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3

      一切罪恶的开始
      Chapter 3
      
      九年后
      
      陆俨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五点。
      窗帘紧闭,外面的光完全透不进来,屋里漆黑一片。
      
      陆俨在床上静坐片刻,便在黑暗中起身,动作很轻,很利落,没有开灯,就凭着对屋子的熟悉度和隐约可见的家具轮廓,穿过客厅,拐进厨房。
      这一路上,他随手按开了两盏灯,一盏是客厅沙发旁边的落地灯,另一盏是厨房的小吊灯。
      
      陆俨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灌了半瓶,又将前一天剩下的炒饭放进微波炉里热了,随即端着炒饭坐到沙发上,一边吃一边翻看手机。
      有几条未读微信。
      
      最上面的是禁毒支队队长林岳山发来的:“明天去刑侦支队报道的事,你小子可别忘了。别给我丢脸,知道吗!”
      
      隔了两分钟,又有一条:“我知道你不想去,这次调职也就是暂时的,你就当是去进修,过个一年我再把你弄回来。”
      这条明显比上一条语气软些。
      
      但话锋一转,又说:“我可警告你啊,那件事不许再查,这是命令!别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陆俨没有回复,直接翻过林岳山的微信,又点开下面的窗口。
      
      第二个的微信头像上有一朵手绘的杜鹃花,显然是个女人。
      她说:“明天常锋就出狱了,我想去接他,你要一起来吗?”
      接着是第二条:“都过了好几年了,我想他也应该想通了,咱们聚一聚,把事情说开了,毕竟是有一起长大的情分……”
      
      陆俨动作一顿,手指挪到回复条上,刚打了一个字“我”就停了,隔了两秒又将字删掉,又去点下一个窗口。
      
      结果,陆俨看了两分钟微信,一条都没回,等将最后一口饭咽进去,这才打开置顶的微信窗口。
      
      对话是前一天的,备注名王川。
      王川:“陆队,您问的事,我查到点眉目了,但不方便在电话说。”
      陆俨:“那就见面聊。”
      王川也没犹豫,很快发来一串地址,又问:“那明晚七点?”
      陆俨:“可以。”
      
      陆俨碗筷放进水池里,靠在洗碗池边上,将王川发的地址复制到地图app,很快找到最佳乘车路线。
      他喝光余下半瓶水,进卧室换了便服,不到十分钟,就拿着手机出门了。
      
      ……
      
      这会儿正是晚高峰,人群涌出,一窝蜂将城市的道路填满。
      陆俨没有开车,从家里到他要去的地方,坐地铁加上步行,最多也就四十分钟。
      
      等出了地铁,拐了两个路口,再拐进一条小路,四周一下子清净不少,外面是车水马龙的闹市,里面却是颇有小资情调的酒吧一条街。
      这条小路蜿蜿蜒蜒,拐弯很多,酒吧和其它商户全都是用老式平房改造的,一家挨着一家,错落有致。
      陆俨在一家酒吧门前站定,门口挂着几串红色的照明灯,红光映在他脸上,在眼睛、眼窝、鼻梁上落下阴影,令这张冷峻的脸也透出几丝诡秘。
      
      推开门,风铃“叮叮”作响。
      
      酒吧里还没开始上人,酒保正在吧台后忙着,正在收拾桌子的服务生,一抬眼,看到陆俨,招呼道:“欢迎光临!先生几位?”
      整个酒吧也是暗色调的,就吧台那里亮堂一点。
      
      陆俨环顾一圈,站定了:“我约了王川。”
      
      正在擦拭酒杯的酒保和服务生一起愣了,互相对视一眼,服务生说:“请问您怎么称呼,是我们老板的朋友?这事没听他提啊……”
      
      陆俨也没解释,从手机里翻出他和王川的微信窗口,举到服务生眼前。
      服务生定睛看时,刚好看到陆俨和王川约定今天见面那两句。
      
      陆俨动作很快,等了几秒钟就将手机揣起来。
      服务生反应了两秒,随即挤出笑脸,推三阻四:“您看,我也没我们老板微信,我也不知道您这是不是……”
      这回陆俨没说话,径自绕过服务生,直接走向通向后面工作区的小门。
      
      服务生反应慢了半拍,连忙追上去,想要拦住陆俨。
      但陆俨个子高,肩宽力气大,还高了服务生大半个头,但他的动作很灵活,服务生的手好几次明明都要抓着他了,却不知道怎么就被拨开了。
      
      直到陆俨穿过通向王川办公室的小走廊,到了跟前,挡在办公室门前的两个彪形大汉堵上来。
      办公室的门没有关严实,留了一道缝。
      
      陆俨眼皮抬起,掠过两人。
      楼道窄小,光线也是要死不活的亮度,陆俨本就深刻挺拔的五官,在这样的光影中,越发显得深沉,隐藏在外套领口下的颈肌若隐若现。
      
      服务生连忙挤到陆俨旁边,说:“先生,你要是再不出去,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陆俨居高临下的扫了服务生一眼,又将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当着保镖和服务生的面,拨通了王川的手机,同时按下扬声器。
      
      等了两秒钟,扬声器里响起一阵彩铃声。
      与此同时,只隔一道门的办公室里,也传出一阵劣质躁动的网|红|歌。
      
      一时间,走廊里四个大老爷们儿,谁都没吭声,全都在等待王川接起电话,赶紧停止这杂音。
      结果,这门里门外起此彼伏的“合唱”,愣是响了半分钟,王川都没接电话。
      
      这下,服务生和保镖一致认为是王川拒绝见客。
      可陆俨却渐渐皱起眉。
      服务生跟着就来劲儿了:“哦,不好意思,先生,看来我们老板不想见你,请你马上离开。”
      
      铃声戛然而止,门里的声音也停了。
      
      陆俨只安静片刻就侧过身,就在保镖和服务生都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他又转了回来,就势伸出腿,一脚将门踹开。
      两个保镖立刻去抓陆俨。
      服务生一边往后躲一边鬼喊鬼叫,要向门里的老板表忠心。
      
      就在门开的瞬间,陆俨挡住两个保镖的攻势,目光也刚好透过两人中间的缝隙扫进屋里。
      这一看,眉头直接打结,方才心里就浮上来的不好预感,真的应验了。
      
      服务生也恰好回过头,嘴里还叫着:“老板,我们这就……”
      直到他看进屋里,当即傻掉了。
      
      实木办公桌正对着大门口,王川就瘫软在桌后的老板椅中,上半身歪歪斜斜的,头无力的倒向一边,双目紧闭,脸色发白,嘴角和肩膀的衣服上有呕吐过的痕迹,脖子上有一大片红色瘢痕,还被指甲抓出血痕。
      种种迹象表明,王川要不就是死了,要不就是休克了。
      
      服务生慢了半拍,叫出声:“老板!”
      两个保镖也有点傻眼,三人立刻要冲进去。
      
      陆俨却比他们都快了一步,箭步将三人挡住。
      服务生:“你干什么!”
      陆俨只问:“你们知道怎么救人么?要是人已经死了呢?”
      三人又一起愣住。
      
      陆俨不再理会三人,转头看到放在门口的伞架上有几个塑料袋。
      他拿起两个快速将鞋底包住,这才转身绕过正中间的地板,在屋里绕了个大圈,从外围靠近王川。
      
      陆俨先探了探王川的脖颈,没有脉搏,这样近距离观察,才发现王川脖子上的红斑不仅肿而且呈片状,大大小小接连在一起很像是皮肤过敏,上面还散落着清晰的血痕,从角度和划痕走向来看,应该是王川自己抓的。
      陆俨转而看向王川的手,指甲里的确有血迹,而且甲床轻度发绀,再顺着往手臂上看,小臂上有个血点,像是针孔,血点周围已经肿起来了。
      
      王川面前的办公桌上,散落着一个笔记本,一部手机,一只水杯和一个纸巾盒,陆俨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用手垫着纸巾拨开王川的眼皮,瞳孔浑浊而且已经大片散开。
      
      人死透了。
      
      门口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陆俨放下纸巾,服务生才问:“怎……怎么样了……还活着么……”
      陆俨没有表示,转头时眼神缓慢地掠过三人的表情,试图从那些惊慌失措中找出一丝端倪。
      随即他拿出手机,拨通报警电话。
      
      电话接通,陆俨吐字清晰道:“我要报警。地址是……死者王川,性别男,疑似是氯|胺|酮中毒死亡,请尽快派人过来。报案人,禁毒支队陆俨。”
      
      门口三人一听是禁毒支队,全都一愣。
      陆俨已经切断通话,对服务生道:“去守住大门,暂停营业,保护现场,警察一会儿就到。”
      服务生愣愣的“哦”了一声,很快离开。
      
      陆俨却没跟着出去,目光落在老板椅另一侧地面的足迹上,足迹一直延续到对面的玻璃窗。
      陆俨走到窗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让光线在窗台和窗棱上照了一圈。
      
      窗台上果然也有足迹,足迹上还卷着一点泥,泥没有完全干透,也就是说有人从窗户翻进来,刚离开不久。
      但是锁别上没有撬痕,屋里也没有打斗很挣扎的痕迹,有人翻窗进来,却没有“惊动”王川,给王川注射了疑似氯|胺|酮的东西,王川也不反抗,要不然但凡屋里稍有动静,门外的保镖都不会听不到。
      
      也就是说,来人是王川的熟人。
      可就算是熟人,王川也不会放任对方给他注射氯|胺|酮,还是足以致命的剂量。
      
      陆俨正想到这,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声音虽然隔着有点远,但那叫嚣中还掺杂着服务生的尖叫。
      陆俨快步走出王川的办公室,顺手把门带上,同时对两位保镖说:“在警察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
      
      ……
      
      直到陆俨穿过来时的走廊,走到外面酒吧营业间一看,桌椅歪歪斜斜的散落在地上,强行清出来的空场中几个小混混正在示威。
      
      居中的那个混混头由其嚣张:“艹,欠债还钱,这是规矩,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少特么废话,赶紧叫姓王的出来!”
      与此同时,一阵铃响起,是陆俨的手机。
      
      众人下意识看过去,只见陆俨拿出手机看了看,把电话按掉了,又装回兜里。
      电话是林岳山打来的,八成是为了刚才的报警电话。
      
      服务生支支吾吾的跟几人解释道:“我们……老板他、他、他……他没法见你们了……”
      混混头:“狗日的,除非他死了!”
      服务生:“就,就是死……”
      
      混混头受不了服务生的“结巴”,上前一步刚要揪住他,手却扑了个空。
      陆俨抓着服务生的后领,将他拎到一边,随即对上混混头。
      混混头一顿,问:“你特么的谁啊?”
      
      陆俨只问:“王川欠了你们多少钱?”
      混混头笑了:“怎么,你小子要出头?你听好了啊,总共三百万,算上利息,差不多八百多万了吧。”
      
      “哦,高利贷啊。” 陆俨淡淡落下几个字,随即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合情合法,不如等警察来了,你再把事情好好说清楚。”
      混混头:“艹,把警察搬出来吓唬我啊?行啊,那你们就报警啊,报啊!我告诉你,警队里老子也有人!”
      
      ……
      
      不到半个小时,市局刑侦支队和禁毒支队的车,就把原本就狭小的巷子口堵了个水泄不通,引起不少人围观。
      
      原本这种人命案是归刑侦支队负责,命案发生地是江城南区,就算要出警也是南区支队,可这通报警电话非比寻常,报案人是陆俨,还在电话里提到是疑似氯|胺|酮中毒死亡。
      碍于陆俨的身份,又碍于是和毒品犯罪有关,接警员不敢马虎处理,立刻请示了上级。
      
      上级很快就通知了市局支队,又和禁毒支队打了招呼。
      消息传的很快,两队人马几乎是同一时间挤出市局大门,阵仗惊天动地,不知道的还以为遇到了什么重案要案,两队要联合作业了。
      
      这要说起来,市局刑侦支队的上一任副队刚调职没两天,新任副队明天才上岗,人选已经定了。
      
      其实刑侦支队大家心里都有数,知道新副队是从禁毒支队调过来的,还是个“风云人物”,前两年在禁毒支队那边立下过不少功劳,深受禁毒支队队长林岳山的器重。
      可大概就是从一年前开始,这位爷的境地开始急转直下,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先是在工作上接连出了几次岔子,跟着又干了几件违反纪律的事,一下子就从人人称颂的功臣,变成了让人闻之色变的“烫手山芋”。
      
      而这个“烫手山芋”不是别人,正是陆俨。
      
      就在从市局赶往案发现场的路上,刑侦支队负责值夜班的四人,还在车上讨论这事。
      这里面消息最灵通的女警,名叫李晓梦,不出意外又是第一个发言:“哎,我听说,这案子的报警电话是陆队亲自打的!”
      正在打哈欠的是队员张椿阳:“我去……那可真够雷厉风行的啊,明天才上任,今天就来了一出大的。这是提前布置作业了!”
      
      “行了。”这时接话的,是正在开车的队员方旭,他皮肤偏白,长相斯文,还带点书卷气,“都收敛点,这话可别让陆队听见。”
      李晓梦:“切,我们当然不会当着他的面说了。”
      张椿阳:“就是。”
      
      车上四人,唯独许臻一言不发,始终盯着窗外。
      直到车子拐过最后一个路口,许臻才落下两个字:“到了。”
      
      这小路里的阵仗可真不小,就连禁毒支队队长林岳山都亲自来了。
      林岳山耷拉着脸,明显有些气急败坏,却碍于周围都是同事,正努力压着火。
      
      林岳山是出了名的暴脾气,队里少有人敢跟他硬碰硬,他骂起人来肺活量尤其惊人,不仅声如洪钟而且穿透性强,经常是他在三楼的办公室里大骂,一楼和五楼都能听得见,禁毒支队就没有人见林岳山笑过,脸色一年到头都是黑沉沉的,下面的人一个个风声鹤唳,生怕犯了点小错被他抓着。
      
      不过这一年来,林岳山的火力都被陆俨一个人吸引走了,最近几个月尤其厉害。
      陆俨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好几次顶撞上司,不听指挥,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算陆俨想不开,非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这些事却还是被林岳山一力压了下来。
      
      林岳山刚一脚迈进酒吧门,声音就扬开了:“陆俨呢,叫……”
      紧跟着他的是刑侦支队四人。
      结果,林岳山那后半句直接卡在喉咙里。
      
      就见凌乱的酒吧大堂中间,老老实实的蹲着几个人,一个个穿得五颜六色,态度却很老实,还都低着头,双手搁在脑后,明显是被“教育”过了。
      听到有人进来,只有一个匆匆抬头看了一眼,见全是穿警服的,又吓得低了下去。
      
      陆俨就在旁边站着,双手抱胸,没什么表情,见刑侦这边的新下属和禁毒那边的前领导都到齐了,就用脚尖碰了一下混混头蜷缩的腿,轻描淡写的问:“认认,哪个是你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16 12:00:00~2020-09-17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a、泥泥的蛋蛋Dann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依稀仿佛、请用心学数学 20瓶;甜甜菠萝圈 10瓶;藏匿浪漫 6瓶;浣·纱、流水人家 2瓶;na、yeasi、嘿、Frey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