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9章康斯顿

      第一封信件。
      
      来自艾维斯。康斯顿毫不迟疑地拆开信件,同往常一样,在日常问候之后,就是关于进度的询问,顺便透露一下黑水口一切顺利的消息。
      
      大坝已经在两天前修建好了,海水正在排空当中。一切顺利,除了那位术士卡嘉。这位傲慢的术士在配好药剂后就开始进行自己的实验,很少走出房门。但在他自己的实验中却出了一些问题,似乎是缺少了某种稀有材料,那可是金币也难以弄来的东西。于是在数日的不得进展之后,这位卡嘉术士要求以那种稀有材料作为报酬,否则他将拒绝提供药剂。哪怕他愿意退回一部分金币,这同样是一个极其无理的要求。
      
      这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术士,是在一次与康斯顿和独眼鲨会面的过程中诉说他的要求的,用理所当然地态度进行傲慢地威胁,并且在会面过程中一直自视甚高地睥睨着两人。
      
      康斯顿冷眼旁观着卡嘉无知地一步一步走向悬崖,他根本没有意识到独眼鲨气势的变化。
      
      独眼鲨露出了他有史以来最柔和的笑容:“你说你拒绝提供药剂?”
      
      卡嘉毫无所觉地回答:“如果提供了我所要的,那就另当别论了。”或许也怪不得他的迟钝,这本就是一位身体孱弱的研究者,危险意识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遥远了。而且自他来到平钩镇,就几乎没有与独眼鲨见过面,他无从了解这位独眼爵士。
      
      “你的药剂难道已经准备好了?”独眼鲨继续轻柔地问道。
      
      卡嘉将不耐烦隐含起来,这倒叫他表现出了一种特别的耐性:“当然,只要我要的东西到手,药剂立马就可以交给你们,绝不会耽误时间。”
      
      “啊,那就好办了。”独眼鲨满意地轻笑,然后下一秒直接跃过了木桌,用左手卡住卡嘉的脖子将他拎起,满脸狰狞地笑道,“你可以去死了。”
      
      卡嘉惊慌地张大了嘴巴,但被卡住脖子的他只能发出一点“嗬嗬”声。他用双手使劲儿掰着独眼鲨的手指,但就他那点儿可怜的力气,什么都做不到。
      
      独眼鲨的手臂微微放低一点,让他的脚尖能够勉强够到地面,于是本能下卡嘉的双腿不再乱蹬,而是努力的想要撑住地面。独眼鲨颇具兴趣地瞧着卡嘉挣扎,愉快地嘿嘿笑起来,他的手指微微松了松劲儿,好叫这瘦弱小子不至于晕厥过去。
      
      挣扎了半天的卡嘉终于意识到他的举动是徒劳无功的,他松开试图掰开独眼鲨手指的双手,向自己的怀里摸去,但在他哆嗦的手掌碰到他想寻找的东西之前,他的双腕分别发出了“咔吧”的声音,在独眼鲨松开右手后,它们软软地垂下。卡嘉口中发出一声惨嚎。
      
      独眼鲨没趣儿似的松开左手,看着卡嘉滑落到地上,提着胳膊哀嚎。
      
      “啧!”独眼鲨转身大大咧咧地坐到椅子上,无趣地撇了撇嘴。
      
      康斯顿慢条斯理地走到卡嘉身前。
      
      “卡嘉智者。”他的目光平静,仿佛眼前的还是那位衣衫整洁眼神倨傲的灰袍年轻人,“我们一直在很好的履行着约定,之前与您的合作也一直很愉快。如果由于某些意外,导致我再也不能与您合作了,我会很遗憾的。”
      
      康斯顿轻柔地抬起卡嘉的手腕:“还好只是脱臼了,还可以恢复。但是如果骨头碎裂了,那您恐怕就再也无法进行您心爱的实验了。”
      
      “我,我……”卡嘉惊恐地看着康斯顿,康斯顿对他平静地笑了笑:“现在,我希望您能告诉我,您对那些药剂的储藏都做了怎么样的保护呢?我们应该如何安全地把它们取出?哦,还有,这些药剂恐怕不再适合放在您那里了,我们会好好的保存它们。当然,等这些药剂发挥完它们应有的效果后,我会交给您最后一部分报酬。不过在那之后,您还得在平钩镇待一阵子,您可以继续您的实验,只要我们仍然合作愉快,您就是安全的。”
      
      卡嘉果然在存储那些配好的药剂的地方做了他独有的守卫布置,如果没有他的方法,康斯顿和独眼鲨想要拿到那批药剂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卡嘉忘记了,他的危险布置难以突破,但他自己却是个十分易于松动的口子。
      
      一切顺利。
      
      给艾维斯的回信很容易,多余的事情都不需要汇报。
      
      康斯顿看向第二封信件,他轻抿了一口淡酒,然后无声地叹息着拿起了来自蓝河湾的信件。
      
      没有客套的问候,里面是班克西的叮嘱和亚梭尔隐晦的探寻。班克西还是和以前一样,他不赞同,但也知道没办法劝服他,所以只是叫他安心,不必担忧他们,然后,还是那句老生常谈:“务必小心,做事前多想想你的朋友们。”康斯顿看着这句之前几乎要把耳朵听出老茧的话,脸上露出了浅淡的笑意。但接下来亚梭尔的笔迹所书写的内容就有些叫康斯顿不知如何处理了,这孩子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他应当是已经对康斯顿所要做的事情有所觉察了,亚梭尔说自己在蓝河湾一切都好,迪恩陛下很和蔼,萨拉殿下也很友好,但接着就开始试探着询问康斯顿这里的情况。康斯顿能够看得出亚梭尔的词句都小心地斟酌过,但担忧的心思仍然被透漏出来,那是无法掩盖的。
      
      康斯顿摩挲着信纸,或许之前,康斯顿还有那么一点微毫的可能被劝说放弃替亚尔林复仇,但自从亚梭尔被曼德森派出的卫兵追杀后,这一点微毫的可能也泯灭了。也许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但活着的人不能再面对这威胁。更何况康斯顿从不认同“既然死亡那就算了”这种软弱的思想。
      
      康斯顿无意识的摩挲着桌面,那里光滑一片,这不是他书房里的那张桌子,但那张桌子上的血色刻痕已经深深地刻到他心里。康斯顿深吸一口气,执起笔,他的心意是坚定的。
      
      但再打开第三封信件前,康斯顿的手还是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坚定的拿起了这封来自暮谷城,来自莱昂诺大人的信件。这位大人笔迹一如既往的流畅有力。
      
      “康斯顿,
      
      我抱着踌蹴的心准备写下这封信,但当我落笔时,它却不可思议的坚定起来。也许我的心里早已有了定论,但我过去一直没能面对它。
      
      我想你还记得你前往平钩镇之前我们的对话,我仍然希望你能安安稳稳的,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发现很多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生活就是生活。所有的热血都会在时光的冲刷下褪去,所有激情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归于平淡,时光会消磨掉很多东西,但有一样东西正相反——信念。信念会在时光的打磨下愈发坚定、愈发稳固、愈发纯粹。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老去,我们失去了强健的身体,我们失去了青春的美貌,我们失去了热烈的心情,但我们仍然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原因。
      
      当一切如常时,我们抱着安稳的心态,渴望过着安稳的日子,这就是生活。但是当我们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之后,那些一直安稳在心里的信念就会出现,有些事情,比安稳的生活更重要。
      
      你是对的,康斯顿,你做的事才是正确的。哪怕时光带走了我强健的体魄和敏锐的头脑,但我的信念不允许我苟且的活着。安稳不是苟且的龟缩起来,接受一切不合理的事情,安稳是我们经过抗争,我们经过努力,然后所争取而来的。那是对我们心灵的奖赏,那才是真正的安稳。
      
      做你想做的事情吧。但我仍要提醒你一点,你做这些事情所出发的动机,是‘正确’,而非‘仇恨’。仇恨是一种太过激烈的情绪,仇恨不能为人所掌控,正相反,仇恨这种情绪在掌控着人。如果你不能放下仇恨,那么在你做每一件事情的时候,它就会蒙住你的双眼,罩住你的双耳,它让你所能看到的所能听到的,都变成它想要你看到想要你听到的,那不是真实的。那是危险的。
      
      康斯顿,我知道这很难,仇恨并非能够轻易放下的。但有一种东西还是可以和它对抗的,那是支持你活下来的,最美好的源动力。所以当你失去了它的时候,你才会产生仇恨。但你所失去的并非全部,事实上,你看似失去的那一部分,也仍然在那里,只是你的仇恨叫你忽视了他。一个人的心意不会因为分别,因为死亡而改变或消逝。它纯粹而隽永。而你所拥有的,并非只有你所失去的那一部分心意。你还有你的小朋友,你的好朋友,还有我这个老头子的。不要将之视为束缚,它是在你被仇恨所蒙蔽时的牵引。
      
      做你想做的事情去吧,康斯顿。我会在这里支持你。
      
      莱昂诺”
      
      有什么热流从心脏里涌出,传递到四肢百骸,涌上脸颊,涌上眼睛。康斯顿摸了摸脸颊,温热而干燥,他并没有哭。他将这封信反复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收好。
      
      康斯顿·斯图亚特,他在这世上再无一个血亲,他的朋友在暮谷城,在蓝河湾,而他在平钩镇,进行着隐秘而危险的事情,他从未感觉到忧郁和孤独。
      
      可是现在,他却感受到了超乎寻常的,无法言说的,暖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