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他很穷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前任男朋友

      KTV的包厢里,坐在赵文哲对面的是四个少年少女,仔细一看,不就正是宋安青的表弟表弟以及他们的男女朋友吗?
      
      此时几个少年少女面对一个沉稳的帅哥哥,少女们都有点犯花痴,而少年们则充满敌意。
      
      王英逸最先忍受不了这陌生男人的沉默,尤其在发现自己的女友居然直勾勾看着对方,甚至一不小心就会流口水后。
      
      “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们弄到这里想做什么?”
      
      赵文哲轻呵了一声,根本不用正眼看他们,“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们想留在这里和你们各自的男女朋友过潇潇洒洒的小日子,对吗?”
      
      轻轻摇了一下加了冰的酒,赵文哲轻抿了一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让少女们更加惊艳,也让少年们充满了危机感。
      
      公鸭嗓少年紧紧抓着王莹的手,生怕自己不抓牢一点,女朋友就会扑到这陌生男人的面前,“你究竟想做什么?直说行不行,绕什么弯子!”
      
      赵文哲依旧慢悠悠地,不像是在故意吊胃口,反而像是他本来的步调就是这样。
      
      “我可以提供给你们在这里吃喝玩乐全部都不用愁的条件,但是交换条件是,你们在回家之前,不能再出现在宋家一家人的面前,不能再和他们联系。”赵文哲说话的时候,嘴角轻轻往上翘了一点点,看起来像非常不正经,但他的语气有带着势在必得的自信。
      
      “或者,你们比较想明天一大早就被遣送回去,并且在回家之后被你们的母亲怒骂。”
      
      赵文哲说完这话后,王莹和王英逸都缩了一下。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们?”王莹有点小别扭地问。
      
      就好像一个怀春少女,在问一个对她英雄救美的男人她可否以身相许。
      
      公鸭嗓见此暗骂了一声:“也不看看你那什么样子,人家才看不上你!”
      
      这话说的小声,王莹没听见,没有当场发作。
      
      赵文哲无所谓地笑了笑,一口饮尽杯里的酒,“等下会有人来安排你们的住宿,在这里等着不要乱走。”
      
      他慢悠悠走出包厢,合上门,帮?既然他们认为是帮忙,那就是吧。
      
      ----
      
      宋安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记忆有那么一瞬间的断片,回忆了很久才忽然想起来昨天自己是要出去找表弟和表妹的。
      
      然后遇到赵文哲,被赵文哲按在表弟表妹的胳膊桌偷听了一会他们的对话。
      
      又一次充分认识到表弟和表妹被十四姨教的有多恶心,几乎已经没有办法改正了。
      
      之后呢?
      
      之后她很生气,吃了一个玉米,就……
      
      就怎么了?
      
      宋安青对接下来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她挠挠头掀开被子下床,打了一个嗝,发现自己打嗝居然有酒气?
      
      她昨晚有喝酒吗?
      
      宋安青隐隐约约想到自己在桌底有看到一些啤酒瓶子,难道那些啤酒都是她喝的??
      
      什么时候喝的?赵文哲居然也没拦着她?
      
      就在宋安青还在迷茫地回忆昨晚的事情时,她老妈的声音从房门外传来:“小青,你睡醒了没?这都大中午了。”
      
      宋安青一听老妈的声音,立即拿起闹钟,发现指针果然已经指向十二点了。
      
      所以她昨晚一定是喝酒了,赵文哲居然明知道她喝酒还不阻扰,究竟是何居心!
      
      等等,宋安青走去开门,一边想着,她怎么好像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表弟和表妹呢?
      
      她不是要早上送他们离开的吗!?
      
      宋安青想到这一点,马上冲出去抓着她老妈的胳膊问:“妈?我怎么睡到现在?表弟和表妹呢?”
      
      今天是周日,宋母和宋父都不用上班,而宋安青因为不上班都把这回事忘记了。
      
      这会儿看到母亲还在家里,宋安青才想起来。
      
      她有点愧疚,居然还是让爸妈受累了。
      
      “他们好像在这里找到地方住下了,也不知道他们去哪儿来的钱,反正就说不会再来麻烦我们了。”宋母说起来也觉得疑惑。
      
      她可不觉得十四姨会给他们钱在这里住,不然也不会把他们送到她们家蹭吃蹭喝蹭住,还要拖家带口。
      
      宋安青松开母亲,揉了揉额头:“我昨晚怎么回来的?怎么会头疼?”
      
      “一定是昨晚受凉了,对了,昨晚有个男孩送你回来,你不记得了吗?”宋母可是憋了一早上的八卦,就想着女儿什么时候醒了,抓住她好好盘问一番。
      
      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这么一个男孩的!?
      
      而且丈夫还一眼就认出对方的手表金贵到天价的地步,这还是因为丈夫的工作和钟表有点关系,他曾经有幸见过这款手表的正品。
      
      据说是定制版,全球数量不超过十个,手表的侧面雕刻有随着视觉角度不同而产生变化的小动物。
      
      宋父昨晚看到赵文哲手表上那条金色小龙起初看是卷做一团正在休息,再看就是小龙舒展筋骨,最后看小龙在腾云驾雾。
      
      宋父一度怀疑是对方正在无形的装逼,同时对对方的身份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所以夫妻俩就打算第二天好好盘问一下女儿。
      
      宋安青面对坐在自己对面的父母,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警/察审讯的嫌疑人。
      
      “说,你跟那个男孩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抱着你送你回来,还帮你盖被子!”
      
      宋安青觉得真是酸爽,赵文哲到底是怎么想的?送她回来干嘛啊,她自己没腿没脚不会自己走吗?呃……好吧,她喝醉了,确实没办法自己回来。
      
      她老觉得奇怪,她平白无故怎么会喝这么多酒呢?
      
      “我跟他真的没什么关系啊,清清白白的,不过就是朋友。”嗯,‘前任男朋友’的简称。
      
      她觉得她有点无辜,总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于是下一个问题是她父亲发问:“那你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吗?他的家庭背景怎么样,人品怎么样?”
      
      为什么又问起人家的身份了?
      
      宋安青老老实实的回答:“还能有什么背景?不过就是一个穷二代,人品是挺不错的。”
      
      “穷二代怎么会戴的起价值上千万的手表?”宋母当场反驳。
      
      宋安青也惊讶了,她和爸妈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价值上千万的手表真的是用来戴的?而不是用来装逼的?
      
      等等,她认识的那个赵文哲怎么可能会有这玩意?就算有,那也一定是租来的或者借来的吧!
      
      “你还不说实话?”宋父沉声,脸色也阴沉了许多。
      
      宋安青大喊冤枉,“我说的就是实话啊,他的衣服一年四季两套衣服轮流换,从来没有看到他买过新衣服,出行居然骑自行车!钱包里最多不超过两百块,能不是穷二代吗?话说,爸妈,我跟你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他是不是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很亲切?”
      
      “对呀,没错吧,他说他叫做赵文哲。”宋父点点头。
      
      宋安青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掉,还真是赵文哲那小子!
      
      难道他现在走的是‘先搞定她的爸妈,让爸妈逼着她嫁给他,婚后开启虐身虐心模式’路线?
      
      很多虐恋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没错吧?一定是的吧!
      
      宋安青还在脑补赵文哲的用意,宋母却忽然回过神了。
      
      “你说你和他是朋友,那为什么你对他的习惯这么清楚?别想糊弄你老妈,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性格,只是朋友的话怎么可能知道人家的这些习惯?”宋母一副逼她就范的样子,“从实招来,麻溜点,对你爸妈你还能瞒这么多,小青子,我和你爸都被你骗了啊。”
      
      宋安青真是被问的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这一定是赵文哲的报复计划之一!
      
      宋安青重重叹气,爸妈的担忧她可以理解,事到如今只能从实招来了。
      
      “好吧,他是我的前男友。”宋安青说完就小心翼翼的观察爸妈的脸色,发现爸妈好像忽然都愣住了,又接着说:“就是大学交往过的那个,他真的很穷,我都不敢让他给我买礼物,所以他怎么可能会有一块价值上千万的手表?就算有,那也可能是借来的租来的……”
      
      没准就是用来吓唬你们的。这句话宋安青没说出口,只是小小地看了一眼她爸妈。
      
      “兴许是人家这几年创业发达了呢?”宋母拧着眉头回道,在宋母看来,赵文哲确实很不错,气质有了,颜值有了,钱……也有了。甚至觉得当年女儿因为毕业各分东西跟人家分手简直就是瞎了狗眼。
      
      宋父却不赞同妻子的猜测:“从他表现出来的气度和气质来看,不像是这几年暴富起来的暴发户。我看着倒像是从小就被进行过精英教育的贵公子,而且安青的大学学费可不少,怎么可能是穷小子付得起的?”
      
      宋安青翻了一个白眼:“得了吧,贵公子能看上我这种丑小鸭?你们真是脑补太多了,他那手表肯定不是他的。下次见着他的时候,你们仔细看看,他是不是不戴手表了。而且说不定让你们误以为他是有钱人,才是他的目的呢。”
      
      “当年是我甩了他,现在回来追求我,没准就是为了报复我。”
      
      宋父和宋母都没想到还有这等弯弯绕绕,虽然有点可惜,但他们还是比较相信女儿的说辞。
      
      “那你赶紧问清楚,他到底是想怎么样呢,别一直缠着你。”宋母非常糟心,乐了一早上,还以为是一桩美事呢。
      
      宋父拧着眉头,“顺便问问他家庭背景如何。”
      
      他还是怀疑赵文哲的身世背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手表的描述瞎掰的,请勿考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