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情迷

      白妈妈突然有些可怜这位天子骄子了,她抬手拍拍乔央离的脑袋,心疼道:“可怜的孩子。”
      
      “娘,他怎么办?”白濯问道。
      
      白妈妈瞪了他一眼,“你去换身衣服,把他送回去。”
      
      “啊?你不是不乐意我跟他在一起么?”白濯十分拒绝,“万一他撒酒疯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他。”
      
      “你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你撒起酒疯来比他狂。赶紧去,我去找两人跟你一同前去。”白妈妈道。
      
      看出她心情不好,已经吃饱的白濯只好点点头,爬回房间换上原本打算扔掉的男装。
      
      撒酒疯一号换好装后,回到雅间里,一把将人扛到了背上,无奈他低估了娇生惯养的离王的体重,险些没被压倒。
      
      赶来的下人见状,急忙扶住两人,一双眼直勾勾看着眼前这个传说中白姑娘哥哥的人。
      
      都说两人如模子刻出来一样,如今一见,果真如此,连脖上的痣位置都分毫不差,若不是行为举止粗鲁,他们几乎要以为这就是白姑娘了。
      
      白妈妈一巴掌将看呆的人扇醒,“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把他送回去。”
      
      “是是是。”
      
      白濯:“娘,我走啦。”
      
      “路上小心点。”
      
      几人闹至半夜,路上行人寥寥,离王府在苍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必他指路,下人们也知道该如何走,他便一声不吭跟着,扇着扇子享受这难得的宁静。
      
      但好景不长,方才还陷入沉睡的离王殿下突然撒起酒疯,一把推开那两个人,喊道:“白姑娘呢,白姑娘呢,本王不用你们送。”
      
      白濯:“……”
      
      他走过去,轻轻拍了乔央离一巴掌,“喊什么喊,还不快回去。”
      
      “去……去哪?”离王殿下脑子不大灵光。
      
      白濯:“回您老人家府上,快走,我还要睡觉的。”
      
      乔央离懵懵地消化着他的话,突然扑上去缠在他的身上,“好,我们走吧。”
      
      白濯:“……殿下,你这样我要如何走?”
      
      乔央离窝在他的肩上,喃喃道:“可以走的,可以走的。”
      
      “不可以,快滚下来。”白濯十分冷漠。
      
      两个被无视的下人面面相觑,走过去要扶乔央离,谁知还没碰到,乔央离就指着他们,恶狠狠道:“不许靠近本王,再近一步本王将尔等碎尸万段。”
      
      眸光清明,分毫不似醉酒,两个下人吓得冷汗直冒,只好向白濯求救。
      
      白濯也吓得全身僵硬,不由放轻声音,“殿下?”
      
      “白儿,让他们离开!”乔央离道。
      
      白濯拿不准他到底醉没醉,只好使了个眼神,让两人先行回去。
      
      没了碍眼的人,乔殿下突然收起了全身的刺,蹲在街边不肯挪窝了,看来是醉得不轻。
      
      白濯跟着他蹲在旁边,见他半天没动静,试探性伸出手指要戳他,而乔央离虽是醉酒,反应还是十分敏锐,一把抓住他的手,顺势往外一掰,几乎将他手指头给拧下来。
      
      “诶,疼疼疼,松手松手!”白濯痛得眼泪都飚下来了,可乔央离却没有丝毫要放手的意思,歪着脑袋似乎在回想面前的人是谁。
      
      白濯急中生智,捏着嗓子温柔道:“殿下,你弄疼我。”
      
      乔央离立刻松手,不带半点犹豫。
      
      白濯:“……”
      
      用情至深乔某人。
      
      白濯道:“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白濯牵牵。”乔央离把脑袋埋在膝盖里,看不到表情,但声音却可怜兮兮的,朝着他伸着手。
      
      白濯突然明白自己喝醉酒撒泼打滚时,白妈妈是什么心情了,难怪她会阻止自己喝酒,感情醉酒之后人都不能算人。
      
      白濯心力交瘁,盯着那只手许久,本想一巴掌拍开,但又怕这位离王殿下要闹出什么幺蛾子,犹豫几番,只好慢慢握住。
      
      乔央离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起身,笑道:“走吧。”
      
      白濯十分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神志不清,除了行为举止不似平常模样外,连摆架子的架势都一模一样。他看着两人十指相扣的手,一个头两个大,要是被白妈妈知道了,估计又要受一顿皮肉之灾。
      
      不过万般不好,总归乔王爷肯移步,也不至于耗一整个晚上。
      
      两人慢慢走着,乔央离困意上涌,闭上眼睛由着白濯牵着走。临近离王府,他却猛地惊醒,停下脚步,定定看着白濯。
      
      白濯愤然道:“你又是……”卧槽!
      
      乔央离捧着他的脸凑了过去,白濯想躲,可他手劲太大,话还没说完便被堵在了嘴边。
      
      他瞪大双眼看着面前的俊脸,脑中一片空白。
      
      比起上一次的蜻蜓点水,醉酒后的离王殿下明显大胆许多,将人紧紧禁锢在怀中,温润炙热的舌尖趁虚而入,跟白濯纠缠在一起,攻城略地,不容反抗。
      
      酒太浓了,白濯觉得醉醺醺的,他半敛着眸子,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快,几乎要挤出嗓子眼跳出来。
      
      怀中的人顺从而柔软,让乔央离忍不住靠近,唇贴着唇,额头抵着额头,于寂静的深夜里纠缠,不愿分开。
      
      亦不知过了多久,白濯突然感觉身上一重,上一刻还亲个不停的人此刻紧闭着眸子,靠在他的身上,呼吸平缓,已入美梦。
      
      白濯腿脚发软,气得牙痒痒,拎起乔央离狠狠揍了一拳,把他扔在了路边,正要走时,又想到离王和宫格不和,指不定派了杀手伺机而动,想了想,还是忍着一腔怒火将人拖起来,半拉半扛带到了离王府。
      
      离王府的侍卫还精神抖擞地站岗,见自己主子被一陌生男子拖着,立马拔刀围了上去。
      
      白濯见到他们如同见到神祗,“各位大哥,快把你们家殿下带回去,累死我了。”
      
      侍卫们只知离王外出,没权利过问他去哪里,见他不省人事,警惕问道:“你是何人?殿下怎么在你手上?”
      
      “我是谁不重要,快快快,重死老子了。”白濯说着,终于撑不住,连带着乔央离一起倒在了地上。
      
      侍卫们互相看了一眼,两个架起乔央离,确认还活着后松了口气,另外两个侍卫一言不发,将白濯制住。
      
      白濯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按在地上无法动弹,一时怒意上涌,“你们干什么呢!”
      
      “殿下未醒,请大人离王府一坐。”
      
      “你们这是请人的态度吗,老子不去,有问题去含烟楼找人,放手!”白濯怒道。
      
      侍卫们懒得同他争执,堵了他的嘴,直接押着人关到了离王府地牢,任凭问讯赶来的小厮如何解释,他们都不肯放人。
      
      离王殿下是苍倾帝的爱子,府中侍卫皆是苍倾帝一一挑选,平时受命于离王,离王临危,即可越过主子,将贼人擒拿,事后再审。
      
      小厮清楚,但是侍卫抓的人是白濯亲哥,若是不拦着,只怕乔央离醒来要降罪于他。
      
      白濯被侍卫一番折腾,挣扎时还受了两拳,小厮赶到地牢时,只见到一个鼻青脸肿,满身灰尘的少年蜷缩在角落,借着地牢的火光,隐约能看到白姑娘的影子。
      
      他急忙走过去,“白公子,您怎么样了?”
      
      “托福,没死。”白濯已经没力气闹了,爱咋样咋样吧,离王府就是了不起。
      
      “白公子,你且忍忍,小的去找殿下来。”
      
      白濯不为所动,乔央离灌多少酒他是知道的,这时候能醒,他跟他姓。
      
      如白濯所料,小厮走后就跟死在乔央离床边一样,再也没有回来过,只安排了狱卒多给他几床被子,总归不让他在这脏乱污秽的地牢里席地而睡。
      
      任凭白濯素日何等脏乱差,地牢中陈腐的味道,偶尔窜到脚边大得骇人的老鼠,他都没能心大到倒头大睡。他揪着唯一干净的被子把自己紧紧裹住,警惕地看着四周,生怕有老鼠把他脸给咬了。
      
      地牢的老鼠似乎是许久没闻到人味,一整晚都窜上窜下,甚至有一两只胆大的趁着白濯不注意时,钻入了他的被里,十分欢快地啃着他的衣角。
      
      已经累得迷糊的白濯察觉不对劲,掀被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再也不敢坐下,站起来看在角落,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他彻夜未眠,本以为熬到天亮就到头,却万万没想到,小厮焦急一夜,累得睡着,连乔央离何时去早朝都不知道。
      
      地牢常年无人,白濯孤苦伶仃呆了一夜,想死的心都有了,抱着上了锁的木桩奢求地看着外头,口中念念有词。
      
      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白濯再也撑不住,靠着木桩沉沉睡去,连倒在地上都不曾察觉。
      
      ……
      
      乔央离早上走得急,来不及喝一碗醒酒汤,一场早朝下来头痛欲裂,心底也是乱糟糟的,总有种不好预感。
      
      苍倾帝不知道他宿醉,只当是生病了,殿上特地问了几句,又赏了不少补药,免了请安礼,难得一次早早地放他回府。
      
      小厮醒来没发现乔央离,急得已经快哭了,听闻他回来,急忙赶过去,抱着他的腿道:“殿下,快救救白公子吧,他在地牢呆了一夜了。”
      
      乔央离猛地想起来昨夜的事,不由手一抖,“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濯:导演,剧本没说要抓人啊!
    导演:有人带资进组,剧本由她出
    带资进组的白妈妈:秀恩爱,分得快(单身人士的怨念)
    (小剧场跟正文无关,wuli白妈妈怎么可能拆CP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