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半越狱终被逮

      隔着一个紫仙鸽,柳幽然都能感受到傅流鹤的怒气值在上升,虽然他并没有将愤怒写在脸上。
      
      本是清冷的眸光犀利起来,傅流鹤仍举剑,轻轻咬出二字:“卑鄙。”
      
      那么是的咯,又能保命,又不会误伤紫仙鸽,作者我为何不能卑鄙一回?
      
      柳幽然摇了摇紫仙鸽,顶着他冷冽的目光道:“大晚上不睡觉也不吃鸡,你是听了风声杀上来的吧?随随便便想带走人,傅兄台你很有勇气,难道不怕祈雾山的左使提剑过来胖揍你吗?”
      
      傅流鹤眼里闪过疑惑:“你认得我?”
      
      “自然,傅家大公子,哪个不晓得。”柳幽然从紫仙鸽身后探出头,“不过人嘛,我暂时还不能给你。要不然这样,我们好声好气商量下,你借你老婆……借你未婚妻给我用用,用完我再还你……”
      
      “呵,魔族之人也好与我商量么?”哪知傅流鹤却冷笑着将她的话打断。
      
      他的态度让柳幽然不但没生气,甚至想笑。她嘻嘻一笑,歪头瞅着他的白发道:“我说傅白毛,咱们都是半个魔族,有必要用这种咄咄逼人的态度么?我又不是不把紫仙鸽还你,你急个啥?况且此处也不是个说话的地儿,你看你带了这么多手下进来,万一惊动了左使他老人家,诶嘿,他定会亲自过来抓你进牢笼。你总不想和你的小鸽子在这牢笼里谈情说爱拜天地吧?”
      
      夜半潜入山中无疑是傅流鹤的弱点。不过柳幽然还真佩服她家男二,在这个姑且称作前传的剧情里,竟敢独自带队刷祈雾山副本,果然爱情的力量大过天。
      
      不知是沉默片刻,还是沉思几许,傅流鹤终是收剑蹲下,与柳幽然视线齐平。
      
      柳幽然耐心等着,他却是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那边的妖,是你什么人?”
      
      “是我的人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呢?”柳幽然反问,“白毛你这思路很奇怪哎,和你商量的人是我,和沐休有个半毛钱关系哦?这么跟你保证吧,他要敢阻止我们的交易,我分分钟咬死他!”
      
      最后一句话感觉说得气鼓鼓的,柳幽然也懒得管沐休听到没,盯紧傅流鹤:“怎样?愿意听我一言了吗?”
      
      傅流鹤剑眉一锁,眯着眼与她四目相对。
      
      “我应当没有拒绝的选择吧?”
      
      这回答让柳幽然忍不住emmmmm一阵:“应当吧。”
      
      傅流鹤一点头,语气十分不友好:“说说看,你要鸽子做什么?”
      
      “我……”柳幽然正要道出缘由,只听身旁飞来一声惨叫,一个傅流鹤的手下被丢了过来,口中淌血,捂着胸口痛苦不堪。
      
      傅流鹤连转头也来不及,一把杀气腾腾的剑已架到了自己脖子上。
      
      柳幽然赶紧捏过剑刃,仰头对沐休道:“和气和气!他没把我咋滴,你别紧张啊!”
      
      “我知道,你先别说话哦。”沐休对她使了个眼色,继而转向傅流鹤,“阁下的小鸽子必须回一趟薛家,因为我给她喂了毒,半年内不解就会仙去呢,所以请阁下考虑一下吧。”
      
      傅流鹤摇了摇头:“在下并不相信你这出尔反尔的妖君还会行善事。喂毒?据我所知,你并没有给她喂过灼命。”
      
      沐休叹一声,一手执剑,一手伸过去够紫仙鸽。傅流鹤似乎明白过来他要做什么,当即翻身要将他推开,可却在起身的瞬间,被一种威压定在原地。
      
      沐休气场一放,连柳幽然亦动弹不得。看着他走到自己身旁,拇指与食指之间多出一枚绯色的丸药。
      
      在傅流鹤杀人般眼神之下,沐休松开两指,丸药便悬在半空。他若无其事地捏起紫仙鸽的两腮,等她杏口微张之时,令丸药缓缓进入其中。
      
      柳幽然心道不好,若是真让紫仙鸽服下灼命,那么傅流鹤与沐休的恩怨,这辈子怕是别想解开了。她可是抱着好好与傅流鹤商量的想法,并不想因此与这位在后期非常重要的男二结仇。
      
      可她无能为力,唯一能突破威压的魔元气也不敢用,眼下,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沐休?
      
      柳幽然很是绝望,她能做什么?此时此刻她唯独能做的,或许只有……
      
      沐休正仔细控制着丸药,冷不防耳旁传来一声土拨鼠咆哮般拖长的“啊——”,震得他耳膜生痛,竟连丸药也偏了方向,从紫仙鸽唇边掠过,滚落到一处黑暗里。
      
      他惊讶地望向柳幽然:“你……”
      
      “你不是答应我有事好商量、和平相处吗?”柳幽然逼着自己用最温和的语气道,“请你和别的角色也好好商量,而不是像这样强行逼别人同意,可好?”
      
      随后她看向傅流鹤:“中了灼命的人是我。傅公子应该知道,只有加入薛家,才能接触到灼命的解药,所以我才需要紫仙鸽的帮助。”
      
      没想到她竟会阻止沐休,傅流鹤一时不知要以什么表情面对她。他的目光停留在紫仙鸽那张因虚弱而苍白的脸上,垂眸道:“当真是这样么?”
      
      柳幽然还被威压逼着没法点头,只能重重地“嗯”了声。
      
      她余光扫见沐休面色有些不好看,耳中捕捉到他一声不屑的叹。
      
      继而是一声随口道出的催促:“小然,若是去无雨城,今夜就要动身。”
      
      闻言柳幽然道:“这个……先等我们从牢中出去再说。话说沐兄啊,我已经领略到你的气场了,所以你现在可以把它收了吗?”
      
      ……
      
      柳幽然本以为自己会在今晚踏上前往无雨城的路,可事实上,沐休还是打赌打输了。
      
      这个事实被证实,是柳幽然看见沐休在囚牢出口被沈苍翎冻结的时候。
      
      苏醒后与幽霁静唧唧隐居山中的沈苍翎,自然是亲民左使特意寻来的。此时柳影浔正立在沈苍翎背后三丈远的地方,以元气对柳幽然喊话道:“小然,昏睡数日,胆子倒是大了不少,竟敢将外头的人带进山中!”
      
      傅流鹤扶着还未清醒过来的紫仙鸽,站在柳幽然身后静观其变。他带来的二十名影卫,全被沐休杀了,故此时见沐休被冻成冰棍,他虽暂时与沐休同一阵营,但内心仍感解气。
      
      自知刚不过柳影浔二人,为防止傅流鹤也被冻成冰棍,柳幽然干脆直接认怂。她跪倒下去,垂头道:“小然知错,如何处罚随舅舅心意!但也请舅舅大发慈悲告诉我,为何不让我去无雨城?”
      
      她见沈苍翎将水容剑轻挥,一个界被他布出,将她和沐休、傅流鹤与紫仙鸽完全隔开。
      
      “我自会安排人送你去无雨城,但,并非是与这三人。”等界完全显现,柳影浔才道,“这三人背景非同一般,只凭你现在的粗浅修为,我不许你与任何一人接触!”
      
      柳幽然表示不服:“舅舅,我知道您只是不想我和沐休有太多接触。但您不知道,眼下沐休其实已经相信我了……”
      
      “相信?呵!你以为一件白鸢紫云袍,便能够确定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么?”柳影浔看着她冷笑起来,“也是,你年纪尚幼,阅历尚浅,对这些一无所知也情有可原。既然你说他相信你,倒是将证据拿出来给我看看!”
    插入书签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