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8 章

      晚上回家,赵鸢要先伺候女儿,哄睡上床后,才是她个人的时间。
      刘建军大概真的有些不开心,但对她仍是温和耐心,等她慢吞吞洗澡敷面膜,然后才抱住求.欢。
      
      赵鸢只能应承他,好在他动作迅速,她闭着眼睛性.幻想一会儿就完事儿了。
      刘建军亲了亲她,说:“小鸢,幸好有你,是我最坚实的后盾。我总想着外头再艰辛,还有个家可以遮风避雨。”
      
      他偶尔说点浪漫的语言,赵鸢却觉得好假好作,几乎可笑。于是也哄他两句:“我知道你在外头打拼不容易。早点休息吧,睡一觉,烦恼就少了。”
      
      刘建军却翻了半天烧饼也睡不着,赵鸢说:“我给你倒点红酒吧。”
      
      “我想喝点白的……”
      
      赵鸢说:“不行,又不是酒宴上不能不喝。家里喝点红酒就行了,安神,对心血管也有益处,其他酒不许喝,吐一床还得我收拾。”
      她倒了一杯红酒给他。男人刚刚活动完,酒精下肚到底有些作用,终于睡着了。
      
      赵鸢悄悄摸了他的手机进了厕所,仍用刘建军他爸的生日解锁了密码,然后迅速地把他的手机浏览了一遍,没有看到关于“玫瑰灰”的任何消息——接着,手机电话、信息和Q.Q里,也没有玫瑰灰的消息。
      赵鸢不死心,用“都市玫瑰”的手机号加她,但是加不上。再到恢复黑名单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玫瑰灰的名字——看来,是“玫瑰灰”张丽娜把刘建军拉了黑名单。
      
      莫非真是骗财?
      
      赵鸢觉得仍不大对劲:刘建军也算有两个小钱,虽然不至于一掷千金养个“小金丝雀”,但花个几万十几万玩她一年半载的,对刚刚挣了一大笔的他来说,也不是难事。
      突然,她听见刘建军在外面床上哼哼,吓了一跳,连卫生间的灯都不敢开,趁黑摸到床上,屏息确认刘建军确实只是在呓语,才悄摸摸把手机又放回他枕边。
      
      躺下时,赵鸢觉得自己才好笑:又不是她出轨,倒像她在做什么鬼鬼祟祟的事情一样!可惜笑不出来,心里反而酸苦酸苦的。
      
      本月三闺蜜的约会是赵鸢发起的。
      隔三差五约这么一回,吐槽家里男人,排解情绪或压力。她们仨还是挑了一家CBD,在餐饮层涮着火锅喝点气泡酒,也乐呵得很。
      
      厉晴也“啵”地打开了一罐RIO鸡尾酒。赵鸢和邓红梨拦着问:“你现在能喝酒吗?”
      厉晴笑道:“有什么不能喝?又不等着备孕生孩子!”于是赌气似的“咕咚咕咚”灌了半瓶子RIO下肚——她在三个人中一直是最节制、最理性的,婚姻没有出问题时,别说滴酒不沾,连咖啡和奶茶都几乎不碰,就怕影响她的身子怀孕。
      赵鸢和邓红梨吓得忙去拦她:“好了好了……虽然酒精含量低,但你从来不喝酒的人这么猛灌下去,也是会头晕的。吃点肉。”
      
      厉晴摆摆手:“没事的,你们别担心我。我呀,今天是高兴!”
      
      “什么开心事?说出来大家分享分享!”邓红梨起哄,然后又“噗嗤”打开了一罐RIO。
      
      厉晴说:“陈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打算签字了!”
      
      准备着起哄的邓红梨也起不出哄,过了会儿怪笑了一下:“好事,及时止损。他答应买房了?”
      
      “嗯。”厉晴点点头,“我和他一起去挑的,小户型,一百多万,62平方也够我一个人住了,离地铁口和公交站很近,离三中也不远,电瓶车十分钟——我打算申请调到三中去教书。”
      江洲三中比二中差了好大一截,但是总比挂在图书馆强。
      62平方不大,但有了个落脚的地儿,而且,一百多万也够陈冠节衣缩食、到处借钱了。
      
      赵鸢和邓红梨还是由衷地为她欢呼了一下,三个人拿RIO的易拉罐当酒杯,高高兴兴碰了一下,而且高高兴兴都灌了不少下肚。
      
      厉晴特意回头问邓红梨:“但是我有个疑惑,要请示专家。”
      
      邓红梨脸红扑扑的,笑着说:“只管问。”
      
      “陈冠说,他没有存款,只能用公积金贷款买房,所以房产证得先写他的名字,等离婚后再过户给我,他来还贷,这样可行吗?”
      
      邓红梨眉头越皱越紧:“他又有新幺蛾子了啊?虽然法律上只要协议中写清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银行都拿老赖没办法,他要是跟你耍无赖,你怎么对付他?”
      
      前车之鉴犹在,厉晴也皱起眉:“我现在当然不会信他。看来,还是不要心慈手软的好。”
      她现在做事雷厉风行起来,立刻带着三分酒劲掏出电话:“陈冠,我不同意你用公积金贷款。你借钱买吧,我找人给你担保。”
      她话说完,皱着眉把手机拿离了耳边。在嘈杂的火锅店里,旁边的赵鸢和邓红梨都能听见手机听筒里传出来的破口大骂的动静。
      
      “啧啧啧……”厉晴说,“陈冠,你至于这样吗?你一直建立的温文儒雅的好男人形象早就荡然无存了。但是,都到这份儿上了,你哪怕装一装呢?万一我给你录了音,然后学你妈的样子到你单位闹一闹,你觉得你还有脸做人吗?”
      她又把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因为那边又开始大骂:“厉晴,你他妈就是这么恶毒的女人!我妈没看错你!”
      
      厉晴把手机丢一边,捞着锅里羊肉片,吃到听不到骂声了,才又拿起手机说:“你妈,你妈代表着你的利益,当然没错了。反正,你们全家不就希望我当包子呗?六年了,我每天上班,回家除了不做饭——还是怕我下晚自修饿着你了,其他洗衣洗碗收拾屋子,什么不是我来?带薪保姆还管上床生孩子,还是个被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包子,你们不还嫌?”
      
      “厉晴!你张嘴说瞎话:你给我们老陈家生孩子了吗?”
      
      厉晴突然大声吼道:“没生怎么了?!你弱精要不要叫你们同事也来评评理是不是都赖我不会生?!”
      她嗓门太大,一时震慑得四周的食客都不说话了,拎着筷子偷眼觑她们仨这桌。
      
      厉晴那次被婆婆构陷与折磨,突然顿悟:面子他妈算个啥!与其前怕狼后怕虎地叫人捏着脸面度日,还不如坦坦荡荡做个无耻之人。
      她在电话这头“呵呵呵”地笑,大声地刺那头男人的心:“弱精!对,就是弱精,体检报告上白纸黑字写着呢!30%的活跃度,你他妈就是个弱精的男人!弱精!……我不要脸?对,我就不要脸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在外头火锅店吃饭呢!周围几十号人听着呢!江洲制药厂检验科的陈冠,是他妈一个弱精的男人!”
      
      赵鸢心里给厉晴竖了个大拇指,吐舌对邓红梨一笑。邓红梨干脆直接把拇指竖起来。等厉晴一挂电话,她就“吨吨吨”给厉晴的杯子里满上了一杯酒:“好样的姐们儿!我挺你!”
      
      厉晴把电话一甩,喝了半杯,然后笑道:“好玩死了!陈冠这怂人,在电话那头都结巴得说不出话了!他要是周瑜啊,大概快吐血身亡了。”
      她激动得口干,又来了半杯RIO:“他绷不住,差点把他将小三肚子搞大的事搬出来证明他是男人没问题。哈哈哈哈!”
      
      她最后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住宿舍,也挺好;同事对我指指点点,也没什么;他爱离不离,我又不急。就是……”她抿嘴沉默了一会儿,最后才叹息道:“我学生前几天还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教他们。我的第三届学生哦,特别可爱的一帮娃……我当时就绷不住掉眼泪了……”
      
      火锅吃了大半,厉晴的电话又响了,她瞥了电话一眼,扭头说:“又是那怂人。”
      
      邓红梨撺掇:“别理他,吊吊他胃口!”
      紧接着,邓红梨自己的电话也响了,邓红梨也是一脸不耐烦地接起来,没两句就开始吼:“老娘难得出来休息一下你就一遍遍催!笑笑你不能送一下?他的作业在他书包里你不能翻一下?孩子姓杜还是姓邓?!”
      
      电话那头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大概一如杜德清往常的冷漠低调。
      只听见邓红梨翘着二郎腿不耐烦的声音:“对,就那本,写完了——没写完你不能陪他写?他姓杜欸!挂了,再见!”
      用力一按挂机键,翻了个白眼说:“别说老娘出来逛街吃饭,就算老娘出来睡男人绿他,他也只有乖乖受着!不受着,他要离,我一定奉陪!”
      最后牙缝里挤出来三个字:“死基佬!”轻悄悄的,到底还是只有身边两个闺蜜能够勉强听见。
      
      邓红梨摇摇头自我解嘲说:“我现在已经不看耽美小说了。以前觉得男人和男人谈恋爱挺萌的,一口气可以看两个帅哥滚.床单。现在只觉得恶心!”
      
      赵鸢想安慰她,邓红梨说:“还是咱们小鸢最幸福!不愁吃、不愁穿,有人宠着,天天给花不完的钱,宝马也走马灯似的换,想工作就去工作,不想工作就回家睡觉。哎!”她夸张地叹息,有点小妒忌,当然,更多是真心的羡慕。
      
      到底是姐妹,赵鸢的电话也跟着是走马灯般响起来。她接起电话:“建军啊……”
      
      邓红梨和厉晴笑她:“小鸢福命好也是有原因的,对老公那么温柔体贴,我是做不来。”
      
      赵鸢的语气却渐渐变了:“……我现在在外面吃饭呢!……就不能等等嘛?又不是非我去不可的……好……好吧……不开车啊……好,好的。我尽快过来。”
      一脸委屈。
      
      而邓红梨和厉晴的表情也慢慢演化成同情,一顺儿地望着赵鸢。
      
      赵鸢勉强对她们俩抱歉一笑:“对不起,他那里一定要叫我去,他有个饭局,已经吃到最后大家在拼酒呢……”
      
      “刘总醉了要你去接?”
      
      赵鸢只摇摇头,突然觉得眼眶酸酸的。
      刘建军几乎是命令式的叫她立刻去陪酒,指明了不许开车,因为她要接着陪一些大佬喝,喝到人家高兴才行。
      
      不错,他的命令式其实也蛮温柔的,还在和她说道理:“小鸢,你想想,这么大的单子啊!我能不哄着这些人点?虽然合约轻易不会毁,但是万一谁找我的麻烦,阎王好过,小鬼难捱啊!那个城市综合体要建一年,我就得一年夹着尾巴、穿着小鞋做人呢!你说你能不帮我?!”
      赵鸢在拎包的时候,突然觉得和厉晴、邓红梨的自由比起来,她这被宠爱的、贵太太的一般的生活,也真是味如嚼蜡呢!
      
      她怕她们笑自己矫情,瞪圆眼睛微笑,不让眼泪掉下来,说:“你们别急,慢慢吃,我又叫了个拼盘,六听RIO,你们不醉不归。我先去结账。”
      她的信用卡里有五万的额度,刘建军每个月会叫出纳帮她还,一个月大几千的家用从里面走,余下的她随便买买买他也不问明细。
      
      赵鸢在等待收银刷卡的时候怔怔地想:这就是买她自由的卖身钱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