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成瘾

作者:小仲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4

      同是这晚,谢天弋的那个短信让程怡的心情大好。
      
      这3年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也有了好的盼头。
      
      之前一直积压在心里将她快要压垮的负担一下有了释放。
      
      靠在床上,捧着笔试的书时连唇角都带起了久违的久久不消散的笑容。
      
      只是她不知道,这种久违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只要她在帝都一天,秦易是不可能放了她的。
      ……
      次日,晴空万里,难得,帝都没有那么严重的雾霾。
      
      金色的晨光慢慢从湛蓝天空穿透进飘着白色纱幔的豪华运动房落地窗内。
      
      梁思沅穿着一身粉嫩的运动装,右手拿一碟草莓,一边吃一边往那个在跑步机上跑步的男人走去,等走近,将手里的碟子往他面前一捧,弯眼笑:“帅哥,来吃个?”
      
      秦易按停跑步机的开关键,下来,取下旁边的毛巾随意擦擦额头的汗珠,对已经走到跑步机踏板上开始跑步的女人,故意说道:“你被冷藏了?”
      这两天就赖他这了。
      也没见她出去拍戏。
      
      除了懒没别的原因。
      
      梁思沅红唇重重一咬手里果肉饱满又鲜艳欲滴的草莓,睇一眼秦易,“谁冷藏也不可能冷藏我啊!我正当红,好不好!”
      
      秦易将毛巾扔到旁边的收纳篮子里,拿起佣人给她提前准备好的维生素水,喝了两下,说:“那怎么躲我这?”
      
      梁思沅就听不得他说‘躲’这字,很伤感情的好不好,“什么叫躲呀?我就不能休息休息?有你这么说自己表姐的?”
      
      秦易放下水杯,不跟她打混,“我去公司了。”
      
      梁思沅顿时单手搁到跑步机扶手上,笑容明媚看着他说:“我下周有个聚会,去不去?很多圈里的漂亮女星,赏个脸?”
      
      秦易知道她打什么注意,无非就是拉他去撑场面,给她长脸,“到时候再说。”
      
      梁思沅继续吃一颗草莓,说:“别到时候再说,陪我去吧?”
      
      秦易睨她一眼,从她碟子里拿出一颗草莓,转了转,说:“我觉得你该找个男朋友了,我要再陪你出去几趟,以后圈里没几个男人敢要你。”要真贴上他秦易标签的女人,帝都上流圈还真没哪个男人敢来下手。
      说完,直接往门外走去。
      
      留下梁思沅一脸吐槽:……
      神特码没人要!
      
      要她的可以排到长城外了!!!
      
      末了,梁思沅不忘对空荡的门口大喊:“你一定要来给姐撑场啊!!!”
      ……
      花店,程怡心情不错地过来上班。
      
      推门进来,花店里站着两个穿着西服的年轻男人,正和老板娘说着什么。
      
      程怡以为是订花的人。
      
      没在意,去试衣间换工作服。
      
      换完工作服出来,那两个年轻男人还没走,但老板娘的情绪显然不对劲了,眉头皱着,不停地跟那两个男人求情般地点头哈腰。
      
      程怡站在一旁,听到了一句两句,好像是房子转租的事,但她一时半会插不上话,只能在旁边听着。
      
      等那两个年轻男人走了,程怡才走过去,“老板娘,怎么了?”
      
      老板娘的心情这会差到极点,眼神空洞又哀愁,圆润的身体就像抽掉了所有力气摇摇晃晃,下一秒就似要晕倒,程怡见状,伸手扶住她胳膊,“老板娘,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要不要打电话给你家里还是医院?”
      
      老板娘回过神,手里还紧紧攥着刚才那两个年轻人交给她的房租转租合同,看一眼程怡,心里如塞了黄莲,苦涩异常,抓着程怡的手腕,差点就哭出声了:“程怡……你说咋办呀……人家不让我开这花店了……你说我这不开店……我还能干什么?”她租这个店面有十几年了,年年准时交房租,没有拖欠任何房租。
      可今天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霉运,一大早的,这……房东就派人过来说不给租了。
      
      哪怕给她赔违约的钱,也不再租给她。
      
      她哪要什么违约的钱?她就对这店有感情了。
      周围的街坊邻居也都认识。
      
      要是真不开了,再租个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程怡刚开始没听明白也没联想到秦易身上,“谁不让你开花店了?”
      
      “这店面人家要收回去。”老板娘捂着自己的心脏方向,难过地说:“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程怡将老板娘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怎么好好的突然就要收回去了?”
      
      “我问了,他们也不说。”老板娘将房租转租合同丢到一旁的桌上,郁闷又伤心地轻轻锤着自己胸口,说:“我开这店十几年了,这……说没就要没了……我……难过呀……”老板娘锤完胸口,想起来程怡,便拉起程怡的手说:“我这店不开了,你要重新再找工作,有去路吗?”
      
      程怡摇摇头,“没有。”花店不开的事来得太突然。
      她怎么可能马上找到后路?
      
      “你一个人来这打工也不容易,人生地不熟,我帮你留意留意能招你的地方。”老板娘沉重地叹口气:“你说好好的……怎么就要我的花店收回去……”
      
      程怡没吭声。
      目光看向桌上的那份房屋合同,拿起来,翻开。
      
      第一页标签赫然写着:【鹏远集团青城湾不动产转租协议】
      
      程怡看着,手指下意识就攥了紧,她好像忘了这片青城湾所有小区都是腾远集团开发的。
      
      鹏远集团,她以前在大学和秦易交往的时候,因为他没说,她也不知道。
      后来才知道,国内鼎鼎有名的鹏远集团是他家的。
      
      当然这些不重要。
      
      她知道花店为什么会突然被收回了。
      
      他说过:【等她来找他】她没放在心上……
      
      秦易什么性格,她怎么那么天真就忘了?
      
      程怡捏着被自己攥出褶皱的合同,对坐在椅子上依旧在垂头丧气的老板娘说道:“老板娘,我出去一趟。”
      
      老板娘现在哪有什么心情管她请假的事,点点头,“你去吧。”
      
      “嗯。”
      ……
      从花店出来,程怡把合同放到自己包内。
      
      抬眸看一眼头顶愈渐热烈的日头,沉口气,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编辑框,快速按下一串数字:【秦易,我是程怡,我想见你。】
      秦易的号码,三年前分手的时候,她删了,但因为和他在一起4年。
      即便删了,那一串经常联系的数字,早已烂记于心。
      
      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换号码?
      
      如果换了,她就去鹏远集团找他。
      
      她这条信息发过去也就10秒不到,他就回过来了:【好。】
      回的迅速,程怡盯着屏幕有片刻的愣神,他竟然没有换过号码?
      ……
      这次是程怡主动约秦易,但地点,是秦易订的,在一家装修极具典雅又高档的咖啡厅。
      
      程怡先过来,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靠窗位置等着。
      
      因为出来的急,她身上还穿着花店的工作服,白衬衫黑裤子,和来这家咖啡厅喝咖啡的那些打扮精致的客人,格格不入。
      
      服务生给她添加白开水时,将点单放到她面前,故意礼貌提醒:“小姐,你要点单了吗?”这位小姐,在这坐了5分钟,只喝白开水,也不点单。
      
      咖啡厅有规定,进来就要消费,而不是纯喝免费的白开水。
      
      “再等一会。”程怡将点单轻轻合上,说道。
      这边消费的规矩,她知道,不过秦易没来,她点了也浪费。
      
      “好。”服务生又不能真的赶她出去,万一她一会真的消费?
      岂不是给店里招黑?
      
      服务生端着水壶离开,过个拐角就和吧台边的另一个服务生小声议论:“你知道我刚刚倒水的那个女?”
      
      “怎么了?”
      
      “进来光喝水也不点单,你说她是不是没钱喝咖啡?”
      
      “你想多了吧?这年头还有谁喝不起咖啡的?顶多不愿意掏钱罢了。”
      
      “我看她估计也喝不起。”这家店的消费水平在同类咖啡厅里算顶级的。
      一杯手磨美式就得好几百。
      
      进来消费的群体,基本是白领精英。
      这些人光看打扮就能看出来。
      
      她穿成那样,怎么看都和她们一样是服务生啊?
      
      “你管她喝不喝得起,来这总得消费的,干活吧。”
      
      “哦。”
      
      两人嚼完舌根不到3分钟,秦易过来。
      
      一贯的禁欲般地黑色衬衫,妥帖的西裤,欣长精壮的身材,配上他的脸,强烈散发着一股地爆燃男性荷尔蒙,引得在咖啡厅喝咖啡的那些小资女人们纷纷侧目。
      
      有人认出他就是帝都有名的身价不菲的秦公子。
      
      心里一阵躁动,捂着脸不停看他。
      
      秦易穿过咖啡厅一排排座椅,一眼就看到坐在最末尾靠窗位置,正托腮,侧着脸看向窗外发呆的女人。
      
      黑色的眼眸瞬间浅浅眯了下。
      
      随后,走过去。
      
      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正对着窗外发呆的程怡听到椅子拉动的声音,转过脸,就看到秦易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点单,看着她,“你想喝什么?”
      
      旁边,服务生看见他,立刻殷勤的过来倒水。
      
      程怡什么都不想喝,也不想久待,从包里拿出被她攥得有些发皱的合同,推到他面前,语气很平,没有勃然大怒也没有什么过大的情绪起伏,只是很平和的问他:“这是你安排人做的吗?”
      在秦易面前,她一向手无缚鸡之力,斗不过。
      
      所以,心平气和的态度总好过还会因为他而时不时动怒来得没那么让自己处于被钳制的地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