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就不让捏软柿子

      看着柳影浔手里变出她先前穿的白鸢紫云袍,柳幽然有些郁闷。
      
      她还能给哪门子证据?袍子在亲民左使手里,这不算证据;能说话作证的沐休,又被沈苍翎冻住了。这明摆着是要强行禁止她和沐休接触吧?
      
      她只好无奈道:“那……那如果我说证据我拿不出……?”
      
      柳影浔一字一顿: “闭关修炼。”
      
      按祈雾山的规矩,闭关修炼就相当于关禁闭了。
      
      “……闭关多久?”
      
      “何时能过我的考校,便何时出关。”柳影浔道,“届时我将送你去无雨城。”
      
      “可是我中了灼命,再过半年就会毒发!”柳幽然急了,她不晓得柳影浔的考验是怎样的,她只晓得自己的辣鸡修炼速度,肯定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可柳影浔却漠然道:“规矩就是规矩,你若要活下去,倒是赶紧进步些。”接着对沈苍翎道,“尽快将地上的妖送回去,祈雾山从来都不欢迎他。”
      
      沈苍翎淡淡一笑:“即便你不说,我也要送他走。”五指张开,白色的流光从他指尖泻出,以极快的速度向沐休游去。
      
      二人皆以为今夜之事该是就此收场,不想一个身影掠向流光,以血肉之躯将之挡下。
      
      “呵……凭什么?”柳幽然拦在沐休前,一手压着被流光划破的腹部,脸上挂着冷笑。
      
      她很气。这个世界真是纯粹的强者为尊,若不能为尊,那就“趁你病要你命”。
      
      “舅舅,你讨厌沐休的话,当初他要强行留在祈雾山,你还同意什么?留着自己不喜欢的人成天在眼前晃荡,留着过中秋吗?”柳幽然质问道,“现在把他冻起来,然后趁他失去意识的时候强行加戏,规则?既然有规则,怎么不趁沐休醒着的时候说?怎么,只会挑人家变成软柿子的时候捏?那你们可真是棒棒的哦!”
      
      “无知!”柳影浔断喝一声,“这等危险的人物,祈雾山可供不起!送走他若不趁此时,更待何时?”
      
      伤口的剧痛反而让柳幽然火气更盛,她干脆蹲下去抱住冰块,也不顾刺骨寒冷,只是闷着头将冰块向一旁拖去。
      
      “强者为尊吗……行吧,我知道了。”她边走边道,“我自然会变成舅舅您想要的模样,就在短期内。但沐休,他对我很重要,我不允许您送走他!还有傅流鹤与紫仙鸽也不能,他们都是我的!”
      
      “啧啧,这种语气,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沈苍翎伸手阻止差点冲过去的柳影浔,眯眼饶有兴趣地望着柳幽然。
      
      柳幽然实在懒得回这个答案一目了然的问题。
      
      “随她去好了,姑娘长大了,总得有些自己的心思不是?”本也不指望她会回答,沈苍翎笑着转向柳影浔,道出的话却不知是说给谁听。
      
      柳幽然在心里叹了一番。她的男主这画风,真是越来越阴阳怪气了。
      
      随声,界被沈苍翎撤去。柳幽然感到眼前突然一片模糊,不由得眨了下眼,谁知一眼就看见,在界外等待的小情侣正依偎在一起。
      
      ……大半夜发狗粮也是没谁了。
      
      柳幽然的脚有些发软,倒不是给傅流鹤与紫仙鸽发狗粮气得。她设定的毒,通常是服下后十二小时内第一次毒发,算算时辰,现在差不多是灼命第一次发作的时间了。
      
      界撤去后,这儿没他们的事,沈苍翎自然带着柳影浔瞬移离开。柳幽然抱着冰冻沐休还未接近小情侣,已然忍不了体内气血翻腾,栽倒在沐休身上,一口血控制不住,喷在他胸口。
      
      喷完还不忘给他擦擦干净,接着抱起他继续挪向小情侣。呕血是身中灼命的标准之一,她的血,往后每次毒发都要吐的。
      
      这时她听见傅流鹤奇怪道:“凰寂谷妖君与傅家有仇,与祈雾山也有仇。便是这样一个人,为何你还要对他这般亲热?”
      
      见他紧搂紫仙鸽,柳幽然有些好笑:“傅公子的家族与紫仙鸽的仇怨,好像也不是一两章就能写完的吧?傅公子应该是最能理解,为何我会对这个被人魔唾弃的妖君亲热……咳咳咳……我去你喵的一口老血!”
      
      吐了第二口血,柳幽然走不动了。隔着冰,她摸了摸沐休的脸,不知为何咧了嘴。
      
      改良反派这种事,真的是又套路又狗血又有趣啊。
      
      心中念头闪过,然后她就趴在沐休胸口不动了——实在被灼命和腹部的伤口折腾得没了力气。
      
      ……
      
      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没有被冻结的沐休的身上,对于这件事,柳幽然是懵逼的。
      
      地点是自己的床上,她只穿了在牢笼里的那件单衣,沐休也只穿了单衣,最重要的是沐休他醒着……
      
      柳幽然挣扎着想起来,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晚上她失身没。毕竟有这么个尴尬体位和尴尬服饰在,说沐休没那方面的意思,她都不大相信。
      
      沐休一只手枕在头后,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嗯?看我这么出神干什么?”
      
      柳幽然炸毛道:“你要是让我失了身,我舅舅他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这似乎是沐休听过的最没气势的威胁。柳幽然的脸被他捏起,吊儿郎当的声音在继续:“我前不久才说过哦,要吃你,怎么也要等你长开了再吃。”枕在头下的手突然伸出,将柳幽然紧紧圈在自己怀里。
      
      软舌贴上了柳幽然的耳垂,继而轻微吸吮起来。柳幽然挣脱不得,又气道:“你够了!”
      
      回应她的只有沐休的轻笑:“不够,不够!从未有人在乎过我的生死去留,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例外呢。”
      
      感觉他不主动放手,自己定是没法挣脱,柳幽然弃疗了,并且一脸沮丧地看着沐休:“那你还想对我玩什么游戏?”
      
      却见沐休露出诡异的笑,他搂着柳幽然坐起来,指了指床头的一只碗,并在柳幽然目光的注视下将之打开。热腾腾的面香扑鼻而来,咸菜的酸香飘了满屋。
      
      “饿吗?想吃面吗?是片儿川哦。”
      
      他松了手,正当柳幽然坐在床沿上不明所以的时候,夹着面的筷子已伸到她嘴边:“张嘴,我喂你吃,这是游戏规则。”
      
      ……这游戏比开假车和亲亲更尬好吗!
      
      “……我自己来,不要你喂养。”柳幽然正要抢过筷子和面碗,只见沐休指节微动,她立即知道他是打算禁锢自己行动,忙摆手,“不不不!我不动,你喂,我吃就是了!”
      
      吃了两口,沐休看着她鼓起腮帮子,忍不住笑道:“活像一只塞了满嘴果仁的鼠妖。”
      
      “那个是仓鼠。”柳幽然口齿不清道。
      
      “嗯,我知道,爬在仓库里偷果仁的鼠妖。”沐休认真地开了个玩笑,夹起肉片与笋片,等她的腮帮子瘪下去一些,便喂给她。
      
      大概是刚睡醒脑子不太好使,柳幽然边吃着喂来的食物边道:“对了不要跟我说‘我养你’这样的话。咱们如果真的要结成夫妻,肯定是互相养,我不爱单方面的。”
      
      沐休愉快地应了一声。等柳幽然埋头去喝汤时,却是听到他一声长长的叹:“做夫妻么,那得等你解了毒……罢了罢了……”
      
      阴沉的语气让柳幽然心里一个咯噔,忙抬头问:“什么罢了?你别吓我啊!”
      
      结果被一大筷子面堵了嘴。沐休微勾嘴角:“这个以后再说吧,你现在么,只管吃面就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天忙,基本都是晚间更新了_(:з)∠)_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