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9章】

      两个字,清晰可闻。
      
      楚云深眸光乍现,又迅速收敛。只是,这看向少年的目光更深邃了。
      
      由于父母结婚得早,楚云深比起少年,足足大了七岁。
      
      楚云深还记得小时候,他的父母都忙。他在楚宅,一直深受伯母照顾。后来,他的伯母生下楚宴,兄弟两人便经常待在一块,感情很好。小楚宴团子长得甜糯糯的,老是喜欢跟在他的身后,一口一个‘哥哥’。每次放学回家,小团子也会迈着小短腿,朝他跑来,扑他个满怀。
      
      再然后,发生了很多事情……
      
      伯母抑郁自杀,而他的父母,也决定搬离楚宅、楚云深被父母带走,兄弟两人渐渐就少了联系。后来,两人再见面,少年的性格早已大变,还开始躲着他。
      
      但即便如此,楚云深依旧记挂着少年。
      
      楚云深昨天才回国,借着今日开学,特意来看望恩师。下午,他路过医务室,正好看见少年和校医交谈。从那之后,楚云深就一直不放心对方……
      
      这也是他和陈教授来此的原因。
      
      “大哥?”楚宴见对方没有反应,声音低了些,带着些不确定。
      
      楚云深又听见了少年的呼喊,回过神。他看着如同受伤小兽一般的少年,面色当即柔和了下来。他克制着自己,才没突兀地将少年拥入怀中。
      
      可即便是这样,楚云深还是伸手,轻轻拭去少年的泪痕,柔声道,“怎么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爱哭鼻子?”
      
      不等少年回话,楚云深便环视了一圈,气场骤冷。他不多想,直接以‘大哥’的身份自居,发问,“告诉大哥,谁欺负你了?”
      
      ……难不成是个弟控?
      
      原本他只想着,对方再怎么冷漠,应该也不会任由外人欺负自家弟弟。如今,看对方这态度,似乎很护着自己。
      
      楚宴抿了抿唇,还是打算将戏先演好。
      
      “他们故意将我的床弄脏。刚刚,我和他们理论,他们却直接拿酒倒在我的床上,还拿打火机吓唬我。”少年似乎有了底气,委屈开口。
      
      黄家豪见他又要颠倒黑白,粗鲁出声打断,“楚宴!”
      
      少年听见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地害怕一缩。
      
      楚云深察觉到他的状态,将其护住。他朝黄家豪投去一个冰冷的目光,“你给我闭嘴。”
      
      黄家豪被他震慑住了,辩解的话都卡在了喉咙中。楚宴见此,开始了反击,“白天我刚铺完床,你们就趁我不在,故意把它弄脏弄乱。我没地方休息,只能去医务室。”
      
      “还有,我吓唬你们?那为什么弄脏的是我的床?着火的也是我的床?”
      
      连着三句问话,堵住了黄家豪三人的嘴,也让围观的众人一致将视线投向脏乱的床铺。
      
      由于在室内,白天倒上的水渍还未完全干涸,被子边角又被火烧焦。成郎走近,俯身嗅了嗅床铺。果不其然,其间也混杂着酒味。
      
      “没错,小宴下午是去了医务室。”楚云深听见少年的话,点头作证。见少年没有生病,他紧绷的心弦略松,可很快地,就更紧张担忧起来。
      
      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少年居然被这些人欺负到这种程度?
      
      “这不是第一次了,你们以前就喜欢欺负我!最近一次,还是在爷爷的宴会上。”楚宴看向楚云深,撩开额间细碎的刘海,又道,“……他们就把我的额头弄伤。”
      
      结痂的伤口还没完全愈合,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楚宴对着两位老师说道,“那天在宴会上,这事闹得很大,参加的人都知道。估计是、是他们埋怨在心,今天才又针对我。”
      
      楚宴说得话,半真半假。可即便是这样,也足以让众人将心里的天平,偏向他这边。至于楚云深,直接对楚宴带上了美颜滤镜。甚至他还觉得,就算是楚宴闹出来的事情,那也是情有可原!
      
      “老师!不是这样的!”陈宏想起打火机,立刻反驳,“你们搜搜他的身上,肯定有打火机!”
      
      楚宴眸底闪过一丝嘲讽,坚定回应,“……有打火机的是你们。喝酒的是你们,抽烟的也是你们!”
      
      他看了楚云深,深深呼吸一口,聚集了勇气。紧接着,他径直走向了一张书桌,将抽屉里的酒瓶和打火机拿了出来。这些东西,都是黄家豪带来的。虽然,这两样东西和这事没有直接关系,不过落在众人眼中,也成了一项‘铁证’。
      
      “好呀!又抽烟又喝酒,还玩校园欺凌!我们学校还真是招进了一批好学生!”陈教授终于严肃出声。陈教授任教已久,资历深。他这一代人,思想自然保守,最见不得这样的学生。
      
      陈教授都发话了,众人便不敢多言。
      
      “教授。”楚云深压制着心里的怒意,对陈教授礼貌道,“我作为小宴的兄长,对这事,不能坐视不理。不过,这是在学校,我不好越过您去处理这事。但我希望,您和辅导员能够如实上报,秉公处理。”
      
      “否则……”楚云深看向三人,冷硬道,“落到校外,我、还有楚家,也会让他们得到相应的惩罚。”
      
      “嗯。”陈教授颔首。比起这三位言行出格的新生,他自然更看重楚云深。况且,为人师表,怎么能放任这种行径在校园内发生?
      
      黄家豪和顾耀见此,回想起前段时间的折磨,慌到失言。而陈宏也是如此,他可以不怕学校,可一提到楚家,也跟着慌了。
      
      没错,他们和楚轩彻的关系不错。可眼前的楚云深,显然具有更多的权利!况且,看他对少年的态度,分明宠爱有加。
      
      直到这时,三人才彻底领悟,眼前的少年,根本就是披着‘纯良皮相’的恶魔,分分钟就能掌控他们的命运!
      
      楚宴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没再多话,免得令人生疑。
      
      “这位老师。”楚云深看向成郎,要求道,“今晚,我带小宴出去住。至于寝室,麻烦你重新安排一下。”
      
      楚云深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少年,再和这群人住在一块!
      
      “好。”成郎没有反对。他转过身,对着门外一群看热闹的学生道,“行了行了,到熄灯就寝的时间了!都回去休息!”
      
      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
      
      楚云深眸色微闪,拍了拍楚宴的肩膀,询问,“今晚先和大哥住一起?”
      
      楚宴闻言,抿唇沉默。如果此刻拒绝了楚云深,只会显得刚刚的亲近刻意。他故意憋红了脸,抬眸道,“可、可以。但是我们不能睡在一张床……”
      
      楚宴是喜欢男人,也感谢楚云深刚才的助力。但他对名义上的‘堂哥’,完全没有那方面的兴趣。至于分床睡,一是考虑到了原主的性子,二是为了他自己的生活习惯。
      
      楚云深听见少年的话,眸中涌出愉悦,觉得少年可爱不已。他再三忍耐,还是没能克制住,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呆毛,笑应,“好。”
      
      ……
      
      楚云深知晓自家弟弟内敛的性格,特意定了一间套房,两家卧室分开,隐私性够强,环境也不错。楚宴在心里,默默地给楚云深打了个高分。
      
      楚宴快速冲了个澡,屋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小宴,睡了吗?”
      
      “……还没。”楚宴调整好状态,开了门。楚云深正端着杯温牛奶,站在门外,“给,喝点温牛奶助眠。”
      
      楚宴怔了怔,一时没有答话。楚云深见少年迟迟未接,眼底溢出一丝懊恼,“不喜欢了?我记得你小时候挺爱喝的。”
      
      “不是,我爱喝。”楚宴接过杯子,冲他一笑,“谢谢大哥。”
      
      “刚洗完澡?”
      
      “嗯。”
      
      “头发一定要吹干。”楚云深嘱咐,转而又问,“要我帮你吗?”
      
      兴许是刚洗完澡的原因,少年的耳根子泛红。听见这话后,更是害羞地垂下眼睑,“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楚云深听见拒绝,心里有些遗憾,可这脸上未显分毫,“那好,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
      
      “嗯,大哥晚安。”
      
      楚宴锁了门,坐在床上。手中的杯子传来温热的触感,独属于牛奶的香甜气味充斥在他的鼻尖。莫名地,就让他放松了下来。
      
      楚宴并不讨厌牛奶,甚至还很喜欢。在穿越之前,他的经纪人总是笑称,这是个小孩习惯。
      
      “楚云深?大哥……”楚宴在口中低喃,心绪微动。可转瞬,他的眉头就蹙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在剧本中,楚云深和楚轩彻一直是敌对关系。
      
      楚云深一直看不惯楚轩彻,更是厌恶他‘私生子’的身份。从楚轩彻进入公司后,就处处给他使绊子。可很显然,拥有男主光环的楚轩彻,经常性地受到了老爷子和公司高层的褒奖。更甚至,他还反过来算计了楚云深。楚云深受到重击,甚至还吸食上了毒.品,使得楚家众人对他失望不已……
      
      楚宴喝一口牛奶,沉淀下情绪。
      
      他算是看明白了,所谓的剧本反派,都是站在男主视角决定的。原主楚彦、楚云深……落在楚轩彻的眼里,无异都是他继承家业、掌控楚氏集团的阻碍。
      
      他不相信,楚云深这样一个严于律己的人,会放纵自己吸.毒。
      
      楚宴眸色渐深,陷入思忖:或许,这在这背后,楚轩彻也动了手脚?
      
      这段时间,足以让楚宴看清楚楚轩彻。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楚宴不由哼笑了一声。他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子,若是楚轩彻肯安分,他自然不回去招惹对方。若是未来,楚轩彻主动惹事,他必定会反击回去!
      
      至于,楚云深……
      
      楚宴看着快要见底的牛奶杯子,勾了勾唇。
      
      其实,有个可以依靠的大哥,好像也不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楚·面冷·心软·护弟狂魔·云深】正式上线!
    -
    这本是长篇剧情文,所以人物会出场很多。对受来说:有敌也有友,当然最重要的是有老攻!请大家不要着急,慢慢看哦!说了那么多,其实我就是想要吼一句:唐大佬下章出现!
    -
    【营养液】迷迷糊糊1314*1,么么哒。老规矩,抽评论送红包w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