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意乱

      “白公子昨夜送您回来,被侍卫给关到了地牢,已经待了一整晚了。”小厮越说越害怕,因为他看到乔央离脸十分阴沉,几乎要喷出火来。
      
      别人都不信乔央离对白濯的感情,但一直贴身伺候的小厮不可能不知道,自家王爷是真的动情了,爱屋及乌,若是白公子出事,指不定殿下要做出什么来。
      
      乔央离领教过那群侍卫的呆板,没敢再迟疑,火急火燎往地牢赶去。
      
      地牢中机关重重,进去的人基本上是逃不出来的,故而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乔央离解了机关,脚步不敢停歇,生怕白濯那个顽劣的兄长为了离开而乱跑,误中机会而丧命。
      
      小厮紧跟其后,给他指着白濯关押的方向。
      
      那群憨憨的侍卫拿不准白濯功夫如何,竟将人关到了地牢深处,还多了个心眼加了两把锁。
      
      乔央离赶到时,只见角落人影缩成一团,全身脏兮兮的,双手抱着脑袋,皱着眉呓语,睡梦中都不安稳。乔央离看到白濯那张脸,昨夜路上的事如潮水般铺天盖地涌入脑中,他如何撒泼如何纠缠,甚至那个吻……
      
      乔央离瞬间凌乱了,他竟然将白昼认作了白濯,还做出那般登徒子行为,这样真的要婚事告吹了。
      
      他伸手将那两把锁掐成粉碎,走过去将人抱起,岂料一直战战兢兢的白濯猛然惊醒,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脸,“不要啃我的脸!”
      
      乔央离吓了一跳,不由放轻声音,“没咬没咬,本王把它们赶走了。”
      
      在赶老鼠的小厮:……
      
      白濯悠悠转醒,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处后,整个人都扒住乔央离,生怕他松手,“快走快走快走,命都要没了。”
      
      被扼住命运的咽喉的离王殿下:“……好。”
      
      白濯紧绷了一夜,强撑着精神被乔央离抱出地牢,等见到外头艳阳,突然困意上涌,窝在乔央离的怀中睡得酣然。
      
      乔央离低头看着他,发现这人安安静静时,还是十分讨喜的。
      
      小厮已经准备好了厢房,乔央离将人带过去,派了几个侍女过来伺候更衣,这才得空去惩治那帮憨憨的侍卫。
      
      人是苍倾帝所赐,肯定杀不得的,但教训还是要给,往后再见到白濯白昼才不敢如此放肆。
      
      乔央离懒得见他们,让府上总管带了自己的口谕,一人赏五十板子,换到夜间巡防……离王殿下突然想起来白濯曾经夜访偷鱼,想了想还是让人继续看守门宅。
      
      料理了侍卫,乔央离又去了厢房找人,白濯已经换上干净的衣裳,脸色煞白,还未清醒。乔央离摸着自己的嘴,一阵失神。
      
      把脉号诊完的太医正在收拾东西,见他来急忙行礼,“臣参见殿下。
      ”
      乔央离道:“他怎么样了?”
      
      太医道:“回殿下,这位公子只是受惊过度,没什么大碍,醒来多吃点就没事了。”
      
      “好,尔等先退下吧。”
      
      他松了口气,坐在旁边静静看着白濯。白濯睡相极差,才乖乖躺了片刻,就立马翻了个身趴着,手脚并用抱住被子,嘴里还呢喃了两声。
      
      乔央离看着他的唇,突然不自在地一阵咳嗽。
      
      白濯睡得浅,猛地坐了起来,睡眼惺忪却又十分警惕,抱着臂防备着。
      
      乔央离没由来一阵心疼,“这里不是地牢,你放心吧。”
      
      “这是哪?我要回含烟楼。”白濯掀被而起,发现自己换了身衣服,布料轻柔,针脚精致,却难掩其难看,“我怎么换衣服了?”
      
      “这里是离王府,昨晚是一场误会,本王已经惩戒过那些侍卫了。至于你的衣裳,已经扔了,侍女给你换的。”离王殿下一一解释。
      
      白濯冷笑,“什么误会,您瞧瞧我这脸,是误会吗?”
      
      经由一夜,原本淤青之处越发乌黑,触目惊心,白濯开口都隐隐作痛。
      
      乔央离心中有愧,好言好语,“是本王不对,白公子便在这里休养几天,本王必当好好赔罪。”
      
      “不必了,草民还得多谢殿下不杀之恩呢。”白濯捞过放在床边的袖衫,往身上一套,忍着周身酸痛,径直往外走去。
      
      他彻夜未归,也不知道白妈妈要如何担心。
      
      乔央离急忙拦住,“白公子,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只怕回去了白姑娘要担心了。”
      
      “……”你家白姑娘就在你跟前,差点被老鼠吃了!
      
      白濯道:“那又如何,离王府不分青红皂白,私自关押百姓,这样的人家,殿下还想迎娶舍妹,做梦吧!”
      
      乔央离抓着他的手,脸色忽然阴寒,冷道:“你再说一遍?”
      
      “老子不说,有本事找白姑娘理论,松手!”白濯奋命挣开,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踹门离开,脚步不带丝毫停顿。
      
      离开离王府,白濯又气又怕,气在地牢呆了一夜,怕离王因他的话恼羞成怒。不过……
      
      “臭不要脸,连男的都下手!”白濯忆起昨夜那个缠绵的吻,一腔怒气突然没了底,当时的他,并没有丝毫反感。
      
      白濯毫不含糊扇了自己一巴掌,原本受伤的嘴角渗出血来,他却勾唇一笑,坦然无事往含烟楼走去。
      
      跟在他身后的乔央离目睹了一切,看他擦着嘴角的血,突然没了继续跟下去的力气。
      
      乔央离不敢提起那个吻,只当是醉酒误事,醒后忘了,否则面对白家兄妹俩,他竟不知该如何自处。
      
      被盘算的白濯回到含烟楼,慌张地寻找白妈妈,看她一脸阴郁坐在大堂中,不等她怒骂,含泪跑过去抱住她,“娘亲,娘亲,白儿想死你了,那离王太不是人了,呜呜呜呜……”
      
      白妈妈脸上血色尽褪,“什……什么……”
      
      白濯双眼通红,嘴角还挂着血,连衣裳都换过,白妈妈是过来人,登时想成了离王霸王硬上弓,还下手打人这一出,一时间悲从心来,抱住白濯痛哭。
      
      “我的儿啊……我的儿,娘对不起你,早知那离王如此禽兽,娘亲打死也不会让你去送了。”
      
      白濯一看这形式,皮肉之苦肯定免了,便顺势哭得更大声,“娘,那离王还打我,他自己打不过,还叫了侍卫来,我险些就回不来了。”
      
      白妈妈怒道:“想不到这离王仪表堂堂,竟然是这种龌龊之人!”
      
      “就是,娘,你给我吹吹,疼死我了。”
      
      白妈妈不敢多问,生怕白濯崩溃,捧着他的脸看着,眼泪又止不住落下。
      
      白濯见好就收,主动搂住白妈妈,笑道:“娘,没事没事,我不疼了,您别哭。”
      
      “好,娘不哭,你……你去休息吧。”
      
      白濯在心里摇旗呐喊欢呼雀跃,却还是要装得十分伤心,点点头,“好,娘亲你也去休息吧。”
      
      一旦认为了某件事,白妈妈就再难往别的事上带,只当白濯是在强颜欢笑,她也撑起笑来,目送他回房。
      
      白濯垂头丧气回到房中,落上门闩后,一边扒掉身上的衣服,一边静声大笑,待走到床边,眼前一黑,彻底昏睡过去。
      
      外头不放心跟上来的白妈妈听到他衣裳落地的声音,心底发酸,对离王愤恨交加,但人家身份摆在那里,她再气也下不了手,寻思几番,派人去找肖辞。
      
      出了这么大的事,当务之急还是尽早将白濯送出京成,等过两年再送回来,只希望离王能放下他。
      
      肖辞向来随叫随到,不过半个时辰,便赶着到了含烟楼,而跟随其后的,是离王殿下一大波的赏赐。
      
      不明所以的肖辞没拦着,甚至还领着人入内。
      
      白妈妈本就气头上,听到是离王的人,气得拿起扫帚把人给轰了出去,全然忘了对方的身份。
      
      离王府的人自知理亏,没敢发怒,好言好语赔礼道歉,结果白妈妈仍然不接腔,仗势欺人的小厮指着白妈妈怒骂:“殿下好心好意,你什么东西,还蹬鼻子上脸了?”
      
      白妈妈叉腰骂回:“那又如何,离王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老娘今天话就放在这儿了,别说是你这个下人,离王来了老娘也照样赶,大不了老娘不开这个含烟楼了!”
      
      小厮被她的气场震住,抖着手指不知何言。
      
      肖辞亦是吓着,白妈妈脾气虽爆,这么多年来也从未真的发火过,这次确实真的怒发冲冠,大有小厮再开口就上前撕烂他的嘴的气势。
      
      他心中一凛,闯入含烟楼,直奔白濯的房间。
      
      白濯是白妈妈的命,能让她如此生气,定是白濯出事了。
      
      门被锁住,肖辞犹豫了下,将手上的扇插在腰间,找了个好位置,翻窗入内。
      
      刚落地,他就觉得自己眼瞎了。
      
      已经在楼下引起战争的人一丝|不挂,赤条条趴在床上睡得正酣,除了脸上几处伤口外,其他地方白白净净的,一点事情都没有。
      
      肖辞走过去,往他身上踹了一脚,走在他身边,将他脑袋抬起来放腿上,问道:“这是怎么了?”
      
      白濯张口狠狠咬住他的手,含含糊糊将昨夜的事情给说了个遍。
      
      肖辞:“只是揍一顿,白姨怎么那么生气?”
      
      白濯:“心疼我呗。你别乱动,我困死了都。”
      
      肖辞:“你再睡下去,白姨要卖掉含烟楼,带你离京了。”
      
      经过一夜折腾,了无生趣的白濯无精打采,敷衍了一句,“卖吧卖吧,正好可以去你肖府吃软饭。”
      
      肖辞将人推回去,捡起掉落的被子给他盖好,“那就真的要天下大乱了。你慢慢睡,肖哥哥给你去收拾场面。”
      
      “谢谢肖哥哥,晚上弹琴给你听。”白濯道。
      
      肖辞:“用于鹤。”
      
      白濯:“好的,肖哥哥说了算。”
      
      肖辞出来后,离王府的人已经离开了,那些赏赐扔在门外,一片狼藉,看样子是被白妈妈踹过。
      
      白妈妈见他出来,忐忑道:“他怎么样了?”
      
      “没事,就是困了,睡一觉就好。”肖辞轻描淡写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火葬场系列:
    离王: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白濯:殡仪馆大促销,现加入白式殡仪馆,不要998,只要98,VIP带回家。终身无限体验,带你火一把!满十次加一次,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