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宠成瘾

作者:小仲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

      程怡拎着购物袋顿时就皱眉看着罪魁祸首靠在沙发上好不自觉地吸着饮料瓶,悠闲看电视,心里一阵地拧巴。
      如果不是因为她哥哥,她绝对不会收留她。
      
      “程怡,你说怎么弄?我说她两句,她还说我管不着!”陶筠叉在腰间,鼓着腮帮子,有点气炸了:“白吃白喝也就算了,还把别人辛辛苦苦弄干净的成果弄得一塌糊涂,长得倒是挺漂亮,年纪也不小了,你说她怎么那么不懂事?”好歹也成年了吧?
      基本的素质哪里去了?
      
      要不是看在程怡的面子上,她真想把她轰走。
      
      “一会我来收拾干净。”程怡有苦衷,暂时还不能招惹陈家人,免得他们找她女儿麻烦,转过脸对身旁的陶筠抱歉说:“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等她开学就好了。”
      
      陶筠叹口气,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忍忍好了。”
      
      “谢谢。”
      
      “咱俩的关系好说,就她……算了……我去直播了。”陶筠发泄完毕,也没什么怒火了,捏捏自己酸酸的脖颈,说道。
      大人不跟小丫头片子一般计较。
      何况还是这么没素质的。
      
      “嗯。”
      
      陶筠白了一眼依旧懒散靠在沙发上吃零食的人,鼻子嫌弃地哼一声,转身就去了自己的房间开直播。
      
      程怡看着凌乱的地板和茶几,沉一口气,将购物袋放到一旁,开始拿扫把开始扫地,扫干净,陈夕颜伸伸懒腰说:“哎,剩下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啊?我已经交了定金,约好了整形时间。”大城市的整形医院和小地方的美容院不一样。
      隆个鼻子,不用预约就能上。
      
      这里得提前一周跟主治医院约好。
      
      她前天把5000多的定金先交了,约到了8天后的手术时间。
      
      程怡快被她磨疯了,这几天,她一回家她就催她要钱,她身上哪有那么多现金?但也不能惹怒她,“你什么时候要?”
      
      “我下周就要。”陈夕颜将手里的零食袋子往地板上一扔,语气特别轻飘地说道。
      
      “可以晚一点吗?”程怡弯腰将她刚才扔下来的零食袋子丢到垃圾桶内,好声好气跟她商量。
      
      陈夕颜从沙发上起身,有点嫌弃程怡穷酸:“我都约好时间了,不能拖了。”
      
      “我真没有那么多钱。”程怡靠在电视机柜旁帮她收那些乱丢的裙子,顿了顿,将垂散在耳侧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继续说:“陈夕颜,你哥哥的事,我已经在弥补,但是我不可能养你们全家。”
      陈珂医疗费她一直都在支付。
      
      陈珂爸妈的生活费她也给的。
      
      但是陈夕颜已经成年了,她没必要连她也养。
      
      这3年,她就没给自己家里好好补贴,包括自己女儿,全给陈家了。
      
      陈夕颜一听程怡这话,立刻就拉下脸,蹬鼻子上脸:“程怡你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我可以养你哥哥还有你爸妈,但是你,我不负责。”程怡尽量说得很平和,免得惹毛她这个小丫头,“而且你也看见了,我就在花店打工,花店工资3000-5000左右,我全给你了,其余的我真的拿不出来,你非要逼我,我就算现在马上从这里跳下去,也没办法拿出钱来。”
      
      陈夕颜到底才18岁左右,程怡说要跳楼,她就变了变脸色,鼻子里发出哼哼两声,有点底气不足地说道:“可是……我妈说了……我来这里的开销你得负责的。”
      来帝都前,妈妈就跟她说了,缺钱什么的就找程怡要。
      
      她欠着他们陈家呢!
      
      “你吃的住的我都负责了,但你非要问我拿那么多钱,我真的没有。”程怡说的也是实话。
      
      陈夕颜瞪瞪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程怡,隔了会,像个要不到糖果的小孩跟程怡耍无赖说道:“我不管……我得整形啊……不整形我没办法获得资源的。”
      帝都寸金寸土,来这里打拼的女孩子来自从全国各地。
      很多有颜有身材。
      就缺个背景。
      
      她也是,没啥背景,长相呢,虽说还算漂亮,但要混娱乐圈肯定不行,不够完美。
      
      所以,她要整形,让自己更美。
      
      “可我现在真的……”程怡还想说,陈夕颜已经耍起被宠坏的公主脾气,“你太啰嗦了,没钱就没钱,我一会给我妈打电话。”说罢拿起手机,跑进卧室,真的去打电话了。
      
      程怡顿时皱眉,陈夕颜打电话回老家,到头来,她妈还得给她打电话要钱。
      想想,程怡就觉得头疼。
      ……
      果不其然,10分钟后,程怡在厨房煮泡面的时候,陈夕颜妈妈赵从花就打来电话了。
      
      程怡接完她的电话,已经彻底没力气再说什么。
      
      拿筷子搅锅子里的泡面的时候,整个人就像灵魂出窍一般盯着油烟机发呆,连泡面汤水咕噜噜冒出来都不知道。
      
      还是弄完直播,有点饿的陶筠进来厨房觅食,看见灶上的锅子都‘水漫金山’了,赶紧关了开关,才免得发生意外。
      
      阀门关闭,陶筠看着烧得一塌糊涂的泡面,再看看程怡不太好的脸色,关心道:“程怡,你怎么了?”合租这段时间就没见过她这样。
      
      “没事。”程怡揉揉自己发疼的脑袋,拿抹布收拾灶上的狼藉。
      她不是个喜欢把自己的隐私到处找人诉苦的人。
      
      何况有些事说出来,别人也帮不上忙,反而成为别人茶余饭后同情的谈资。
      
      程怡不愿意说,陶筠看着她收拾灶台的模样,想了想,问道:“是不是那个小女孩又问你拿钱了?”她是偶然一次听到这个小女孩问程怡要钱,程怡给了5000,她还嫌不够。
      非得逼着程怡拿钱。
      
      程怡和她一样,就是个打工的。
      又不是家里有矿。
      
      哪里能整天拿出钱来?
      
      程怡否认:“没有。”
      
      “真的没有?”陶筠不太信。
      
      “嗯。”
      
      陶筠轻轻叹口气,不强迫她说,拍拍她的肩膀,“好吧。”收回手,看向锅里已经烧干的泡面,转移话题:“这面还能吃吧?”
      
      程怡将抹布放到水池内,“应该可以,再放点汤料就行。”
      
      “那就别浪费,咱们一起吃。”
      
      “嗯。”
      ……
      再放汤料的泡面又烂又没滋味,但她们两个人还是吃得干干净净。
      陈夕颜来帝都前,赵从花给过她一笔钱。
      就是为了防止程怡拿不出钱,她吃不好。
      
      所以,程怡吃泡面,她自己点丰盛的外卖。
      
      吃完泡面,谢天弋发来短信。
      【程怡,我预备做一档户外采访,你有空跟来学习学习?】
      
      程怡站在洗碗的水池旁,拧开水龙头,拿着手机反复看了好几遍谢天弋发来的信息。
      最后确认这信息不是假的,她才紧张地给他回复:【有空的。】
      
      谢天弋:【具体时间待定,等我和我们导演开会后定下来,定档后我提前一天发你信息。】
      
      程怡紧紧握着手机:【谢谢,谢哥。】
      
      谢天弋:【不客气,希望到时候咱们能成为同事。】
      
      程怡给他回复:【嗯。】
      放下手机,将手浸到打了洗洁精的水池,一边洗碗一边看向厨房窗外深邃的夜,希望下个月自己笔试能过关。
      
      到时候和他做同事。
      ……
      夜色迷离,星火路灯开始在这座城市绵延升起。
      
      霓虹颓靡的豪华包间内。
      
      拿着各色飞镖的英俊男人站在包间中央,抬手轻松自如将飞镖扔向挂在包间墙壁上的一块圆形镖盘。
      
      包间沙发上坐着几个YK酒店的高层和一些进来陪酒的小姐。
      
      原本应该是声色犬马的场所,却因为这个男人投射飞镖的动作包括跪在这个男人和那块圆形镖盘中间,满头冒汗的酒店招商部陈秋华经理,全都安静如鸡,大气不敢出一声。
      说好的过来玩玩,怎么感觉像进了‘鸿门宴’?
      
      男人手里的飞镖‘嗖’一声,再次从陈秋华头顶掠过,直直射进靶心。
      
      命中率百分百。
      
      但就是这么完美的命中率,后面的高管都不敢给他拍手鼓掌拍马屁,依旧屏气凝神,看看他。
      
      秦易收手,修长的手指转着剩下的两支飞镖,目光沉沉,看向跪在他面前的男人,漫不经心开口:“陈经理怎么了?好好的给我下跪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祖宗,起来!”
      
      陈秋华不敢起来,低着脑袋,两只手不安地来回搅着。
      都说这位新上任的小秦总是个狠人。
      
      他今天算是见识了。
      
      明着说请酒店高层聚餐,实际却有意无意提到他同部门徐经理携款私逃的事,还玩起了这种飞镖游戏。
      谁不知道这位小秦总玩游戏就是要动人的前奏。
      
      之前在集团会议上,他不就是拿高尔夫球杆打了张经理了吗?
      虽然打人犯法,但张经理的确犯了底线。
      
      现在张经理已经被他弄到局子去了。
      
      就剩下他们部门。
      
      携款潜逃的徐经理是他一个部门的,就算他没干什么,也难解释清楚。
      
      所以在这种压势下,他真怕他玩玩飞镖,下一秒,那飞镖就得扎到他腿上了。
      
      “秦总,徐经理的事,我真的不知情。”陈秋华抖得嗓音开口:“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要不然我给你磕头……”陈秋华真的准备给秦易磕头。
      他特别珍惜这份工作,从大学毕业后进到YK酒店,一路奋斗了7、8年才爬到这个高层位置。
      对了,他今年在二环内买了一套300平米的房子,每月要还好几万的贷款,家里又有老小要养。
      
      他真的不能丢了工作。
      
      秦易抬脚,抵到他额头下,陈秋华的额头直直撞在他鞋面上,吓得赶紧抬起脸,无辜地看着他。
      
      秦易看他这幅表情,顿时笑了下,将手里的飞镖往脚边一丢,说:“起来吧,酒店有内鬼这事,我交给你办怎么样?”
      
      陈秋华愣了,不是很明白,“秦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内鬼?”
      
      “我看过你简历,毕业名校,学的审计专业是吗?”
      
      陈秋华点头。
      
      “张经理那边的所有账本从今天开始全部交到你这里审查。”秦易微微俯低身姿,看着陈秋华:“不需要查太早以前的账,就查他这一年包括徐晨光这一年从酒店走的账。”顿了顿,秦易余光扫向安静坐在沙发上的那些高管,似乎像说给他们听一样:“要是有人从中作梗,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凡事由他撑腰。
      
      陈秋华这时才明白,这位小秦总要查酒店的账了。
      ……
      从弥漫麋色的包间出来。
      
      秦易单手插在裤兜,走向被黑色侵染的漆黑无比的停车场。
      
      夏风徐徐,拂过他融进夜色里的脸。
      
      令人看不清此时他的表情是怎么样?
      
      身后,助理白思年小步追上,靠近大约半米距离,停下,小声说:“秦总,您交待的事,已经办好了。”
      
      秦易没回头,只轻轻‘嗯’一声,就继续往前走。
      
      明天,他就等着程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始,我们程怡要被秦公子纳入麾下了(不要嫌我前面拖太多,后面太多□□……我自己想想实在会发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