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1章】

      楚宴停下步伐,眉间的厌恶一闪而过。当年的事情,虽然与他这个异世而来的灵魂毫无瓜葛。但属于身体原主的情绪,还是本能地影响了他。
      
      唐昱察觉到了对方的情绪转变,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很快地,就和不远处的两人撞上了视线。
      
      是楚骏茂和楚轩彻,这对父子一起来了。
      
      “要过去吗?”唐昱招来侍者,给自己端了杯香槟。
      
      楚宴难得有些烦躁,随手也端起一杯红酒,干净利落地回话,“不去。”
      
      唐昱淡然颔首,他和楚家本就没什么交际,此刻自然也不会过多干预。他抿了口香槟,见楚宴的视线正在来回搜寻,问,“在找谁?”
      
      “我室友,还有我大哥,他们今天都来了。”
      
      ……
      
      楚轩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两人的身上。他见楚宴和唐昱频频说话,眸色渐变。须臾间,他便和身旁的楚骏茂说,“爸,小宴也来了,我们过去看看?”
      
      楚骏茂早就看见了自己的小儿子,正在暗自惊讶。他原以为,以楚宴的性子,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所以,才选择带来了楚轩彻。
      
      “嗯。”楚骏茂点头,父子两人并排走了过去。
      
      楚宴注意到他们的路径,刚准备离去。那头的楚轩彻就嘴快地喊住了他,“小宴。”
      
      他想起原主的性格,只能按下自己的不耐情绪,站在原地。唐昱见少年变化的神色,眸色显出淡淡笑意。可在对上来人的一瞬,便又归于淡漠。
      
      “唐总,你和小宴怎么在一块?”楚轩彻脸上挂着得体的笑意,适时将话题带到了唐昱的身上。
      
      放眼整个商界,没人不想和唐昱扯上点交情。
      
      楚轩彻虽然还是个在校学生,可他早已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将来。上回的家宴,楚云深所表现出的态度,显然十分排斥他,反倒将楚宴作为亲弟弟一般疼爱有加。
      
      以后在公司,他靠不上楚云深。与其这样,倒不如找打一个关系更强大的靠山。
      
      短短数十秒,楚轩彻的思绪百转千回。唐昱阅人无数,对于寻常靠近自己的人,都会带上几分淡漠防备。他听见楚轩彻的询问,并没有急于回答,反倒望了一眼身旁的少年。
      
      少年在楚家一直小心隐藏,若此刻被旁人知道,两人有过交情,恐怕少年会被针对。
      
      思及此处,唐昱双眸微眯,故作不咸不淡道,“碰巧遇见了小少爷。”
      
      楚宴听见这话,立刻做出相应的反应。他微微撤了一步,内敛轻言,“嗯。”
      
      对于楚轩彻的心思,唐昱能看透一二。单从实力来说,现在的楚轩彻还不够格。更何况,他和楚宴只是表面的兄弟关系。比起楚轩彻,此刻的少年更对唐昱的胃口。
      
      当然,这点心思,他是不会往外说的。
      
      唐昱淡漠示意,“你们聊,唐某就不打扰了。”
      
      “好,唐总请便。”楚骏茂说道。即便自己的年纪,比对方大了很多。可凭唐昱背后所拥有的资产和势力,恐怕没几个人敢轻视他。
      
      楚轩彻见对方离去的背影,又想起对方的冷漠态度,心思渐深——他分明听说,楚宴在军训上晕倒后,是唐昱突然出现将他带走。
      
      这一会儿,两人是在自己面前装不熟?
      
      楚轩彻抬眼,眸色沉沉地看向楚宴。对方正笔直站立着,看上去很是拘谨不安,一切都和往常无异。可他总觉得,眼前的少年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从老爷子的寿宴,再到寝室争执,甚至是军训、家宴……
      
      每一次少年都在外人的帮助下,化险为夷。可世上,真的有如此凑巧的事情?
      
      楚宴感知到敌意的视线,故意没敢抬头。楚骏茂见他如此,只当他一如既往的胆怯。他侧过头,对着楚轩彻说道,“小彻,你先随意逛逛。我和小宴聊几句。”
      
      楚轩彻收敛了自己的情绪,冲他一笑,“好。”
      
      “小宴,谁给你的邀请函?”楚骏茂顿了顿,迟疑开口。他怕吓到内向的小儿子,还特意放缓了语气。楚宴自然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他眸色微变,低声解释,“……大哥给我的。”
      
      “原来如此。”楚骏茂得到解释,点点头。他看着不知不觉长大成人的小儿子,感慨道,“……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楚宴拿捏不准对方的想法,可他想起贺淑尤的死因,心中愤怒颇盛。
      
      他懂原主的不甘、埋怨和怒意。
      
      “你从来没关心过我,又怎么会知道我喜欢什么。”楚宴扯了扯嘴角,话语有些生疏。他屏息抬眸,第一次讲出原主的真实想法,“你还记不记得,我和楚轩彻读一样的专业?不仅仅只有他,才需要这样的酒会来拓宽眼界、结识人脉。”
      
      “我在你心里,有一点点的位置吗?”
      
      楚骏茂听见这番提问,怔住了。
      
      或许自己常年的冷淡态度,刺激到了他。向来隐忍的少年,就像是突然有了一个宣泄口,将藏在心里的不解和埋怨,全盘倾吐出来。
      
      少年眼眶微红,声线中藏着明显的颤抖。可他的眼神分外明亮,固执得装成若无其事。
      
      楚骏茂动了动唇,却发觉自己根本无从辩驳。
      
      少年说得没错,在看见邀请函的第一时间,他习惯性地想到了楚轩彻,而非这个自己不敢面对的小儿子。  
      
      当年,他和宋萱的分手,并不全是因为老爷子的阻止。更大的原因,是他们无法磨合的三观,和日复一日的争执。没过多久,楚氏集团出事,楚老爷子便和他提出联姻一事。贺淑尤是他的大学同学,他知道对方是个性格温婉的好女孩……
      
      再加上,他被上一段感情折磨得太过。不知怎么,就应了下来。后来,婚后的日子日复一复。他和贺淑尤之间,从未红过脸,吵过架,也算是他理想中的婚姻生活。
      
      贺氏集团遭遇危机后,他明白了楚老爷子的意图,只能选择在明面上不显,而私下却在动用自己的关系,企图挽救贺氏。只可惜,又楚老爷子的势力,实在大过于他。
      
      可令楚骏茂没想到的是,妻子居然用自杀了结了两人间的关系。直到这时,楚骏茂才后知后觉,六年的陪伴,早已经深入骨髓。他天生自傲,根本接受失去,可在外人面前,他只能选择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幼时的楚轩彻无辜,他默许了对方进入楚家。可他也坚决不让宋萱进门,占有原本属于妻子的一切。
      
      可楚骏茂最不敢面对的,是自己年幼的小儿子,只能将他托给下人照顾。他费劲一切心思,将楚氏一步步地拢进自己的掌控范围,更习惯日复一日,工作来麻痹自己。
      
      殊不知,久而久之,父子之间的关系早就冰冻。
      
      兴许这段时间以来,楚宴渐微的改变影响了他。每每午夜梦回,亡妻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积攒了多年了悔恨和愧疚,不知从何时起,再度全面爆发出来。楚骏茂深刻地意识到,他不是好丈夫,更不配称为一个好父亲……
      
      ……
      
      楚宴敏锐地察觉了他眉眼间的愧意,内心嘲讽。
      
      他不是原主,并不期待对方的关心和爱护。可他同样也看不得,楚轩彻接替原主的位置,夺去一切。楚宴之所以会一改常态,直言质问,就是为了引出楚骏茂心中的愧疚。
      
      有些悔意,一旦在心里扎了根,就难再拔出。长此以往,即便他不用特意讨好,也能加深在楚骏茂心中的分量。
      
      楚宴眸底深处略过一丝暗芒,须臾,他便对上楚骏茂的双眸,听似固执地发问——
      
      “她离开后,你自责过一次吗?”余音未落,少年便露出一个自嘲的浅笑,“从来没有吧?我们母子两人加在一起,都远不及一个楚轩彻。”
      
      楚骏茂企图解释,可正巧瞥见楚云深步走来。
      
      “大伯。”不等话落,楚云深便将少年划入自己的保护范围,“小宴,原来你躲在这个角落,我还寻了你好一会儿。”
      
      楚宴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干脆侧过身去,连一个余光都懒得吝啬旁人。他冲着楚云深浅笑,“大哥,明明是你迟到了,怎么还怨起我了?”
      
      “好,我的错。”对于少年的亲昵,楚云深显然很受用。
      
      楚骏茂见兄弟两人的温馨气氛,不得不压下波动的思绪,“既然都来了,我带你们兄弟一起,去认识一些公司的高层。”
      
      楚云深刚进入集团没多久,作为大伯,楚骏茂自然是要帮他拓宽人脉的。除此之外,他还想借此机会,弥补自己和楚宴间的关系。
      
      “我不去。”楚宴明白对方的心思,偏偏就不遂他的意愿,“我和我室友一起来的,我想去找他。”
      
      楚云深闻言,微微蹙眉。遇上这种机会,楚轩彻肯定会赶着去结识。少年若是不去,显然就容易错过机会。可他想起少年的性子,并不愿逼迫他,“真不想去?”  
      
      “嗯。”楚宴点点头。为了让楚云深安心,他讨好道,“以后反正有大哥带着我。”
      
      楚云深闻言,眼中笑意明显。他主动拿过少年手中的酒杯,嘱咐,“不能喝酒。”
      
      “……哦。”楚宴讪讪收回手。他原本是个酒量很好的人,可到了这里,显然成了不能喝酒的小孩子。他没忤逆楚云深的意思,“我走了。”
      
      “好。”  
      
      楚宴刚离开角落没多久,周俊彦就从一旁冒了出来,勾上了他的肩膀,“等你好久了。”
      
      “遇上点事情。”楚宴略过插曲,简单解释道。周俊彦点点头,一脸了然,“嗯,我看见了,你和家人在角落里聊天。”
      
      楚宴沉默着。
      
      对于‘家人’两字,他既不反对,也不赞同。
      
      两人说话间,楚骏茂便带着两个小辈,从一旁走了过去。楚轩彻看着勾肩搭背的两人,微蹙的眉心闪过一抹厌恶。
      
      周俊彦注意到这一幕,眸色微凝,随即就拍了拍楚宴的肩膀,沉声发问,“那个人,是楚轩彻?”
      
      楚宴闻言,心绪微变。
      
      在剧本里,楚轩彻和周俊彦可是一拍即合的好兄弟。
      
      “……是。”
      
      “靠,你以后离他远点。”周俊彦立刻提醒。
      
      对方的反应竟然和预想中截然不同,楚宴暗自惊讶,“怎么了?”
      
      周俊彦蹙了蹙眉头,附在他的耳畔,低声说了一番,“我家里和部队不是有点关系?我偷偷打听到的,宋良广那家伙,貌似是这楚轩彻的小舅舅。”
      
      对于楚家的事情,这几日,周俊彦大概了解了一些。他本就是个聪明的人,略微一想,就猜到了门道。
      
      “你在军训被针对,八成是楚轩彻在后面煽风点火。”周俊彦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楚轩彻,不屑道,“这种背后搞鬼的人,你千万要小心。”
      
      楚宴听见他的提醒,伸手掩唇。
      
      “哎,你笑什么?”周俊彦勒住他,严肃重复,“我和你说认真的。”
      
      “嗯,我知道了。”
      
      楚宴应下,可心里却觉得有些微妙——剧本里亲如兄弟的男主和男配,现在连句话都没说过,彼此的印象分就已经降到最低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宴少来了一发攻心计,楚父心里的愧疚,要日复一日地加重了!大佬·唐对我们宴少是最特殊的~对于某些人,都不带理会w
    --
    【感谢】小白白白君和Meatball的地雷和营养液,感谢两位小可爱,么么哒~继续随机选评论,送红包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