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号也要谈恋爱

作者:双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菜场

      上次被陆东山抱起来,白川喝醉了,感觉迟钝,意识也不太清明。他只知道自己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抱着放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然后,灯光熄灭,飘荡着酒香的房间重新归于寂静,不多时,他就睡着了。
      唯一清晰残留于记忆中的,是那个高个子年轻人温柔俯视的眼睛。
      温柔的,体贴的,带着许多怜悯却不让人讨厌的,陆东山的眼睛。
      
      后来白川经常想起那束目光,那目光像从云霄之上降临世间的神迹,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恰巧照亮了他的心,给他带来说不出的慰藉和惆怅——按理说,更合适的情绪应该是感激,但不知为何,在白川心里,感激反倒是次要的了。
      
      这一回却不同。
      陆东山说要抱白川,是在晴天朗日的下午。
      大路上,行人车辆来来往往,不远处,老爷爷的棉花糖在微风中散发出甜香。快到准备晚饭的时间了,眼前的菜市场渐渐喧闹,主妇们进进出出,菜篮子里是今晚即将上桌的美味佳肴。
      就在这么一派喧嚣的人间烟火气里,白川看着陆东山走到自己身前。
      陆东山把相机斜挎在身后,俯下身子,稳稳当当地把白川抱到了半空中。
      
      视野变幻。
      一缕阳光透过树枝树叶的空隙晃过白川的眸子,让他有一瞬间的眩晕。
      
      陆东山真的太高了。白川觉得自己被抬高到了从未体验过的位置,他有些不安地四下张望,急切地熟悉着这个陆东山习以为常的世界。
      最后,白川的视线落在他自己的轮椅车上。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那架单薄的轮椅显得十分渺小,不值一提,似乎可以随时弃之如敝履。但或许只有白川自己心里清楚,这架轮椅有多么重要。
      那是他与整个世界相连接的桥梁,他厌恶它,却也仰仗它,他想远离它,又必须亲近它。
      它是魔鬼,也是天使。
      即使白川满脑子都是“重返人间”,他现在也不敢抛下这架轮椅,那样会让他失去最后一点作为“人”的自信。
      
      所以,当陆东山跨上台阶,白川离轮椅越来越远时,无措和恐惧从他心头闪过。
      他紧紧攀着陆东山的脖颈,手指在摄影师的T恤上抓出一道道褶皱。
      
      “白川,放松点。”这时陆东山轻声说,“我不会摔了你的。”
      
      仿佛贴在耳侧说的一句话,松动了白川思绪中最紧绷的那根琴弦。
      
      他抬起头,只见陆东山的嘴角含着笑意,那些笑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不期然间填满了白川的全部视野。
      白川忽然意识到,此时此刻,他跟陆东山离得太近了。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他的手臂托着他的后背和腿窝,他的手掌抱紧他的肩膀,他的嘴唇对着他的额头,他的鼻尖触着他的下巴。
      他们连呼吸都融在一起,白川甚至能嗅到浅浅的薄荷味——来自陆东山煦暖的气息。
      
      他忽然觉得热,觉得口干舌燥,这热度不知是来自年轻人紧实的肩背,还是缘起于一缕暧昧无边的薄荷香。
      白川舔舔干涩的嘴唇,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高大摄影师,忍不住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陆东山……
      
      方才的无措还未消退,更大的迷茫铺天盖地。
      说“迷茫”可能不太合适,白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词语,形容他现在的状态十分贴切——意乱情迷。
      
      迷乱让无措更无措,白川急需一个释放情绪的出口,他忽然更用力地攀紧陆东山的肩膀,既是想最大程度地减轻对方的负荷,又是想更加紧密的靠近陆东山的胸膛。
      他想听听那胸膛中心脏跳动的声音,想知道那声音是否跟他自己的一样,乱得像非洲大草原上整群羚羊飞驰而过的蹄声。
      
      ……
      台阶只有三层,陆东山步子很稳,他把白川轻轻放在菜市场入口处堆放的几个货箱上,然后转身去搬白川的轮椅。
      
      “真是的,”陆东山抱怨,“菜市场门口为什么修这么高的台阶,先不说顾客不方便,他们自己的摊主运货也不方便啊。”
      白川被重新安顿在自己的轮椅上,心神渐渐平静,他解释说:“这家菜市场建在半地下,地势低,为了下雨的时候不进水,所以门口砌了台阶。而且,其实这里修了无障碍通道,可惜被车位挡住了。”
      “啊?”陆东山惊讶,“无障碍通道被车位挡住?太不应该了,等会儿买完东西,我去拍照取证,然后向社区委员会投诉。”
      白川笑笑,没说话。
      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就算信口开河,也是如此惹人喜爱。
      
      进入市场之后,陆东山推着轮椅,带白川缓缓前行。
      入口的地方有几家水果摊,这时节正堆满了柚子和葡萄。
      
      “要买点青提吗?看着还不错。”陆东山跟白川闲聊。
      白川摇头:“还是买几个柠檬吧,做菜用。”
      “欸?”陆东山面露喜色,“大厨师这回要做什么菜?怪不得主动跑来菜市场,原来是有目标的!”
      
      他把白川推到摊位前,白川伸着胳膊挑了一个青色的柠檬,放在鼻子下轻轻嗅着味道。
      那微微颔首的姿势优雅矜持,因为缺少室外活动而显得过分白皙的皮肤跟摊位上五颜六色的水果形成鲜明对比。
      
      年轻的摄影师惊讶于面前足以入画的跳跃色彩,握惯了相机的手蠢蠢欲动,但他想起上一次白川对镜头的抗拒,攥了攥拳头,最终还是放弃了拍照的念头。
      于是陆东山也拿起一个柠檬,学着白川的样子低头嗅嗅,在酸甜的气味中尝试着体会白川此刻的心情。
      他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话——有时候,人心也是一台相机,当与别人发生共情,便是记录下心之影像的时刻。
      此时此地,或许他已经记录下了白川的心。
      
      水果摊主是一位见多识广的大姐,她并没有对这位坐着轮椅的客人表示出过分的好奇,利落地称重收款之后,随手分了白川一块柚子,意思是让顾客尝尝味道,觉得好吃可以顺便买一个回家。
      
      白川接过汁水晶莹的柚子瓤,双手掰开,递给陆东山一块。
      “你也尝尝。”
      
      陆东山有些意外,连忙接过。
      两只手碰到一起,稍纵即逝,触觉却无比清晰——
      不仅有凉津津的果肉,还有白川瘦削的指尖。
      
      沾着柚子汁的微凉指尖让陆东山莫名有些恍惚。
      吃完那一点果肉,他像被什么蛊惑了一样,忍不住把手指放进嘴里吮了吮,眯起眼睛细细品味,仿佛尝到一点柠檬的微酸味道……
      
      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陆东山问白川:“买柠檬是想用来做什么菜?”
      “还没想好,”白川说,“柠檬是提鲜去腥的,很多菜都用得着。做海鲜、烤肉可以挤一点柠檬汁,还有泰国菜,冬阴功汤之类的,也需要用到。”
      “哦。”
      白川轻轻笑了笑:“我今天就是来随便逛逛,没有明确的购物单,或者你说说你想吃什么,我试着做一下?”
      “这……怎么好意思压榨你的劳动力。”陆东山憨憨的,“你要是有空,不如教我做菜吧,下次我回家还能给我妈露一手。”
      
      这不是个出格的请求,但白川顿了顿,没有立刻答应,只说:“看时间吧。”
      他还没搞清楚陆东山是不是网上那位Lew,内心隐约有些防备,下意识地不想与陆东山在厨房里继续深入接触。
      
      陆东山却没想到自己在这种意料之外的地方碰了壁,他讪讪地噤了声,正好这时到了一处路口,他便问白川,要往哪边走。
      
      “肉类在那边,水产在那边,那边还有干货,我们怎么走?还是说你要再买一些蔬菜?”
      白川沉吟片刻,扭头对陆东山说:“你今天有空吗,我可以教你做清蒸鱼,家常菜,想学吗?”
      
      短短时间,峰回路转,陆东山讶然,被白川的态度搞得摸不到头脑。
      
      两人直奔水产摊位买了一条鲈鱼,然后便要打道回府。
      
      再次经过门口,陆东山去水果摊买了一个柚子。
      白川在不远处看着他埋头于柚子的海洋左挑挑右捡捡,最后好不容易捧了一个大个的,又回头往这边看,像是征询自己的意见。
      
      白川点头,陆东山便付款。他把柚子放在白川膝头,说:“帮我拿一下好吗?”
      
      然后,他抱着白川,白川抱着柚子,小心地走下了菜市场门口的台阶。
      可怜价格更高的鲈鱼却只能委屈地塞在轮椅后面的置物袋里不见天日,没有被谁抱在怀里的殊荣。
      
      时间已经不早,白川以为这就要回家了,陆东山却在市场门口停下脚步。他端起相机,正如之前所说的,给无障碍通道和车位拍了好几张“证据照”。
      “我要去投诉,让他们把挡住无障碍通道的车位取消掉。”他再次坚定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白川完全没料到,后来陆东山真的去投诉了。
      他没有去社区委员会,而是把这几张照片发给了本地人气颇高的晚报专栏,晚报记者觉得这是个好题材,实地调查,举一反三,最后推动相关政府机构一举整治了A市不少侵占、阻碍盲道和无障碍通道的场所和设施。
      最后,连本地电视台都来采访陆东山,问他为什么会关注到无障碍通道的问题。
      
      节目播放那天,白川看着屏幕里熟悉的面孔,听到陆东山说:“我有个朋友,腿不好,喜欢做菜,如果他能方便地去菜市场,肯定很高兴。我就是想让他开心一点。”
      
      记者后来又说了什么,白川没有听到,因为门铃忽然响了,是陆东山。
      他手里拿着白川见过的那两张摄影展门票,说:“会展中心也重新维护了无障碍设施,后天就是最后一天展期了,陪我一起去看展览吧,好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芋头yu和杉之小猪的地雷。



    独角兽的绒线帽
    发育迟缓独角兽攻×尖角恐惧症魔法师受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