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翼心里的担心虽然多,可是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时日渐长,天气也越发寒冷,万幸的是,在时间推移中,翼身上的羽毛也长了出来,虽然不是大鸟一般的成羽,但也是覆盖了全身,勉强能抵御得了天地间无孔不入的寒风。
      
      至于陈白,他在零度都没降下的时候,就十分顺从不要脸的挤进了翼的腹下,对他来说脸哪有身体舒服来的重要。也辛亏这些时日翼的身体又长大了一截,否则还真是容不下他在腹下歇息。
      
      他们的食物并不像翼当初所想的一样,在寒冷来袭之际断粮,那两棵果子还依旧好好的长在那里,虽因寒冷而长势缓慢,可至少叶片还是绿色的,果子也依旧没停止过结,这让翼十分疑惑感叹,但到底天无绝人之路,它也没什么好怀疑的,毕竟生存哪容得下你各种怀疑警惕,该死的早死了。
      
      翼不知道的是,在老冷老冷的冬天,还要维持两棵果子的生长,费了陈白老鼻子力气了,天才知道他这自带的异能居然还是根据身体来分大小的。这一世穿到了刚出生的幼鸟儿身上,他的异能可以说是被削弱了很多,要可以的话,他也不怎么想用,太费力气了。
      
      可在生存的压力之下,不行也要行啊!除了维持果子不被冻死而一直消耗的异能之外,为了减缓异能的消耗,陈白就规定了每天就只结三个果子,刚刚好维持住食量越发大的翼的胃口,至于他自己,半个果子也消耗不了啊!如果他哥不硬往他嘴里塞的话。
      
      所以讨论下来,结果就是,三个果子,每天陈白一个,翼两个,多的也没有,反正它们也不需要飞行消耗能量,甚至陈白结的果子,还有滋养身体的效果,到底是异能催发出来的,带了些异能效果。
      
      陈白是一感觉到冷,就往翼的腹下钻,最后干脆不麻烦了,直接在它腹下安居了下来,这导致了只要翼一起来,陈白就会惨兮兮的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被冻醒,在原地可怜巴巴的拿着水淋淋的大眼睛直瞅着翼,直到翼忍不住再次心软,他就可以欢快的继续钻他的暖被窝,也就是翼的身下。
      
      对于这个几乎算不上是鸟巢的半残鸟窝,陈白其实是万分嫌弃的尤其是在气温下降以后。这导致了本来并不打算将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的陈白又陷入了纠结当中,拿出来吧!面对翼的时候怎么解释,不拿出来嘛!他俩一起受冻。
      
      最终,还是翼将鸟巢重新修整了一番,让它更像一个鸟巢的同时,也更加保暖,而陈白也默默的拿出了棉花,铺设进了鸟巢里,至少不会从下漏风了。
      
      翼没有露出异样的表情来,使陈白十分欣慰,松了口气的同时内里的心虚也少了不少,从此对于他这世的哥哥是越发的掏心掏肺,当然也越发的死皮赖脸了,不过陈白不承认,他觉得就算是,那也是翼自己放任惯出来的。
      
      虽然每次吃饭时陈白依旧是被喂的那个,虽然每次被喂都十分难受,但是他依旧是十分依恋翼的怀抱,尤其是那温暖如春的腹下,导致每次陈白都是一副痴汉脸似的,死皮赖脸的钻进去,并且坚决的拒绝出来。
      
      半个月过去了,陈白身上也终于长出了一层细细的绒毛,好歹不是原来光秃秃的模样了,如果不是外界温度持续走低,可能陈白会更加的高兴吧!
      
      ———————————— ——
      ————————————
      
      凌晨刚刚天明,鸟类的天性就使陈白不用人说,就主动遵从了自己的本能醒了过来,蒙蒙的打着哈欠从翼的羽毛下探出个脑袋,山崖上的寒风一阵一阵打着卷儿的吹过他的绒毛,让陈白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顿时就清醒了过来,后悔自己居然脑子不清醒,大冷天儿的钻出来干嘛啊!
      
      陈白傻傻的露着脑袋,突然觉得有些心疼他哥,他自己还可以钻他哥的暖腹下,而翼却只能自己独自一只鸟儿,去抵抗严寒的考验,貌似有些不公平啊!陈白有些心虚的想着,要不......。
      
      陈白那儿正发着呆,一旁的翼却有些无奈,在它眼里,它这个弟弟就是有点儿傻乎乎的,一直也没什么改善,也幸亏有它,要不然它这个傻弟弟可怎么办呦!唉~。
      
      翼弯下脖子,头抵着陈白,将他塞了回去,天色还早,让它弟再睡会儿好了。然后,陈白就毫无负担的睡去了,反正一切都有翼在嘛!它办不了的事情,陈白估计也是没太多办法的。
      
      主要是维持木系异能,也是需要体力的好吧!他一本正经的为自己偷懒做解释。
      
      昨晚下雪了,陈白好奇的探出头来,看着突然变成苍茫一片,整个都雪白白的的大地,不过惊叹之后,他才猛的反应过来,从空间里掏出好多棉花,立志于把他哥也埋进棉花里。
      
      天气到底是太冷了,也不知道他哥受不受的住这样的天气,被翼赶进腹底的陈白不确定的想着,毕竟他哥说起来,其实依旧还是个幼鸟,即使体型比他要大,可这也不能否认幼鸟和成鸟之间的差距。
      
      陈白用喙轻轻捋着翼腹下的羽毛,可以看见,这羽毛依旧是幼鸟般的绒毛,而不是真正坚毅的成羽。陈白无聊的一下一下轻啄着玩儿,丝毫不知道在他上面的翼被腹下丝丝缕缕的痒意闹腾哭笑不得。
      
      “乖,别闹”,翼笑着用翅膀撵了撵,干脆将他拎出来喂食了,陈白露出个头来,表面上十分乖巧的张着嘴接从他哥哪里递过来的食物,至于他心里怎么想,那就没人知道了。
      
      吃着果子,陈白觉得有些苦逼,被翼喂过了食物,翼就扔了一个果子给他玩耍,甚至没管它自己本就没吃饱,陈白心有愧疚。
      
      可更让陈白不能接受的是,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除了在枝头上挂着的时候,被摘下来的果子,就十分迅速的被冻成了一个铁疙瘩,吞吞不进,吐又舍不得吐,简直心塞。
      
      拨弄着怀里的果子,陈白苦着脸,只能认命的捂着果子等果子终于化冻的时候,递给今天只吃了一个果子的翼。
      
      翼看着它家傻弟弟的心意,觉得这感觉还不错,至少没白疼他,还知道心疼他哥哥了。虽然之后陈白一直表现的还不错,可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印象太过深刻,导致翼对它弟弟的感觉,依旧是个傻乎乎的小瘦鸟,需要补身体,太弱,需要爱护,太软。
      
      翼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毛病,满足!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