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家娘子是男的

作者:赋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欢饮

      含烟楼不大,走几步便到了白濯的房间,两人站在门外,看着上金灿灿的锁头,静静地没有任何举动。
      
      乔央离等着人开门,而白濯却头皮发麻,几欲逃走。
      
      倒不是抗拒乔央离,只是他生性懒惰,不爱打理房间,白日刚买回来的女装还来不及塞好,这会儿进去,他一世英名可就全毁了。
      
      思及此,白濯往脸上抹了两下,若无其事道:“殿下,我没事的,要不我们回大堂吧。”
      
      不安好心,一心想要独处的乔央离道:“怎么,怕本王吓到你?”
      
      我怕我吓到你。
      
      “怎会,只是白濯闺房有些乱,不宜让殿下见笑。”
      
      乔央离轻笑,摸摸他的脑袋道:“姑娘家的房间总要乱些的,无碍。”
      
      两人在门口僵持,白濯看他一心想要入内,叹了口气,从袖中拿出钥匙来,递给他,自己退到一旁,不打算看他开门后的表情。
      
      乔央离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多想,直接抬手开了锁,一推门,入眼的景象让他不敢直视。
      
      脏倒是不脏,就是乱得很。桌椅随意摆放,上头衣裳横飞,有几件还散落在地,满地珠翠闪着光芒,几乎刺痛他的双眼。
      
      乔央离忍了忍,抬脚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落脚,生怕踩到地上的首饰,勉强笑道:“倒也不是很乱。”
      
      白濯回之以微笑,跟着走了进去,脚步不似乔央离这般小心。地上的首饰都是他打算扔了,只是没来得收拾,踩到便踩到,也不心疼。
      
      整个房间也不算大,乔央离走进去便看到了白濯休息用的床榻,当即便皱了眉。他走过去,捡起上面墨蓝色的长衫,问道:“这儿怎么有你兄长的衣服?”
      
      “啊?”白濯看了一眼,“哦,兄长偶尔回来这里休息,所以就备了几套在这儿。”
      
      “男女授受不亲,怎可在你的房里休息。含烟楼是没房间了吗!”
      
      白濯被他说得有些莫名其妙,仍是没反应过来,“我兄长在这里休息有什么问题吗?”
      
      “有,非常有。往后可不许让他入你房中了。”乔央离整理好情绪,哄着白濯,“白儿,你看看,他还把你房间弄得这么乱,而且万一碰上你在换衣裳呢?”
      
      白濯:放心吧,他跟“兄长”这辈子都不可能见面的。
      
      “是,白濯会跟兄长说的。”白濯从善如流。
      
      好不容易进入心爱女子的闺房,离王殿下也就不嫌弃这儿的乱,坐下来跟白濯清算今晚的账。
      “白姑娘,你且坐下。”
      
      白濯本也不打算站着,便不推辞,点点头坐到了乔央离对面。
      
      乔央离静静地看着他,食指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桌子,还没开口,白濯便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白濯没多问,端着茶杯一口一口喝着,仿佛在比较谁的耐心好些,谁会忍不住先开口。
      
      茶放了半天,已然变凉。
      
      乔央离瞧见没冒热气,伸手摸了茶壶,猛地一把将白濯手中的茶杯夺了过去,不让他喝。
      
      “殿下这是何意?”白濯的脚蠢蠢欲动,若不是打不过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茶凉了。”乔央离道。
      
      白濯只当是乔王爷娇气,喝不得冷茶,假笑道:“殿下不喝冷茶?那我让他们重新送一盏进来。”
      
      “不必了。”白濯莫名其妙,接过乔央离还回来的茶杯,发现原本冰凉的杯盏变得温热,里面的茶水冒着缕缕烟雾。乔央离竟用内力来温茶!
      
      白濯不得不怀疑乔央离拿他茶杯的动机,莫不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功高?
      
      可怜乔王爷一腔爱意错付了对象。
      
      白濯不咸不淡道了声谢后,放下茶杯没再喝茶,神情比刚刚又淡漠了几分。
      
      乔央离不疑有他,自己感动得不得了,缓和了语气道:“你今日怎么有兴致跟他们饮酒?”
      
      “肖辞刚回京,大家给他接风洗尘,平日都是那几个人聚在一起,也不知道谁找来的尚公子。”
      
      白濯说着,想起来刚刚手碰到了尚小舅子的脸,至今手上还有些油腻,不免嫌弃,藏在袖下擦了擦。
      
      乔央离道:“白姑娘真见怪,也不叫上本王,好歹本王跟肖公子相识一场。”
      
      白濯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两人见面不过两次,说话也不过寥寥两句,这也算是相识?
      
      为了不让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王爷难堪,白濯善解人意地替肖辞结交了这么个友人,“是,白濯以为殿下忙,故而没敢派人去问一问,还请王爷见谅。”
      
      “嗯,下不为例。”乔央离点点头,很是满意。
      
      白濯揪着袖子,不知如何接腔,正犹豫不决时,忽然有人推门而入,两人齐齐看去,正是被白妈妈教育过的肖辞。
      
      两人面对面坐着,既没有牵手也没有拥抱,肖辞松了口气,道:“王爷,白妈妈备了一桌好菜要答谢您,还请移步楼上雅间。”
      
      喝了一整晚茶的白濯肚子十分及时地叫唤了声,总算结束了跟乔王爷独处的时间。
      
      白濯原想推辞,不想肚子不争气,只好踩着莲步,扭扭捏捏跟着上楼,平生第一次觉得假扮女子一点儿也不好,尤其是在外人面前,吃个饭都要注意形象。
      
      白妈妈还幸灾乐祸,阻止肖辞给他夹菜,让他伸筷也不是不伸筷也不是,特别是眼前还是他爱吃的烤鸡。
      
      还是童子鸡,烤得外焦里嫩,外头撒着白芝麻,泛着油光。闻着味道便知道是蜀地来的大厨做的。
      
      白濯不着痕迹地咽了咽口水,一心只想双手抓起来大快朵颐。
      
      他迟迟没有动筷,不免引来乔央离的注意,“白儿怎么不吃?”
      
      “我……”
      
      “王爷不必理他,他喝露水长大的。”白妈妈抢话道。
      
      乔央离一时没反应过来,细细打量着白濯,眼前女子身穿月牙色衣裙,外头罩着一件薄纱,这么看来确实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不过被腰带束着的部分清瘦得很。
      
      他不悦蹙眉,夹了块肉放到了白濯碗中,“喝露水怎么行,多吃点肉,不会长胖的。”
      
      白濯头一次这么喜欢乔央离,险些泪洒饭桌,却仍要端庄大气点头,:“多谢王爷。娘亲是在说笑呢,露水只是用来煮茶罢了。”
      
      乔央离也没当真,只是心疼白濯过分消瘦罢了,他没多解释,一味给白濯夹菜,还不让白濯推辞。
      
      一个夹得起劲,一个吃得开心,白妈妈看了看,站在肖辞后面,不动声色碰了他一下,试图让他打破那两人旁若无人的状态。
      
      肖辞在江南时整天食素,几乎快成和尚了,这会儿吃得比白濯还欢快,被白妈妈这么一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想了许久,恍然大悟。
      
      他冲白妈妈点点头,在她希冀的注视下起身,拿着酒杯走到二人之间,拍拍白濯的肩膀,道:“白儿坐旁边去,我不在京中的日子全靠殿下照拂你,今日必要好好感谢殿下。”
      
      桌是四方桌,椅子也有空的,白濯哪晓得他跟白妈妈间那些见不得人的勾搭,指着乔央离另外一边道:“坐另外一边也不影响你敬酒的。”
      
      “白儿,怎么说话的!快给肖公子让座!”白妈妈想掐死白濯的心都有了。
      
      女扮男装绝非坏事,但心学不到女子那般细腻,还是一样大大咧咧,那可就坏事了。别的纨绔子弟若看上白濯,还能拿肖辞的名号来压一压,可身为当今圣上爱子,白妈妈想压都压不住。
      
      退一万步讲,看乔央离这副模样,分明是动了真心,若知道心心念念的女子是男的,白濯有一百颗脑袋都不够砍。恨只恨,这厮还不知收敛!
      
      白妈妈莫名而来的怒气让白濯愣了下,端着碗筷规规矩矩给肖辞让位,不敢顶嘴。
      
      肖辞笑道:“殿下,这段时间可多谢您照顾白濯了。他这人性子不大好,上次宫格公子的事我也听说了,若不是您,白濯肯定讨不到好,这杯酒,我替白濯敬您。”
      
      “好说,你是白濯的大哥,本王自然看重。”乔央离跟他碰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不曾想,这杯酒只是个开头。
      
      肖辞走南闯北多年,为了谈生意经常宴请四方,看似文文弱弱,嘴皮子伶俐得很,酒量更是无人能及。只要他想,没有他喝不倒的人。
      
      敬完一杯,他又以各种理由给乔央离续上,不忍拒绝大舅子盛情的乔王爷只好闷声饮下,他也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总之是好几年没有醉过了,恍惚间似乎看到白濯在手撕烤鸡。
      
      乔央离拍桌而起,走过去一把领起白濯的袖子,“白昼?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濯抓着一只鸡翅啃得正欢,被他这么一拎,险些还以为他没醉,听到白昼这个名,他才反应过来,这王爷醉得不清。
      
      白濯清了清嗓子,用男声道:“这里是含烟楼,我在这里不为过吧,王爷管得未免太宽了。”
      
      “放肆!白姑娘呢,她怎么不喝酒?”
      
      白濯:“我怕我撒起酒疯来你担待不住。”说着,他一把推开乔央离,继续吃鸡翅。
      
      肖辞已染了醉意,不再同他们玩闹,在白妈妈叫来的下人陪同下,先行回肖府了。
      
      白妈妈送走人回来,乔央离正躺在地上,抱着酒坛碎碎念,一只手还抓着白濯的脚,而脚的主盘腿坐在旁边,端着那只烤鸡啃个没停。
      
      好不容易歇了心的白妈妈顿时头皮发麻,只想走过去踹白濯一脚,她赶紧走入雅间,将门关好,怒道:“你就不怕他身边有暗卫,一发怒把你杀了!”
      
      “没有暗卫。”白濯道。
      
      “你怎么知道!”
      
      乔央离猛地坐起来,像讨要糖果的孩子抢着喊道:“我说的我说的,跟白儿在一起……没有危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白濯:我是喝露水长大的小仙男
    离王:我是吃小仙男的王爷
    肖辞:我是吃狗粮的single dog
    白妈妈:我是专业拆CP户
    白濯、离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