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挂了电话,许星空加快了速度。卖鱼大哥将黄骨鱼给收拾齐整,许星空交钱道谢后,拎着鱼去了菜品区。
      
      菜品区多是些大妈们在卖菜,许星空来买菜的次数多了,知道哪家更新鲜便宜,现在基本上都固定在一家买。
      
      那家卖菜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姐,胖乎乎的,操着北方口音,还有两抹高原红,说话十分爽利。
      
      “来啦。”卖菜大姐也认得了她,刚给人削完莴苣,擦着手过来和许星空打招呼。
      
      “嗯。”许星空笑了笑,拿了塑料袋,开始挑菜。
      
      许星空挑好菜,卖菜大姐边给称重边和她闲聊。
      
      “好几天不过来买菜了。”
      
      食指和中指对着拇指擦了擦,上面有刚拿土豆沾上的泥,许星空笑了笑,解释说:“最近工作有点忙。”
      
      “那是,工作忙就没什么时间做饭了。”大姐深表理解,低头看着电子秤上的重量,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们两口子工作都挺忙吧。”
      
      大姐话一出来,许星空一愣,以为她不是和她说话。
      
      见许星空半晌没应,大姐将头抬起来,目光里盛着笑容看着她,说:“上次在水产区那边抱着你的不是你老公吗?”
      
      许星空:“……”
      
      就在那一瞬间,许星空身上起了一层冷汗。
      
      她动了动双唇,刚要说话,大姐将菜称好,还给塞了一把小葱,笑眯眯地说:“你俩真般配啊,长得都好看。看你老公的模样,特别斯文,平时肯定待你特别好。”
      
      “哦。”许星空拎了菜,没再说话,转身走了。
      
      刚出菜市场,外面的阳光让许星空回了神。她想着刚才大姐说的话,凉凉地叹了口气,朝着自己家走去。
      
      大姐都误会了她和怀荆的关系,更何况其他人。怀荆只来过一次,就让大姐有了那样的误会。若是来她家里,碰到了邻居,那更是说不清楚。
      
      以后,还是不让他来为好。毕竟两人的关系不是情侣,若以后分开,有人再问起来,也能避免尴尬。
      
      禾枫公寓的公寓门口是个小高坡,许星空刚要往上走,一抬头,看到了公寓门口停着的那辆欧陆。
      
      男人只穿了浅灰色的衬衫和西裤,剪裁得体地包裹着他高大颀长的身体。他仍旧有些慵懒地靠在车上,长腿交叠,低着头看着手机。领带早不知道去了哪里,领口开了两个扣,露出的皮肤在穿透树叶的斑驳树影下,白到透明。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怀荆侧头垂眸,在看到她时,原本紧抿的唇线上挑,就连清冷的眸光,在树影下也变得柔和了。
      
      他将手机收起来,起身走了过来。
      
      男人腿长,几步的功夫已经走到了许星空身边,许星空心渐渐收紧,男人冲她一笑,仍旧是右边唇角略高,坏而轻佻,丝毫没有卖菜大姐说的斯文模样。
      
      “我帮你拿。”怀荆将许星空手里的东西全部接了过来。
      
      两人手一碰触,许星空手一抖,将东西握紧,说:“没关系,我自己能拿。”
      
      “给我吧。”怀荆坚持道,接了许星空手里的东西后笑着说,“你得空出手来,拿我送给你的东西。”
      
      动了动被塑料袋勒到的手指,许星空愣了一下,问道:“什么?”
      
      怀荆舌尖压着下唇,漫不经心一笑,说:“去开下车门。”
      
      “不了吧。”许星空有些抗拒。
      
      “哎。”怀荆用手腕推了她一下,说:“去啊。”
      
      许星空抿抿唇,抬腿往上面走,等到车子前,回头看怀荆,怀荆站在阳光下,冲着她笑着。
      
      许星空沉了下气,将车门打开了。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许星空瞳孔收缩了一下。
      
      车内的后座上,安安静静地放着一束白玫瑰,用报纸色花皮包着,一大束,数不清有多少朵。
      
      许星空双眸微动,这是她第一次收到花,而且还是她最喜欢的白玫瑰。
      
      她手指动了动,弯腰进车里,迎面而来的香气让许星空心里空了一下,像是做梦一样。待将玫瑰抱满怀,许星空回头看向怀荆,感觉才渐渐变得真切了。
      
      怀荆并不知道许星空喜欢什么花,他开车路过花店,只不过觉得许星空适合白玫瑰,所以就买了一束。
      
      可没想到,竟然这么适合。
      
      女人抱着白色的玫瑰站在酒红色的车前,她神情里带着些惊喜,但是很淡。只有白中透粉的脸颊,和斑驳树影下透亮清澈的双眸,才能透露出那么一点点。
      
      花太大一束了,她有些抱不过来,吃力地将花束往怀里拢了拢,袖口往上一拉,露出了两截鼓着小骨头的白皙手腕。
      
      怀荆静静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看了一会儿,笑了笑,起身走到了许星空身边。
      
      “谢谢。”女人抬眼看着他,淡淡地笑着说。
      
      男人将花束一拢,又塞进了她的怀里,将车门关好后,怀荆说:“走吧,我饿了。”
      
      这是怀荆第一次来许星空家,房间就是普通公寓的模样,很小,但装修得挺温馨。
      
      他刚一进门,就看到了门口放着的猫窝。猫窝周边都收拾得干净整洁,猫窝内也空空如也,怀荆侧眸看了一眼,许星空察觉到,解释说。
      
      “咪咪有些不舒服,被我送去宠物医院了。”
      
      怀荆一听,笑了笑说:“今晚还回来么?”
      
      “不回来了。”许星空接了怀荆手上的东西,准备去厨房做菜,接过来后,她随口问了句,“你问这个做什么?”
      
      “因为大人晚上会做一些事情,小孩子还是不要看的好。”怀荆说。
      
      许星空:“……”
      
      耳边悄悄泛了红,许星空拿了东西,转身去了厨房。
      
      平日经常做饭,所以许星空做饭的速度挺快的。不到一个小时,餐桌上摆了四菜一汤,许星空盛了米饭出来,把筷子摆放整齐了。
      
      餐桌不大,两人一人坐一边,许星空递了一碗汤给怀荆。刚做完饭,她身上起了一层汗,脸也有些红,声音淡淡地说:“不知道你什么口味,随便做的。”
      
      怀荆正抬着手腕,手指在袖口处挽了两下,他垂眸看着面前的饭菜。确实是家常小菜,比高档餐厅的中餐少了一层滤镜,但单单那么看着,就是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在里面。
      
      怀荆说:“挺好的,这样吃饭倒有些家的感觉了。”
      
      他话一落,两个人同时愣了一下。
      
      许星空抬头看着他,眸光动了动,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忍住了。她将筷子拿过来,对怀荆说:“吃饭吧。”
      
      这顿饭吃得平平无奇,怀荆不是个沉默的人,但在餐桌上却不怎么说话。这是他的教养,许星空挺欣赏的。
      
      两人吃饭虽吃得沉默,可也没觉得尴尬,就觉得桌子对面的那个人,熟悉到没有什么可以尴尬的。
      
      许星空想着怀荆说的话,吃得并不怎么痛快。
      
      吃过饭,怀荆没有走的意思,许星空收拾了餐桌去了厨房洗碗。
      
      水龙头里的水柱浇在手上,白瓷碰撞的清脆声音,混合着哗啦啦的水声,许星空心里在想事情。
      
      他不可以在这里留宿。
      
      “你平时就看这些书么?”
      
      许星空正走神,外面男人突然问了一句。许星空回神,将水龙头关掉,走了出去。出去时,看到怀荆坐在沙发上,手肘微微支撑在沙发背上,正看着她看的那本《玉石详解》
      
      听到许星空出来,怀荆双眸一抬,看着她一笑,说:“要不要前辈给你推荐几本?”
      
      怀荆是做宝石生意的,德语更是说得十分流利,他说一声前辈,许星空还真得认下。
      
      难得有人指导,许星空自然是同意。她擦了擦手,从沙发前的小茶几里掏出了一个便利本和一只笔,蹲在了沙发跟前,抬眼望着怀荆。
      
      看着她认真的模样,怀荆又是一笑,说道:“《古玉图考》、《古玉图》……”
      
      许星空按部就班地将几个字记下了。
      
      她写字的时候,低着头,怀荆的视线刚好能看到她的耳垂和耳后那软软的一片。他咬过那里,知道那里的口感,这么一看,怀荆竟觉得心里一痒。
      
      “像个小学生一样。”
      
      怀荆说着,看了一眼许星空的字,一笔一划,工工整整。
      
      他笑了笑,说:“字也像。”
      
      被他说得,许星空脸渐渐有些热。她抬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似是被他说得不高兴了,眼睛里竟有些不悦。怀荆垂眸对上她的视线,伸出手指捏住她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
      
      许星空眸光一动。
      
      男人刚开始的吻很轻,不一会儿就变成了狂风骤雨。许星空身体一轻,被男人抱住压在了身下。
      
      许星空抬眸,望着男人的眼睛。
      
      “我今晚在这里住下好不好?”怀荆嗓音低沉。
      
      男人的唇又落了下来,润而柔软,穿透了她的舌尖,攥住了她的心。
      
      男人的吻,顺着她的下颌到了耳边,许星空渐渐闭上了眼睛。
      
      “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男女互动这么多,我觉得可以顺势要一波收藏,ball ball you 点一下收藏按钮,给我一份爱的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