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0章】

      一夜无梦,楚宴再次醒来时,已过早上九点。阳光从窗帘缝中透出,落在地面上,形成温暖斑驳的小光圈。他裹着被子,刚准备再赖一会儿,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屋内传来楚云深的声音,“小宴,醒了吗?”  
      
      楚宴应了一声,起床开门。门外的楚云深已经穿戴完毕,正准备外出。
      
      “……大哥,早安。”
      
      少年脸上的困意还未完全褪去,脸侧还有一道浅浅的睡痕。他头上翘起了一缕呆毛,浴袍松松垮垮地系在身上,露出精致的锁骨。
      
      看上去慵懒惬意,似乎又暗藏一丝性感。
      
      “……大哥?”楚宴见来人没反应,低喊了一声。
      
      嗓音沙哑软糯,楚云深闻声,心软得一塌糊涂。他尽量柔和自己的面部表情,问道,“是不是把你吵醒了?”
      
      “没有,我睡饱了。”楚宴回应。
      
      楚云深颔首,看了一眼时间,“我让酒店给你留了餐点,一定要记得吃。今天公司有要事,我得准时到。你一个人可以吗?”
      
      话语间,满是对少年的关心。
      
      “嗯,你先去忙吧。”楚宴弯了弯嘴角,笑意发自内心,“我迟点就回学校。”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楚云深见他状态自然,心弦微放。今日,是他第一次在集团报道,不容耽搁。否则,他定会亲自送少年回学校。
      
      楚云深离开后,楚宴残余的睡意便消失殆尽了。他快速收拾一番,离开了酒店。
      
      ……
      
      酒店的位置离学校不远,步行几分钟就能到。楚宴对于晋城的了解,大都来源于原主的记忆。见路程不长,他便打算步行,沿路看看街景。
      
      晋城大学建立在商业区的后方,而它的周边,则环绕着数条胡同小巷。为了留住大学周边的文化底蕴,这些街角胡同一直未被拆迁。
      
      楚宴还挺喜欢这样的胡同环境,他买了杯冰饮,慢悠悠地往回走。
      
      忽然间,有人从后方跑了上来,似乎什么尖锐的东西抵在他的腰腹,“楚宴是吧?别动!”
      
      楚宴目光一转,对上了身后的人,暗自打量。对方的个子,只比他高了一些。长相平庸,甚至还染了一头深灰色的头发,穿着一件黑色的背心。一看这模样,就知道是个街边混混。
      
      少年看似薄弱,但这目光却深邃地让人有些发慌。
      
      来人有些紧张,但想起‘老大’交代给自己的任务,还是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看什么看!跟我走!我们老大说要见你!”
      
      楚宴的内心丝毫没有恐惧感,甚至还有点好笑。这混混的演技,是真的垃圾。不是他自夸,即便对方拿刀顶着他的腰部,他也有办法,反过来将对方打趴下。
      
      只不过,这‘麻烦’都找上门了,即便他打倒了这一个。接下来,还会来第二个、第三个……没完没了的,想想就觉得厌恶。
      
      楚宴向来喜欢将麻烦一次解决。
      
      思及此处,他的眼中立刻涌现出恐惧,紧接着,一双桃花眼就开始变得水汪汪,“我、我把钱给你……你能不能放我走?”
      
      混混见他的样子,松了口气,越发得逞起来,“哼,钱要给,人也要跟我走!”
      
      说罢,就推着楚宴朝胡同深处走去。两人七拐八拐地走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楚宴正装作‘害怕’低头,视野有限。不过,他略微数了数,大概有十余人。
      
      身后的混混将楚宴往前一推,振奋道,“老大,人我带来的。”
      
      楚宴双腿‘一软’,扑倒在了地上。
      
      “你就楚宴?抬起头来,让我看看。”前方有人发了话,嗓音有些沙哑。少年听见自己的名字,骤然一抖,他畏畏缩缩地抬眸,看向为首男人。
      
      对方剃了一头短寸,身上穿着极不符合气质的花衬。兴许是怕热的缘故,他的领口整个敞开,露出了胸前的纹身——一只攀在岩上的老虎。而他的花臂,更是夸张,直接纹上了巨蟒。
      
      这审美搭配,简直辣眼睛。不过,都这年头了,居然还能有这种混混团体?晋城的治安也不怎么样。
      
      楚宴腹诽,面色依旧显露胆怯。他的眼眶通红,似乎顷刻就能滴出泪来,他慌张大喊,“救命啊!有没有人来救救我!”
      
      “闭嘴!吵什么吵!这个点,你还企图有人救你?”身后的混混阿野也不怕楚宴逃走,绕到虎蟒的身侧,讨好道,“老大,他说他身上有钱。”
      
      虎蟒瞥了他一样,斥了一句,“没出息。”
      
      阿野讪笑,又道,“兄弟们就是想讨个酒钱!”
      
      虎蟒扬了扬手,身边的混混领意,拿出一根细长鞭,递了过去。虎蟒一手抽着香烟,一手玩弄着长鞭,神色惬意。昨天凌晨,有人找上了虎蟒,大方给出十万块,说要给这个楚宴一个教训。其实也没别的,无非就是打一顿,再扒光少年的衣服,拍下点裸.照存证。
      
      事成之后,再给十万尾款。
      
      对于他们来说,是小事一桩。
      
      只是对方告诉过虎蟒,说少年阴险得很,凡事要小心。虎蟒原本还存着点疑心,如今一看少年惊恐的样子,就觉得这事情四平八稳,出不了差错。
      
      “老大?”
      
      虎蟒扯开嘴角,环视一圈,示意他,“行,搜他身,搜出来的钱,你们拿去乐呵一顿。”他看着少年姣好的面容,玩味一笑,“当然,你们要是想,玩玩他也可以,别弄死就成。”
      
      “得了!”阿野兴奋道。身边还有几个人,跟着发出下.流的笑声。
      
      楚宴听见这些话,眸底闪过一丝凌厉。原本他还想着,陪着这群人再玩玩。不过,他们既然有了这种肮脏的想法,那就该为此付出代价。
      
      还没等阿野近身,楚宴就站了起来。他朝虎蟒走了过去,开口就问,“谁指示你们来的?”
      
      他的声音很低,语气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
      
      “什么?”虎蟒嗤笑,他伸手用力地戳了戳楚宴的胸膛,盛气凌人地说,“有人花钱,让我来玩玩你,怎么?还不可以?”
      
      楚宴嘴边泛起一抹冷笑,直接拿捏住了虎蟒的手腕,反手一折。瞬时夺走了他手中的香烟,直接烫向了他的脸颊。
      
      “——啊!”虎蟒吃痛,惊呼。
      
      可楚宴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他快速夺过细鞭,直接绕上了虎蟒的脖颈,用力一扯。紧接着,又一脚将虎蟒踹跪在地上。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虎蟒的马仔们见此情况,顿时就懵了。
      
      “你们敢过来,我就敢弄死他。”楚宴抬眸,浑身释放出了凌厉气场。骤然生出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虎蟒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玩弄在手中的细鞭,有朝一日竟会成为别人威胁自己的武器。他在地上拼命挣扎,可越是这样,对方扯住绳子的力度,就越强硬。
      
      窒息感逐渐升起,虎蟒甚至有种‘自己会死在这里’的恐惧感觉。
      
      楚宴垂眸,看着下方快要昏死过去的虎蟒,这才微微松手。新鲜的空气钻入鼻口,呛得虎蟒连连咳嗽,双颊通红。但在这样的难受中,他又多了一丝‘活过来’的庆幸。
      
      可不到三秒,脖子上的鞭子就又勒紧了。楚宴神色狠厉,反复了几次。虎蟒觉得自己只剩下了半条命。他的下巴被少年捏住,逼迫抬头,对上了楚宴凶狠的目光。
      
      “奉劝你最好和我说实话,谁让你们来的?”
      
      虎蟒正难受着,但听见楚宴的询问,还是忙不迭地回答,“是、是三个学生,其中一个好像、好像叫阿豪。”
      
      一旁被吓住的阿野,听见这话,连忙慌张补充,“对、对了!我还听见他们说……说什么少爷的。他们只让我们给你点教训,顺带、顺带拍一点你的裸.照……”
      
      阿野越讲越心虚。
      
      通过只言片语,楚宴早就明白了这事。他的脸色完全阴沉了下来,腾升的怒意和杀意交织,任谁看着都觉得惊心无比。
      
      黄家豪等人,居然一次次的不知悔改。甚至,还再次沦为楚轩彻利用的工具!居然还妄想拍下他的裸.照?若不是他反应快,先控制住了虎蟒。否则,今日的他必定遭此一劫。
      
      是他低估了楚轩彻,这人远比他在剧本中了解到的——更为心机和恐怖!
      
      阿野没什么大本事,全靠虎蟒提携照顾。他看着虎蟒命悬一线,当即对楚宴改了称呼,求饶道,“宴、宴哥,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在你面前班门弄斧!我、我们错了,你就饶了我们这一回!”
      
      虎蟒哼哧哼哧地吸气,双手作出求饶的样子,意味明显。
      
      楚宴凝视着一众人,几秒后,冷声发令,“我可以放过他、还有你们。但是,你们必须把对我想做的事情,一点儿不差地,落在对方的身上。”
      
      “对了,除了他们三个,还要再加上一人,叫楚轩彻。当然,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价钱。”楚宴默默收紧了细鞭,言语中暗含威胁,“你们答应,还是不答应?”
      
      虎蟒口中发出含糊的应答,一众人连忙跟着点头。
      
      楚宴微挑眉头,“……很好。”
      
      下一秒,他便松开了虎蟒,后撤了一步。阿野反应最快,连忙跑去,将虎蟒扶起带回。虎蟒早就没了领头的威严,浑身颤抖。对于少年的牵制,他完全没感到憋屈和怨恨。相反的,还对他多出一点劫后余生的感激。
      
      “答应我的事情,记得做。否则,我随时可以找到你们。”楚宴将手中的细鞭,往他们的脚边一丢。众人又是一慌,连连点头。
      
      “滚。”
      
      一字落地,十余人屁滚尿流地逃开。
      
      “嘶。”楚宴侧过手,看着自己被擦伤的手背,哼了一声。结果一转身,他便对上拐角处的两道身影。楚宴认出来人,一怔。脸上的阴沉消失殆尽,继而,溢出点懊恼。
      
      此刻,唐昱正站在拐角处。他的指缝中还夹着一根烟,烟雾缓缓,他的视线正紧紧盯着少年。
      
      “昱哥,我们要过去吗?”助理徐毅问道。
      
      唐昱今日抽空,来这儿看望他的养母。对方喜欢清静胡同,一直不愿搬家。两人陪了她一会儿,出门听见了呼救的声响,寻了过来。
      
      没曾想,就是那么凑巧——他们看见了少年,正被一堆街头混混‘欺负’。
      
      唐昱怕少年出事,刚准备让徐毅出手。结果一瞬间,少年就用自己的方式,将形势扭转了过来。接下来的一切,自然也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沉默间,少年已经走了过来,他在两人面前站定。
      
      “唐总。”楚宴低喊。他不知道,两人瞧见了多少。但无论如何,他都还需要将这份伪装继续下去。
      
      烟味缭绕,充斥在鼻端。楚宴眉间微蹙,有些不习惯。
      
      唐昱察觉这点,掐灭烟头。他盯着少年,颇有深意地道出一句,“楚小少爷,可真是深藏不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一群小混混,还敢惹事。转头一看——完了,面具掉了:)
    大佬:我家宴宴真厉害。
    --
    【感谢】Meatball的地雷,慕容冉月*28、楠瓜菌*10、爱甜点的小萝莉*1、Meatball*1、迷迷糊糊1314*1的营养液,谢谢各位小可爱的投喂和浇灌~~照例,抽评论送红包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