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差点以为要便当

      一番话,听得柳幽然有些莫名其妙。
      
      “他是个双手沾满人血的妖魔”,这话从杀人如麻的左使口中道出,怎么都觉得很别扭。连柳影浔都把沐休当嗜杀的妖魔看,那沐休该是有多恶?
      
      至少,她现在对沐休的印象还很正常。此人,表面上明明是个还算纯良的少年吧……
      
      柳影浔极其严厉的一声断喝突然在她耳边炸响:“发呆做什么,快些过来!”
      
      大约是被这声断喝吓到,柳幽然怔了怔,撑着水面站起,却是躲到了沐休身后。
      
      躲着是因为她看到柳影浔垂下的袖中露出了沉孽剑的剑尖,这让她不由得慌起来。左使大人这是要干什么?和沐休干一架?沐休现在还伤着,唯一的武器也只有他手里看起来一触即碎的玉手板,倒是个“趁他病要他命”的好时机。
      
      只是平白无故打什么?就因为沐休不走?还是因为“他是个双手沾满人血的妖魔”?
      
      她完全get不到左使究竟在忌惮什么。
      
      柳影浔才不管她在想什么,见她躲入沐休身后,身上还披着他的血衣,面色一阴,一提剑掠了过来。
      
      三丈的距离可以说是很近了,转眼间他的剑已经逼到沐休身前。沐休抬起玉手板与他拼了一记,但见沉孽剑上泛起一层漆黑的魔气,他眉一皱,空着的手往后一伸,继而一把搂住湿漉漉的柳幽然,往岸边逃去。
      
      惊魂未定的柳幽然抓紧他的手臂,看着柳影浔从后头追了上来,忍不住问道:“沐兄,你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舅舅的事吗?”
      
      “没有。”
      
      “那他现在……”
      
      “是他自己莫名其妙……咳咳咳咳!”沐休跑得急,大概牵动了内伤,一口气没接上,猛地咳嗽起来。
      
      咳嗽声让柳幽然脱口道:“你的伤——”
      
      不等她说完,柳影浔已趁着这当头施了秘术过来。沐休还咳嗽的时候,沉孽剑倏然从水下刺出,直取他咽喉。
      
      铮!
      
      柳幽然唤出剑,硬着头皮替沐休挡住这一击,面前劲风蓦然袭来,逼得她一肘子推开沐休,架起剑在水面上连连退却。沉孽剑连挥三下,每一下都带着凉意贴着她的脸颊而过。
      
      仅仅三剑,已让柳幽然生出被冻麻的感觉,手也被剑上传来的力道震得生痛。
      
      根本就挡不住。
      
      下一刻她只觉胸口一痛,柳影浔直接将剑一旋,用剑柄给了她一记重击。柳幽然吃痛弓起身的时候,后颈又挨了一下。
      
      她眼前一黑,昏过去的刹那,似乎感觉脖颈上擦过什么尖锐的东西。
      
      什么鬼?这是要便当的节奏吗?!亲民左使你说你是不是又发神经了喂!李韦丞那个混混专打战五渣,怎么你也这样!
      
      再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柳幽然再次睁眼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回到了教室里。
      
      地方还是她最熟悉也最感压抑的高三教室,周围的人也正埋头刷着题。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感觉所有人刷的都是一样的作业……
      
      柳幽然低下头,看着自己书桌上正摆了一张被折了三折的数学试卷,白白的,除了姓名与学号,一字未动,甚至连一道选择题也不曾写上答案。
      
      茫然的大脑突然有了关于数学考试的记忆:周三下午全年级统一测试数学,限时,做完吃晚饭,还要登记成绩。
      
      可是不对啊,虽说每天的自修课空闲时,她都会拿出手稿写几段,但柳幽然清晰地记得,写手稿那天是周五傍晚,她的同桌还为了次日能看电影,而与她兴奋地聊了一个午休的天。
      
      所以她现在……究竟是穿越回去了,还是在做梦呢?
      
      发愣的柳幽然,耳中突然传来一阵敲窗的声音。她以为是巡逻老师见到自己发呆,因而敲窗提醒,便拿起笔准备算第一题。
      
      才写下sin45°的值,敲窗声停了,只听沐休的声音在嘀嘀咕咕:“这地方好生奇怪,与我平时见到的都不一样呢。”
      
      柳幽然手一抖,但见眼前场景急剧扭曲,仿佛夏天买的三色盒装冰淇淋被勺子搅得乱七八糟。
      
      沐休的声音还响在耳边,却满是责怪:“醒了?你是不是蠢货,给我挡什么剑?他又杀不了我,知不知道你差点儿死在他手上?”
      
      柳幽然一个激灵坐起来,鼻中钻入她从未闻过的幽香,她揉了揉眼,哪里还有什么教室,身周开着满满的藏青色异花。
      
      她低头观察了自己的衣服一番,好的不是校服……所以刚才只是个梦吗?
      
      她莫不是太想念现世,才会做这种梦?
      
      刚醒就感到脖子上蚂蚁咬似的痛,柳幽然立马想起被柳影浔打昏时,那片贴住自己脖颈的尖锐之物。
      
      她下意识摸了把脖子,果然摸到一道细小的、已经结疤的伤痕,不由得问沐休:“这是哪里?我是不是差点被抹脖子了?”
      
      沐休正蹲在她身侧,拿玉手板抵着下巴看她。闻言,他随意地看了眼周围:“这里好像是‘云苏十梦’?我只知道云苏花是藏青色的,不晓得这里的花是不是它们。”顿了顿,“柳影浔够狠,直接用剑擦着你的脖子过来刺我。还好,我们都只受了轻伤,。”
      
      他观察周围的时候,柳幽然发现他的衣服上多了几道剑痕。听了他的话后,她当下脑补出方才沐休在柳影浔打晕她的时候,又凭借风骚的走位救下她,并且慌不择路跑到这片自带天然幻境的地方。
      
      云苏十梦,祈雾山中的天然幻境,进入其中只要闻到花香,就有概率陷入幻境。但有花香就自然有其浓郁和稀薄的区域,合理利用的话,倒勉强可以做一个藏身之地。
      
      不过云苏十梦好歹还在祈雾山中,跑这里来真当柳影浔找不到?怎么说沐休也不可能这么淡定地蹲她眼前。
      
      除非,他与柳影浔达成了某种共识,接着,特意把她带到这个,能让指定的人看到陷入幻境者的记忆的地方。
      
      因而柳幽然坐起来正色道:“可不可以把我昏过去后发生的事说一下?比如你和左使大人……啊呸,和我舅舅成功约定了什么?”
      
      总感觉她错过了什么重(狗)要(血)的剧情。
      
      沐休眼里掠过的一线狠色,被柳幽然看在眼里。
      
      但这狠色转瞬即逝,他接着便笑呵呵道:“你怎么这么神经兮兮哟?别慌别慌,你舅舅只是看我对你还不错,就允许我接近你了。带你到这里也是他的主意,毕竟你嘴上说没失忆,但是呢把很多重要的事给忘了。
      
      “云苏十梦是一个观看记忆的幻境,必须要幻术师施术才能开启,所以这事就搁在我身上啦。”他手中的玉手板轻轻敲着柳幽然的脑袋,说得十分轻快。
      
      这样若无其事的语气,以及方才那一闪而逝的狠眼神,反而让柳幽然起了疑。要知柳影浔并非能轻易妥协的人,这个设定简短的男配,果然有问题。
      
      她想起了自己的手稿。沐休的设定没几行,可有一个非常值得注意的前提:他的这些设定,被标注了“表面上”。
      
      或许她的正文人物太多,支线设得太杂,以至于她未必记得每个配角和龙套的具体戏份。原作中,她似乎给柳幽然在大后期安排了一条感情线,只是不知道,红线的另一头,是否就是这个只有表面设定的沐休。
      
      想到他说柳影浔让他开启幻境,可左右不见柳影浔,柳幽然奇道:“我舅舅他人呢?”
      
      沐休一摊手:“看完就青着脸走了呗。你待的那地方太奇怪,一群人在封闭的房间里齐刷刷趴着,埋头奋笔疾书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柳幽然:“……”
      
      敢情她从小学到初中、又从初中到高中,整整十二年都待在奇怪的地方吗?
      
      “那我舅舅看完有说什么吗?是不是当我已经失忆没救了?”
      
      沐休抄手道:“怎么开口闭口都是你舅舅咯?他怎么想又不妨碍你待在祈雾山,依我说,你应该庆幸他消除对你的警惕才对。”
      
      柳幽然这就不明白了,怎么她在现世的生活被柳影浔看过,多疑左使反而还不起疑了?她怎么感觉柳影浔压根就没来过这里呢?
      
      左思右想还是不明白,她于是问了句“为什么”。
      
      然而沐休的回答很敷衍:“像他那种行事非同常人的大人物,谁问得出‘为什么’。”
      
      说罢他拿出一块传音玉佩放到她手里,“说来,你舅舅好像叫我给你留个话来着,把元气输进去后就能听到他的声音。
      
      见柳幽然接过玉佩,他清了清喉咙,长长一叹后,轻轻拍着她的肩:“哎,我的伤果然还需要养。以后几天服用的汤药全都要拜托你了哦,蠢小然。”
      
      一声“蠢小然”叫得柳幽然黑着脸背过去没理他,把元气输进玉佩,柳影浔的声音立刻飘入耳中。
      
      “五十天后的试炼不变,往后每日给我到折玉亭练剑四个时辰。”
      
      四……四个时辰练剑?!八小时一天?!
      
      柳幽然捏紧玉佩,心态崩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2017.11.19打卡修文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