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自拔

作者:西方经济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等上了怀荆的车,许星空才知道,怀荆说的快餐,与吃无关。
      
      集团总裁的停车场,与普通的停车场是隔离开的,两个停车场中间,有一个被圆形石墩隔离开的通道。
      
      现在,总裁停车场内的灯光全部是关闭的。只有夹角处,外面停车场漏进一丝光来。
      
      劳斯莱斯幻影的空间很宽敞,许星空却觉得像是要窒息了一样。男人的唇落在她耳边,许星空红着脸推开了怀荆。
      
      “不行,我……我工作还没有做完。”
      
      怀荆的唇在许星空的颊边擦过,他微抬头,眼尾看着许星空,轻笑一声,声线迷人低沉。
      
      “所以是快餐。”
      
      男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沙哑,许星空的心悬空一滞,她将头扭开,说。
      
      “可是,可是你再快也……”
      
      许星空声音一顿,住了嘴。
      
      眸中添了些玩味,男人一笑,热气暧昧得扑在她的耳后,怀荆问。
      
      “这是在夸奖我?”
      
      灯光像是有了温度,将许星空的耳垂照成了红色。她声线不稳,咬着下唇说:“没……我真的有工作需要快点做完。不然回去太晚,咪咪该饿了。”
      
      两人之间,怀荆向来是尊重对方的。他身体离开了些,垂眸看着她,尾音上扬。
      
      “咪咪?”
      
      “嗯。”男人气息的远离,让许星空呼吸也松了些,她解释道:“你给我的那只布偶猫。”
      
      “哦~”怀荆淡淡应了一声。
      
      灯光和黑暗,将男人的脸分割成两边。亮光下的唇角噙着丝笑,而黑暗中的眸子,像是沉入深不见底的寒潭,看不透彻。
      
      怀荆身体后靠,靠在了座位的椅背上,一双长腿慵懒地搭在了一起,男人声音恢复了以往的低沉,但语气却是轻佻张扬的。
      
      “我以为你说的是……”
      
      “砰”得一声,许星空脑袋碰到了车门上,她倒吸一口凉气,手足无措地打开车门,边下车边说:“我我……我真的有工作,我先走了。”
      
      许星空脸红得眼睛都有些发黑,她急匆匆得要走,却听到了车内男人放肆张扬的笑。
      
      许星空走了两步,又折返了回来,站在车门前,车内的男人停住笑,但唇角仍然是弯起的。
      
      “不好笑。”许星空说。
      
      怀荆身体微微下移,整张脸都透在了光中,帅得让人有些眼晕。不光他嘴上笑着,眼中也浮了层笑意。
      
      “我就笑。”怀荆说。
      
      “你……”被男人的不要脸气急,许星空的脸更红了。
      
      “除非,你亲住我的嘴,我就笑不出来了。”怀荆笑眯眯地看着许星空。
      
      许星空:“……”
      
      男人又笑了起来,许星空也无心去管了,她知道自己说不过他,红着脸赶紧走了。
      
      有了怀荆那段小插曲,许星空回家时已经九点半了。拿着钥匙开门时,门内就有一声轻微的喵呜声,而当打开门,许星空走进去,咪咪叫了一声,拿着自己脖子上毛就蹭了过来。
      
      柔软的小家伙,一下将许星空的心蹭软了。她开了灯,柔和的灯光洒了一室,她蹲下身体,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叫了一声。
      
      “咪咪~”
      
      这样一叫完,许星空瞬间想起了今夜男人说的话来。给咪咪起名字的时候,她想的很简单,没想到最后却因为一个猫咪的名字被男人给……
      
      许星空倒了猫粮给咪咪,就近坐在了咪咪旁边的地毯上看着它吃东西。咪咪长得可爱,也挺粘人的,为什么却不找怀荆?
      
      许星空想起自己被咬得那几口。
      
      她又红了脸,伸手摸了摸咪咪头上的毛,自言自语道。
      
      “怪不得它和你不亲,因为他是小狼狗,喜欢咬人。”
      
      李妙雪找了一次茬,她没有反抗,自然会找第二次第三次。许星空这一周,仍然忙到下班很晚,中间怀荆又约了两次,都被她拒绝了。
      
      两人一开始就说好了,互相需要才会见面,但两次都爽约,怀荆虽没说什么,许星空仍觉得没什么底。
      
      这周周五是下班最早的一天,许星空从公交车上下来。虽是最早下班的一天,也已经晚上八点了。她下的站比较偏僻,可以走小路回家。四周静悄悄的,小区内的光透过栅栏上的爬山虎映到了脸上。许星空裹了裹衣服,刚准备走回家,谁料刚一转身,对面一辆酒红色的欧陆突然开了大灯。
      
      大灯灯光耀眼,许星空被闪得眼前一花,她抬起手遮住了眼睛。大灯只闪烁了一下,随后关上了。许星空眼睛适应了光亮后,看向了那辆欧陆。
      
      车内开着灯,男人手臂搭在车窗上,正冲着她笑。
      
      许星空上了车。
      
      怀荆后背靠在车座上,侧眸看着许星空。车内灯光开着,照亮了他一半的侧脸,另外一半黑着,像是灯光下的雕塑。
      
      “要不要回去喂咪咪?”怀荆问。
      
      怀荆是来接她的。
      
      许星空听了这话,将安全带系上了。她手指有些凉,往袖子里缩了缩,说:“不用了,早上给它留了猫粮。”
      
      眉梢一挑,怀荆问道:“最近经常加班?”
      
      公司现在应该不算很忙。
      
      “嗯。”许星空淡淡应了一声。
      
      女人低着头,她头发仍然全部扎在了后面,但比以前多了点小花样。颊边垂了一绺发丝,在她白皙透粉的脸上留了一小截淡褐色的阴影。
      
      怀荆抿了抿唇,他将车子发动,说:“若是有人对你不满,你可以找你的上司提。但不能直接提,要委婉一点。”
      
      双眸一睁,许星空回过头,怀荆正伸手关车内的灯。修长的手指抵在灯光按钮处,手指被灯光照得透亮,男人回头的一瞬间,将灯关上了。
      
      在她印象里,怀荆只是她的床伴,可她也不能忘了,他同时是IO珠宝集团的总裁。
      
      他在帮她。
      
      “谢谢。”许星空说。
      
      怀荆一笑,开车转方向,淡淡地说。
      
      “不客气,我只是不想你那原本属于我的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
      
      怀荆的车开得很稳,顺着沿海公路,一路开到了沿海别墅区后方的山顶后停下了。山上漆黑一片,车内开着音乐,车窗前有些许的光芒。
      
      许星空看了怀荆一眼,怀荆笑着看她,起身下车后,给许星空开了车门。
      
      刚下车,迎面就是夜间凉凉的山风,许星空头发被吹乱了些。将耳边的碎发撩到耳后,她站在车门旁边,望向远处,眼睛渐渐睁大。
      
      这是夏城的后山,站在山顶,极目远眺是整个夏城。
      
      夜晚的夏城,被灯火覆盖住,像火山的熔岩,更像铺满了明星的星空。
      
      登高远眺,最是令人心旷神怡的。许星空这些日子的烦闷,也被冲淡了许多。男人站在车前方,背对着她,双手支撑在车前盖上,似乎也在看这夜景。
      
      灯影中,男人的背影像是镶嵌了金边,更加颀长伟岸。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姿势慵懒随意。
      
      许星空眸光微微一动,车内正放到了一首歌,是她也喜欢听的《旋涡》
      
      “来这里做什么?”许星空看着男人的背影问。
      
      “嗯?”男人尾音上扬,他轻笑一声,转了身过来。
      
      怀荆看着站在车门边的许星空,唇角微微一勾,笑着说。
      
      “吃‘快餐’啊。”
      
      许星空眸光一动,男人信步走来。
      
      车内,彭羚正唱到了一处。
      
      来沉没,
      在我的深处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怀少别名:每次上床都咬老婆斯基、三天不调戏老婆就不舒服斯基
    怀荆:天上有星空,天下有星空,天上天下中间也有个星空……
    许星空:那你喜欢哪个?
    怀荆:我下面那个。
    许星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