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8章艾维斯

      “我的荣幸,维克托大人。”艾维斯微笑着对眼前这位眼神沉稳的男人说道。
      
      维克托·菲尔顿,戴瑞克·费斯托伯爵的得力手下。有艾维斯与梵妮·费斯托的关系在,再加上戴瑞克·费斯托伯爵自己的一点野心,他一直在对艾维斯做出隐蔽而有力的支持。
      
      在艾维斯选择黑水口这块土地作为自己的领地时,他就没指望这里能带给他多大的支持,曼德森也不可能将那些拥有着众多的人口和丰富的物产的土地封给他。艾维斯看中的是这里的地理位置,它现在虽然荒僻、封闭,但它紧邻着芒德斯家族的国土。只是再好的环境想要发挥出用途,也是需要经过建设的,而黑水口这里,只比荒无人烟的野地要好上一点。艾维斯自己的人手并不够多,因此,作为他最牢固最可靠的盟友,费斯托伯爵将他的得力手下带着人手隐秘地派遣来到这里。
      
      “我们将分批次前来,大队的人马容易引起注意。请您谅解。”维克托道。
      
      “不,这样很对。”艾维斯道,“在这件事情上,再谨慎都不为过。这里的概况您已经知晓,更具体的您可以和毕维斯进行商讨。条件简陋,还请你多多包涵。”这句话并非全是客套,哪怕已经雇佣这里的人拿出了他们最好的手艺,但现在也只不过有了几栋木屋。于渔民们的房屋相比,它们坚固精致了许多,但是对于艾维斯等人曾经的住所,这里委实不够看了。
      
      “我的职责,大人。”维克托微微弯腰,“既然已经安排妥帖,请您允许我告退。”
      
      维克托气质沉稳,但在工作上雷厉风行,他极快的和毕维斯商讨出方案,将工作也按照分批次前来的人手安排好了,一切都井井有条。毕维斯不由得向艾维斯感叹:“这位大人简直就像是闪电一样,不愧为费斯托大人的得力助手。”
      
      “跟他合作的感觉怎么样?”艾维斯询问。
      
      “愉快而疲倦。”毕维斯答道,“很难相信,他在那样的快节奏下还能保持着缜密的思维。”
      
      “看起来你有了努力的方向了。”艾维斯轻笑。
      
      “大人,我……”毕维斯的声音被远处的吼叫声打断了。那是一种,悲凉而愤怒的哀嚎。
      
      “啊!啊——”
      
      “你干什么!快松手,啊!”
      
      嘈杂的惊呼声越来越大,艾维斯皱起眉向那边走过去。
      
      发狂了的是被称之为“老疯子”的戴纳,这是艾维斯第一次见到他发狂的样子。他的脸上已经不见了那种纯真快乐的笑容,可怕的愤怒在那张脸上扭曲,他的眼睛睁得很大,额头上青色的血管凸起,大张的嘴巴里发出的声音像怒吼又像哀嚎,悲伤和愤怒混杂在一起,痛苦地从胸腔中挤压喷薄。
      
      戴纳的手中没有武器,但他比周围的人都要高壮,所有靠近的人都被他挥倒。他脊背弯曲,双臂略微抬起,对着每一个靠近的人发出吼声。看上去危险而……可怜。
      
      “汉特,发生什么事了。”艾维斯严肃地问道。
      
      “艾维斯大人,”汉特惊愕地转过头,他的脸上还残余着疑惑和愤怒。
      
      这时艾维斯也已经看清了,被众人包围着的戴纳脚下躺着一具头发花白尸体,肥腻褶皱的皮肉上布满了伤痕,艾维斯略微皱眉,他认了出来,这是那个汉特的母亲被迫嫁给的,以虐待小男孩儿为乐的老商人。
      
      “这老家伙不经折腾,我们正准备把他埋了。”汉特仇恨而厌恶地瞟了一眼地上的尸体,“结果那家伙突然冲过来,抢下那具尸体,谁都不让靠近。”
      
      艾维斯想起耐尔德的话,“只要没有人刺激他。”不知道那具尸体为什么会刺激到戴纳,但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艾维斯缓缓靠近,轻声呼唤:“戴纳,戴纳。”
      
      戴纳转过来看着艾维斯,仍然警惕,但没有表现出攻击的意图。
      
      “戴纳,是我,艾维斯。已经没事了,来,放松,戴纳,放松。”艾维斯轻柔地安抚着戴纳,一边小心地靠近。
      
      随着艾维斯的靠近,戴纳突然又抬起手,摆出攻击的姿态,口中发出警告的低吼。
      
      艾维斯只好停下脚步:“放松,没事的,没事的。戴纳,没有危险。”
      
      戴纳不再低吼,但目光仍然警惕。
      
      “要不然先强行把他制住吧,大人。”哈罗德低声道,他怕戴纳再突然发个狂,伤到艾维斯。
      
      艾维斯皱起眉,他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再试试,如果还不行,再去拿绳子。”
      
      艾维斯试着和戴纳交谈,戴纳渐渐不再低吼,身体也不再紧绷着随时做出攻击的姿态,但仍然不肯叫人靠近,场面一时就这么僵住了。艾维斯轻叹,准备叫哈罗德再叫几个人来,先把戴纳制住。耐尔德带着人去探森林了,艾维斯答应了他要照顾好戴纳,他本不愿如此,但总不能叫他一直站在这里,让那具尸体一直躺在那。
      
      艾维斯曾经问过耐尔德什么会刺激到戴纳,但耐尔德不愿意多谈,他只说,只要正常的生活就不会有问题。在他出发后,艾维斯派人来看顾戴纳,他自己也常常去看望戴纳以防下人忽视。但今日的事情实在不是能够防备住的。
      
      “戴纳!”耐尔德的高呼传了过来。
      
      “啊,啊!”戴纳的神情又开始激动起来,双手也开始挥舞。
      
      艾维斯转过头,耐尔德身上还穿着猎装,靴子上沾满了泥,衣服上还有迸溅到的血迹,头发也乱糟糟的。这是正巧赶回来,听说了事情后匆忙赶过来的样子。
      
      “戴纳。”耐尔德直接走了过去,他揽住戴纳,低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们回家去。”
      
      戴纳抓住他兄弟的胳膊,却固执地摇头不肯走,口中第一次发出除了吼声以外的词:“耐尔,不,不。耐尔。”
      
      耐尔德抬起头,目光凶狠地扫过周围的人:“你们谁欺负他了!”
      
      艾维斯皱着眉:“耐尔德,我向你保证,绝不会有人欺负他。”
      
      耐尔德冷哼一声,转向戴纳。戴纳模糊不清地吐词:“打,打。”
      
      “谁打他了!”耐尔德看起来像是气疯了,他的手掌用力握起,“艾维斯!你这个背信的小人!”
      
      “注意你的言辞!”哈罗德怒斥。
      
      “谁打你了!”耐尔德没理会哈罗德,他向戴纳问道。
      
      戴纳拉着他的胳膊,指向地上的尸体:“他,他。”
      
      耐尔德一愣:“他打你了?”
      
      “打他。”戴纳似乎急了,“他打,他打,被。”
      
      “他被别人打了。”艾维斯沉声道,他已经想明白了,戴纳是以为那个老商人被别人欺负所以才冲上来的。
      
      戴纳在那猛点头,耐尔德的嘴巴开合了几下,声音有些发涩:“戴纳,我们先离开好不好?那个人不会有事。”
      
      戴纳看起来还有些迟疑,耐尔德道:“相信我,真的没事,我们先离开。”
      
      戴纳终于点了点头。耐尔德向艾维斯行礼:“对不起,大人,我只是一时气糊涂了,我……”
      
      “先离开这。”艾维斯打断他,转身走向房屋,他的脸色难看极了。
      
      进到房间后,艾维斯坐到椅子上,目光沉沉地看着耐尔德。
      
      耐尔德不安地站在那里,愤怒褪去之后,艾维斯在他脸上看见了渐渐浮现的恐惧。黑水口的偏僻和闭塞致使它远离了权势阶层,艾维斯之前温和地表现也叫人忘记了这种差距所带来的包括生死的掌控。
      
      “把戴纳哄到一旁。”艾维斯命令道。
      
      戴纳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顺,他乖乖地去了另一间屋子。艾维斯注视着耐尔德,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你知道你刚才的话会带来什么后果吗?”艾维斯低沉着嗓音问道,他的姿态充满威严。
      
      “我很抱歉,大人。”耐尔德不安地回应,艾维斯的话带给他沉重的压力,他终于意识到了危险。
      
      艾维斯静默地注视了耐尔德一阵后才开口:“仅此一次。耐尔德,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这话让耐尔德松了一口气,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变得湿凉。疲惫如浪潮席卷,他经历了多日的森林探索之后还没来得及休息,但眼下不是他能够休息的时候。
      
      “这次的探索结果怎么样?”
      
      “一切顺利,大人。”耐尔德赶忙答道,“再有几次,就可以将地图补充完整了。”
      
      艾维斯点了点头,他没有询问更多,跟着耐尔德一起去的人会更清晰地向他汇报,于是他问了另一件事:“戴纳是怎么回事?”
      
      耐尔德的脸上又抑制不住地流露出愤怒的神情:“戴纳小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但那些人一直都在欺负他,戴纳虽然强壮,但却从来都不知道反抗,然后他们就越来越过分!后来,后来有一次,”耐尔德停顿住了,他粗重地喘息了一下,“有一次……”
      
      “我明白了。”艾维斯打断了耐尔德,他并不一定非要追究事情始末,去挖掘人家的痛苦往事,知道缘由就可以了,“这一次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耐尔德尴尬地抿了抿嘴唇,他的声音很低落,“从前戴纳也没有遇见过别人被欺侮。”
      
      这话背后所隐含的深刻意思叫艾维斯沉默了,他对戴纳起了更深切的同情与喜爱,这感情延伸出一部分到耐尔德身上,叫艾维斯对他更多的宽容了一些。
      
      “你可以回去了。”艾维斯道。
      
      耐尔德迟疑了一下,他踌躇着问道:“大人,我能问一下那具尸体是怎么回事吗?”
      
      艾维斯回答:“死在他手上的孩子比整个黑水口的人都要多。每一个死的都比他今日的死相要凄惨得多。”他的语气平淡,但明晰地透出来不齿与厌恶。
      
      耐尔德舒了口气,他行了个礼,然后安静的退下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