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男神又挂了

作者:意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8

      
      池魅被他充满魅惑的丹凤眼斜瞥了一眼,有些受惊猛地往后退,“嘭”一下背后撞在车内壁上,梁景也马上欺身上前,“小池难道不喜欢被误会是我的女朋友吗?高中时候,大家都是这样误会的,可是小池每次都要生气的向大家解释。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暗喜过多少次。”
      
      他有些委屈的样子,仿佛在控诉着许久以前的不满,“结果,你不仅向大家解释,还帮那些喜欢我的女生递情书。小池,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为什么还要这样试探我?”
      
      明知道?池魅瞪大眼睛,什么明知道啊?她根本就不知道好不好!
      
      他现在忽然说出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不会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样吧?池魅躲避他的目光,莫名生出了一种想要逃避的心思。
      
      对方看出她的逃避,忽然抬起手轻抚她的脸颊,有些眷恋,“毕业后还任性的断绝跟大家的联系,让我找了三年也找不到你,你知道我被告知将与你重逢有多高兴吗?现在你总该告诉我,躲着我的原因了吧?”
      
      池魅不敢动,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瞪着水汪汪的杏眼,倔气地没有说话,甚至不敢让自己发散思维回想过去,不敢去深想他话里的意思,只怕最后还是一场空。
      
      梁景看她抿着唇倔强地跟自己对视,忽然好似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转为抓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不顾她惊愕的表情,苦笑道:“要我跪在你的面前大声告诉你,我喜欢你,喜欢到无可救药,你才满意吗?我的小池,可是你却连这样的机会都不给我,就逃了三年。”
      
      “我一直在找你。我问过所有我们认识的同学,他们都不愿意透露你的住址,不愿告诉我你的联系方式。我走过很多地方,带着有一天能跟你偶遇的心态游荡大街小巷,总是在看到跟你相似的背影后急匆匆追过去,然后发现那些都不是你。”
      
      池魅莫名地觉得有些害怕,但这种恐慌里还夹杂着一股她也分辨不出的激动。
      
      她是一个胆小鬼,是一个不愿意接受过去,喜欢逃避现实的懦弱人士,而她觉得这种暗恋实在难以启齿,她把自己的心思隐藏的很深,同学朋友见他们关系不错喜欢起哄,可她知道这也是起哄而已。
      
      她不希望梁景会因为同学们的起哄而对自己印象不好,所以很认真的解释,直到自己用认真严肃的态度让所有人都不敢再胡乱开玩笑。
      
      直至今日,池魅依旧认为自己做了非常正确的事情。
      
      可是,几年后的忽然重逢,跟梁景的不期而遇,一种根本就不适合表白的氛围里,他却忽然抓着自己的手,把自己囚在他与车厢内壁之间,亲昵的对她说,他喜欢她,无可救药的那种。
      
      她伸手抵住对方宽厚的胸膛,发觉自己的手都在轻颤。
      
      是啊,还有什么事情比暗恋的对象也刚好喜欢自己更美好呢?
      
      可池魅惯于逃避所有她不敢面对的现实,所以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逃,不想面对眼前这让她感到乱七八糟的情况。
      
      梁景看她目光躲闪,扭动着手脚就知道她又要逃跑了,便沉了沉身躯把她禁锢自己的怀里,满足地发出了长叹,“我很久以前就想这样做了。”
      
      池魅沉默了,她推不动索性自暴自弃了,只是他的怀抱未免有些让人难以忍耐,鼻尖充斥着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她捏着鼻子,皱起眉头有些难耐。
      
      “如果我早知道你是我的粉丝,我就该把你揪出来。”他说到这里有些咬牙切齿。
      
      这两天的事情在池魅脑子里转了一圈,她忽然猛地动了一下,抬起头撞到了梁景的下巴,梁景当即闷哼了一声。
      
      “我知道了!你扯出这么多鬼话,是不是就是想让我同意带你回家!这样你以后就知道我家在哪里,你就能来找我了!”池魅觉得自己仿佛抓住了重点,得意洋洋的等待着梁景的坦然承认。
      
      梁景墨黑的眼眸里映出她的小样子,嘴角也扬起了一抹温和的笑容,抬手轻轻勾了一下她的鼻梁,“诓你让你带我回家是没错,但是我之前说的那些却不是什么鬼话。”
      
      “小池不要转移话题,我难得再见到你,经过这整整一天的深思熟虑才下定决心表露心意,小池难道就没有要说的吗?”他意有所指,忽然抱着她的腰转了一圈,稳稳坐在床铺上,让她跨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还扣着她的腰,女上男下动作非常暧昧。
      
      池魅打哈哈,“什么要说的啊?我什么都不想说啊。啊!车快进站了,别人都在收拾东西呢,你想被别人围观吗!”
      
      “我喜欢你。小池,从高中时候就喜欢你了,但那时候我因为不确定你对我的感情,你总是想尽办法想要跟我撇清关系的样子,所以我不敢表白,就怕表白后你会远离我。我本来想壮着胆子打算在高考结束后聚餐的那天晚上向你表白,做着即使被你拒绝,那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打算。”
      
      他本来就是认真严肃的人,此时看着她眼里仿佛有灼灼光华,在期待着什么。
      
      “但你自从那时候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我终于再次遇到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吗?”他为情所困,好声好气地乞问。
      
      池魅低下头,她当然也是喜欢的。
      
      只是她应该怎么回答?她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看着他,这是好事,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有些沮丧呢?明明只要说出“我也喜欢你很久了”就可以了,但她张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内心深处涌上来深深的无力感。
      
      莫名其妙的感觉,她到底怎么回事?对,确实惯于逃避现实,怎么现在遇到好事也怕了?
      
      “我……”
      
      梁景摸了摸他的长发,不知是体贴还是给自己留后路,“罢了,先下车吧。如今一身麻烦没搞定,谈情说爱难免误事。”
      
      他说完就把她放了下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站起来整理了一下卧铺上的被子枕头,规规矩矩地坐在对面,等着列车缓缓进站。
      
      最初确实有些乘客看向他们,但后来都在整理行李也没人再注意他们了。
      
      池魅看他没揪着表白一事不放,确实松了一口气,但看他前一刻还在深情表白,下一秒就能置身事外,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什么深藏的情绪让她犹豫,她却抓不住这抹怪异感。
      
      乘客们开始一一下车,池魅的行李箱被梁景抢着拉了,他还以外面可能会有意外为由牵着她的手。
      
      她没有抗拒,因为她发现梁景在身边的话,她确实会感到更强烈的安全感。
      
      下了火车后,她先把手机拿出来打算联系父母,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七月三日零点三十分了。
      
      她有些格外关注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梁景影响了。他立在她的身边,帮她拉着行李箱,很是温顺的样子。
      
      她翻看了一下手机,发现父母给她发来短信,说他们临时工作上有不能推脱的任务,今天就不能来接她了,让她自己打车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池魅看了几眼,瘪瘪嘴,心里也没什么失落,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父母有父母的难处,她都这么大了,总不能还是不懂事缠着父母,不体谅父母的辛苦。
      
      对上梁景疑惑的目光,池魅摆摆手:“我爸妈不在家……”
      
      她才说了一半,梁景忽然兴奋地接话:“所以这是小池在邀请我去你家吗?”
      
      邀请个屁!
      
      池魅顺了顺气:“所以我们只能打车回去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知道我的住址后就结束这种不好笑的笑话。”
      
      她还是觉得这一切都只是一个笑话,她回到家里,睡一觉,睡到大中午起来,一切都还很正常,昨天的怪事她都没有遇到过。
      
      梁景顿时有些泄气,“所以你还是不相信我说的,只是小池之前答应了会让我跟着你的,现在也不可以出尔反尔,所以我们现在出站吧?”
      
      池魅真是败给他了,认命一般走在前面,被他拉着手好像被戴上了手铐,一路出来还算是顺利,也没再有那种被什么东西盯上的感觉。
      
      只是一站在路边,这种感觉就来了。
      
      周围都是要拦出租车的刚下车的乘客,还有一些宾馆拉客的人举着纸牌热情的招呼着每一个路过的人,不远处是一个公车站,有人在站着等车。
      
      现在毕竟已经半夜了,即使是火车站,也要比白天时候要萧条许多,凉风习习,吹在身上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怪异的是只是一阵微风,远处的一株粗壮大树的树干仿佛就有些摇晃了——明明一眼看去这大树的树干需一人张开手臂才能抱过。
      
      池魅回头看了一眼梁景,发现梁景也警惕了许多,那神态不像是装的。她故作镇定地问:“去拦一辆出租车?”
      
      梁景没说话,走到路边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后,最初他们都没感觉到哪里不对,只是感到车子有点过于摇晃了,直到司机大骂了一声:“日!搞怎么回事?这刹车怎么不灵了?不是吧!换挡也拐不动?”
      
      车子开始不受控制,不只是司机发现这一点,池魅和梁景都清楚的感觉到这辆车的方向盘也转不动,车只能直接以高速在拐弯处冲出马路,半途挂到一些来不及躲开的车辆,冲冲撞撞之下径直撞上了路边的大树。
      
      大树被猛地撞了一下,按道理这一撞,大树最多只是被撞地稍微摇晃,可不知为什么这树脆皮的很,被这么一撞角度不偏不倚往出租车这边倒过来。
      
      池魅在车里磕磕碰碰一身骨头都快散架了,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瞬间即将发生什么。
      
      只听到梁景一声“小心!”之后就被扑过来的梁景撞到一边,“砰!”一声车身好像都因为巨大的冲击被压扁了,池魅脚上传来钝痛,咬牙回头看了一眼,满脸血色霎时褪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过一些关于“事后反应过来是一种什么体验”的话题,比如说买了十五号凌晨十二点的车票,十六号晚上悠悠哉哉出发;-)比如我设定了一二三天,事后发现七十二小时后是七月四日零点而不是三日零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