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珠抱玉

作者:南山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8 章

      次日午后,李昌到了项府,先去拜见张显,然后依约来给石韬玉送瓷珠。
      石韬玉听闻他已向张显禀报过了,笑道:“昨天劳你走一趟,看来竟有意外收获。”
      李昌明白她话中所指,点头道:“确有收获,但算不得意外,全在你我预料之中。”
      “我什么也没说。”石韬玉毫无诚意地否认一句,眼里透出好奇,“那两人是故意的吗?”
      李昌摇头:“将军出行是临时起意,他们还不至于那样神通广大。不过他们所说的话,确实是有心人故意散播的。”
      石韬玉略一思忖,微微蹙了眉头:“不是刘进吧?他应该不会做得这样露骨。”说着抬眼看李昌:“你只花半天就查了出来,可见这也算不上多么精巧的局。”
      李昌看她一眼:“不是刘进,但和他脱不了干系。那两人不过是消息贩子,源头在军中。”
      石韬玉心中一紧,转而又轻轻放松,故作诧异:“军中有人不满卫南公?”
      李昌淡淡道:“将军德高望重,治下宽厚,但也难免会有小人心怀怨怼。”
      “听你这么说,卫南公不打算追究?”石韬玉打量他的神色,心中了然,“他是爱惜羽毛,怕落下刻薄的名声,更怕被人坐实流言,是不是?”
      李昌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半晌才叹息道:“石姑娘,这些都是军务,你无需操心。”
      石韬玉闻言心头一沉,随即高高悬起。她凝眉道:“难道胥善则也牵涉其中?”
      李昌目露惊叹,沉默片刻,低声道:“很多人都牵涉其中,他不能独善其身。”
      石韬玉感到迷茫,意识到李昌探知的事实要比自己的预想更复杂。如果只是刘进野心不死兴风作浪,李昌言语之间不必如此谨慎。他谨慎,恰说明张显谨慎。而张显谨慎,必然是因为心存顾忌。可是张显已是敦明军首领,在敦成没有哪个人足以让他顾忌,除非是一群人,一股势力。
      李昌看她垂眸不语,神色越发凝重,便知她在深思。他安慰道:“你放心,胥校尉不会有事的。”
      石韬玉抬眼看他,迟缓地点了点头。李昌见她如此,似乎不是很相信自己的话。他想了想,又道:“这件事并非个人私怨,而是关系到敦明军的未来,所以将军格外慎重。正因是公事,所以那些人只要是一心为公的,即使意见与将军相左,将军也不会追究。我与胥校尉共事这几个月,知他为人正直,绝非损公利私之人。将军看人,自然比我更透彻。所以你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石韬玉再次点头,微微展颜道:“你说的,想必不会错。”
      李昌笑起来,惦记自己要赶回军营处理后续事务,依依不舍地向她告辞。石韬玉送他离开项府,转头就往张显的书房走。她心里忐忑,想问个明白,可转念一想,自己如此冒失,张显凭什么据实相告呢。她在离书房不远处站了片刻,被穿过游廊的清风吹得冷静不少,于是按捺下心中冲动,踱步回了房间。
      之后两天,张显的焦虑溢于言表,项明珠更是整天忧心忡忡。李昌在第三天傍晚又来过一次,一反常态未去见石韬玉,而是匆匆离开。
      石韬玉远远见到李昌的背影,心中将自己早已拟定的计策反复掂量。她看到奉茶的侍女小心翼翼地从书房出来,神色惶惶不安,便再也无法安心等待。她当机立断,走进了张显的书房。
      张显见她独自进来,感到很是意外。他脸上满是焦虑,看石韬玉也是不耐烦的模样,问她有什么事。
      石韬玉深吸一口气,有些大义凛然似的:“我有办法为你分忧。”
      张显神色有些诧异,但更多是不信。他似笑非笑:“你知道我在忧什么?”
      石韬玉直面他的注视,坦诚道:“我想我知道。”
      “你想?”张显不以为然地嘲笑了一声。他心里有些烦躁,想随便打发石韬玉,然而看她昂首挺胸站得笔直,瞪着两眼直视自己,大有誓不罢休的架势。他轻哼一声,回到圈椅前坐下,下巴对着石韬玉一点:“你说。”
      石韬玉又深吸一口气,心已沉静下来。她先将张显的脸色打量一番,然后道:“你怕朔阳军以为你要攻打钟陵而再度南下攻打敦成。”、
      张显的表情凝住了,眼中流露一丝惊讶。
      石韬玉心想果然,不等他开口继续道:“确切地说,你怕朝廷以为,你要另立朝廷。”
      张显愣住了,半晌没有说话。石韬玉对他脸色的变化感到满意,耐心地等他醒悟。
      没过多久,张显回过神来,微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石韬玉。“一鸣惊人,印象深刻。”他终于开口,嘴角挂着雾气一样捉摸不定的笑意,“让我想起你哥哥胥善则第一次陪刘进去游说我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让人耳目一新。”
      石韬玉不接话,只问道:“我说的对吗?”
      张显勾起了嘴角:“你是说我怯战。”
      石韬玉两眼直勾勾盯着对方的脸,生怕错失了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张显领兵多年,又习惯身居高位,即使是坐在那里看向站立的石韬玉,目光依然像是居高临下的俯视。但石韬玉捕捉到了他眼神里一瞬的游离,心里更添笃定。她微笑起来:“不是怯战,是怕一旦开战,就再也无法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
      张显显出饶有兴致的模样,问道:“什么理想?”
      石韬玉淡然道:“周公,召公……”
      张显遽然色变,如鲠在喉。而石韬玉还在不断地说出一个个名字:“管夷吾,萧何,房玄龄……”
      “够了!”张显突然开口喝止,神色十分严峻。
      石韬玉立刻停声,从容与他对视。
      二人僵持片刻,张显神色稍有松动,问她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自然而然就这么想了。”石韬玉眨了眨眼睛,“奇怪的是你身边的人居然都没有这么想。”她故意拖长了语调,作思索状:“又或者他们不愿意这么想。”
      张显呼吸深沉起来,问道:“你跟李昌商量过吗?”
      石韬玉满脸诚恳地摇了摇头:“他是离你最近的,怎么可能看透这一点?”
      “此话怎讲?”
      “他和军中其他将领都不太一样。其他人是你的部下,他更像是你的家臣。他信你,他的理想也要求他对你保持忠诚,所以他应该不会多花时间来质疑和分析,自然看不透。”
      张显笑起来:“如今看来,你没有嫁给他,是他之福。”
      石韬玉不以为意,只追问道:“我说的到底对不对?”
      张显不答,仍是端详她,又问:“那你又是如何质疑和分析,然后得此结论的?”
      石韬玉看他迟迟不愿正面回答自己,不由得皱了皱眉。但她转念一想,又放松下来,回答道:“你是进士出身,还曾官至侍郎,那你一定精通经学,就像我哥哥胥善则。你们这样的人,遵循儒士之道,以贤辅良弼为理想。篡权谋逆有违圣贤教诲。”
      张显笑得有些古怪:“就因为这样?”
      石韬玉摇头:“当然不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