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成为动物的日常

作者:尔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翼没管它弟一副眼泪汪汪的委屈像,依旧是一口一口给他喂着,它认为,果然幼鸟就该是要对嘴喂,要不然他就不好好吃饭。
      
      被弟弟晾了半天不见他自己进食的认知,翼眼前一亮的表示,它貌似找到了喂养幼鸟的关键法门。
      
      陈白一副小委屈的样子,可经过了教训,他也只能乖乖听话,被翼喂到嘴边的时候,也是老老实实的张开嘴,被另一只鸟的长喙深入嘴巴,直探到喉咙,引起他些许的反胃。
      
      可他却不能反抗,不只是反抗之后会呛到难受,更是“......”
      
      小剧场“咳咳咳...,咳,”,翼恼怒,“啾~”,你个熊孩子又被呛住了吧!叫你不老实听话,叫你乱动,不乖乖吃东西,一边数落着,一边还拿翅膀轻扇他的屁股,说一句扇一下,认真教训着。
      
      只见那只更小的幼鸟,顾得了头顾不了尾,拿翅膀捂着小屁股,努力藏起来,头埋在打自己屁股的鸟儿怀里,抬眼一看,满目的泪水磅礴无处藏。《妈妈呀!我要回家》
      
      所以说,他这么听话,也是有原因的,多大滴人了,还被打屁屁,羞不羞啊!
      
      “啾~,”,我吃饱了,陈白含着泪,努力咽下再次喂进口的果肉,扭扭捏捏对着他哥说。翼听闻,用翅膀摸了摸他的肚子,果然,已经凸起了一个小包,它弟真是太小了,怎么才吃这么一点儿,翼面无表情的看着居然还剩下的果子,十分严肃的想着。
      
      如果父母还在,应该会把他养的更肥壮吧!翼有些伤感的想到。
      
      陈白咽了口口水,咽下哽在喉咙,差点儿翻涌出来的食物,摸着小肚子沉思,他该庆幸没被他哥没轻没重的给摸吐了吗?
      
      “啾~”,要不再吃一点儿,翼低头问。
      
      “啾啾~”,幼鸟悲愤,‘不要,我不要’,他扭过脸不要看它,坚决不配合。
      
      翼也只是问一下,反正它弟也饱了,留做下顿给他吃也行,便先将剩下的果子推到了一边,俯下身子不动了,这样也能消化的慢一点儿,过了一会儿,见身旁的幼鸟头一点一点的垂下,已然渐渐入了睡眠。
      
      翼将他揽了过来,让他睡在自己身子,翅膀轻轻覆盖着比它要幼小生命。突然被揽过去,身子倾斜,让本就要睡不睡的陈白猛的吓了一跳,瞌睡一下就被吓跑了,然而他看着熟悉的鸟儿,郁闷了,干脆把头塞了塞,努力埋进了大鸟的脖颈处,安顿了下来,睡意又渐渐凝聚了起来。
      
      翼轻拍着,看着它傻乎乎的弟弟渐渐睡去,感受着他没有忧虑的感情,突然间发现,它竟然有点儿羡慕,如果可以,它宁愿祝福他,一生如此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小心的将幼鸟往腹下移了移,为他遮挡着寒意,凌晨的夜风依旧刺骨,不全的鸟巢里,两团依旧是幼崽的鸟儿,相依相偎,仿佛无尽的朦胧夜色将它们笼罩在一起。
      
      冬天,也快降临了。
      
      天色渐亮,暖绒绒的阳光慢慢铺撒在山崖上,有些被阳光刺到眼睛的陈白努力埋了埋脑袋,还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只是没一会儿,他就被拱了出来眼睛都没睁开,陈白有些不满的扑腾了一下,被翼抚着脑袋安抚了下来。正当陈白准备继续睡的气候,就感觉嘴巴被翼的喙部碰了碰,陈白“......,咦~”
      
      又碰了碰,陈白因为没睡醒,如同浆糊似的不明所以,“啥~”,下意识的微张开了口,就感觉自己微启的那条缝被撬开,然后随着不断深入的喙,不由自主,仿若承受不住般的仰起了头,如同献祭的姿态配合着它的深入,喉咙艰难的吞咽着。
      
      他们没看到的是,阳光映射下,两只仿若交颈般的亲密姿态,泛起了点点绚烂的光彩。
      
      ——————————————————
      ——————————
      
      “啾,”,快起床了,翼站起来,退开,去叫陈白起床,而睡眼朦胧的陈白则根本就不想起床,委屈吧拉哼了哼,半睁着眼就继续往他哥的腹下蹭,蹭了半天,终于蹭到了大鸟,一脸满足的团成了一团闭上了眼睛继续睡。
      
      翼好笑的看着耍赖的弟弟,觉得还是不能惯着他这个臭毛病,主要是自己都没睡,还要看着这个臭小子睡,实在是心里不平衡啊!翼觉得大概是这个理由,它自己也信了,于是叫人起床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呜~,不要,不要嘛!我不想起来,陈白抱着翼的大腿撒娇,赖在它身下不起来。
      
      天知道现在有多冷,零下十几度肯定有,腿露在外面都打哆嗦,而陈白,谁能知道他的苦楚啊!他也没想到,他这次居然在当田鼠之后又一次发育迟缓了,跟翼相比,简直就不是一窝出来的鸟。
      
      想当初翼把果子给它弟喂完,正无奈叹气时,就见它弟,不知又从哪儿弄来一个果子,当时它就蒙了。搞了半天,翼才注意到山崖边冒出来的矮灌木果子树,还有一棵草一般的果子,甚至结的果子比灌木结的都大。
      
      本来叹息未来又如何的翼,就僵住了,乃至脑羞成怒的把火烧到了陈白身上,导致陈白的屁股平白受了场无妄之灾。
      
      有了这些果子垫底,翼一直以来沉重的心情总算是得到了些许缓解,可现实问题依旧存在。
      
      不说这些果子够吃到它们能自立的时候,就说现在天气渐冷,这果树一受冻自然不会再结果,这食物来源也就断了,一整个冬天,它们该怎么过,没有希望或者是残酷的,可有了希望却再次消失,那就是绝望,还不如一开始就没有那所谓的希望。
      
      可翼叹了口气,看着尚还年幼的弟弟,却怎么也无法劝自己放弃,因为它一但放弃就等于替它还没有主观意识的弟弟做选择,他到底年幼,还离不得啊!翼摸着陈白身子未长多少的羽毛,心里叹息,它怎么舍得。
      
      怎么舍得留它一母同胞的弟弟一个在这吃人的世道,怎么敢,怎么愿意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