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偷看我日记但我不说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的很感动了

      比起那两个好像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所谓二叔二婶,桑妙还是比较相信这个把她压岁钱骗走了的季采良。
      
      虽然她年纪确实小,但是也记得一些事情,就好比以前跟着爸爸和妈妈回到老家过年,那些人都是什么样的。
      
      所以,桑妙就很听话的回房间睡觉了。
      
      可是回房睡觉是一回事,能不能睡着就是另一回事了。
      
      外面的二叔和二婶大吵大闹的声音都直接穿透两道墙壁了,桑妙躺在床上哪怕捂着耳朵还是可以听到他们的声音。
      
      “开门啊!是不是心虚了,所以不敢开门!别躲在里面啊!有本事就开门了说啊!妙妙,你听二婶说啊,这家人是不会真心对你好的!”
      
      “是啊,只有我们这些亲人才会真心对你好,妙妙,你出来跟我们回家去吧。”
      
      桑妙听到最后真的受不了了,光着脚丫子下了床,拉开房门,从房间里出来,刚好看到季采良正在打电话。
      
      季采良打电话的时候看到她,马上就对电话里的人说了一声抱歉,接着马上走到桑妙身边,轻声问道:“怎么了?妙妙,外面太吵了对吗?我正在打电话让警/察过来,他们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扰民了,所以等一会警/察过来了,就会把他们赶走。”
      
      “哦,他们真的好吵啊。”桑妙拧着小小的眉头,“我睡不着,季采良,我可以看电视吗?”
      
      “嗯,你看吧,我出去跟他们说一下。”季采良难得没有教育她也没有反对她。
      
      桑妙才不去想着季采良为什么会这样做,反而高兴的去开了电视,喜滋滋的看了起来。
      
      季采良开了门,出去后扫了那两个人一眼,凌厉的眼神让他们马上就噤声了,不过还是不太甘心,试图往屋子里喊:“妙妙,你在屋里吗?怎么不请二叔二婶进去啊?”
      
      “别喊了。”季采良顺手把门掩上,语气严厉的呵斥,“你们不觉得你们很可笑吗?”
      
      桑二叔一听马上就不满意了,捋起衣袖似乎要揍季采良,“你说什么?我们怎么可笑了!我们再怎么样也比你这个虚伪的人好!”
      
      “你怎么就扒着妙妙不放?是不是你对她有什么别的想法!你们家想把妙妙当作童养媳对不对?呸!真龌蹉!”桑二婶也嘴上不饶人。
      
      季采良皱紧眉头,拳头攥紧劈啪响,“闭嘴!”
      
      桑二叔和桑二婶也只是敢嘴上说说,真要动手了,他们怂的比谁都快,一听到骨头错位的啪嗒声,马上就害怕的后退几步。
      
      “哈,你这个年轻人对长辈竟然这么没有礼貌,对妙妙更不可能好了,妙妙在你们家恐怕一直都是被虐待的吧!”桑二叔还不肯示弱。
      
      “首先,你们这两个口口声声说是妙妙亲人的人不顾妙妙需要午睡在外面大吵大闹,吵得妙妙没有办法好好休息,这样的亲人,我还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的。”
      
      季采良想着他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用来当道具的木剑拿出来吓唬这两个人。
      
      “其次,妙妙是她的爸妈托付给我爸妈的,你们什么德性,桑叔叔和桑阿姨一清二楚,你们是抢不走桑妙的抚养权的。”
      
      “最后,如果你们再不走,等会我叫的警/察会请你们去喝茶的。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扰民,我完全有理由让警/察拘留你们几天,让你们清醒清醒。”季采良说话的同时也猛地上前揪紧桑二叔的衣领,拳头挥起,似乎马上就要落在桑二叔的脸上。
      
      桑二叔被吓唬的不敢喘大气,瞪着眼睛,不敢眨眼。
      
      “所以,现在,给我滚。”松开手,季采良收回拳头,轻轻一推,桑二叔被推倒,摔在地上。
      
      桑二婶马上跑过去把桑二叔扶起来,两个人嘀咕了一会,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终于安静下来了,季采良松了一口气,还好吓跑了。
      
      转身推开门,一抬眼就看到桑妙就站在门后,无声无息的,把季采良吓地心跳都漏了一拍。
      
      “桑妙,你在门后站着干嘛?也不出声,吓死人了好吗!”季采良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
      
      桑妙抬起头,好奇地问:“什么叫做童养媳啊?”
      
      季采良:……所以,是站在门后偷听的吧?
      
      童养媳这种东西,让他怎么说明才好……再说了,他们家本来也没有这样的感觉好吗!
      
      “没,妙妙别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去看电视吧。”季采良叹气。
      
      桑妙没什么心情看电视,季采良又忙活着要大扫除的时候,桑妙觉得季采良忙来忙去的,自己在这里躺着看电视实在很不好意思,因此又默默放下遥控器,要帮季采良一起干活。
      
      对于桑妙要主动帮助她做事,季采良心里还是很欣慰的,于是也没有阻拦,而是安排一下桑妙可以做的家务让她稍微锻炼一下做家务的能力。
      
      周末过的非常愉快,至少在季采良的角度来看,桑妙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变得越来越懂事了。
      
      一点都不像那些青春期闹来闹去非要跟长辈反着来的少女,这样就很好。
      
      季采良认为自己教导有方,桑妙也是一个可塑性非常高的女孩。
      
      唯一让季采良好奇的是,桑妙还在每天保持写日记的习惯。
      
      他原本以为桑妙写日记只是三分钟热度,毕竟她这个年纪这个性子就是这样,做什么事情都无法持久。
      
      最让季采良奇怪的还有,桑妙总是写着写着日记就开始叹气,也不知道是在为了什么事情忧愁。
      
      又要收假了,季采良还是负责送桑妙去学校,发现桑妙又一次没有带上她的日记,一路上情绪都非常低落的样子。
      
      季采良出于关心她的情绪,在桑妙下车要往学校那边走的时候,喊住桑妙:“妙妙,你怎么了,这两天,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
      
      “哦,没事啊,我哪里不开心了?”桑妙内心在偷笑,表面上装出非常沮丧的样子。
      
      “笑都不会笑了,还说你没有不开心?告诉季大哥,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季采良可是看在眼里,一眼就看出妙妙现在只是在强颜欢笑。
      
      虽然他也可以理解,小姑娘可能也有了自己的想法,所以有了苦恼也不愿意告诉他,但是这样的小姑娘真的让他挺担心的。
      
      “不想告诉你。”桑妙才不会直接说呢,不说才有可能让季采良去偷看日记本啊!
      
      说完,桑妙转身就往学校那边走去,路上还遇到她的同学,跟几个小同学勾肩搭背进入学校。
      
      季采良看着桑妙的背影总觉得心里不太踏实,老觉得小姑娘到底隐瞒了自己什么事情,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这么为难的吗!
      
      季采良回家的路上一直都在被这件事勾着心绪,回到家里还鬼使神差的推开桑妙的房门,又在熟悉的位置上看到了熟悉的朴素的日记本,当然还有凌乱的床单。
      
      他一边把被子叠成豆腐块,一边想着下次一定要教桑妙养成每天起床都叠被子的好习惯,女孩子是不可以这么邋遢的!
      
      这么邋遢的话,以后怎么会有男孩子喜欢……
      
      不对,等等,她年纪还这么小,这种事情还不需要考虑!
      
      季采良就这么以复杂的心情叠好了被子。
      
      都说一回生二回熟,季采良第二次偷看桑妙的日记,居然都没有上次那么紧张了。
      
      日记还是非常具有个人风格,上面划掉的明显才是桑妙的真实想法,季采良老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在桑妙的内心,他的形象可能没多好。
      
      可是没想到这次桑妙居然在日记本里把他夸的天花乱坠,但也集中表现了一个重点。
      
      那就是,她其实想要的笔记本是纸质笔记本,并不是他买的那个笔记本电脑。
      
      她只是因为不好意思对他说他买错了,担心他会感到挫败,觉得自己做错了,从而被打击积极性……
      
      如果说上次季采良是暴怒状态下看完日记的,那么这次的季采良则被感动的几乎要泪流满面。
      
      跟桑妙的善解人意比较起来,他简直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人,如果不是偷看了她的日记,他都不知道桑妙的良苦用心!
      
      脑海里不停闪现着桑妙周末对着笔记本电脑叹气的画面,季采良决定,再去给桑妙补买一份礼物。
      
      天啊,早知道她想要的不过只是一个纸质笔记本,他还老担心她用钱没有节制干嘛!
      
      他到底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差点就扼杀了一个纯真少女的美好愿望啊!
      
      ----
      
      桑妙这周的表现比上周更好,原本桑妙脑子就很好,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心思学习,现在老早就已经是班上数一数二的学霸了。
      
      不过她的变化老师也看在眼里,老师秉着夸奖比批评效果好的理念,对于桑妙的任何一点小进步都会进行非常浮夸的夸奖,把桑妙夸的都要飞到天上去了。
      
      有了老师的鼓励和夸奖,桑妙觉得学习好像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于是更加专心学习了。
      
      一周又过去了,又到了周末,桑妙背着书包和同学们说说笑笑走出校门。
      
      校门外面挤满了人,有的是学生的家长在找人,有的则是一些商贩在叫卖着卖东西。
      
      今天季采良好像来的不是很及时,桑妙就靠在校门外的大树干上,看这树上掉下来的树叶子,一边数一边等季采良。
      
      等了一会,季采良是没有等到,反而是等到了两个陌生人突然过来,问她:“你是桑妙吗?”
      
      桑妙没什么心眼,盯着着两个穿着奇怪的陌生人,迟疑地点点头,“你们是谁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妙妙啊,我们是你的叔叔啊,我是二叔,他是三叔。”其中一个头发卷卷的男人马上就哽咽地说。
      
      另一个看起来比较高又白一些的男人也接话道:“我们来接你回家的!”
      
      “回家?我在等季采良哦,季采良说过了,别人找我都不可以跟他们走,我要在这里等季采良过来。”桑妙好歹还是记得季采良说的话的,而且上周就有一个叫做二叔的人来找过她了,这次的二叔怎么跟上次的不一样哦。
      
      两个陌生男人桑妙的话之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想法。
      
      卷毛猛地上前拉着桑妙的手:“妙妙,听二叔的,那个季采良不是真心对你好的,我和三叔带你回去,只有亲人才会真的对你好,你不想见到爷爷和奶奶吗?不想见到外公外婆吗?”
      
      桑妙最不喜欢别人突然对她动手了,用力的想甩开三叔的手,大喊道:“放手啊!我不认识你们!我爷爷奶奶老早就走了!外公外婆也被舅舅他们气死了!你们不是我的叔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今天的更新迟了……最近的作息真的很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