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4

      一切罪恶的开始
      Chapter 4
      
      王川的小酒吧里很快就挤满了人。
      刑事科学技术实验室派来了法医和技术员,在刑侦现勘人员的指挥下,到第一案发现场王川的办公室采集证据和做初步尸检。
      先前叫嚣的小混混们,在现场做了简单的问话,就被送上警车。
      
      外间,服务生、酒保和保镖都在接受盘问。
      据服务生所说,上晚班的原本不止他一个,还有两个人,一个习惯性迟到,另一个生病请假了,但这会儿整个酒吧都被围住了,估计也进不来了。
      两个保镖说,王川的办公室门锁有点问题,这两天都锁不上,索性就掩着,反正一般也不会有人闯进去。
      
      王川的办公室里,方旭和许臻正在组织现场勘查。
      痕检这边主要由孟尧远主导,法医是陈勋,照相和测绘也都是老熟人,从照相,到采集,再到保存,大家都合作惯了,配合起来得心应手。
      等陈勋做完了初步验尸,先一步离开,要先回实验室做详细尸检,孟尧远这边也刚进行完第一轮物证和痕迹提取,准备休息两分钟,再检查第二轮。
      
      方旭这时凑过来,说:“可真是奇了,像是这种夜班出现场,十次有八次都是薛芃来,今儿个怎么换你了?”
      
      说起薛芃,那可是整个市局最有名的夜猫子,她好像就没在晚上睡过觉,但凡是夜间报案,基本都是她一马当先带人到现场,而且每次都精神十足。
      
      孟尧远说:“她啊,上礼拜连着破了两个案子,老师怕她累坏了,打算让她放假。正好她年假一直攒着没用,这两天就回去休息了。”
      方旭:“薛芃也会请假?我还以为她已经把实验室当家了。”
      孟尧远:“具体的我也没细问,就听说是家里有点事,等处理好了,明儿就回了。”
      
      隔了两秒,孟尧远又道:“哦,不过话说回来,就今天这个现场,等明儿个薛芃知道了,肯定后悔没来。尤其是这种跟毒品沾边的,她肯定盯住不放……”
      
      刑事技术里面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理化检验,但凡是和毒物、毒品相关的物证,都要经过这一轮筛选和鉴定。
      薛芃和孟尧远都是痕检,按理说和理化检验不相干,可就是从一年前开始,薛芃突然“性情大变”,也不知道怎么就跟理化死磕上了。
      既然工作上不该她插手,那么她就私下里研究,还会去进修这方面的课程,和关系比较近的法医季冬允请教各种问题。
      
      薛芃这人本来就不爱笑,那段时间更是生人勿进,还白加黑连班倒,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私人时间都搭进去,要不是后来因为疲劳过度在实验室晕倒了,被人送去医务室,恐怕还不会回家睡觉。
      
      这事后来也有人开玩笑,说不出三年,刑技实验室就要出个女科长了。
      
      ……
      
      同一时间,酒吧大堂靠近吧台的角落里,林岳山正黑着脸训斥陆俨,但这现场比较特殊,刑侦支队就在另一边做笔录,林岳山也不好发挥,就只得压低嗓子,这火气都堵在胸口乱窜,憋得都要炸了。
      林岳山:“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我给你发的微信看见没有,我让你别再碰那个案子,你听见没有!我问你,你跑到这里干什么,你明天就去刑侦支队报道了知不知道!”
      
      陆俨站得笔直,表情严肃,目光如炬,他明显是很尊重这位老上司的,但回话时却一点都不留余地:“林队,王川是我的特情线人,一向是单线联系,今天是他约我过来的,说有……”
      
      “你!”林岳山顿觉有点上头,“他是你的特情线人?那他购买毒品的事是你批准的?你别忘了,你是有对他控制交付的责任,可要是查出来他有参与贩卖毒品,连你都得判刑!这事儿你得有分寸呐!”
      
      安静了两秒,陆俨抬眼,对上林岳山愤怒的目光:“王川没有参与任何贩卖毒品的活动,他也不吸毒,更不会购买氯|胺|酮。”
      林岳山:“现在人都吸毒吸死了,你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你能替他做担保吗!”
      陆俨:“王川的死有蹊跷,我认为,氯|胺|酮不是他自愿注射的。”
      
      林岳山依然很生气,可他毕竟是禁毒支队的队长,毒品案见了多了,而且也十分了解陆俨的性格和为人,他这人是有点执拗,不知变通,认准的道理,绝不会轻易动摇,被他咬住的毒品线,也轻易不会撒嘴。
      
      今天的事要是换做别的下属,早就被林岳山的脸色和怒火噎的不敢吭声了,就算自己再正确,那也不着急非要在这个时候顶撞上级,完全可以等事情缓和之后再慢慢说。
      可陆俨却是个“睁眼瞎”,无论林岳山有多火冒三丈,他好像全都感受不到,反而只专注在自己的分辨当中。
      
      就是因为了解陆俨的脾气,林岳山知道生再大的气也没用,反正所有的训斥到陆俨这里就只是屁,最终气的头疼的就是自己。
      林岳山索性深吸了两口气,等刚才那股劲儿过去了,这才看向依然面不改色的陆俨,只问:既然现场你已经看过了,你倒说说看有什么蹊跷。”
      
      陆俨抬眼,缓慢道:“王川对氯|胺|酮的成分过敏,他几年前试过一次,很少量,吸食之后没多久就长了急性荨麻疹,喉咙和眼结膜出现水肿,不仅呼吸困难,当场休克,还差点丧命。”
      
      一听这话,林岳山的眉头拧起来了,两眉中间出现一道很深的印痕。
      林岳山:“这事是他告诉你的?你就信了?”
      
      陆俨:“我原本也不相信,也许只是他随口一说,但是刚才我检查过尸体,王川的脖子上的确有大量荨麻疹的痕迹。而且窗户虚掩,无撬痕,窗台和地板上还有明显的足迹,留下的足迹还没有完全干涸,这说明在我之前有人从窗户进来,而且离开不久。”
      “再说,王川明明约了我七点见面,为什么要在见我之前吸食氯|胺|酮?就算他不过敏,吸食过后也会知觉轮换。难道他约我过来,就是为了让我看他吸毒后怎么飘?”
      
      陆俨的分析和推断,所有逻辑都严丝合缝,如果真是王川自主吸毒,这件事怎么都说不通,而且王川既然知道自己吸食氯|胺|酮会有生命危险,自然就不会在办公室放这个,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氯|胺|酮是别人带进来的,目的就是要给王川注射。
      显然这人知道王川的体质,也知道注射的量会要了王川的命。
      
      林岳山听了许久没有接话,他眉头依然紧皱,垂着眼皮,仿佛正在思考陆俨的话。
      就像林岳山了解陆俨一样,陆俨也了解这位领导的脾性。
      林岳山是急脾气,可他也足够睿智,禁毒支队队长的位子可不是谁都能做的。
      
      陆俨见林岳山已经消了气,便继续说自己的分析:“至于办公室里的足迹,我也想过,是犯罪嫌疑人不够时间清理呢,还是太过粗心大意所以忽略了?我也从王川办公室的窗户往外看过,前一天下过雨,这里巷的比较窄,有些地方平日照不到阳光,还有点潮,他窗外的小路上有很多泥土,泥土吸收了雨水,泥泞未干,犯罪嫌疑人从后窗进来,难免会粘在脚上。也就是说,就算他想到要擦拭屋里足迹,也有充足的时间,外面小路上的也不可能处理的毫无痕迹,所以他就连屋里的也放任不管。”
      
      说到这,陆俨停下了。
      
      一阵沉默过后,林岳山开口了:“不管怎么样,现在人死了,你和他的特情关系也解除了。我还是那句话,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坚守好你应该坚守的岗位,不该你管的不要管。明天,你就去刑侦支队了,以后好好表现,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以你的能力,等你想明白了,再多立几个功,我很快就申请把你调回来,你……”
      
      “是,林队。”
      结果,还没等林岳山说完,陆俨就不卑不亢的应了。
      
      林岳山一愣,他这才刚开始发挥,后面才是正题,而且按照经验来说,就算他把嘴皮子都说烂了,陆俨都未必听劝,这回怎么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林岳山狐疑的扫过陆俨:“你这回倒是配合,早这样多好啊。”
      
      陆俨的神情已经不似刚才的肃穆,唇边还露出一点笑意:“可是林队,现在出了命案,按规矩,这得归我们刑侦支队负责,所以绕了一圈,这案子还是我的。”
      
      林岳山:“……”
      嘿,这还没正式过去呢,就开始“你的”、“我的”了。
      
      林岳山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丹田里的气都提到半路了,正准备来个狮子吼,直到余光瞄到不远处的李晓梦正好奇的朝这边张望。
      林岳山又只得把那股火儿强行压回去,说:“王川是你的线人,就算调查,你也得避嫌。就算是他杀,就算找到真凶,这件案子既然牵扯毒品线,那就要移交给禁毒支队。你等着,我明天就让人打报告,你给我老实一点!”
      
      陆俨动了动嘴唇,刚要说话,刑侦支队的方旭就从通往走廊的小门里出来了。
      
      方旭来到两人跟前,看了看林岳山的脸色,低声说:“林队,有些情况我想再详细问一下陆副队。”
      
      ……
      
      等几波人马相继返回市局,已经接近凌晨。
      
      经过初步勘查,这个案子倒是不复杂,起码根据现场痕迹和尸体情况来看,痕检和法医的初步判定都是他杀。
      至于下一步鉴定和尸检结果,最快也要一天以后。
      王川的尸体已经被送回到刑事科学技术实验室大楼,法医陈勋要连夜尸检,理化实验室那边也准备加个班。
      
      另一边,陆俨是跟着刑侦支队的车,直接来了队里。
      
      刑侦支队和禁毒支队平日里交集不多,这还是陆俨第一次到刑侦支队的办公室。
      他打量了一圈工作环境,接过李晓梦倒的热茶,就叫张椿阳和方旭进了询问室。
      
      按理说,陆俨是上级,应该是他分配好工作,指挥下属去做事,但他也是案发现场的第一目击者,按照程序要先做个详细笔录。
      
      虽说大家都在市局的一个大院里工作,分属不同的部门,张椿阳、方旭和陆俨也打过照面,但像是现在这样坐下来对话,还是头一次。
      新官上任,肯定是要讲几句话立一下规矩,让大家熟悉他的脾气,没想到陆俨还没正式接棒,就给刑侦支队出了这么一道难题。
      
      张椿阳这人平日里有点大大咧咧,还有点嘴欠,可他就算再神经大条,也知道这个差事不好当,要是一不小心没注意措辞和语气,把陆俨问的不高兴了,趁机记他一笔,那这小鞋可就穿定了。
      这边,张椿阳正在犯嘀咕,不知道该怎么“下嘴”。
      旁边,方旭已经放好笔记本,见张椿阳犹犹豫豫的,便透过笔记本朝对面的陆俨看了一眼。
      
      陆俨坐的笔直,肢体却很放松,就是表情有些严肃,而且即便坐着,那股强烈的存在感和气势也是不容忽视的。
      等了一会儿,张椿阳还不开口,陆俨率先说道:“开始吧,不用顾忌。”
      
      张椿阳一怔,“哦”了一声,立刻问:“那就……姓名。”
      
      陆俨:“陆俨,大陆的陆,俨然的俨。性别男,年龄二十七岁,住址是……工作单位江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职务市公安局支队副队长。”
      
      说完职务,张椿阳心里就是一抖,别看他私下里和李晓梦经常接下茬儿,但俗话说得好,会叫的狗不咬人,他也就是私下里叫唤两声,真对上上级就没声了。
      方旭也有些尴尬,推了下眼镜,攥了攥有些汗湿的手心,眼睛始终盯着笔记本屏幕。
      
      张椿阳轻咳两声,说:“其实询问程序,陆队您都清楚,接下来就请您交代一下情况吧。”
      陆俨:“我和死者王川原本约在晚上七点,在他的酒吧里见面,微信上有我们的对话记录。我大概是六点四十五的时候到的……”
      
      前半夜,陆俨在陈述整个经过,把他所知道的,看到的细节,巨细无遗的全都提到了,而后在接过方旭递过来的笔录记录后,又非常仔细的核对一遍,还指出两点漏掉的地方,让方旭补上,最后才签字。
      
      等离开询问室,陆俨就把工作分配下去,这个案子和他有牵扯,他不方便插手,就移交给张椿阳负责,还让他做这个案子的小组长。
      
      张椿阳原本还以为自己就是问个话,最多也就是参与调查,没想到陆俨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把案子压在他头上了。
      张椿阳心里直打鼓,也不知道这是看重还是下马威。
      
      等交代完正事,支队在场的人都凑了过来,正打算逐一跟陆俨介绍一下自己,走个过场。
      谁知陆俨却是一笑,还用手指着头,说:“你们的资料我都看过了,都在这里。今天太晚了,都回去休息吧,案件调查明天开始。”
      
      ……
      
      队员们鱼贯而出,都是一副疲倦的模样,唯有走在后面的张椿阳嘀嘀咕咕。
      等走出大楼,李晓梦才推了他一下,问:“你念叨什么呢?”
      
      张椿阳一脸的苦大仇深:“你说,这案子怎么就交给我负责了?陆队那是信任我啊,还是在给我挖坑啊?要说信任,也不能够啊,这才第一次正式见面,话都没说上几句,完全没有信任基础啊……”
      
      李晓梦:“你们说的还不够多啊?一个笔录做了两个小时!”
      张椿阳:“那说的都是正事,我说的是聊天,就是加深同事之间彼此了解的那种!”
      
      走在后面的方旭说:“刚才陆队说了,咱们的资料他都看过了,我想他已经很了解咱们了,分配任务也有他的道理。”
      张椿阳更茫然了:“资料的话……我好像也没负责过几个案子吧,基本都是协助啊……”
      
      唯独许臻,一贯的沉默。
      
      直到李晓梦把话递过去:“臻哥,你也给分析两句。”
      许臻已经走下台阶,站定了,回身朝楼上望了一眼,见队里的灯还亮着,再低头时见张椿阳和李晓梦一起盯着他看,便问:“这意思你们还看不出来?”
      
      李晓梦瞪眼:“啥意思?”
      张椿阳摇头:“看不出来。”
      
      许臻叹了口气,和方旭对上一眼,说:“咱们只是刑侦队,只负责立案抓捕凶犯,后面怎么做,还得看禁毒那边。”
      张椿阳:“你是说,这案子最后会移交给禁毒那边?也不一定吧,最主要还是要看案件性质,除非是重大毒品案……”
      
      方旭将他打断:“你别忘了,今天林队也去了现场。林队是冲着谁去的?咱们这边,陆队明天才正式接手,能让他上任前一天跑去和特情线人拿情报,这毒品案的牵扯肯定很大。没准啊,禁毒那边已经开始打报告了。”
      
      方旭边说边转向另一栋禁毒支队的大楼,林岳山所在的三层也亮着灯。
      方旭又看向张椿阳,说:“依我看,也许陆队就是让你交个棒,只要案子送到禁毒那边,你也就算完事了。”
      
      李晓梦:“哦,我在酒吧做笔录的时候,还听到林队和陆队嚷嚷呢,好像就是因为今天的事……可我看陆队那样子,也不像是妥协了,好像还在争取。”
      许臻:“争不争取都没用,刑侦和禁毒一向壁垒分明,互不干涉,陆队被调过来,就是不让他再插手。”
      
      李晓梦:“诶,我听说啊,陆队在那边挺不受待见的,最近这几个月林队骂了他好几次,大家都说,指不定哪一天,陆队就要纪律处分了!”
      方旭:“调到咱们这儿当副队算是纪律处分么,你见过二十七岁就当上副队的么?”
      
      张椿阳越听越没底,跟上聊得起劲儿的三人,在后面追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传来传去也没个准话……”
      
      李晓梦白了他一眼:“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有本事问林队去!”
      张椿阳:“嘿,你个丫头片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1、称呼:陆俨是副队,但私下里为了方便一般都叫陆队,可是如果林队或其它队长在场,就不能当面这么叫了,而要叫副队。
    2、毒检:它算在理化检验里,指的就是毒物和毒品检验。
    3、本章提到的足迹,所有脚印,袜印,鞋印,在刑事案件里都统称为足迹,以后写到后面案件的调查,会具体说的。
    4、控制交付指的是,为了侦查进一步线索,掌握实据,有时候警方会批准特情线人少量的购买毒品。但特情线人绝对不能利用自己的身份去贩卖毒品。
    红包继续么么哒!
    ……
    感谢在2020-09-17 12:00:00~2020-09-18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anny.、霏长平安、木木络、共我 20瓶;琪琪、na 10瓶;superRu 3瓶;yeasi、日光倾城、流水人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