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作者:惗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20章】

      “有人想要见我?”楚宴面上流露出一丝困惑,直接询问,“谁?”
      
      唐昱招来一旁的侍者,将酒杯放了回去,他侧过身,微微示意,“跟我来一趟?”
      
      楚宴对唐昱并没有多少戒备心理,听见这话后,干脆迈开步子。两人一前一后,走近宴会厅的边角门。顺着外部的弯曲楼梯从下至上,到了二楼。
      
      “快到了。”唐昱没透露零星半点,楚宴只能按捺住好奇心,跟着他往里走,直至到了最边角的房间。
      
      房门外,一个黑衣助理严肃站立。他看见来人,礼貌颔首,“唐总,小少爷。”
      
      听上去,似乎对楚宴的身份很了解。楚宴对于陌生人,保有一贯的戒备。他的眼神透出警惕,睨向紧闭的房间门,生疏道,“若是唐总不和我解释清楚,我是不会进去的。”
      
      唐昱察觉出他的情绪,开口,“相信我,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一旁的助理立刻接话,“是,小少爷,我们老板和你认识。”
      
      楚宴听见这话,越发诧异。黑衣助理见此,立刻用卡打开了门,礼貌道,“请进。”
      
      唐昱默默站立在他的身侧,并没有逼迫他的打算。楚宴定了定心神,终是迈开步子走了进去。和他想象的不同,这是一间被改造好的休息室,整体的装修风格简洁大方。
      
      一个身着正装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背影隐约带上几分气势。兴许是听见脚步声,男人转过身来,一瞬间,他的样貌就露了出来。
      
      楚宴看清他的模样,略微有些惊讶。单看对方的眉眼,竟与自己有着几分相似。他向来不喜欢藏着疑问,“你是谁?”
      
      对方听见他直白的问话,一怔,随即便笑开了,“我姓贺。”
      
      楚宴听见这个姓氏,眸色微闪。随即,他便听见男人说道,“换句话来说,我是你的亲舅舅。”
      
      “……舅舅?”楚宴念叨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字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想起自己和男人相似的眉眼,暗忖——怪不得都说外甥像舅舅。
      
      贺俊临朝着楚宴走近,似乎是怕少年紧张,出口的语气很轻缓,“……你不记得我,很正常。”他的视线往身后的唐昱身上一移,又道,“是我拜托唐总,将你带来。”
      
      楚宴回过头,只见唐昱对他微微勾唇,“你们聊。”
      
      说罢,就主动走出了房间。房门应声而关,楚宴沉住气,平静地看着贺俊临,许久才道出一句,“你找我,有什么事?”
      
      贺俊临听见他平静生疏的语气,眉眼间闪过一丝痛楚,他道,“我这次来,是想见见你。也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包括你的母亲。”
      
      贺淑尤死时,原主不过才六岁。
      
      楚宴本就觉得奇怪,一个豪门千金,怎么会因为丈夫的情/事,选择抛下年幼的孩子,选择自杀?他曾一顿怀疑,这其中还有隐秘。如今,他听见贺俊临欲言又止的话,这个猜疑便又生了出来。
      
      贺俊临坐在沙发上,主动给楚宴倒了杯茶水,“想听吗?”
      
      楚宴沉默以对,终是在他的对面落座。贺俊临看出他眸底的疑惑,也不再拐弯抹角,直言,“你的母亲,和楚骏茂是大学同学。后来我才知道,她从大一开始,就暗恋过楚骏茂,只不过碍于对方有女友,才一直没说出口。”
      
      “后来,楚氏集团遭遇风波,楚隆盛那老头子主动找上贺氏,寻求帮助。”贺俊临语气有些痛恶。而他口中的楚隆盛,正是如今的楚老爷子。
      
      楚宴微微蹙眉,发问,“然后呢?”
      
      “你母亲听说这事后,自然极力劝服你的外公,也就是贺氏集团当年的掌舵者。”贺俊临垂眸,对于那段往事,难掩后悔,“……结果正如外界所言,两人为了家族联姻。可实际上,里面也少不了你母亲的一厢情愿。”
      
      “当年的宋萱呢?”楚宴开口,问出关键。
      
      贺俊临听见这话,当即显出怒意,“那个时候,楚骏茂和她都分手三个月了。要不是如此,你母亲是绝对不会插入他们中间的。”
      
      “我知道。”楚宴回答。在原主模糊的记忆中,贺淑尤是个很温柔、很有家教的人。破坏别人的感情,强行拆散情侣,这样的事情她不可能会去做。
      
      “我六岁那一年,除了宋萱的事情,还发生了什么?”楚宴略微作想,便问话道,“当年的楚氏既然要寻求贺氏的帮助,那为什么现在的晋城,根本没了贺氏的影子?”
      
      贺俊临听见他的询问,有些讶异。他勾唇,似乎有些欣慰,“小宴,你远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慧、大胆。”
      
      楚宴垂眸,摩挲着温热的茶杯沿璧。贺俊临看见他的样子,似乎有些无奈,他继续道,“你六岁那年,贺氏的一个商业项目,最核心的资料被人泄露。同行竞争者为了打击我们贺氏,不惜成本,联手压价。集团在那个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额,突然遭此一击……”
      
      话语未尽,可楚宴显然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
      
      “公司流动资金周转不开,也没有银行敢贷款给我们。你外公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楚家,毕竟当年楚家是靠我们,才度过危机。可你母亲亲自去请求楚家帮助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
      
      楚宴手上的动作骤停。
      
      知恩不图报,甚至完全不顾亲家的情面,楚老爷子无疑是把这事给做绝了。
      
      “你外公压力过大,听闻这事被气进了医院,甚至还下了病危通知。你母亲为这些事情,忙得心力交瘁。可偏偏那个时候,又闹出宋萱的事情。”
      
      对于当年的贺淑尤来说,无疑是双重打击。
      
      她和楚骏茂的婚姻,更多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六年的时间,她原本以为自己拥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可到头来,一切都如同幻影。
      
      “贺氏没能挺住,你的母亲也没能挺住。”即便贺俊临历练得再多,提及往事时,情绪仍是波动明显,“你知道,最后是谁暗中收购了集团吗?”
      
      楚宴闻言,一怔。他对上贺俊临的目光,答案不言而喻。
      
      商场如战场,企业之间间少不了明争暗斗。可楚宴头一次深刻意识到,楚老爷子冷酷心智,甚至唯利是图。对于亲家公司的落败,不仅不给予帮助,反倒落井下石,趁机收购。
      
      一种久违的、不属于他的抑郁情绪充斥在心间,苦涩地难以缓解。
      
      楚宴沉默了很久,开口,“后来呢?”
      
      “或许贺家命不该绝,那个时候,我们遇上了唐总的养父,重新得到了一笔投资。”贺俊临的声线重归平静,“靠着这笔投资,我们在霖川市重新立足脚跟。这些年,也算是累积了资本。”
      
      楚宴微微颔首。贺俊临给自己续了一杯热茶,看向窗外,“听闻晋城打算建立国际商贸体,所以我打算在这里重设分公司。我知道你上大学读了商业管理,小宴,等毕业了,你愿不愿意来公司帮忙?”
      
      楚宴垂下眼睑,心头的复杂情绪还未完全化开。他想起原主这些年的遭遇,想起每次他无助哭泣的时候……久而久之,竟觉得感同身受。
      
      “十几年了,你们从来没找过我。”
      
      少年低声吐露一句,语气中难掩脆弱贺无助。贺俊临看着少年有些发红的眼眶,心中钝痛,他急忙开口解释,“不!我们找过你,甚至和楚家争夺过你的抚养权。”
      
      楚家家大业大,再加上楚骏茂作为生父还健在,贺家根本争不赢抚养权。
      
      “你从小到大,都在读寄宿学校。平常周末,也从不出门。”贺俊临缓缓道出,显然很了解,“我们进不了楚家,可守在外面,我们也等不到你。”
      
      “贺家的长辈,都很想见你。能和我一起去霖川,见见他们吗?”
      
      贺老爷子听闻外孙上了大学,开始愿意出门、交友,想要见他的心情越发急切。可他身体不便长途奔波,所以才让贺俊临赶到晋城。这次,考察分公司的选址是其次,见到楚宴才是正事。
      
      “贺总,楼下的晚宴要正式开始了。”
      
      助理的声音在外门响起,适时打断了沉默的氛围。楚宴听见这话,干脆起了身。贺俊临拿不准他的想法,急切喊道,“小宴!”  
      
      楚宴身形微顿,沉默半晌后,才叹息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需要时间消化。”
      
      “好,我明白。”贺俊临紧跟着齐声,再次表明态度,“我们不逼你。”
      
      楚宴松了口气,想起那两位未曾谋面的老人,终是问了一句,“……舅舅。外公他们,身体还好吗?”
      
      “嗯,还好。”贺俊临听见这句称呼和问话,眸中满是欣慰。楚宴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言,走出房间。只一瞬,就看见了守在房门外的唐昱。
      
      楚宴诧异,“唐总,你没离开?”
      
      唐昱略过这句问话,平静道,“聊完了?”
      
      楚宴点点头,两人并排朝着宴会厅走去。唐昱知道方才的谈话属于个人隐私,闭口不问,反倒是说起另一件事,“这一次的宴会,聚集了晋城商业区大部分的名流。”
      
      毕竟,建立国际商业体的项目是一块大肉,谁都会想要咬上一口。
      
      “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帮你引荐几位。”
      
      楚宴听出他的好意,眉头微挑。没曾想,就在两人进入宴会厅的刹那,他就瞥见了几道熟悉的身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宴少的舅舅也出现啦,也揭秘了部分往事啦~~父母辈的事情,后文会慢慢说清楚~
    --
    【感谢】Meatball的地雷和营养液,啾咪~小可爱们再不给我评论,阿肆就要有小脾气了QAQ继续抽评论送红包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