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5章艾维斯

      在艾维斯到达黑水口的时候,天空上方正飘着蒙蒙细雨,给河边的林地蒙上了一道湿润的轻纱,空气柔软而清新。队伍里的人们已经脱下了厚重的斗篷,这里比暮谷城要暖和太多了。
      
      这里算得上是一个好地方,游猎的好地方。
      
      这里没有人烟。
      
      他们花了五天的时间从平钩镇来到这里。在到达平钩镇的时候,艾维斯以为那里已经够破旧的了,但到达了黑水口后,艾维斯才明白为什么曼德森那么痛快的将这里分给他做封地。地面高低起伏,到处都是野林地。他们不得不把载着货物的马车停在林地外,之前崎岖不平的道路已经够损耗车轮的了,而现在想要叫宽大的马车强行挤进狭窄的林间小路,这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痴心妄想了。
      
      艾维斯带着几个人沿着小路走进了树林,既然道路还没有被废弃,就说明还有人居住在这里。
      
      小路上的泥土已经被踩踏得坚硬结实,蜿蜒着消失在森林深处。树叶沙沙作响,四周虫叫鸟鸣,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息。如果这里不是他的封地,艾维斯会很乐意在这里游猎一番的。他们不知走了多久,飘散的细雨已经停了,眼前终于开阔了起来,露出一片相对平整的空地,最重要的是,空地上有几座小木屋。
      
      只是它们看上去实在是太破旧了,离几人最近的那一个尤甚,钉在框架上充作墙壁的木片已经朽出了孔洞,又用别的木片补丁似的钉上去一层,屋顶的茅草已经发黑了,从边缘滑下来几根垂在门前飘摇。半掩着的木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比门框要歪斜,恐怕每次关门的时候都不得不先把它抬正才行。门前的土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木条和麻绳。
      
      一个男孩从半掩着的木门里走出来,手上拿着一些不知用途的工具。男孩看见艾维斯一行人愣住了。
      
      “你好。”艾维斯向他打招呼。
      
      这男孩只顾着瞧几人身上他从没有见过的装束,竟一时忘记了回话。
      
      “你好。”艾维斯走到他的面前,再次重复了一遍。
      
      男孩突然反应过来,他慌忙回应:“你们是谁?”他问话时的眼睛并没有看着艾维斯的脸孔,而是止不住地乱瞟,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艾维斯的衣服配饰。
      
      艾维斯为这无理的举动皱了皱眉,但他还不至于和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计较:“我是这片土地的领主,你的父母呢?”
      
      “领主是什么?我可以摸摸你的剑吗?”男孩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手已经伸向了艾维斯的腰带。
      
      艾维斯皱着眉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男孩的手指。他身后的哈罗德试图上前,小小教训一下这男孩无理的举动,哈罗德不会把他怎么样,只是小小的吓唬一下,但艾维斯伸手拦住了他。
      
      “你的父母呢?”艾维斯再次问道。
      
      男孩撇了撇嘴,他放下手,不甘不愿地答道:“打鱼去了。”
      
      一位妇女听见动静后从别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穿着还算整洁的亚麻裙子,头发随意挽在脑后,露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她朝这边望了望,然后惊呼:“几位大人,请别和这小混蛋计较,您有什么事请问我吧。”
      
      她快步走过来,一把将那小男孩拉开,然后谦恭地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
      
      男孩看到这女人后倒显出几分乖巧来,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但眼珠子还在令人不舒服地到处乱转。
      
      “你好,女士。”艾维斯点头示意,“我是这片土地的领主,艾维斯·达克林。请问这里负责的人是谁呢?”
      
      女人紧张地抓了抓裙子,她低呼:“天呐!领主,一位领主。抱,抱歉。这里从来没有过领主,我不知道,我们这里没有谁负责过呀。抱歉,大人,我不清楚……”
      
      “没有关系。”艾维斯沉吟了一下,“这里总共有多少人?附近还有别的村落吗?”
      
      女人微微佝偻着身子,她身后的男孩拽了拽她的裙子,似乎想要说什么,但被女人一巴掌打在手上。她回答道:“再往西边一点儿的河对岸,还有一个小村子,跟这里差不多大。我们这里的人我没数过,大概,大概……”女人开始咕哝着一个一个的人名,但她显然没学过计数,看起来又紧张又糊涂。
      
      “不必了。”艾维斯打断咕哝着人名的女人,命令道,“带我逛一逛这里。”
      
      “好的,好的,大人。”女人顺从地转身带路,她推了推那男孩,赶苍蝇似的挥舞着手臂,“回去!回去干你的活!别来烦这些大人们。”
      
      “大人,请您不要介意。”女人紧张而讨好地笑着。
      
      艾维斯随意点了点头。这里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差,倒是足够的隐秘了,但他需要的是人手。
      
      “这里的人全部都靠打鱼为生?”艾维斯问道,“没有铁匠、木匠之类的吗?”
      
      “没有,大人。”女人的头埋得更低了,“我们这里人人都会两手木匠活计,还勉强凑合得下去,能干的都自己干了,实在缺少的,就走上四天到镇子里去换。”
      
      “大人,”女人小心而犹豫地问道,“我们还可以捕鱼吗?您会收钱吗?”
      
      “当然可以。”艾维斯回答,如果这里还算富庶,艾维斯不介意多一笔税收,可是看看现在这个状况,艾维斯还不想把仅有的这几个人都累死饿死,“你们可以继续捕鱼,我暂时不会收税,但需要你们替我干活儿,有报偿的。”
      
      “您说的都是真的?哦不,抱歉,大人。我没有质疑您的意思。”女人兴奋过后又慌忙开始道歉。
      
      艾维斯没有计较这个,他点点头,继续问道:“所有的人都住在这里了吗?”
      
      “还有两个老头子不住在这里,大人。他们是一对兄弟俩儿,年纪老一些的那个脑子不好使,还常常发疯砸东西。”她说道这儿突然住了口,之前的好消息叫她放松下来,不自觉地打开了话匣子,她后悔又惧怕地看向艾维斯,“对不起,大人,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
      
      “没有,请继续说下去吧。”艾维斯道。
      
      “哦,哦。”女人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艾维斯的神色,她发现他是真的感兴趣,于是松了口气,高高兴兴地继续讲了下去,显然她很擅长这个,“那个老疯子。我们都这样称呼他,他平常看起来还好,虽然蠢了点,但还算听话,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疯。他有一次甚至在船上就发起疯来,摔打东西,狂吼乱蹦。那可不是什么稳当的大船,他那一下子险些叫船翻掉,这下子所有人可都得给他陪葬了。”
      
      女人讲得绘声绘色,甚至有些兴高采烈地在描述当时的情景:“当时船上别的人要把他给丢下去,可是他弟弟说什么也不肯,他们好不容易才用渔网把他给绑起来,最后可算是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可您也能想得到,他们什么收获也没有,都被那老疯子给丢下去啦。辛辛苦苦地在船上飘了好几天,可是除了一次毫无预兆的内部搏斗,和险些损失掉一条好船,被淹在海里死掉的惊吓以外,他们什么也没得到。这下人们可不干啦,他们禁止老疯子,那时候人们叫他大疯子,更早的时候叫他小疯子。人们禁止他再上船。可是他的弟弟不放心把他一个人放在家里,其实我们也不放心,他虽然疯癫,但力气却大得很。男人们都出去捕鱼了,如果他再发起疯来,我们可弄不住他。所以他的弟弟就带着他搬到林子里住去了,靠着打猎为生,一直住到现在。”
      
      “他们住在哪里?”艾维斯问道。
      
      “沿着那边的一条小路,”女人伸手指了个方向,她看起来有些意犹未尽,“一直往前,然后在遇到分叉路的时候走右边的那一条,一直到尽头。不过大人,您要去的话请一定要小心,那个老疯子发起疯来真的很吓人。”
      
      这个村落的规模真是小得可怜,在进行完以上的谈话之后,他们已经将村子走完了一圈,总共只有十七栋房子。他们走过的时候,不停的有着从门缝里好奇窥探的脑袋冒出来。
      
      艾维斯停了下来,他在心里叹气,再一次向那女人询问:“还有别的通往这里的道路吗?”
      
      “没有了,大人。这里唯一一条通往外面的道路,就是您过来的那一条了。”
      
      看来艾维斯的马车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到这里了。而且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们还得露宿一宿。
      
      艾维斯开始吩咐:“毕维斯,你带着几个人留在这里,等到这里的人都回来后,雇佣他们给我们建几栋房子,再开一开路。波利斯,你带着剩下的人回去,准备安营。哈罗德,你跟着我去林子里一趟。”
      
      猎人的小木屋倒是很好找,而且它看上去意外地……温馨。外墙是夹了泥后贴的树皮,屋顶上铺着的茅草看着也是温暖的黄褐色,看得出经常更换。屋前的空地很平整,工具整整齐齐地摞在一旁带着顶棚的木头架子上。一个头发灰白,但看上去十分健壮的男人正在院子里劈柴,男人听见动静后抬起了头,他的脸上已经生长出了皱纹,但看上去还有一种奇异的纯真,他放下斧子,咧开一个单纯的快乐笑容,困惑而好奇地瞧着艾维斯和哈罗德,问道:“你们……谁呀?”
      
      “你好。”艾维斯放柔了声音,这很明显就是那个被称为“老疯子”的人,但艾维斯不愿意这样称呼他,他身上带着的那种单纯的快乐劲儿,很叫人喜欢。
      
      艾维斯走到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在他面前蹲下,平视着他的眼睛说道:“我是艾维斯,这位是哈罗德。你叫什么名字呢?”
      
      “戴纳。”戴纳欢喜地笑着,“戴纳,戴纳。”
      
      “那么,戴纳,你好。”艾维斯认真道。还没等他继续往下说,戴纳“呼”地一下站起来,哈罗德紧张地上前一步,他还记得之前那女人说过戴纳的攻击性。但戴纳站起来后,转身就跑进了屋,然后捧着一大把野坚果塞到艾维斯手里。戴纳的手很大,抓来的坚果也很多,艾维斯不得不把它们堆到地上,他拿不了那么多。
      
      “你吃,你吃。果子,吃。”戴纳看上去高兴极了。
      
      有不少坚果滚落到地上,戴纳又认认真真地伸手一个一个的捡起来,然后回来塞到艾维斯的手上。
      
      艾维斯好哈罗德都愣了一下。
      
      “为什么请我吃果子?”艾维斯问道。
      
      “叫名字,朋友。”戴纳欢欢喜喜道。
      
      艾维斯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看着眼前这个头发灰白,身材高壮得像头熊一样的男人,用粗壮有力的手指捏起一粒小小的坚果放到他手心,然后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对他叫“朋友”。
      
      “谢谢,你……”
      
      “你们是什么人?”警惕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艾维斯和哈罗德都被戴纳吸引了注意力,竟没有注意到有人从身后靠近。
      
      “耐尔!”戴纳风风火火地站起来跑过去。
      
      这是个看上去很坚硬的男人,一头灰黑色的头发,嘴角有两道深深的法令纹,目光锐利而警惕。他左手上提着两只肥硕的野兔,右手握着一把粗糙的弓箭,看上去像是自制的。腰间别着一把匕首。从表面来看,这是他身上仅有的两件武器了。
      
      “你好,”艾维斯站起来转过身,“我是艾维斯·达克林。受国王分封,成为这一片土地的领主。”
      
      “领主……”男人的额头上隆起丘壑,“有证明吗?”
      
      “我有相关的文书。”艾维斯道。
      
      “不用了,我不识字。”男人干脆道,“不过想来也不会有人冒充这个破地方的领主。你要收税吗?”
      
      “我想暂时不会,这里也没什么好收的。”艾维斯道,“如果我要收税,你打算怎么做呢?”
      
      男人把野兔递给戴纳,看着他高高兴兴地走到一旁处理,然后转过头道:“搬出你的领地。你来这儿有什么需要吗?”
      
      “我想知道森林的情况。”
      
      男人点了点头:“进屋说。”他走向房门,但艾维斯并没有直接跟上,他蹲下身将地上的那堆坚果兜到怀里,然后起身走向房门。
      
      走到门口的男人看到了这一幕,他的目光微微柔和,牵起嘴角,对艾维斯道:“耐尔德,我的名字是耐尔德。”
      
      房屋内的布置很简单,但能看得出主人对待生活的认真。
      
      “简陋了些,请不要介意。”耐尔德请两人坐下,他端出自酿的果酒,“这里没什么好招待的了。”
      
      “这里最危险的动物就是野猪了,至于狼和熊之类的我从没见过。”耐尔德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大,我从不走太远,也就没探出过它的边界。”
      
      “这里有什么危险地界吗?”
      
      “在我走过的地方,几乎没有,西边有一处水潭,里面有一些会咬人水蛇,毒不死人,但是很疼,被咬的地方会发僵,要是在刚被咬的时候跌进水里,恐怕就得淹死在里面了。”
      
      “我想雇佣你做向导,探寻更远处的森林。”艾维斯直接提出,“我会用银币来支付报酬。”
      
      耐尔德摇头:“虽然我也很想拿到你的银币,但我没去过更远的地方,恐怕无能为力。况且,我不能把哥哥一个人留在这里太久。”
      
      “同一片地区的森林总有相似性。而戴纳,我会派人来照顾他的。这一点请你放心,绝不会有问题。”艾维斯的眼神诚恳而坚定。
      
      “我想你可能已经听说了我哥哥的事情。”耐尔德说这话时,嘴角微微下拉,显出不快来,但这不快并非冲着艾维斯的。
      
      “但就我观察到的,他们所说的话值得存疑。”艾维斯道。如果戴纳真的会毫无预兆地发疯的话,耐尔德不可能放任他独自在家,哪怕只是一小会儿。而且,房间里的易碎品都直接摆在表面,家具上虽然有磨损磕碰的痕迹,却不是那种被用力击打过的痕迹。艾维斯不觉得耐尔德有随时更替家具的能力。
      
      耐尔德看向艾维斯的目光更柔和了,他说:“当然,只要没有人刺激他。自从我们到了这里,他一次也没发过疯。在我小的时候,他也从没有砸过东西。”
      
      “那么,你对我的提议如何作想?”艾维斯微笑道。
      
      耐尔德看起来还有些犹豫。他与艾维斯才刚刚认识,哪怕对他有一些好感,但也不足以信任到将自己的哥哥交给他照看。
      
      “你可以慢慢考虑,这件事不着急。”艾维斯理解地说道。
      
      “好,好。”声音从门外传来。
      
      戴纳拎着两只处理干净的兔子走了进来,他把兔子递给耐尔德,道:“好,耐尔,好了。”
      
      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了。艾维斯起身准备告辞。
      
      耐尔德犹豫了一下,他没有挽留,道:“看起来今天晚上还会有一场小雨,请您注意。”
      
      “多谢提醒。”艾维斯向他道谢。
      
      “大人,”在回去的路上,哈罗德忍不住开口询问,“这里真的能行吗?”
      
      “既然我来到这里,它就可以。”艾维斯抬起手。
      
      天空开始飘下细雨,如雾一样笼住前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