但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即使有无障碍设施也经常无法使用,白川不得不在出门前做好准备。
      他还放不下面子穿成人纸尿裤。
      
      待到白川洗过手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陆东山已经喝完了八宝粥,正倚在客厅的窗边,看着窗台上那罐蜂蜜柚子茶发呆。
      
      上次去菜市场,陆东山临走时买了一个柚子,他说自己吃不了,执意分给白川半个。
      白川把那半个柚子吃了,柚子皮没舍得扔,放在窗台上晾着。清爽的柚子香气在家里飘了三四天,让人想入非非。
      于是白川又自己去菜市场抱了三个柚子回来,除了吃,还做了几罐手工蜂蜜柚子茶。
      
      蜂蜜柚子茶做法不复杂,柚子皮肉分开,洗净、切碎、炖煮之后用蜂蜜腌渍,封在玻璃罐里放进冰箱,冷藏一周之后就算大功告成。
      白川分给陆东山两大罐,说柚子茶清热解火,结果陆东山不知有多少心火要解,没几天就喝完了,隔三差五跑来白川家里讨一些。
      
      见这人又在眼巴巴地看着那闪烁着金光的玻璃罐子目不转睛,白川笑道:“我再做一些送你吧,吃这么多蜂蜜,你小心发胖。”
      闻声,陆东山转过头来。
      他也对白川笑笑:“八宝粥挺好喝的。你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出发?”
      
      ……
      从小区大门步行到地铁站需要一刻钟时间,陆东山推着白川慢慢地走。
      环卫工人刚刚修剪了道边的绿化带,植物枝叶的断口处散发出清新的味道,白川眯着眼睛,深吸一口气。
      
      “我昨天去跟治疗师请假,说我今天不过去,她还挺意外。”他对陆东山说。
      “好学生有一次没考满分都会让人大吃一惊,跟你这是一个道理,你以后多出去走走,多请几次假,她就不意外了。”
      “我可不是好学生,”白川笑,“我高中的时候就是学校里的捣乱分子,在校刊上写文章指桑骂槐抨击教导主任,被班主任叫了家长。”
      “是么?你?”陆东山表示自己看不出白川曾经有过这么张狂不羁的青春年华。
      “那就是耍耍嘴皮子,抖抖小聪明,不算什么。后来上了大学我就不玩这一套了,下了课找个外企做实习,挣了钱去猫咖喂猫。”
      “你还挺……潇洒?”陆东山对白川有了新认识,“是我见识少,我念中学的时候只知道躲着家长去网吧打游戏。”
      “不谈恋爱吗?”白川笑眯眯地问。
      “没!没有……”陆东山抬头看看前方,“进站直梯在那边,我们到地铁站了。”
      
      到会展中心需要坐十几站地铁,中间还要换一次线路。白川好久没搭乘过公共交通工具,连地铁卡都是昨晚翻了好久才找出来的,所以看着通道里从未见过的崭新广告牌,他心里稍微有一些忐忑。
      
      “等会儿,让我试试自己进站?”他对陆东山说,语气很不确定。
      “嗯!有专门供轮椅通过的闸机,实在不行,还可以让工作人员帮忙,你不用担心。”
      “车厢上……”
      陆东山没等他说完便抢道:“白川你以前没坐过地铁吗,怎么问这种小朋友才问的问题。”
      “我……”白川不说了。
      
      这一天正巧有志愿者在地铁站做志愿服务,远远看到有残疾人坐着轮椅过来,几个年轻的志愿者马上围过来问用不用帮忙。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谢谢。”面对陌生人,白川表现得无比镇定自若。
      他自己摇着轮椅,通过安检通道,刷卡进站,然后又找到了下降到站台的直梯,一路下行,最后停在了标记着轮椅标志的候车口。
      
      陆东山一直守在他身后。
      等白川停稳了,陆东山蹲在他身边,掏出一块纸巾递给他:“累吗,擦擦汗。”
      “谢谢。”白川说。
      
      他擦擦自己的额头,那里确实有一层薄汗。比起平时康复锻炼的运动量,检票进站这短短一段路程根本不算什么,但白川又确实觉得疲倦,这是由兴奋而来的疲倦。
      他与陆东山对视,陆东山伸出大拇指,比了一个点赞的手势。
      电子屏上提醒本次列车还有2分钟到站,他接过白川手中濡湿的纸巾,小跑着去把垃圾扔进了站台一端的垃圾箱。
      
      扔了垃圾回来,陆东山从包里掏出一款很时髦的头戴式耳机,问白川:“路上时间有点久,要听听歌吗,用蓝牙连到手机上就行。或者你还可以直接听我的曲库。”
      “你永远带着数不清的宝贝。”白川接过耳机试了试,皮质的耳罩柔软熨帖,很舒服。
      他没打开开关,试戴之后马上摘下来又还给了陆东山。
      
      陆东山把耳机在手上绕了两圈,侧身向站台一侧,看着正在减速的进站列车,忽然低声说:“因为人生总是有很多奇遇。”
      
      ……
      
      工作日非高峰期的地铁列车,空座位很多,但陆东山执意陪白川站在放置轮椅的地方。列车运行时有些噪音,白川对他说话,他就弯下腰来听。
      探身在白川耳侧,他又一次嗅到了对方身上那缕若有若无的幽香,他蹲下来,替白川整理了一下腿上的毯子,说:“我现在真的感觉自己在照顾小朋友,怎么办。”
      白川偏开头:“别说笑了。”
      陆东山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傻笑着又站起来。
      
      一路上都很顺利,白川在家里想象的百般不方便完全没有造成实际的困扰。到达目的地,走上会展中心的大广场时,灿烂的阳光闪得白川睁不开眼。
      米色的大蛋壳屹立在前方,圆滑的弧线上镀着银边,为蓝天勾勒出一道光辉的轨迹。几处通风口翻起,仿佛蛋壳的易碎边缘,那些兀立的方形翻板没有因打破蛋壳造型的完整性而显得违和,反而为整个建筑增添了几分俏皮。
      
      会展中心前后左右有六七个入口,陆东山轻车熟路,带着白川就往D口走。摄影展规模不大,海报也较同期的车展、机械装备展小很多,走到近处白川才看清海报上摄影师和相机的剪影。
      
      正如陆东山之前介绍过的,这是澳洲摄影师詹姆斯的个人风光摄影作品展。
      
      入口处立着巨大的珠穆朗玛峰照片。
      据说那一次珠峰之行詹姆斯先生历经千辛万苦,不仅留下了精湛的影像,而且成功登顶,实现了人生的一桩心愿。
      
      影展展期临近尾声,这天又是工作日,所以参观者寥寥。陆东山推着白川一路看过去,时不时与他低声交流照片的内容、所使用的摄影器材和拍摄技巧。
      
      对摄影技巧,白川是不懂的,但他地理还不错,学生时代闲书也看了不少,谈起世界各地的奇观异闻头头是道。
      在他借着照片讲完黄石公园的地形结构、尼斯湖水怪的传说沿革,以及自己参加查干湖冬捕的亲身经历之后,陆东山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来看展都要跟你一起!”
      白川笑:“我还可以给你讲南极垫状草的分蘖,刚才那些都是胡扯,这个是我爸给我讲的,绝对科学可靠,你要不要听。”
      陆东山指着照片上的企鹅群:“你说的那什么草什么聂,比帝企鹅更可爱吗?”
      “大概……还是帝企鹅更可爱一点吧。”
      “那我们不讲那个,来聊聊帝企鹅的故事,我以前看过一部影片……”
      “帝企鹅日记?”
      “对对,讲的是帝企鹅谈恋爱孵蛋的故事。”陆东山说,他蹲下来,再一次帮白川把毯子折好,“在那么冷的地方谈恋爱,还没有毯子盖,好可怜。”
      
      ……
      
      影展不大,即使两个人逛得很慢,两个小时也逛完了。陆东山说附近有一家馆子不错,提议一起去吃饭,白川点头同意。
      
      刚走出会展中心,听到有人喊陆东山的名字。
      他们停下来,陆东山转身,看到上次去拍越野车“定妆照”时团队里的一位朋友。
      
      “你不是来车展的啊。”看到轮椅上的白川,这位朋友大吃一惊。
      陆东山介绍二人认识,然后说:“我来看詹姆斯的影展,这不,趁展期没结束赶紧过来,再晚就看不到了。”
      “算你沉得住气。”朋友笑他,“车展的票去工作室取,老师给你留着呢。”
      “嗯。”
      
      “拉力赛已经开始发邀请函了,你收到没?”朋友又问。
      陆东山下意识地看向白川,可惜从他的角度,看不清白川的表情。
      于是他故意语气轻松地回答道:“好像还没有,再等等看吧,人家不一定选我。”
      “别着急,还没发完呢,而且这种事都可以通融的。”朋友也随他看看轮椅上的白川,说,“那我不打扰你们了,回见。”
      
      朋友离开,陆东山推着白川继续往餐馆方向走。一阵微风顺着蛋壳状的圆顶吹拂下来,陆东山忽然有点紧张。
      
      隐秘的理想被白川看破了一个小角。
      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自己还要继续隐瞒他吗?
      还是告诉他吧。
      
    插入书签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