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技术档案

作者:余姗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狱内女囚自缢案
      Chapter 5
      
      季冬允已经将陈凌的尸体剖开,一刀到底,划开皮肤、皮下组织和腹膜,随即开始检查胃内容物,通过食物消化的程度来判断死亡时间。
      
      陆俨作为一个“旁观者”,大部分时间都站在一旁,既不插手也不给意见,就听季冬允在解剖过程中口述,看着法医助手将内容记录下来,偶尔也会看向负责拍照的薛芃。
      薛芃始终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中,似乎拿陆俨当透明人,全程无视他的存在。
      
      季冬允说:“就胃内容物来看,陈凌的进食量很小,可能这也和她的胃溃疡有关。她胃里的这些包块就是溃疡的组织,就这个量来看,陈凌每次进食后的疼痛感应该非常强。还有,通常一个人死亡,胱括约肌和肛|门直肠括约肌会相继失去功能,这时候身体就会自动将肠道里的东西排泄出来。但是就尸体的排泄量来看,少进食的情况应该持续了一段时间。”
      
      陆俨默默听着,脑海中下意识勾勒出陈凌的生活状态。
      
      陈凌即将四十岁,到了下个月就刑满释放,但在监狱外早已没有亲人,心里没有寄托,出狱之后又该去哪儿呢?
      
      陈凌平日吃的很少,因为她有严重的胃溃疡,往往在进食后会伴有胃疼,久而久之就会减少进食。
      然而少进食,流入身体的营养不够,身体就会越来越虚弱,人也会越来越瘦。
      
      陈凌饱受胃溃疡的折磨多年,到了最近越发严重,早已筋疲力尽,既没心情也没力气去对抗疾病,心里产生了厌倦感,进而就想到死。
      
      毕竟如果这样拖拖拉拉的活下去,到了外面的世界只会更艰难,不仅要花上一大笔钱疗自己的病,还未必治得好。
      而在监狱里,她没有这层经济负担,还能通过狱中劳动获得少量工资。
      
      还有,陈凌在上一次保外就医的时候,就发现她的胃溃疡已经癌变,而这些癌细胞也随着胃部的血液流向全身,也就是扩散了。
      这些因素加起来,的确都会让一个长期被病痛折磨的人,产生轻生厌世的心理。
      
      只是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为什么要先将口唇缝合起来呢?
      
      陆俨心里滑过这个疑点,很快问道:“季法医,在过去的案件里,你有没有见过类似这种,明明都要自杀了,却在自杀之前做出一些自残行为?”
      季冬允:“你指的是陈凌把自己的嘴缝上?”
      陆俨:“嗯。”
      季冬允:“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见,我也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不过在你来之前,我刚在陈凌的嘴里发现一些东西。”
      
      陆俨一怔:“是什么?”
      季冬允直起身,扬了扬下巴,示意陆俨看向一旁的推拉车。
      
      车上有几个金属盘,盘子里装着从尸体中取出来的组织,稍后要进行保存,还要取其中一些组织作进一步检验。
      而其中一个盘子里,有一个很小的塑料袋,就像是装小药片的那种,塑料袋里有一张叠起来的纸。
      
      陆俨用镊子将小塑料袋夹起来,举到眼前就着灯光,试图看到里面写了什么。
      
      但纸条叠的很小,而且叠了不止一层,只能隐约看到里面有字迹,难以分清具体内容。会不会是陈凌的遗言?
      如果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封存,她完全可以和针线一起放在枕头下,等到尸体被发现时,遗言也会被翻找出来。
      而且陈凌已经没有亲人了,还会有什么话想跟什么人说?
      
      显然,将纸条缝合在嘴里,这个动作不仅是这个案子最大的疑点,也是重点。
      
      从这以后,陆俨再没提过任何问题。
      直到整个尸检结束,季冬允告诉陆俨,就今天的尸检内容来看,无论是缢沟的角度,麻绳在皮肤上滑动留下的擦伤痕迹,还是身体外的其它损伤,这些都不像是他杀伪装自缢。
      也就是说,陈凌是死于自缢的可能性更大,他杀的可能性可以暂时排除,但是更详细的结果还要等内脏组织检验之后。
      
      其实就案发现场来看,陆俨也更倾向认为陈凌是死于自缢。
      如果是他杀缢死,在没有事先下药,使被害人陷入昏迷的前提下,被害人被绳索勒住脖颈一定会剧烈挣扎。
      就算是自缢也是一样,挣扎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而在挣扎过程中,被害人的头发、脖颈和身体上都会和床铺或是地面发生摩擦,留下很多痕迹。
      被害人还会下意识去抓挠脖颈,试图解开绳索,还会去抓攻击他的人,那么凶手的皮肤上就很容易留下抓痕,指甲里也有机会提取到凶手或是自己的DNA。
      
      当然,也有凶手会用掐颈、捂住口鼻,甚至是压迫胸部的方式,先让受害人死亡,再伪装成自缢现场。
      只是他杀伪装现场和自杀现场有显著不同,加上陈凌的死等于是在“密室”中发生,同“密室”还有四名女囚,如果伪装现场反而很容易被拆穿,狱侦科也不需要打报告请外援。
      
      最主要的是,狱侦科既然请求协助,那就说明陈凌案不同于一般囚犯自杀案,或许在她背后还藏着其他秘密。
      
      又或者,那些事和这个字条有关?
      
      ……
      
      陆俨从解剖室里出来,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沉思许久,直到看到张椿阳发来的微信。
      等陆俨来到电梯前,一抬眼,就看到不知等在那里多久的薛芃。
      
      薛芃表情很淡,不夹杂一点私人情绪,可她的目光却很直接。
      陆俨一顿,刚走上前,就听薛芃说:“这个案子我仔细想了一下,有个问题我要先说清楚。”
      
      陆俨站定了,两人都没有按电梯。
      陆俨:“你说。”
      
      “之前你问我,方紫莹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机跟我做‘交易’。”薛芃停了一秒,继续道:“这件事我想过了,的确很奇怪。案件凌晨发生,上午开始取证,从案发现场来看只能初步判断是自杀还是他杀。目前来说,就算是经验再丰富的办案人员,也不敢在现阶段下结论,而且目前也没有锁定犯罪嫌疑人,方紫莹为什么这么着急找我谈条件?这也太此地无银了。”
      
      陆俨点了下头:“这点的确说不通,好像她知道有人会把陈凌的死算在她头上,这么迫不及待的站出来‘澄清’,反而惹人怀疑。”
      
      薛芃没接话,只是抬手按了下电梯按钮。
      陆俨就盯着顶上的数字。
      
      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气氛一下子跌落谷底。
      直到电梯响起“叮”的一声,门开了,薛芃侧过身,这才再次开口:“还有一件事。”
      
      陆俨刚要抬脚,又顿住。
      就听薛芃说:“王川的案子鉴定正在做,我也会参与,稍后会出一份鉴定报告。”
      陆俨嘴唇动了动:“辛苦了。”
      
      薛芃没理他,继续说:“你现在到了刑侦队,有些情况或许你还不了解,未免以后发生不必要的分歧,有些话我想说在前头。”
      
      陆俨一顿,抬手按住电梯按钮,随即转头看她。
      
      薛芃盯着他的眼睛,声音透着凉意:“刑侦队的案子一样很重要,并不亚于禁毒。而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想要做好一件事已经很难了,两边都占着只会吃力不讨好。我不希望看到因为某个人的立功心切,而带乱整个团队节奏,我也不想被连累。”
      
      陆俨脸色一变,却没接话。
      
      都说打人不打脸,可薛芃的话就等于是明着打脸,就算旁边没有第三人听到,也够难堪了。
      而且不管从职位上说,还是人情世故上,痕检都应该跟支队副队搞好关系才是,毕竟日后要共事的机会还很多,还要经常碰头讨论案情。
      但薛芃却一点面子都不留。
      
      过了好一会儿,陆俨才开口:“你的话,我会记住的。”
      他的语气倒是平和,好像并未生气。
      
      薛芃飞快的笑了一下,带着一点讥诮:“但愿如此,好自为之。”
      
      ……
      
      薛芃转身就走,身后也跟着传来电梯门合上的声音,陆俨下楼了。
      
      薛芃一路拐进走廊,正准备回痕检科继续后面的工作,谁知刚过拐角,就看到猫在墙边笑容古怪的孟尧远。
      
      薛芃一顿,只看了他一眼,径自往前走。
      孟尧远咧嘴一乐,对着她举起大拇指:“牛逼!”
      随即一路小碎步跟上薛芃,边走边说:“一个小科员,竟然敢跟支队副队撂狠话,你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还想不想混了!”
      
      薛芃没理孟尧远的阴阳怪气,直接进了茶水间。
      趁着薛芃冲咖啡的功夫,孟尧远又凑到她跟前,小声问:“哎,你偷偷告诉我,你俩到底有什么过节?仇人,还是情人啊?”
      薛芃不吭声,往杯子里倒了小半杯热水,将咖啡搅拌开。
      
      孟尧远又道:“你别忘了这可是刑侦支队,一个个的都是破案小能手,稍微有点蛛丝马迹,都逃不过咱的法眼!我劝你啊还是趁早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再说了,这男人跟女人么,无非就是那么点事儿,男未婚女未嫁,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而且就咱俩的交情,要是一个不小心将来被其他人知道了,没准我还能帮你遮掩呢?”
      
      薛芃依然不吭声,又往杯子里兑了点凉水。
      
      孟尧远仍不死心:“对了,这事儿张椿阳他们几个也觉出不对了,还在微信群里问呢,你猜陆队是怎么回的?”
      
      薛芃的动作终于停了,眼睛瞟向孟尧远。
      
      孟尧远笑道:“原话是——不算熟,更没有在一起过。嘿嘿,我采访一下啊,他说的对吗?你俩真没在一起过?真的不熟?你可想好了再回答啊,小心将来打脸啊!”
      
      薛芃定定的看着孟尧远两秒钟,眼神一点没变,随即就当着他的面端起杯子,凑到嘴边喝了一口,整个过程淡定极了。
      然后,就在孟尧远的紧迫盯人之下,薛芃淡淡问了:“从陈凌嘴里挖出来的纸条,你验了么?里面有什么?”
      
      话题忽然被转开。
      孟尧远“靠”了一声,说:“根本不用验,白纸黑字挺清楚的,也没有故弄玄虚,害我白兴奋了!”
      
      薛芃:“哦,写了什么?遗言?”
      
      孟尧远:“也不算吧,上面就一句——‘我们的故事,要从三十五年前说起。’有意思吧?你说哪来的‘们’啊,这个们还包括谁啊?我记得这个陈凌好像快四十岁了,就算要说自己的故事,也得从四十年前说啊,你说是吧……”
      
      薛芃顿住了。
      要从三十五年前说起?
      
      听上去有点古怪,可是仔细一琢磨,又好像没什么特别。
      而且就这样一句话,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藏”起来呢?陈凌是想引起谁的关注,还是希望有人能顺着这句话,去探索她生前的故事?
      
      薛芃一边想着,一边端着咖啡杯走出茶水间。
      孟尧远一愣,连忙跟上:“诶,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
      
      半个小时后,陆俨已经回到刑侦支队的办公桌前,面前的电脑里正在播放一段监控录像,正是张椿阳看了一上午截取出来的片段。
      
      片段里,有一个将自己裹得很严实的男人,刚好拐进酒吧一条街的小巷子。
      他一路贴着边,低着头,从头到尾都没有四下张望,好像很熟悉里面的地形。
      
      转了两个弯,男人忽然钻进一条小路,而这条小路的尽头就是王川酒吧的后巷。
      只是监控的角度存在盲点,只能拍到男人进去,却拍不到进去以后的画面。
      
      十五分钟后,男人从里面出来了,依然裹得严实,但步子明显加快了。
      男人沿着原路,在通向大陆的巷子口处转身。
      
      就在这时,巷子口又出现一道人影,正是刚拐进巷子的陆俨。
      两人擦肩而过,肩膀还撞了一下。
      陆俨转头朝男人扫了一眼,说了一句“抱歉”。
      
      看到这里,陆俨愣住了。
      这个监控里全程都没有露脸的男人,很有可能就是王川案的犯罪嫌疑人,而他还和这个犯罪嫌疑人曾经在巷子口曾经有过接触。
      
      陆俨闭上眼,用手敲了敲额头,试图在记忆里寻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对,他想起来了,昨晚他的确在拐进巷口撞到一个人。
      对方走得很急,也很快,但他没有看到对方的脸,就在他转头的刹那,那个人已经走开了好几步,只留下一个背影。
      
      陆俨绷着脸,又将监控录像调回到最开始,反复看了好几遍。
      
      方旭、张椿阳、李晓梦三人,这时就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在这十几分钟里,三人眼神交换了数次,谁也没有出声,心里别提多紧张了。
      虽说陆俨回来以后,只字未提微信群里的小插曲,可几人到底是“做贼心虚”,就怕应了那句“会叫的狗不咬人”,万一陆俨就是那种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却揣着一个小本子,随时记黑账的主儿,那以后的日子可就精彩了。
      
      等了一会儿,李晓梦又给张椿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提个话题,缓和一下气氛。
      结果就在这时,陆俨点名了:“张椿阳。”
      张椿阳一个激灵,条件反射的从椅子上弹起来:“是,陆队!”
      
      陆俨抬了抬眼皮,指着屏幕上的男人身影,说:“除了监控里这个人的形态特征,还有一个细节我记得很清楚,他身上有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儿。”
      
      香味儿?
      张椿阳不敢耽搁,立刻记录下来,跟着问:“那具体是哪种香味儿?”
      陆俨垂下眼,似乎正在回忆。
      
      张椿阳一边观察他的脸色一边举例:“是不是某种香皂的味道?还是香水?还是洗发水、沐浴液,或是……”
      
      “都不是。”陆俨的手指在桌上敲了两下,说:“闻上去像是某种植物香料,但我形容不上来,而且还有点刺鼻。对了,我经过他的时候,肩膀撞了一下,也许我昨天的穿的衣服上能发现什么……”
      
      陆俨停顿两秒,又问:“王川的社会关系调查的怎么样了?”
      许臻跟着走过来,将一份通讯记录递给陆俨:“王川最近的社交活动很少,问了他几个朋友,他们都说约过王川,但王川都以有事为由拒绝了,就说自己在忙。我查过他的电话,这半个月联系的比较勤的只有两个号码,现在已经变成空号了。”
      
      两个号码已经用红笔圈出来,陆俨扫了一眼,指着其中一个说:“这个号码之前是一个毒品分销商在用。”
      许臻跟着说:“王川刚出事,这个号码就成了空号,看来消息很灵通。”
      陆俨:“这个人叫张力,还有个外号,叫栓子,你顺着这条线查,一定会有收获。”
      只是这话落地,许臻却没应,好像还有点迟疑。
      
      陆俨问:“怎么?”
      张椿阳这才小声说:“是这样的陆队,禁毒已经打好报告了,这个案子明天就要交接过去了……而且林队那边,催得很急啊。”
      
      安静了两秒,陆俨“哦”了一声。
      这下彻底没人说话了。
      张椿阳和许臻又站了片刻,两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相处一天,也不了解陆俨的脾气,只能互相对视一眼,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这之后又过了几分钟,陆俨依然坐在那儿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低眉敛目的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直到手机亮了一下,进来一条微信。
      是陆俨的母亲齐韵之发来的:“小俨啊,你秦叔叔出差回来了,晚上要不要早点回来,咱们一块儿吃个饭?”
      
      陆俨的拇指在屏幕上按了几下,就一个字:“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用的知识又增加了:
    1、他杀伪装自杀的案发现场特征,和真正的自杀现场特征很不一样,所以一般在案发现场取证时,就会大概知道是他杀还是自杀。
    2、腹腔很多器官是被腹膜包裹的,划开腹膜才会见到胃、肝等器官。
    3、前面章节说过,有胃溃疡的人,饭后会胃疼,那是因为胃开始消化工作了。胃里的包块就是溃疡组织,常年溃疡的人会有癌变的几率。如果是肠溃疡,疼痛会晚一点,要等食物消化完进入肠道。
    红包继续么么哒~
    ……
    感谢在2020-09-24 12:00:00~2020-09-25 12: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请用心学数学、酒尾 10瓶;籽娃娃 5瓶;桃奈叶子、na 2瓶;yeasi、盐、流水人家、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刑事技术档案
    犯罪现场,红与白



    欲言又止最动听
    青梅竹马,玻璃渣,狗血向



    听说你要设计我
    结构师vs建筑师,年下,含糖



    寄生谎言
    口嫌体正 刑事律师男主 X 冷酷无情 犯罪心理专家女主



    顾先生,我劝你善良
    坏女人和野男人的职场斗争故事



    替身的自我修养
    一对职业替身的故事



    我没那么喜欢你
    女王攻vs伪君子。都市男女价值观图鉴,科普你身边的绿茶白莲渣男妖艳贱货~



    所有人都不正常
    这是一个专门给人收尸的妹子, 和一个毒舌龟毛的化学家, 一言不合就联手, 差点改写人类历史的故事



    听说你要气死我
    租个假新郎~



    误入妻途
    明明是两段各自中意的爱恋,却有着两种婚姻,一种是希望和成长,一种是青睐与救赎。



    妻有妻术
    夫有夫纲,妻有妻术。真正聪明的女人是老婆的身份,小三的命。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