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前传:光明使者

作者:微米创作组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4章费迪南

      不知道克雷斯登现在怎么样了。费迪南有些忧心,哪怕艾维斯给出了一切安好的消息,但这并不足以让费迪南安心。他在那天之后去见了他的弟弟,向他保证一切无忧,但他无法给出克雷斯登不写信回来的原因,这叫他怎么说得出口呢?难道要说是因为克雷斯登怀疑国王要杀他,所以不敢写信回暮谷城?
      
      这一点费迪南到现在都不敢确信。甚至连他们是否真的遭受了王城护卫的追杀,费迪南都无法确认。这消息出自艾维斯口中,目标直指曼德森,怎么能确信他不是为了挑拨呢?
      
      所以在埃琳娜追问的时候,费迪南只能含糊其辞,而在弟弟迈尔斯拉住了妻子,向他表示理解的时候,费迪南几乎想要落荒而逃。
      
      费迪南用力掐着眉心。他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不只是克雷斯登的安全,作为执政大臣,国家的大部分事务他都需要参与,更何况还有异鬼这个大麻烦。组建抵抗异鬼的力量异常的不顺,多数的大臣们不肯相信异鬼的传闻,少有的几个完全构建不成助力,而国王曼德森虽然相信有异鬼,但却认定了暂且不必担忧此事,异鬼在遥远的北方,暂时与暮谷城没什么关系。
      
      也不知道塞西在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费迪南更多的是在担忧,他对塞西是否真的能够联合起南方的国家其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看看暮谷城这边的情况就知道了,他作为执政大臣,想要推行都相当困难,又怎么能让那些国王去相信别国的来使呢?
      
      “大人,塞西大人来信。”
      
      消息说来就来,但费迪南在关切中隐含担忧,塞西的信件都已经到达了,而克雷斯登到现在都没有只言片语传回来。如果克雷斯登真的安全无虞,塞西的信件中应当有所提到吧。
      
      费迪南的脸色平静如常,他挥退了侍从,然后展开了信纸。
      
      内容颇丰。
      
      “致父亲,
      
      我们已经安全到达蓝河湾,并受到了迪恩·芒德斯陛下的接见。迪恩陛下并没有将异鬼的存在当做荒唐的故事,但也没有表示更多。”
      
      这已经足够好了,迪恩既然没有将这当做笑话,他自然就会做出安排。费迪南接着往下看去。
      
      “我已在王宫内见过了克雷斯登,他与他的朋友们一切安好,并请我代为传达这一消息:他们准备在蓝河湾长住一段时间。”
      
      一切安好。费迪南略微松了一口气,但自己不写信回来,而叫塞西代为传达,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另有一事。在去往蓝河湾途中的第三天,我们经过了第一座旅行者小屋。那里已经被废弃,其中发现了至少四位王城护卫的遗物,包含卫兵铭牌。从遗留的痕迹来看,他们在屋外与敌人进行了战斗,但不幸全部遇难。财物被遗留,尸骨已经被野兽啃食殆尽。从血迹来看,只能粗略推断事情发生在我出发之前,或许还要更早一些。”
      
      费迪南再次感觉到了那种手足冰凉的感觉。艾维斯还没有那个能耐去伪造王城护卫的遇难现场。他派去的那两个护卫,阿尔杰和巴里,都是经验丰富的人,费迪南相信他们的判断。在艾维斯第一次说出那个消息的时候,费迪南就私下探查过王城护卫的任务,但并没有发现异常的痕迹。费迪南不能继续深入,那会叫曼德森发现的。但是现在,费迪南已经可以确信了,曼德森真的有隐瞒他派出王城护卫执行任务。
      
      在去往蓝河湾的路线上。时间在塞西出发之前,又或者说再自己回到暮谷城之前。遗留的财物。被携带的卫兵铭牌。一直没有写信回来的克雷斯登,反而要通过塞西转达消息。在蓝河湾长住。毫无痕迹的卫兵任务。没有后续前往代为收整遗物的卫兵……
      
      “看来您还不知道。”
      
      “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杀掉所有人。”
      
      “您猜猜,”艾维斯饱含深意的眼神出现在费迪南眼前,“是谁下的命令?”
      
      ……
      
      “您不要忘记了曼德森真正的名号,他是‘弑亲者’!”
      
      “费迪南,我会成为最好的国王,而你会是我的左膀右臂,我们亲如兄弟。”
      
      “那本就该是我的王位!”
      
      “我已经留下她的性命。”
      
      曼德森高坐于王位,俯视下来的目光一瞬间冷得叫人心惊肉跳。
      
      信纸落在桌子上。接下来的字迹映入费迪南的眼睛,却没能进入他的脑海,他看见了那些文字,却一时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他的脑袋被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旧时记忆搅得一团乱。然后又在某一个时刻奇异地全部平复了下来。
      
      费迪南拿起笔,落在纸张上划出重重一道痕迹。
      
      他仍然冷静理智,事情仍然存疑。但他首先,是霍拉德家的掌权人。
      
      第二日的朝会上,费迪南一如往常,他看上去毫无不同之处。他只是提议加强军备,再没有提起异鬼。
      
      朝会平平淡淡地结束了,费迪南准备回到他的书房。
      
      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拦住了他,“断笔头”伊桑。
      
      “费迪南大人,”断笔头的脸上挂着夸张的笑容,“我看您连日操劳实在辛苦。正巧,我那里有些新得来的上好香料,那可是放松精神舒缓疲惫的好货,还请您赏光。”
      
      “多谢您的盛情了。只是我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费迪南拒绝道。
      
      “费迪南大人,连续的工作只会叫您疲惫不堪。但偶尔放松一下,常常会带给人们一现的灵光。说不定倒正好能解决您所烦忧的事情呢?”断笔头笑容满面,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又轻又缓,似乎别有深意。
      
      费迪南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您说得很有道理,那么就麻烦您了。”
      
      “我的荣幸。”断笔头仍旧带着他的笑容,他微微弯腰,侧身抬手做出请的姿态。
      
      断笔头的房间看起来和他的人一样,奢华而舒适。厚重的帘子遮住了窗户的上半截,露出来的下半段窗户上蒙着薄透的油布,油布上画着精巧的花纹。阳光透过这油布在织纹精美的地毯和桌布上投射出模糊的纹路。桌面上摆着各式美酒和水果点心,水盆里漂浮的香烛上升起乳白色的烟雾,它们在房间里缭绕成变幻莫测形态,香气悄然弥散。这是一个昏暗而靡丽的房间。
      
      费迪南不喜欢这里的气氛,但那缭绕的香气确实能够舒缓人紧绷的神经线。说实话这清淡温和的香气与这房间的布置不匹配极了。
      
      自从到了这里后,断笔头就一直在与费迪南闲聊,他东拉西扯的就仿佛这真的只是一次悠闲的茶会。在费迪南彻底不耐烦之前,伊桑开口道:“像您这样终日操劳的人,才需要好好的放松一下,精神上的疲倦可比身体上的要磨人。有的时候哪怕知道一个决定是正确的,但也不得不把它搁下的滋味实在不算好,这与需要违心去做一些事情的感觉也不差啦。”
      
      “您这样感慨,想必是很有感触了?”费迪南道。
      
      伊桑轻而易举地抓住了费迪南的不快,他说道:“您看不上我这样的人。唉,这也正常,像您这样的大人物自然不需要像我一样卑躬屈膝的。费迪南大人,您要知道您所拥有的可是多么的令人羡慕啊。不过我不会为此烦恼,这样看待我的人多得是,我要是天天为这个生气,那也用不着活啦。”
      
      伊桑深深地嗅了一口手上精巧的黄铜熏香炉,继续说道:“唉,大人,您是个聪明人,可每个人的聪明都是有限的,人们只会把他用在自己需要的地方。坐在您的位置上,自然是想不到在我这个位置上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
      
      “听起来您颇为辛苦,何不跟我讲讲好叫我理解理解您?”费迪南不为所动,比伊桑地位低的人不知凡几,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得到类似“断笔头”这样的“雅号”的。
      
      伊桑看了一眼费迪南,他低笑起来:“我明白您在想什么,可您为什么不再多想一点呢?比如,国王陛下希望坐在我现在这个位置上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若不是陛下所需要的那个人,陛下完全可以换一个他所需要的人上来。结果又有什么不同呢?我的前任,狄肯大人不就是这样被换下来的吗?”
      
      “如果您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么的违心,为何还要坚持坐在这个位置上?”费迪南漠然道。
      
      “因为有些事情,只有在这个位置上才能办得到。但有些事情,哪怕您在这个位置上,也很难办得到。虽然您知道它是正确的。”伊桑看向费迪南,“最近您想必深有感触。”
      
      “愿闻其详。”费迪南依旧倚靠在软椅上,但目光已经变得锋锐。
      
      “您所要办成的事情,其实所有的阻力都不过是沙石,海水一冲就散了。问题是,这掌控着这力量的人愿不愿意为了您而去冲散这些阻碍。”伊桑对着费迪南的目光说道,“您得先说服国王陛下。”
      
      费迪南本不觉得伊桑会比他更了解曼德森,但最近发生的事情突然如阴影蒙上费迪南的心头,这让他改了口:“您有什么更好的主意?”
      
      “您在您的位置上坐得久了,已经忘了该怎样从另一个角度来运用您的智慧了。但我可是一直坐在这样的位置上。”伊桑捻起一颗橄榄,他似乎出神的盯着它,“想要种出好橄榄,就得知道它的喜好。陛下并未真的对艾维斯大人放心,您不妨从此入手。”
      
      伊桑的眼光比他想象得还要锐利,他往常或许真的小看了伊桑,他能得曼德森的喜爱不是没有原因的。但费迪南又觉得有些悲哀,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得揣摩着曼德森的心思与他沟通了?
      
      费迪南压下这些想法,他向伊桑问道:“您为何要这样做?”
      
      “您瞧,”伊桑摊开手,“又回到这个问题上来了,我在我的位置上,我不像您那样有能力,我也不像格林顿大人那样会赚钱,我只有那么一点儿小聪明。为了保住我的位置,我就得把我的那点儿小聪明用在这上面。我得给自己加一道保险,您是位有操守的大人,今日我给了您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小建议,希望来日我需要的时候,您也能够为我提供一点儿小帮助。”
      
      “只要你不太过出格,”费迪南留下了他的保证。
      
      伊桑低笑起来:“您真是不愧于您的名号。”
      
      费迪南皱了皱眉,他没有再多说什么。
      
      伊桑的办法很好用。在费迪南私下里和曼德森谈过之后,接下来的朝会上,组建新军的政令很快就推行下去了。
      
      守护着王国宝库的格林顿大人看着费迪南的眼神就像是看仇人一样。但费迪南没空去安慰像被挖了心头肉似的格林顿,随着军队的顺利筹备,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更繁忙的事务。
      
      而在百忙之中,费迪南还抽时间去见了迈尔斯和他的妻子埃琳娜,现在他可以向他们保证克雷斯登的安全了。还有埃文·索恩大人,跟着塞西的那一对兄弟的父亲。既然塞西来了消息,就该替帕多和波文一起把消息带到。
      
      埃文很欢喜地表达了谢意,他在听这些消息的时候,眉眼间不自觉的透出来慈爱,这叫费迪南产生了一些微妙的亲切,他们都是关心着子女的父亲。
      
      “费迪南大人。”埃文询问,“我听说您的军队的筹备遇到了一些麻烦。”
      
      的确如此,现在费迪南的人手紧张,要操心的事情太多,费迪南的这一支军队一直得不到有效的筹备,军务大臣劳伦斯不甘不愿地拖着人手不肯帮忙,费迪南没有能够压得住的人,新选上的队长生嫩得很,那些士兵现在还混乱着。
      
      “如果您不介意,我想我可以去做一名副官。”埃文说道。
      
      费迪南有些惊愕:“我想这不太合适。”并非埃文的能力不足,正相反,埃文是上过战场的将士,虽然现在转了文职,但他在这方面的才能不容置疑。然而一名副官的职位比他现在的职位要低,更何况这支新筹备的队伍规模实在小得很。这已经不止是大材小用了。
      
      “没什么不合适的。”埃文笑得温和,“我相信您关于异鬼的话所言非虚。只是我现在的位置实在帮不上什么忙。您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大人,我愿意到您手下做事。说实在的,这些年朝堂上的勾心斗角已经叫我疲累不堪,我现在的位置虽然不低,但实际上束手束脚什么都干不成,不过是混日子罢了。我更怀念在军队中的日子。”
      
      “既然这样。”费迪南庄重道:“这是我的荣幸。”
      
      埃文帮费迪南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现在他终于可以分出一些精力给别的事情了。比如,艾维斯所说的王城护卫追杀之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