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

      狱内女囚自缢案
      Chapter 6
      
      王川的案子要是换做以前,张椿阳和许臻几人肯定要加班加点的调查,但因为林队插了一脚进来,陆俨没动声色,也没坚持,很早就让几人回家。
      
      陆俨也没久留,开车穿过小半个江城,一路来到北区某个知名住宅区。
      陆俨的母亲齐韵之很早就吩咐了家里的阿姨张罗晚餐,备出来一大桌子菜,只等两个男人回家就可以开炒了。
      
      陆俨到家时已经过了七点,听到开门声,齐韵之亲自去开门,脸上堆满了笑容。
      “快,让妈看看。哎,好像瘦了点,是不是最近又没好好吃饭,晚上还是很晚睡吧?不是妈念叨你,千万别仗着自己年轻,查案再辛苦也要注意睡眠,只有自己休息好了,才能做好工作。对了,我听说昨天又出一个命案,你是不是又在局里加班了?现在这些人啊,一个个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好好的日子不过,尽做些违法乱纪的事……”
      
      齐韵之许久没见到陆俨,这一照面就说个不停,陆俨根本没机会插嘴,直到齐韵之提到昨天的案子,陆俨一顿,这才将齐韵之打断了。
      “妈,您怎么知道昨天又出命案了?”
      
      齐韵之一愣,飞快的眨了两下眼,说:“哦,我是看新闻知道的。”
      陆俨扬了扬眉,非常平静的将齐韵之拆穿:“这事局里没对外通报,媒体也不知道。”
      “哦,那我就是……”齐韵之眨眼的频率更快了,就像是个说话被抓包的小孩子,眼神闪烁,脸上更是涨满了心虚。
      
      陆俨先去洗了个手,出来时见齐韵之还有点手足无措,便轻叹一声,搂着她的肩膀说:“妈,我现在已经调岗了,禁毒那边的事我插不上手,您不用老惦记,也没必要跟林队再打听我的工作。而且像是这种案子,林队也不方便跟您说太多。”
      齐韵之这才尴尬的顺了顺头发,点头应了。
      
      齐韵之活了大半辈子,生活一直很平顺,没遭过难,也没遇到过大坎儿,自然也就没什么城府,她心里唯一挂念的也就是陆俨。
      陆俨先前在禁毒支队,经常要出任务,好多天见不着一面,齐韵之不放心,就只能在家里担惊受怕。
      可如今陆俨已经被调到刑侦支队,齐韵之还是不踏实,这才调过去第一天,就忍不住给林岳山去了电话。
      
      陆俨和齐韵之一起坐到沙发上,陆俨捡起一个苹果,慢条斯理的削着皮,同时说道:“现在的刑事案,基本上都是各片区的刑侦大队来负责,平日里支队也就是负责指导工作,除非是重案、要案才会上报到我们这里。至于缉毒的事,这几年也分到禁毒那边了,刑侦这边管的很少。”
      
      齐韵之看着陆俨坚毅的侧脸,以及唇角浅淡的笑意,心头的大石却没有因此放下,她知道陆俨说这些是为了让她宽心,也知道就算她坐在家里胡思乱想也没用,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很多事都是注定的。
      齐韵之说:“你说的这些妈都明白,妈是过来人,你爸爸当年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就算在一线,出事的概率也是很低的,让我不要没事自己吓自己,结果……”
      
      陆俨已经削完皮,听到这动作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的将苹果切成块,摆在盘子里,然后将盘子推到齐韵之面前。
      “我知道我爸的离开,一直是您心里一块病。可是我想,如果他现在还在,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那么做的。而且,我也以他为荣。”
      齐韵之吃了一块苹果,跟着点头。
      
      陆俨笑了下,目光瞟向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江城晚间新闻,副市长秦博成身着干净整洁的中山装,正在郊区某养老院慰问。
      
      陆俨话锋一转,问:“对了,秦叔叔回来了么?”
      齐韵之说:“哦,比你早一点,一回来就进书房了,他有几个电话要打,我也没敢去打搅他。这样,你拿点水果去看看,他之前还问起你呢……”
      
      陆俨端着半盘苹果走向书房,敲了两下门,随即将门推开。
      
      书房里,秦博成刚挂上电话,正在闭目养神,听到动静睁开眼,见到是陆俨很快笑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博成长着一张国字脸,气质儒雅,微笑时和颜悦色,没有一点官架子。
      陆俨走进书房,合上门,将苹果放在秦博成面前,说:“没几分钟。”
      
      秦博成站起身,拍拍陆俨的肩膀,和他一起坐到沙发那边。
      秦博成:“换岗第一天怎么样,还习惯吗?”
      陆俨:“还可以。”
      
      一阵沉默。
      陆俨垂眸不语,也没再开启其他话题的意思。
      
      秦博成见了,也明白他在想什么,说道:“让你去刑侦支队,这事只是暂时的,副队只是挂职。等过个一年半载,你要是还想回禁毒,随时都可以。我知道,你想多点机会立功表现,但去年那件事真是把你妈妈吓坏了,她前阵子还做噩梦来着,我是想还是再等等看吧。再说,刑侦支队也有很多表现的机会,把你调过去,也不是当闲人呐。”
      
      陆俨抬起眼皮,笑了下:“我明白,秦叔叔,因为我的事,您也没少操心。您说得对,要想立功,在哪里都一样。既然我现在去了刑侦支队,一样会努力表现。”
      
      秦博成也跟着笑了:“这就对了,男人嘛,在哪里都可以做事业,哪里都需要人才。”
      
      两人聊了没一会儿,很快就到了晚饭时间。
      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其乐融融,聊的都是家长里短。
      
      秦博成很少在家里提工作上的事,官场上的事更是只字不提,偶尔聊起工作,也都是新闻里播过的,比如到养老院视察。
      其它的事,齐韵之也从来不问,她心里有数,问了也帮不上忙,也即是平白让自己多添烦恼。
      
      吃完饭,阿姨过来收拾桌面,齐韵之将煮好的茶端上桌,对陆俨说:“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有个挺喜欢的姑娘吗,这都过去这么久了,妈也没问过你,你跟那个姑娘怎么样了?”
      
      陆俨刚拿起茶壶准备倒,听到这话手上一顿,随即反问:“还有这事?我什么时候跟您说过?”
      齐韵之:“诶,好像就是去年吧?好像当时我正准备住院做手术,你跟我说的,等我病好了,带她来家里见见。”
      
      “哦。”陆俨应了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齐韵之一怔:“‘哦’就完了?你可别搪塞我啊。哎,老秦,你也说说他!”
      
      始终作壁上观的秦博成这才笑了下,看向陆俨,说:“你妈妈说的对,你都二十七了,也该着急了。”
      齐韵之:“就是。那姑娘到底怎么样了?”
      
      陆俨轻叹一声,放下茶杯,这才说:“都那么久的事了,我没再提,自然就是没下文了。”
      
      齐韵之倒也没失望,很快就拿出手机,从里面调出几张照片给陆俨:“我就知道,你看,这是王阿姨给介绍的。你看这面相,长得挺好的,性格也不错,家境清白,父母都是教授,爷爷以前还当过校长,标准的书香世家……”
      
      陆俨只瞥了一眼,也没看清,只听齐韵之念叨,一声都没吭。
      直到齐韵之催促他:“你也说两句啊,怎么样,要不要见个面?”
      
      陆俨知道,要是他说不见,齐韵之保准要刨根问底问为什么,然后就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开导,那这个话题就没完没了了。
      陆俨只好说:“我没意见,您来安排吧。”
      
      齐韵之这才笑了:“那我可就去张罗了,到时候你可别找借口说忙啊!”
      
      陆俨:“嗯。”
      
      ……
      
      鉴于白天微信群的乌龙事件,张椿阳和李晓梦私下商量过,决定再建一个微信群,专门用来聊八卦。
      当然,群里不能只有他们俩,还得叫上方旭和许臻。
      
      等方旭和许臻进了群,张椿阳就撂下话了:“我可事先声明啊,之前那个群只说工作,不聊闲天,但是这个群呢只说闲话,不提工作,都记住了吧!”
      
      李晓梦接道:“行了,你就直说吧,你就是想打听陆队的私事儿。”
      张椿阳:“难道你们不想,你们就不好奇?要了解一个人的性格,就得从了解他的私事儿下手,咱们查过那么多案子,有哪个不是这样找到突破口的?”
      
      李晓梦开玩笑说:“你当陆队是嫌疑人,我要去告发你!”
      张椿阳:“呸,你们也是共犯,都跑不了!”
      
      方旭这时接道:“其实就算他俩有过什么,也没什么。咱们做刑警的,有几个好找对象的,在市局里发展也很正常。”
      
      只是这话刚落,李晓梦就说:“啊,都听好了啊,我有最新消息!刚收到的!”
      方旭飞快地回:“啥?”
      张椿阳不甘落后:“速度!”
      就连进群后不知一声的许臻,都发了一个小表情。
      
      等三人齐刷刷坐等,李晓梦清清嗓子,宣布道:“嘿嘿,据档案室的妹子说,薛芃和咱们陆队高中上的都是北区十六中。”
      
      张椿阳:“就这?这有啥啊?江城就那么几个重点中学,同一个高中毕业也不稀奇啊。”
      李晓梦:“档案室妹子还说,两人上公大的时候,走的就很近了!”
      
      张椿阳:“怎么近?咱们谁不是公大毕业的,学校里就认识也很正常啊。”
      李晓梦:“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人家说了,他们以前关系挺好的,还有说有笑呢。”
      
      “有说有笑?”方旭想了想,说:“我觉得可信度不高。不管他们是不是以前就认识,关系走得有多近,就性格来说,这四个字就不挨不上。”
      
      张椿阳:“就是。你们谁见薛芃笑过?陆队呢?还有说有笑……”
      李晓梦:“反正我消息就这么多,你们爱信不信。”
      
      群里安静了一会儿。
      直到许臻站出来说了一句:“这种事还是要讲究真凭实据,不能凭空捏造。”
      
      张椿阳笑了:“问题是咱们也没真凭实据啊!”
      许臻:“咱们没有,有人有。”
      这话刚落,很快群里就多了一个人。
      
      张椿阳吓的一机灵,还以为又撞枪口上了,再定睛一看,进来的人不是陆俨,而是刑技实验室的知名话痨孟尧远。
      
      孟尧远一蹦出来就连着发了五、六个付费表情,还说:“各位同仁,大家好啊!”
      
      所有人都知道,刑技实验室跟薛芃走得最近的就是孟尧远,有时候两人还会一起去食堂吃饭,就算薛芃没出现,孟尧远也会顺手多打一份饭,十有八九都是给薛芃捎回去的。
      
      实习生程斐刚来那会儿,就曾误会过薛芃和孟尧远是一对,后来才知道,孟尧远就是保姆属性,话又多又密,除了薛芃还真没人受得了他。
      而薛芃呢无论是作息还是饮食都不走常人路线,对人对事也很少流露情绪,跟谁都是冷冷淡淡的,也就在冯蒙和季法医面前才会笑一下,其他人也不会没事跟她培养友谊。
      以前还有人问过:“一个话那么多,一个不爱说话,这组合可够稀奇的。”
      有人答:“嗨,这有啥,两人都没朋友,自然就凑到一起了。”
      
      见孟尧远冒出来了,李晓梦跟着就问:“诶,老孟,你来的正好,我们刚才还在说陆队和薛芃的事呢,你快给我们科普一下,让我们有个心理准备,避免以后踩雷。”
      
      孟尧远清清嗓子,说:“你们还真问对人了。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们,就食物链的角度来说,我们薛芃肯定是在上游,陆队肯定是下游!”
      
      “等等!”张椿阳第一个接话:“你这结论有根据吗?”
      
      孟尧远很快就将白天在电梯间外听到的话转述了一遍,然后说:“你们是没在场,陆队被薛芃怼的都没脾气了!”
      
      李晓梦明显不相信:“不是吧!真的假的?陆队横看竖看也不像这么窝囊啊!”
      方旭说沉吟:“我倒觉得这不是窝囊,陆队是让着薛芃。”
      
      话不多的许臻接道:“如果两人之间没有恩怨,也说不上谁让谁。”
      
      孟尧远:“所以啊,肯定是以前有什么事儿,而且你们陆队摆明了理亏、心虚,要不然薛芃也不至于那么针对他啊,是吧?”
      
      ……
      
      就在孟尧远几人八卦陆俨和薛芃的关系时,陆俨也已经从秦博成和齐韵之的住处离开,驱车回到自己的小房子里。
      
      前一天晚上穿的外套,就在洗衣机盖子上放着,陆俨拿起来,凑到鼻下闻的很仔细,但这次却好像没有发现异味,随即又就着灯光仔细看了一遍,一无所获。
      
      陆俨站在原地定了会儿神,很快从兜里翻出手机,点开一个微信聊天窗口。
      他犹豫了几秒,还是问了这样一句:“在局里吗?”
      对方没回。
      
      陆俨抿着嘴唇,又打了一行字:“关于王川的案子,我有点发现。”
      几秒后,对方回了:“在实验室。”
      
      陆俨先是一顿,随即说道:“那好,我带着东西过来找你。”
      话落,他就将手机踹起来,将衣服放进塑料袋,拎着出门。
      
      不到半小时,陆俨的车开回市局。
      
      停车场上剩下的车不多,陆俨直奔实验室大楼,一路坐电梯上四楼。
      谁知刚拐过拐角,就见薛芃从痕检科里出来了。
      陆俨站在那儿,没吭声。
      
      薛芃扫了他一眼,将门关上,经过他身边时目不斜视,对着空气问:“这个案子不是已经移交给禁毒了?”
      
      陆俨脚下一转,跟上薛芃,说:“我也是突然想起来有新的疑点,还不能肯定。”
      
      薛芃没接话,等两人穿过走廊,来到一道门前,薛芃一手搭在门把手上,转头看向陆俨。
      陆俨比她高了大半头,站的又直,薛芃要适应他的高度,不得不仰起头:“我听说有人问起咱俩的关系,你说不算熟。”
      
      陆俨一怔,眼神里闪过惊讶,避无可避,随即就变成了尴尬。
      他轻咳了一声,喉结也跟着动了动,说话时语气有点干涩:“如果我说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他们只会继续刨根问底。”
      
      安静了几秒,薛芃的目光直勾勾的:“我怎么觉得是越描越黑呢?既然不熟,那陆队现在又是以什么名义拿着物证过来呢?这案子已经不归刑侦队了。”
      
      陆俨吸了口气,解释道:“我那么说,只是不希望给你带来困扰。我没别的意思。”
      薛芃没接话,眼神自他脸上飘过,很快将门打开。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来到一个实验室的案台前。
      
      薛芃戴上胶皮手套。
      陆俨也从塑料袋里拿出衣服,放在台面上。
      
      薛芃一顿:“这就是你的新发现?”
      陆俨说:“昨天我就是穿着这件衣服去了案发现场,在那之前还和嫌疑人撞了一下,当时我好像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儿,我想或许在这件衣服上,还有机会找到线索。而且你的嗅觉一向很灵,也许……”
      
      陆俨说话间,薛芃已经将衣服拿起来凑到鼻下,仔细闻了闻。
      她很快皱起眉,说:“的确有点味道。”
      隔了一秒,又问:“你怀疑是什么?”
      
      陆俨说:“某种新型毒品,或是改换香料配方的冰|毒。”
      
      不管什么样的毒品,本身都会带有一些气味,有的明显,有的不易发现。
      就好比说,麻|古本身自带一种浓郁的香气,有经验的缉毒警一闻便知。
      大|麻的味道类似于烟草味,海|洛|因因为成分里有醋酸酐,闻着发酸,但吸食的时候会有一种烧焦味,所以很多吸毒者都会躲在卫生间里。
      
      不管什么样的毒品,本身都会带有一些气味,有的味道很冲很难闻,制毒者为了掩饰就会在过程中添加香料。
      但只要是稍有经验的缉毒警,都可以凭着毒品的气味和特点,第一时间锁定目标,等抓捕毒贩之后再进行血液检验,基本上百发百中。
      
      其实不光是缉毒警,就连薛芃在痕检科待得久了,类似的气味儿也闻过不少。
      虽说这是法医毒检的工作,但她这一年来对毒检的事尤其上心,私下也做过不少毒物、毒品研究,加上她的嗅觉本就异于常人,有时候遇到一些需要辨别气味的物证,冯蒙都会叫薛芃先闻闻看。
      
      只是这两年,制度者也学精了,知道警方会靠气味儿辨别嫌疑人,也开始改变香料配方。
      而陆俨的这件衣服,正如他所说,上面的确沾着一点味道,只是已经过了一天,就算衣服是叠放的,对气味和物证都起到保护作用,可味道还是太淡了,几乎要消失了。
      
      薛芃连着闻了好一会儿,嗅觉已经开始麻木,她只好将衣服放在台面上抚平,随即拿起多波段灯,借着特种光源,仔细寻找着衣服上的痕迹。
      
      陆俨就站在一旁,安静等了片刻,跟着说:“昨天和嫌疑人碰撞的地方在左肩,虽然只撞了一下,但也许还会有机会提取到皮屑。”
      
      像是棉麻类织物,因为质地的特殊,皮屑粘上去就很容易陷入织物缝隙,就算反复清洗也不可能完全清理干净。
      但要从这些织物中提取出来过程会比较困难,因为织物表面不过光滑,附着在上面的微量物证不容易转移,所以要从大量纤维物里取出微小的皮屑,不仅需要观察力,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耐心。
      
      从这以后又过了半个小时,薛芃就坐在案台面前的椅子上,坐姿不变,就拿着棉签,反复仔细的在衣服上滑动。
      陆俨也保持着沉默,坐在旁边耐心等待。
      两人别说交谈了,就连呼吸都放的很轻。
      
      薛芃一旦沉浸在自己的事情里,就会进入“旁若无人”的状态,完全拿陆俨当空气。
      而陆俨又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他时而看看衣服,顺着棉签的轨迹,时而又看向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薛芃。
      
      陆俨脑海中跟着回想起几年前在公大时,他第一次看到薛芃在实验室里跟一件棉麻质地的衣服死磕,差不多也像是现在这样。
      那时候所有人,包括学校里的老师,大家都认为从中提取有效微量物证的机会太低了,几乎不可能,唯独薛芃,一次又一次的试。
      
      想到这,陆俨垂下眼,无声的吸了口气。
      
      直到薛芃直起身,陆俨这才跟着抬眼,问:“怎么样?”
      
      薛芃说:“的确找到一些皮屑,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些皮屑可能来自你说的嫌疑人,也可能来自王川,或是其他人。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属于你。”
      
      这一点陆俨也很清楚,想要借此锁定嫌疑人的希望有多渺茫,他昨天去见王川坐的是地铁,当时又是下班高峰,一路上接触了不少人,这件衣服和很多陌生人都产生过摩擦,而他在巷子口和嫌疑人也只是擦肩了一下,后来又碰触过王川的尸体,还有酒保、保镖,来酒吧闹事的小混混,甚至还和林岳山谈了一会儿,最后又回到市局做了两个小时的笔录。
      也就是说,就算在这件衣服上提取到皮屑,除了他自己的,其余的可能性最低的就是那个巷子口撞了下肩膀的嫌疑人。
      
      陆俨想了想,说:“如果在皮屑里面发现有毒品成分,那么这个人就很可能是我在巷子口遇到的嫌疑人。”
      
      薛芃将衣服叠起来,说:“我只能说我会尽力。如果真的检测到毒品成分,鉴定报告我也会按照程序,交给禁毒那边。你没意见吧。”
      陆俨一顿:“没有,应该的。”
      
      薛芃没再看他,转而将台面上的东西收好。
      直到陆俨忽然叫她的名字:“薛芃。”
      薛芃抬起眼皮,望向眼前这个如同小山一样高的男人。
      
      陆俨低眉敛目,神情里不辩喜怒,只说:“白天在监狱门口,你说了这样一句话——人会撒谎,但证据不会。”
      薛芃歪着头看他,缓慢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所有跟物证技术打交道的人,包括你们刑侦、禁毒,还有检察院、法院,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变的真理。”
      
      “的确如此。”陆俨说:“可我认为没有事情是绝对的。证据虽然不会撒谎,但是人却有可能在‘证据’已经拼凑出来的故事里撒谎,只要不出这个逻辑圈,对自己的言辞稍作修饰,这样的谎言就很难戳破。”
      
      薛芃扬了下眉梢,带着一点挑衅:“哦,比如呢?”
      
      陆俨倒是很认真:“比如,现在有一个精神病人或是未成年人死了,是自杀,但是在他自杀之前,有人教唆他,诱导他,甚至胁迫他,这才导致他有了实际行动。可是在教唆过程里,没有目击者,也没有直接录音、录像,更没有其它证据可以证明死者曾经被人教唆。”
      “也就是说,现有的证据,无论是物证还是尸检,都只能证明死者是自杀。而教唆他的人,就可以在‘证实自杀’的故事里玩个游戏,他完全可以承认自己接触过死者,甚至可以说在死者自杀之前,就发现死者有轻生的念头,还曾经规劝过,可惜没有阻止悲剧发生。像是这样的故事,物证技术就无法戳破其中的谎言。”
      
      薛芃起初听时还有点不屑,只是越往后听,神情越严肃,到最后甚至眯起眼睛盯住陆俨。
      
      就陆俨的故事逻辑,的确很难找到破绽,但薛芃却觉得,这只是一个逻辑自洽的文字游戏罢了。
      
      薛芃冷笑:“你说的只是个例,而且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懂得在逻辑圈内圆谎。这个人,不仅要懂刑侦心理学,还要具备基本的物证技术理论,演技也要好,犯罪逻辑清晰,思维缜密,呵……除非是自己人,否则根本做不到。”
      
      陆俨没接话,仿佛又一次被薛芃怼的没话了。
      
      薛芃问:“你突然跟我说这些,就是为了反驳我白天的话?”
      
      陆俨这才开口:“人心难测,当一个人有意利用证据来圆谎时,证据是不可能开口反驳的,尤其是当这个游戏完全在逻辑圈内进行,它几乎可以说是毫无破绽。我只是想告诉你,物证技术的确可靠,但无论是技术还是刑侦,都不能完全依赖它,那样只会被牵着鼻子走。”
      
      几秒的沉默,这一次,薛芃彻底冷了脸。
      “原来你是想教训我,让我走出思维定式,别被专业牵着鼻子走。”
      
      陆俨一顿:“我不是这个……”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薛芃打断了:“那我也想请教陆队,禁毒的案子已经和你无关了,你还这么上赶着,图什么。这回又想害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1、禁毒和缉毒在字面上是两件事,禁毒主要是预防和惩治毒品犯罪,维护秩序,缉毒就是抓捕毒贩,冲在一线,更危险。有些地方,缉毒工作会划在刑侦大队里,但是现在基本都回归到禁毒了,所以以前看警匪片,刑侦队也会管抓毒贩的事,现在基本都是禁毒缉毒一体,这样更利于开展工作。
    2、皮屑就属于微量物证,有的皮屑组织非常小,肉眼看不到,有的看到了也会误认成灰尘之类的东西。咱们给手机贴膜的时候,屏幕上如果沾了皮屑,用胶带可以粘走,但如果是纺织品,就很难转移了,只能用棉签一点点蘸取。
    3、毒品都有独特的气味,毕竟是合成化学物,又是有毒物质,一般味道都不小。就说抽烟好了,身上都会残留烟味数小时。而长年吸烟的人,皮肤、头发、血液就会带着烟味儿,不吸烟的时候也能闻到。何况是吸毒了。
    4、看到有亲问,视听资料属不属于“物证”:
    刑事技术也叫物证技术,所有和刑事案有关的需要做检验鉴定的,不管是有形的,还是生物物证,或是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在鉴定检验中都是和案件相关的“物证”。这里说的物证和物证技术,是广义的,广义的物证包括视听资料和书证。
    在涉及到刑事诉讼法的时候,为了方便区分,在术语上又分为视听资料、物证、书证、证词证言、笔录等等。我个人觉得这是狭义的细分,就是为了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
    在写系列文的时候,男主是律师,我就会说是视听资料,但是在这里,我觉得广义的统称意义更大。
    所以,以后如果看到我在表达上将一些视听资料、书证,称作“物证”的时候,你们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行了。
    ……
    感谢在2020-09-25 12:00:00~2020-09-26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落师门 55瓶;云朵、五毛喜欢小可爱、qinzi2017、叶微岚 20瓶;666、溪月 10瓶;牛腩爱芋艿 7瓶;晴子 5瓶;na、听风、桃奈叶子、王牌去污粉本粉 2瓶;流水人家、Chubby、大虾饺、moon、疏桐墨杰、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