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偷看我日记但我不说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恶心的人在说恶心的话

      季采良是一个非常龟毛的人,一个月要进行两次大扫除,月初一次,月中一次,每次大扫除都几乎要把整个房子翻过来清理一遍,从习惯上来说,这个人非常居家。
      
      这次周末刚好是月中,桑妙一大早起来就看到季采良拿着扫把正在扫地,早餐已经做好了,放在餐桌上还用盖子盖上了,可能是担心会有灰尘落下去。
      
      其实桑妙觉得季采良家已经非常非常干净了,像她在以前的家里,一年到头才大扫除两次,大年三十一次,暑假年中一次,每次打扫都把家里弄的像是垃圾场一样。
      
      不过桑妙那时候年纪小,也没要做什么事情,就是看着爸妈一边打扫一边吵架,互相埋怨对方平时不好好打扫,然后就一边吵架一边打扫。
      
      也正是因为这样,桑妙其实还挺不喜欢大扫除的,因为每次大扫除之后爸妈都会吵架,吵着吵着就开始闹离婚,甚至大打出手。
      
      不过,季采良不一样,季采良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人,大扫除的时候会开着音乐,随着音乐的节奏一边哼唱歌曲,一边干活,看起来居然有一点享受。
      
      桑妙平时是不会帮忙的,因为她觉得这不是她的家,虽然她在长大之前都会住在这里。
      
      桑妙径直走到餐桌边上,拉开椅子,吃早餐。
      
      季采良看到她在吃饭后就暂时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因为担心桑妙在吃东西,而自己打扫会印象她的食欲。
      
      主要是因为他也还没有吃早餐,他喜欢跟小丫头一起吃早饭,这会让他觉得他还有家人,不像以前爸妈常年出差,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如果不是因为常年他都独自一个人在家,也不至于在长大之后这么独立,这么会照顾人。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不会说话,吃完了之后,季采良才开口问道:“你今天起的挺早的,等会还想去跑步吗?”
      
      这太阳都出来了,还去跑步?桑妙可不想晒太阳,“不去!你不是还要大扫除吗!”
      
      “我大扫除跟你去不去跑步有什么关系?反正你也不会帮我打扫。”季采良对于桑妙的动手能力非常了解。
      
      这小妮子被他爸妈宠的不行,什么都不让她做,在他家的时候,桑妙过的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不知有多滋润。
      
      桑妙想到自己写的日记,忽然改变主意说道:“我会帮你打扫啊!真的!我会很努力帮你打扫房间的!”
      
      季采良现在就想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天上有没有下红雨。
      
      难道那个笔记本电脑的功用这么大?竟然真的让她乖乖听话,变得如此懂事!?
      
      接下来,桑妙居然就真的撸起衣袖,拿着抹布,等着他安排任务。
      
      季采良不可能让桑妙做重的体力活,所以只是让她擦擦桌子,摆摆东西什么的。
      
      拖地啊挪家具啊甚至洗衣服这些活儿,季采良都是自己忙活,但是桑妙忙完了自己的活儿之后,为了表现自己,也挣着要帮季采良拖地什么的,把季采良感动的简直要哭了。
      
      这个屋子有点大,打扫起来很浪费时间,中午还得休息一下先吃午饭。
      
      季采良让桑妙在客厅看电视,他在厨房做午饭,因为今天桑妙表现非常好,他中午打算加菜让桑妙多吃点补充体力。
      
      但是桑妙今天就特别反常,竟然看了一会电视又挤到厨房,眨着眼睛问季采良:“有什么是我可以帮忙的吗?季采良,我可以帮你干活哦!”
      
      “那你就帮我把碗洗一下吧,要小心点,戴上手套。”既然桑妙主动要帮忙,季采良也不会拒绝。
      
      其实,如果桑妙能够懂事一些,多帮忙做一些事情,等到以后她独立了,也可以自己生活,不至于成为那种生活白痴。
      
      “好的!”桑妙全程就是在玩,她不会洗碗,洗的乱七八糟的,根本就没有洗干净。
      
      而季采良切好菜之后,看到都没有洗干净则会过来手把手教桑妙,“不能这样洗,这样洗都洗不干净,让你用这么脏的碗吃饭,你自己下的去口吗?”
      
      桑妙看了看碗碟上面还有食物残渣,脸都燥红了。
      
      这时,门铃声突然传来,桑妙从季采良的怀里缩了出去,开心地去开门:“是不是季叔叔和季阿姨回来了呢?我去开门!”
      
      季采良无奈的笑笑,“肯定不是我爸妈,我爸妈要是回来了就直接开门进来了。”
      
      桑妙开了门,发现外面还真的不是季叔叔和季阿姨,是两个她看着觉得有点眼熟,但是她也不知道怎么称呼的人。
      
      外面的一男一女,大概是四十岁的样子,相互挽着手,女的扎着一个丸子头,穿的是碎花棉袄,男的头发很短,发际线很高,像秃头了。
      
      两人看到桑妙之后,努力挤出了一个慈祥的笑容,要伸手摸一下桑妙的脑袋,桑妙警觉的后退了一步,瞪着眼睛对这两个人充满戒备。
      
      季采良则在厨房里喊了一声:“妙妙,谁啊?”
      
      “我也不知道是谁!”桑妙大声回道。
      
      “哎呀!妙妙啊!我是你二叔啊!不记得二叔了吗?”中年男人一听这话,连忙说道,“这是你二婶,这都不记得了吗?你小时候,我和你二婶还抱过你呢!”
      
      二叔二婶??
      
      桑妙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还真的有这么两个人,不过说的什么抱过她,她根本不记得这回事了,倒是记得二叔和二婶以前好像跟奶奶说过她是个女娃又怎么怎么的。
      
      “不记得。”桑妙一点面子都不给。
      
      而此时,季采良也已经从厨房里走出来了,抬头就看到桑妙整个人都快躲在门后了,分明就是有点害怕门前这两个人的样子。
      
      季采良上前也把桑妙护在身后,“请问,你们二位是?”
      
      “哎呀,我们是桑妙的叔叔婶婶啊!大哥和大嫂出事后,我们就一直都在找妙妙了!找我们好辛苦,可算是找到妙妙了!”桑二叔马上打道,说话的同时还擦了一下眼角,好似真的非常感动的样子。
      
      季采良默默把桑妙藏到身后,“哦,然后呢?”
      
      “这是什么味儿啊?可真是香啊!吃午饭了吗?妙妙啊,我和你二叔一路过来渴的不行饿的肚子都扁了,不请叔叔和婶婶进屋里坐一会吗?”桑二婶看这情况尴尬也连忙说道。
      
      桑妙只是躲在季采良的身后,这时候她觉得季采良真的非常帅,充满传说中的安全感,只要躲在季采良的后面,就不用怕那两个叔叔婶婶了。
      
      “你们找妙妙想干嘛?我看妙妙也不记得你们是谁了,你们别是冒充的吧?”季采良冷笑道。
      
      他之前就他爸妈说过,桑妙家那边的亲戚比较极品,桑妙的父母在外奋斗了些年头,有了积蓄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搬离乡下,到城市里定居。
      
      “怎么会是冒充的呢!这个小哥你这样说话就不对了,我们跟妙妙好歹还是亲戚关系,我大哥大嫂去了之后,我们就一直想找到妙妙让妙妙过继我们的户口里,我们好歹也是妙妙的叔叔婶婶,就想着妙妙这么可怜没了爸妈,我们以后就充当她爸妈的角色,会疼爱她的!”
      
      桑二叔努力的解释着,鞠起的笑容让季采良看着都觉得虚伪。
      
      季采良记得桑妙的爸妈给桑妙留了很多遗产,这份遗产是他爸妈留着给桑妙以后读书啊当嫁妆啊用的,桑妙的亲戚想着的不就是这份遗产吗?
      
      “不好意思,我得先问问桑妙的意思。”季采良没那么果决,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桑妙自己的感觉。
      
      桑妙紧紧抓着季采良的衣摆,像个小可怜,生怕会被季采良抛弃。
      
      季采良摸了一下桑妙的小脑袋,“妙妙,他们想带你回去,你喜欢他们吗?你觉得他们会像我这样对你好吗?”
      
      其实桑妙觉得季采良对她不算很好,但是总比跟那两个不熟悉的人走要好。
      
      所以桑妙很认真地答道:“我不喜欢他们。”
      
      小孩子说话都是比较直接,而且还只跟着自己的想法走,所以桑妙的直接也让桑二叔和桑二婶马上就变脸了。
      
      “妙妙!你怎么能这样想?你不怎么见到我们现在不喜欢我们是肯定的,但是这季家跟你非亲非故的,你觉得他们真的会真心实意照顾你吗?”桑二叔痛心疾首地说,“他们会这么上心的照顾你,不过就是为了你家的钱!”
      
      “妙妙你一定不知道吧?你的爸妈给你留了很多钱,你要跟他们的话,他们就会吞了你爸妈的辛苦钱!”
      
      季采良一听这两个大人居然在桑妙说这种话,马上就黑着脸把门锁上。
      
      门一关,桑二叔和桑二婶就在外面用力拍门,大骂:“怎么着?说到你的痛楚了,所以生气了吗?怕我们把你们龌蹉的心思说出来,让妙妙再也不信任你们对吗!你们恶心不恶心,居然欺骗一个十几岁的小孩!”
      
      季采良松开了手,桑妙也从他的怀里躲开,眼睛睁得很大,看起来有点可怜。
      
      “妙妙,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你回房一会,我来跟他们说可以吗?”季采良非常自责,他不想让桑妙接触到这些事情。
      
      这些大人之间的勾心斗角,阴暗无比暴露着人性。
      
      还不是桑妙这个年纪应该接触到的。
      
      桑妙好奇地问:“保护我什么呀?他们在说什么呀?”
      
      其实桑妙没听懂太多,就是觉得不太明白为什么季采良会这么难过的样子。
      
      “不明白也好,回房睡一个午觉吧。”季采良听到她的话也笑了。
      
      “你真的骗我了吗?”桑妙又问。
      
      “没有,我们都没有骗你,我们以前就跟你说过了,但是你好像忘记了。你爸妈确实给你留了很多钱,但是这些钱我们不会动一分一毫,是留给你以后用的,等到你懂事之后,就给你。”
      
      “哦。所以我其实有很多钱,对吗?”桑妙的重点完全偏了。
      
      季采良也奇怪为什么小孩的重点会是这个,但她说的也没什么错,“嗯,算是这样吧,只是你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自控力拥有那些钱,所以我们会先帮你保管。”
      
      “就好像你把我的压岁钱骗走那样吗?”
      
      季采良:……
      
      “不,不一样。”季采良回答地真的有点心累。
      
      最心累的还是,外面那两个还在吵个不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摸摸要上课or要上班的小天使们,辛苦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