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神又挂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7

      池魅本来就对他所说的半信半疑,又怎么会去细想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异常的?
      
      她没搭话,梁景料到她的反应继续解释道:“你没有注意过并不奇怪,毕竟你没有遇到过一个‘先知’给你提示,而我不一样,我几乎是从昨天零点开始就发觉不对了,因为很早之前那个人就找过我,只是我那时候不信其言。”
      
      “人群越密集的密闭空间里,我们就越安全。因为他们不能牵连其他不该死去的生命。就好比我们坐在火车上,火车上的人都不应该出事,所以我们就可以混淆其中逃过追杀。”梁景转而深深的看着她。
      
      池魅觉得他这眼神就好像在做催眠,有些烦躁的转移了目光,可梁景的话还是在脑海里回荡着。
      
      无论梁景作为什么身份,他所说的话对于她来说都不可否认的占有极大的重量。她内心抵触却在另一方面深受影响。
      
      “但我们终究还是要下车的,那我们下车后什么时候被那些人追上,又什么时候可以再上一趟新的火车,这段时间就是我们的逃亡时间,除非我们能一直不下车。”梁景的声音低沉,当然并没有她幻想中的犹如潺潺流水般清澈,只是听起来充满了磁性。
      
      同时还具有穿透力。
      
      “所以这些也都是那个神秘人告诉你的?”池魅终于打断他的话,拿着手机想刷一下新闻。
      
      她其实只是想转移一下注意力,想让自己别这么沉迷其中又或者保持一点点清醒意志。
      
      梁景呵呵低笑,他又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秀发,拾起一撮——她因为出来匆忙早上忘记梳头了。
      
      他对她的一头秀发有种异常的执着和在意。
      
      “一半是神秘人提示的,一半是我自己猜的。”梁景好似很喜欢把玩她的头发,开始细细摩擦她那一撮头发。
      
      说真的,池魅看着他现在的神态动作,会觉得他对自己有意思,可是他很多时候又表现的对她特别客气和礼貌。
      
      就冲着他这样的态度,她这种外强中干的性格,就是暗恋他到无可救药,也没有勇气表白啊。
      
      “神秘人为什么要提示你?这对于他来说难道有什么好处?”她暗搓搓的挪了一下,很想把自己的头发从梁景的手里解救出来。
      
      可梁景摩擦了一会仿佛更加不满足了,甚至动作娴熟的从她的行李箱小隔层里找出了梳子,“我帮你梳头吧,在火车上也无趣,找点事情做会好一些。”
      
      他已经把梳子插入她的发间,可还抬起眼眸看向她,征求她的意见,似乎只要她摇头他马上就会收手,但他或许会在她拒绝的同时马上露出受伤的表情。
      
      真是磨人啊!
      
      池魅不置可否,但梁景看出她的不拒绝,因此开始细细为她梳理长发,动作很娴熟,好似已经做过千百遍。
      
      她因为正在等着梁景的答案,便对他这一异常忽略了。
      
      “既然都说了是神秘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我又怎么知道他这样做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可惜时光不能倒流,我那时又不信他的鬼话,不然我那时候必定究根问底。”梁景起初被神秘人拦截,他脾气不错对神秘人的诸多冒犯也一直容忍,但到底容忍度有限,神秘人说过多荒谬的话语他也发怒了。
      
      如果早知道神秘人所言会成为现实,那他当时不止不会不耐那神秘人,反而会追着问清楚所有疑惑。
      
      世界难买早知道。
      
      但最让人难过的只怕是早知道也改变不了一些既定的现实。
      
      池魅笑了,“你说他是神秘人,他到底哪里神秘了?是戴着面具了还是看得见摸不着了?除了现在已经发生的事情,他还提醒了你什么?如果按照你说的,我们应该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那他怎么没来找过我?”
      
      梁景的话漏洞太多,无论是真还是假,都缠绕一股迷雾。
      
      他的动作说的上非常轻柔,帮她把头发盘了起来,端详了片刻,改为把她的头发分成两大股,再把两股头发分成三小股,为她扎起了麻花辫。
      
      池魅歪着脑袋,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征求他的回应。
      
      “神秘人啊,不是戴有面具,而是当他就站在我的面前时,我也看不清他的脸,当然我没有脸盲症也不近视,所以他的面容模糊并不是我自己的原因。他的声音也经过了变声处理,我无法从他的声音辨别他到底是谁。他还提醒我们,不要在明天凌晨之前死去。”梁景绑好了两条麻花辫,很满意的点点头,顺手把梳子放回到池魅的行李箱里。
      
      池魅的注意力一直没在他这边,察觉到不对的时候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再低头看了看捶在胸前的两条麻花辫,一时无言。
      
      但梁景的话让她注意力很快就再次转移,她觉得可能是梁景坐火车太无聊了,所以才会想到玩她的头发。
      
      反正高中时候,这家伙也没少玩她的头发,她现在虽然诧异梁景还没有改掉这个习惯但也没特别在意。
      
      “哼,什么神秘人,分明就是在诅咒我们出事。”她还是不太信那个什么神秘人。
      
      指不定什么神秘人都是梁景脑补出来的呢。
      
      梁景没说话,而是爬到床铺上,枕着手若有所思,“小池,小心使得万年船。我遇到的所有怪事让我宁可信有不愿信其无。我希望你也能这样想。”
      
      池魅听着觉得气闷,也躺好了拿出手机翻看,关于地震的新闻还在源源不断的报道着,时不时那些明星还要炒作一下捐了多少钱。
      
      时间是早上九点多,火车已经发车一个小时了。
      
      她居然浪费一个小时的时间去纠结她半信半疑的事情,她看了一会新闻就被新闻吸引了注意力。
      
      这次地震被社会重点关注,但说起来很怪异,地震的伤亡人数却远比想象中要低,当一些灾区居民被采访时,他们都对原因拒而不答。
      
      不过还是有一些心大的说漏了嘴,他们说,因为有人早就告诉过他们会地震啊!
      
      这些人说完才意识到说漏嘴了,但记者可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便连连追问什么人告诉他们会地震的?
      
      只是无论记者怎么问,那些人都装傻充愣,反而给记者扣上一个捏造话题,扭曲事实的帽子,记者也不得不停下这个采访。
      
      这样的报道当然也不可能通过什么大平台发表出来,池魅也是看到一些小广告新闻才看到的,一般人看到这种新闻都会当作虚假报道又或者当作笑话看看就算了,不会当真。
      
      但池魅听梁景说了这么多什么神秘人啊,未知力量被追杀之类的事情,隐隐觉得这个震前提前告知灾区民众的人应该是存在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根据梁景所说,知道地震会发生的有神秘人,还有他本人,这个在地震前充当先知的人是谁?
      
      她抬眼看了看对床的梁景,发现他又睡着了,很显然在酒店那点睡眠时间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够,当然他这一睡她的疑问就没人解惑了。
      
      好像真的如他所说,火车上很安全,他就这么没有防备地进入深度睡眠,忽然悠哉就好像一个外出旅游的乘客。
      
      池魅看着手机电量,想着火车要到凌晨才到站,继续玩手机的话肯定会在下车前再次把手机电量耗尽,她还需要到时候联系自己的父母来接她呢。
      
      想了想,她把手机放回小包包里,也闭上眼继续睡觉,在酒店时候她也完全睡不够,不过一会也沉沉睡去……
      
      ————
      
      这一觉睡了很久,池魅醒来的时候,对床的梁景已经起床了,她活动了一下手脚,拿出手机看时间,发现还有半多个小时就要下火车了。
      
      她捂着饿的有些疼痛的腹部,打着哈欠下床收拾东西。梁景的目光追随着她的动作,却没有出声。
      
      等池魅把行李箱搬下来,取出了之前没吃完的零食,察觉梁景的目光后递了一包糖果过去,“吃点东西吧?你应该有一两天没吃过东西了?”
      
      梁景得到了充足的休息,看起来已经不太虚弱,只是神色疲倦,眼底一片青影,这精神状态确实不太好。
      
      他没接她的糖果,而是提醒着:“马上就要到凌晨,车也马上就停靠了。我们其实不应该下车。”
      
      “拜托,你不下车我可要下车,我还要回家呢。”池魅的耐性被磨地去了大半,“你还说过不会妨碍我的决定,别告诉你现在已经变得喜欢出尔反尔了。”
      
      梁景听后一愣,很快摇头道:“我不会干涉你的决定,但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到哪里。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打住!我接下来是要回家的,你别搞笑了,你要是跟我回家,我爸妈铁定要误会了!”她爸妈当然不会反对她谈恋爱,毕竟她都马上大四了。
      
      但是她不喜欢被误会啊,而且就算到时候可以解释清楚,她爸妈以及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一定会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劝她去倒追这个看起来这么优秀的男生之类的。
      
      她只要想到都会下意识打冷战,看向梁景的眼神带了一丝祈求。梁景不做声,伸手把她因为睡了一觉而显得有些凌乱的麻花辫握住后轻轻一捋,橡皮筋被捋下来,麻花辫也瞬间散开,墨丝柔顺地垂在她脸颊边上。
      
      他细嗅她的发尖,有些暧昧地低笑,“误会什么?误会我们是男女朋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怕!看我真诚的眼神=.=,这不是恐怖小说,而是清新脱俗的脑洞向小说,真的,清新脱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