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如许星空所想,快餐并不快。劳累一天,再加上男人的疯狂,结束时,许星空闭上眼睛就睡了过去。等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在怀荆家的床上了。
      
      外面阳光耀眼,许星空睫毛颤了两下,身体下意识地往身边能遮挡阳光的地方挪了挪。刚睁开眼准备清醒一下时,头顶上传来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
      
      “醒了。”
      
      许星空一个激灵,抬起头,对上了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睛。
      
      她刚刚躲阳光的地方,是怀荆的胸膛,正面看着男人□□的皮肤,和皮肤下的肌肉,许星空心脏猛得一跳,将身体撤走了。
      
      离开男人的怀抱,许星空将怀中的被角往上拉了拉,她应了一声。
      
      “嗯。”
      
      声音带着些沙哑,嗓子也有些干涩,许星空说完后愣了一会儿,想起了昨晚自己在漆黑无人的山顶,叫得多么放浪。
      
      许星空闭上眼睛,脸渐渐泛了红,爬上了她的耳垂。
      
      她缓了一会儿,说:“我该回家了,咪咪还没吃早饭。”
      
      说完后,许星空准备起身。身体包着胸部,手臂伸出,还未够到不远处的衣服,一个后扯的拉力,让她一下倒在了床上。
      
      “哎……”许星空后背贴到了男人的身体,男人胸膛的热度让她的脸瞬间一热。她心下一跳间,身体挣扎了起来。
      
      “你干什么?”
      
      怀荆一只手抓住被角,将许星空包在了被子里。女人耳垂红得诱人,焦急地望着他,一双圆圆的眼睛像小动物一样在阳光下透着清澈的亮。
      
      “我也没吃早饭。”怀荆垂眸看着她,轻笑着道。
      
      许星空眉头微蹙,她说:“你家阿姨会来做吧,或者你家里有什么材料我可……”
      
      剩下的话,就被男人堵在了嘴里,怀荆欺身压了过来。
      
      这时候,许星空才知道,原来怀荆的早餐和快餐一样,都是吃她。
      
      李妙雪给的资料,许星空大部分需要加班才能完成,而翻译部最近不算特别忙,七点时办公室就没什么人了。
      
      许星空正在整理手上的资料,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她拿过来接听,是前台打过来的。
      
      “翻译部吗?请问你们部的钟副部长还在吗?前台这里有一个快递,需要他本人今天签收。”
      
      “他已经下班了。”许星空抬眼看了看办公室内的挂钟,和前台说:“我帮忙联系一下吧。”
      
      前台道谢后挂了电话,许星空将电话挂断,用办公室的座机给钟俞军打了过去。
      
      钟俞军家就住在公司附近,许星空做完手上工作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他正在前台那里签收快递。
      
      钟俞军是北方人,个子很高也很胖,工作很负责任,是个不错的领导。
      
      “一盒茶叶还得我当面签收?”钟俞军拿着盒子笑着说了一句。
      
      快递小哥就站在旁边,看着钟俞军签字,说道:“客户要求当面签收,应该很贵吧。”
      
      “哈哈,这我可不知道,不是我买的。”钟俞军签完字后将笔还给了快递小哥,道了声谢谢后,小哥起身出了门。
      
      钟俞军拿着快递盒子看了一会儿,直接将盒子给拆开了。里面是一罐茶叶,包装挺精美的,可见并不便宜。
      
      “钟大人。”许星空叫了钟俞军一声。
      
      钟俞军性格爽朗豪放,为人亲和,大家平时开玩笑都直接叫他钟大人。
      
      “哎,小许啊。”钟俞军看到许星空,神色闪了闪,他说:“我刚准备去办公室呢。”
      
      “您现在要上去吗?”许星空问道。
      
      “不了,你下来我就不上去了。”钟俞军说完,将茶叶放在了一边,和许星空边往外走边问道:“你最近下班时间都很晚啊,公司工作很多么?”
      
      九月的天气已经有了些凉意,推门时刮进来一阵凉风,许星空握紧了背包带,抿唇道:“不多。”
      
      “那就是你效率的问题了。”钟俞军开玩笑道。
      
      “嗯。”许星空点头承认。
      
      随后,她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从书包里拿了两份文件出来。许星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李助理让我把这两份材料下班前交给她,但我有地方不太会,所以想带回家慢慢做。既然碰到了您,我就偷个懒,直接请教您一下。”
      
      “哈哈,行。”钟俞军笑起来,将文件资料接了过来。他看了一眼,半晌后蹙了起眉。
      
      “这个地方……” 许星空将笔拿了出来,勾画了一下。
      
      钟俞军将资料翻看了一下,半晌后问道:“这是李妙雪让你翻译的?”
      
      许星空一愣,点头说:“是的,有什么不对吗?”
      
      将材料一拍,钟俞军笑着说:“资料我先拿着,你今晚不用加班了。”
      
      “可是李助理……”许星空有些担心。
      
      钟俞军笑起来,问许星空:“怎么?她比我官儿还大啦?”
      
      “没有。”许星空一笑,最后说了一句,“谢谢钟大人。”
      
      第二天一大早,许星空签卡上班,刚一进门,陈婉婉就贼兮兮地笑着跑了过来。一屁股坐在许星空的桌子上,陈婉婉嘴巴朝着钟俞军的办公室努了努,笑着说:“李妙雪被批了。”
      
      许星空也是一笑,将包放下,整理了一下桌面,问道:“因为什么?”
      
      “不知道。”陈婉婉好奇地摇了摇头,但随后一乐,“管它因为什么呢,反正她被批我就爽死了。哈哈哈,让她整天跟在老黄后面耀武扬威。活该!”
      
      李妙雪和翻译部部长黄千松的关系,办公室私底下传得沸沸扬扬的。黄千松去哪儿都带着李妙雪,李妙雪狐假虎威,把自己当腕儿了。本来她和陈婉婉差不多时间进的公司,陈婉婉兢兢业业,业务能力也比她强,但绩效向来不如她。因为这个,两人关系很不怎么样。
      
      许星空倒没闲心思管这些八卦,她收了收心,开始做手上的工作。
      
      钟俞军教训李妙雪也没教训多久,但李妙雪出来时脸色很不好看。陈婉婉还在她桌子上没走,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李妙雪气得踩着细高跟回了自己的位置,包臀的短裙,小短西装,背影风情万种。
      
      “我平时骂李妙雪归骂李妙雪,但你也要多跟她学习学习。”陈婉婉说:“你看她,有好身材就秀出来,哪像你似的,捂得严严实实的。”
      
      陈婉婉说着,抻了抻许星空的高领毛线衣。她速度太快,许星空一下没来得及拦。陈婉婉抻起来后,被许星空一把抓了过去。
      
      陈婉婉愣了三秒,边伸手边说:“哎,你脖子怎么了?”
      
      许星空脸一下红了,她抓住陈婉婉的手,脸急得有点红,边阻挡陈婉婉边着急解释道:“咪咪抓的。”
      
      见许星空抗拒,陈婉婉也没继续坚持,她不解道:“你家咪咪不是挺温顺的吗?”
      
      手指捏住领口,许星空红脸低头,闷声闷气地说:“受刺激了。”
      
      陈婉婉就被这么糊弄了过去,临走还跟她说了一句:“猫咪再干净也是猫咪,别忘了消毒啊。”
      
      许星空想起男人从后面咬住她的脖子时的场景,浑身一热,点点头说:“知道了。”
      
      没了多余的工作,许星空这天下班很早,走出公司大门时,太阳斜斜照着,将凉意也照暖了些。
      
      许星空坐上公交,在菜市场那个站点下了车。菜市场外熙熙攘攘,充满了生活气息。许星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笑了笑,她已经好久没有自己做饭了。
      
      怀荆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许星空正在水产区挑鱼。她垂眸看着水里活蹦乱跳的小鱼,卖鱼的大哥正准备给她捞。手机铃声一响,许星空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眸光一动。对卖鱼大哥说了句抱歉后,退到一边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电话那端,怀荆的声音闲闲地传了过来。
      
      “很高兴?”
      
      许星空不是个情绪鲜明的人,怀荆这么一问,让她有些惊讶。她拿着手机,低头看着水中的鱼,轻声说。
      
      “嗯,今天下班早。”
      
      怀荆听着她刻意压下去的声音,和电话那端嘈杂的人声,想着人群里她孤身站着,穿着红裙,红着脸……
      
      怀荆轻声一笑,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沿着杯子转了一圈,语气轻佻。
      
      “所以,你是在约我?”
      
      许星空哽住了。
      
      她急了一下,说:“没……没有。”
      
      电话那端是男人的轻笑声,笑声穿透耳膜,能想象得出男人笑起来时眼尾上挑的模样。
      
      “在哪儿呢?”怀荆问许星空。
      
      见他恢复正常,许星空的情绪也渐渐放下,她看着活蹦乱跳的鱼,抿了抿唇。
      
      “菜市场。”
      
      “哦~”怀荆尾音上扬,笑着问,“今晚做什么菜?”
      
      许星空攥紧了手中装着豆腐的塑料袋,淡淡地回复道:“黄骨鱼豆腐汤。”
      
      怀荆眸光一顿,办公室窗帘大开,夕阳越过几栋高耸的大厦照射了进来。阳光如线,像是缠绕在了他的手指上。怀荆想起他第一次去菜市场,许星空也是买了一条鱼。
      
      “你喜欢吃鱼?”怀荆问道,“和咪咪一样。”
      
      男人后一句带了些笑,笑容意味不明,但许星空却渐渐红了脸。
      
      “嗯。”
      
      “我也喜欢。”怀荆说。
      
      双唇微微一张,许星空目光停在水池中。池中的黄骨鱼鱼尾一扫,扫起了几滴水花。
      
      “你要一起吃晚饭吗?”许星空问。
      
      男人那端没了声音,一会儿传来了一阵笑声。
      
      怀荆说:“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许星空:我什么时候约你了?
    怀少:你说你下班早,就是告诉我你今天有时间跟我上床,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在约我。
    许星空:……
    最后,打滚求波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