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反派辣么亲民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剑拔弩张很突然

      好不容易爬回来,沐休浑身是水地蹲在岸上,拿玉手板指着自己:“我,好歹还是个刚受过重伤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抱歉抱歉。”柳幽然潜在水中,只露出一个头,“一时激动,望兄台勿追究。”
      
      顿了一下,柳幽然疑惑道:“不过你不是应该在千矶殿接受治疗吗?突然跑这里做什么?”
      
      “那么肯定是来找你咯。”沐休无辜地看着她,“我的药……”
      
      柳幽然沉默片刻,“那你还是回去等一下吧,就半个时辰,我还在接受惩罚。”
      
      沐休忽然来了兴趣,站起来踩着水面走到她身旁,“什么惩罚?”
      
      “罚跪。”
      
      “那你跪啊,躲水里干什么呢?”
      
      柳幽然仰望他苦笑道:“是罚跪湖面……我不会操纵流水,就只能泡水了。”
      
      沐休一愣,手中玉手板刷的指向她:“你在逗我吗?不会操纵流水?那你刚才拿什么把我弄飞的?拿巴掌吗?”
      
      “……好像有道理。”柳幽然说罢,默念起柳影浔教的咒,身周泛起圈圈涟漪,慢慢能感觉到脚底有一股力量托着她向上。
      
      托了一半,她忽然想起沐休还在身边盯着自己,硬生生让自己又哗地掉回水中,呛着水道:“你能不能背过去?别老盯着我看,成不成?”
      
      尤其是别老盯着我那毫无波涛的飞机场看啊色鬼!
      
      沐休不知道是装纯洁还是真纯洁:“啊?为什么?”
      
      “……不想回答,就问你背不背过去?”
      
      “哦哦哦。”他于是转过身,自顾自开始在湖面上漫步。
      
      “……等等,你回来!”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柳幽然又喊住他,“你教教我怎么在水面上自由自在地行走成不成?”
      
      沐休慢悠悠转过来,正当柳幽然以为他要贱贱地说一句“你求我啊”,一串咒语便飘入耳中。
      
      ……是条痛快的汉子。
      
      柳幽然赶紧记下,随后现学现卖念起咒语,片刻后就稳当地站在了湖面上。
      
      接着她尝试缓缓下跪,嗯……这么快就能跪得稳稳当当,沐休的法术比某傲娇护法靠谱多了。
      
      看她跪稳,沐休又闲不住问道:“对了,你犯了什么错被罚跪啊?”
      
      “下山没打假条呗。”
      
      似乎没听懂何为“没打假条”,沐休用困惑的目光看着她。
      
      “就是擅自下山。”
      
      他突然笑了:“这明明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嘛,看起来你的上司管得还挺严格。”
      
      那是,亲民左使的名号可不是假的。
      
      说起来,亲民左使现在在不在周围?若是被他听到这些话,搞不好一生气,又要给她安排点鬼畜的惩罚……
      
      柳幽然想想都害怕。
      
      念及此,她一本正经地对沐休道:“沐兄,要不你先回千矶殿?你那药一日服两回、每回隔两个时辰即可。这不连午饭都没用过,你不必急着催我煎药。”
      
      然而沐休亦是一本正经地摇头,随后在她身旁坐下,“我在这儿没认识几个人,回去也没事干。你看呢,你干跪着也无趣,要不然你陪我聊聊天吧。”
      
      说这话用的居然还是肯定句,似乎看准了她一定会答应。
      
      柳幽然看着他精神抖擞,丝毫不像之前那样又弱又受还咳嗽吐血,不禁开始怀疑他的伤是不是装的。
      
      但这时她想做的是赶他走,于是用这个理由拒绝道:“可是沐兄,你不是还受着重伤吗?河边冷,受内伤还吐血的人是吹不得风的。”
      
      沐休低头沉思片刻,突然脱下外衣。柳幽然还没反应过来,外衣便披到了她身上。
      
      他边给她披衣服边换了不容拒绝的语气:“你才在水里泡过,难道跪到水面上就不冷了?我没事,这点风吹不倒我,你那位红伊小姐姐的治疗术很厉害,我的内伤已好了大半,只等你的药……来来来,现在我们就聊会儿天吧。”
      
      柳幽然:“……”
      
      兄台你究竟是天然呆还是自带撩妹属性啊,我真不是让你想方设法创造聊天的环境啊!快被你蠢哭了!
      
      她无奈地瞪了沐休一眼,见对方眼里写满坚决,只好顺着他的意思点了头:“那就聊吧……”
      
      但柳幽然并不是个能找话题的人。怎么聊?问些问题听听新设定吗?
      
      沐休是个在她手稿中被一笔带过的角色,而且在她目前的正文中还未出现此人。经柳幽然分析,此人应当是大后期才出场的一个配角。
      
      柳幽然曾经也听说过不少穿书文的套路,据说那些脱离原设定登场的角色,十有七八是触发后续剧情的关键。
      
      不过……也有可能会成为新的主角。
      
      正好眼下柳幽然还背负一个类似于高考倒计时的试炼倒计时。假如能得沐休帮助,不说轻松,只要稳过试炼,往后的剧情就好安排了。
      
      也行,那就问些设定吧。
      
      结果还没等她开口,沐休便兴致勃勃问道:“奖励有带吗?”
      
      问得柳幽然一愣:“哈?”
      
      “打擂赢了的奖励啊,你别是忘了吧?”沐休眯眼笑道,“那小姑娘说已经把奖励给你了,我想看看那个传得神神秘秘的青鸢手链究竟有多好玩。”
      
      柳幽然歪过头:“我记得我下山前你就问我要奖励,现在还是要奖励。”
      
      面对这话,沐休却是一点也不尴尬:“那么是的咯,毕竟是差点拿命换来的东西。”他忽压低声音,“我告诉你哦,那手链对我这样的幻术师来说,重要着呢。”
      
      柳幽然点头:“嗯嗯能明白,就是随身带个不需要等冷却的血包,原地恢复血量和法力直到满,之后参团怼对面,技能打完一套再接一套,打得对面叫爸爸。”
      
      沐休直接无视了这番话,探身过来继续请求道:“所以说你可以把奖励给我了吗?”
      
      柳幽然摸出墨玉,唤出青鸢手链递给他。沐休拿过手链,甚是开心地打量来打量去,笑得像个瘦了二百斤的孩子。
      
      不知道除了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还能做什么的柳幽然,只好静静地目睹他从摸手链到收起手链的全过程。
      
      不知为何,沐休收起手链后,空气像是被一种怪异的沉默凝结,直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柳幽然感觉自己的尬笑渐渐僵硬,而沐休也收了笑嘻嘻的面孔,挪得离她更近,沉默着将双手搭上她的肩。
      
      柳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眉头一皱打破了沉默:“你干嘛?”
      
      他的视线与她齐平,眼神竟有几分失落:“装作不认识我的理由……可以说说看吗?”
      
      他的话使柳幽然愕然。怎么的,这儿居然有个失忆梗?看样子柳幽然和此人从前还是认识的?
      
      这时柳幽然脑中蓦然响起一句话:“失忆得好,连对反派的成见也一起忘了呢。”
      
      她愣了一会儿,这才回忆起这句话就是沐休说的。哇,开局明明“知道”她失忆了,这会儿又问这么个问题,有意义吗?不觉得自相矛盾么?还是沐兄你打算趁瞎几把聊天的时候套话?
      
      柳幽然慢慢道:“沐兄,我不记得你我从前有交集。”
      
      觉得这么说好像有点伤他的心,她又改口道:“可能在我来之前……不是,我的意思是,可能从前,很小的时候我们有过交集,但我现在真的不记得了……”
      
      沐休突然打断她的话:“要是真的不想回忆,就不用说这些话了。我能理解的,毕竟那是触犯你原则的事。”
      
      不得不说,他的话还是勾起了柳幽然的好奇心,“触犯我原则的事?什么事这么严重?”
      
      “既然你已经忘了,我再提也没什么意思了吧。”沐休却回避了这一问题,转到一旁喃喃,“忘了也好,不是什么好的记忆。”
      
      柳幽然只好悻悻哦了一声,目光漫无目的地看向别处,结果就看到一抹黑影立在折玉亭中。
      
      嗯?左使大人居然提前来了?真是难得。
      
      柳影浔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岸边,继而是水面上,快得叫人根本看不清他的位移。
      
      柳幽然本以为他是来宣布惩罚的结束,出乎意料的是,他竟是特意过来赶人的。
      
      似乎对沐休抱有很大的敌意,柳影浔驾驭流水移到离二人三丈远的地方,抄手而立,冷眼注视沐休。
      
      连话语也是冷冽如剑:“离小然远点,不然就给我死在这里!”
      
      满满的反派大boss气场……
      
      但是,这台词好像不太对劲。
      
      没等柳幽然提出疑惑,沐休便站起身来,握着玉手板看向柳影浔,目光平静地道出二字:“偏不。”
      
      柳影浔这回倒没服软,他沉声:“你熟悉的那个人,两年前就不在了,当时你也是承认的,现在又何苦这样执念?”
      
      沐休有意无意看向柳幽然:“与你无关。”
      
      柳影浔冷笑:“呵!别以为她忘了从前的事,你就能继续纠缠他了。我再说一次,祈雾山不欢迎你,还请你趁早离去!”
      
      “语气真冲呢……”沐休叹了一声,话音才落,玉手板上便流动起光华。
      
      柳幽然清楚地看见左使往后退了一步,继而便见他转向自己,却是厉声问道:“小然,你当真什么也不曾忘记?”
      
      没料到他突然会问自己,柳幽然怔住了,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若非他,你也不会沾染上魔气,更不会走得那样轻易。”柳影浔琥珀色眼眸中竟暗含杀意,接下来的话如同当头棒喝,“他是个双手沾满人血的妖魔,不要亲近他!”
    插入书签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