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他很穷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的年纪刚刚好

      宋安青后面还被她爸妈非常认真的教育了一番。
      
      比如说,如果发现人家确实是很穷,只是装阔气,而且还只是为了能讨好他们才装的阔气,那就看到人家人品还算可以的份上,她也可以考虑跟人家重新开始。
      
      比如说,当年她跟人家分手的真正原因不是不爱人家,而是嫌弃人家穷吧?现在要和人家在一起,不能这么物质,穷点就穷点吧,人没问题就好了。
      
      又比如说,下次可要正式引见人家,别搞的偷偷摸摸的跟地下恋似得……
      
      宋安青强撑着昏涨的脑袋,饿的咕咕叫,以为爸妈会看在她肚子饿的份上就这么放过她,却没想到她爸妈对视了一眼,就由老爸去下了一碗面,端到她的跟前,让她一边吃一边继续被教育。
      
      “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还嫌弃人家穷?我怎么没发现你在外面读书渐渐的就变成这种物质的女孩了?”宋母语重心长,那苦口婆心的样子让宋安青差点就真的觉得自己罪大恶极了。
      
      说我物质女,老妈你是认真的吗?
      
      宋安青很想甩老妈一个白眼,但是她老爸的手艺真的太6了,所以吃着吃着,脑子里想的就变成:艾玛!这碗面太特么的好吃了!
      
      “虽然现在物质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看人家的人品,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宋母觉得自己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也是时候给女儿传授经验了。
      
      以前是以为女儿是一个不看物质的女孩,所以担心她被男人轻易骗走了,就威胁她说没车没房不能嫁,难道是因为以前太过火了?
      
      所以女儿就往相反的方向发展了?
      
      宋安青吃的起劲儿,听到老妈忽然提高了音量,茫然地抬头,没注意到自己嘴里还叼着一撮面条,对上母亲的目光后,又‘呲溜’一下吸了进去。
      
      宋母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就没有一丁点危机感吗?都怪我和你爸,以前就不该跟你说那样的话。”
      
      宋安青根本不知道她老妈都脑补了什么,趁着机会把面吃完,终于心满意足了。
      
      “妈,你在说什么呢?”宋安青擦擦嘴,她怎么觉得她好像一句话也没听懂呢。
      
      宋母都快被她气死了,辛辛苦苦说了这么多,她现在居然问在说什么呢?
      
      “我让你别太看重物质,人家男孩虽然现在没什么钱,但是只要他愿意努力,有上进心,人品不错,以后生活会好的。我和你爸以前担心你被学校里的坏小子勾搭走,才会对你说没车没房不能嫁,是我和你爸太果断了。”宋母诚诚恳恳地道歉,“都怪我和你爸,但是现在你不能再那样想了。”
      
      宋安青暗暗嘀咕,现在说这也没用了啊,分都分了。
      
      宋安青的沉默让宋母觉得女儿还是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便开始举例子:“想当年我和你爸刚在一起的时候,你爸也是穷的响叮当,来客人了家里连多余的凳子都没有。可是你爸人品好,又不是不能吃苦的人,肯学习肯做事。渐渐的,我们的事业都发展起来,日子不也越过越好了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旁的宋父非常自豪的挺挺胸。
      
      宋安青下意识说:“可是大舅和大舅妈以前也是同甘共苦,后来富了,大舅就甩了大舅妈,找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三,大舅妈一分钱也没拿到。”
      
      宋母憋出一句:“那只是特殊案例,不能作为代表。”
      
      “那你跟老爸也只是特殊案例啊。”宋安青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好了,你们就别瞎担心了,我去补觉,睡醒了再说吧。”
      
      宋父看她又要去睡,赶忙提醒道:“可别忘了问那个赵文哲!”
      
      宋安青含糊地应了一声,关上房门,打了个哈欠。
      
      躺在床上,她拿出手机,非常认真的思考,她真的要听爸妈的话向赵文哲问清楚吗?
      
      她也知道如果这样纠缠不清,一直拖着对于她来说,只是浪费时间。
      
      可是她又不想就这么挑明,到了现在,宋安青依旧固执地认为赵文哲就是一个心思敏感又非常自卑的穷小子。
      
      如果她明知道这一点还去追问人家的家庭情况,不就是在戳他的伤口吗?
      
      戳了他的伤口,就更加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了吗?
      
      没等她纠结完毕,赵文哲反而主动给她发消息了。
      
      赵文哲:[醒了吗?你昨晚心情不好,缠着我喝了一些酒,我劝不动,只能由着你。现在感觉怎样?]
      
      宋安青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发现她好像没什么事情值得她心情不好啊。
      
      她怎么会缠着赵文哲喝酒?
      
      明明自己平时滴酒不沾的。
      
      如果真的要说影响心情的事情,那就是跟赵文哲重逢并且跟他纠缠不清这一件事了。
      
      难道说她平时没觉得有什么难过的,实际上心里其实非常难过?
      
      总不可能是赵文哲在胡扯吧,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说谎,而且平时为人也非常正直,不像是会糊弄人。
      
      宋安青思来想去都混乱了,算了,就当作是她心情不好缠着赵文哲喝了一些酒吧。
      
      宋安青:[就是还有点头疼,不碍事。谢谢你昨晚送我回来,对了,我的表弟表妹怎么样了?]
      
      赵文哲:[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认识到他们的错误,所以不敢再出现在你们面前了吧。]
      
      是这样吗?
      
      宋安青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可是又说不上来。
      
      至于爸妈让她问的那些,她也实在问不出口--如果真的会问,早就几年前她就问了。
      
      宋安青:[好吧,我知道了,还是谢谢你,如果昨晚我爸妈说了什么,你不要放在心上。我爸妈就是觉得我年纪大了,看到是个男的都想把我推销出去。]
      
      赵文哲:[不大,你的年纪刚刚好。]
      
      赵文哲没敢说完的是,她的年纪配他刚刚好。
      
      宋安青也发现这句话看起来怪怪的,她打趣地回了对方一句:[如果在这个年纪出嫁,那还确实刚刚好,可惜我现在没有适婚对象。好了,我要继续睡觉!午安!]
      
      说完又马上转移话题,宋安青只怕自己说的太过火。
      
      赵文哲抿着唇,敲了两个字:[午安。]
      
      ----
      
      转眼间大半个月时间过去了,春节近在眼前。
      
      宋安青这大半个月过的还挺忙碌的,如果忽视可能拜年的时候就要被七大姑八大姨们花式催婚介绍对象的话,她的心情还挺不错的。
      
      第一件值得她开心的事是,她家学霸弟弟依旧是全年级第一名,虽然宋安青至今还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弟弟专注学习。
      
      反正只要弟弟能够这样保持下去,上了高中之后不会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诱/惑,坚持认真学习,那么弟弟一定能考上国内数一数二的学校,就像他的姐姐那样。
      
      第二件值得开心的事是,表弟和表妹在这半个月时间里居然从来没有打扰过他们,甚至就连十四姨打电话过来询问都说他们家对表弟和表妹真是太好了。他们也没明白对方说什么太好了,可能是十四姨不想丢脸才故意这样说的,反正他们应和着就是了。
      
      第三件值得开心的事是,当然是她爸妈终究没有听那些想拉红线的媒婆的话,再给她安排什么相亲项目。当然宋安青认为可能她爸妈是觉得赵文哲那小子不错,平时总会问她,赵文哲什么时候会再来家里做客?她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
      
      今天,他们一家人出来采购年货,爸妈说要添置家电,看广告上说那扫地机器人似乎不错,打算去买一个。
      
      而她和弟弟则去买一些对联之类的东西,她这个弟弟对外人好像有点冷淡,但是对家人就是整个一话痨。
      
      宋安青还发现,似乎从上次她撞破弟弟在家里搞什么变装派对后,弟弟和她之间的代沟就少了一些,弟弟还经常主动跟她找话聊。
      
      “姐,你为什么不和你的男朋友出来?我知道你现在没有男朋友,可是我觉得只要你想要的话,随时你都可以谈。”宋幼明叽叽喳喳地就‘姐姐的男朋友’这个话题,已经说了一路。
      
      翻来覆去就那么一个意思,每次都能翻出新的说法,宋安青都服了弟弟的口舌功力。
      
      “你看街上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姐,你看那边那个穿校服的女孩,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那样,人家身边都有男朋友呢。”宋幼明指着对面。
      
      宋安青越发觉得这小子恐怕是爸妈派出来的间谍吧?
      
      而且,宋安青还发现在她买东西准备付钱的时候,弟弟还抢着付钱,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小金库有多充盈似得。
      
      一定是爸妈给他的游说费!不然这小子平时花钱也不是非常节俭,怎么可能省的下这么多钱!还这么大方的付钱!
      
      明明平时就连去买一碗粉都要死缠着让她帮付钱呢。
      
      从年货店出来,宋幼明还争着抢着要自己拿东西,嘴上说个不停:“姐,你是不是看不上那些条件不好的男人?可是我看赵哥长的不赖,人也不错啊,姐,你就不考虑不考虑人家吗?”
      
      宋安青正想让他闭嘴,耳朵都被唠叨出茧子了,忽然听到‘赵哥’这个称呼?喂!赵哥是谁!
      
      不会是赵文哲吧!他们不是只见过一次吗!怎么混的这么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对呀,以前爸妈只是吓唬女主,然后女主太爱脑补……就悲催了
    至于弟弟的钱哪儿来的,你们懂的(斜眼笑)
    放心,不会虐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