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

作者:未晏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赵鸢回到家,莫名的兴奋与失落同在。出电梯没进门就听见婆婆的声音:“大宝,你管管你媳妇撒,怎么老是一动就回家这么晚?哪个正经女人不回来做家务带孩子的?何况她又不上班,天天闲的,还请人做事,费钱的哦!”
      刘建军在不耐烦地回复:“请保姆这点钱算啥啊,把小鸢熬成个黄脸婆才不值得哩!”
      婆婆声音低下去:“哪里至于哦!再说,你看她天天闲的,当然要生事儿!不信……”
      
      赵鸢的钥匙拧开门锁,里头抱怨声戛然而止,但阿姨收拾碗盘的“咚咚”动静却明显变高了——大概也生气了。
      
      不遇到原则问题,赵鸢这“忍者神龟”是当惯了的,她假装根本没有听到婆婆在背后的指责,而是很自然地进门换鞋,然后看到桌上只剩了吃剩的饭食——她自然也没有什么胃口,说:“今天正好遇到一个朋友,说认识教育局的人,我和他一起喝了点咖啡,请他帮忙,半年后豆豆就要上小学了,找个好老师可重要啦!”
      
      刘建军看了自己亲妈一眼,然后问:“饭吃了吗?”
      
      赵鸢点点头:“随便吃了点。”
      
      婆婆指了指桌上的剩菜:“没吃饱吧?再吃点。特意为你留的。”
      
      赵鸢瞥了一眼桌上:红烧肉就剩了最肥没人吃的几块,鸡汤里全留着鸡皮,几个炒菜都剩油腻腻的碗底跟几根洋葱胡萝卜什么的……赵鸢从小家境不太好,但是父母是宠她的,最好的饮食都留给她;父母去世后,小姨和叔叔也不会这么砢碜她,至少一桌人吃的都一样。
      赵鸢微笑着摇摇头:“我不饿。”
      
      婆婆说:“不吃也可惜了,放冰箱明天就不那么好吃了,你今天正好吃掉,不浪费。”
      
      赵鸢的微笑几乎都绷不住了:“妈,我真的不饿。放明天是不好吃了,还是倒掉吧,吃剩菜对健康不利,看病可比买菜贵多了。”
      她见保姆阿姨还在犹豫,索性率先把一碗剩菜端到厨房,“哗”地往垃圾桶里一倒,看着油腻腻的一堆慢慢从塑料袋边沿滑落到一堆蒜皮、菜帮子、萝卜缨子中去,她心里的恶气才出了一点。
      
      阿姨紧跟着也端着两碗剩菜进门,红烧肉她还是放进了冰箱,另一碗剩菜就倒掉了。厨房门关着,阿姨故意压低声音,靠近赵鸢说:“哎,你这个婆婆啊,真是搅事精!……要不是看你人好,刘总也客气,我早就不想干了!”絮絮叨叨也吐了半天槽。
      
      赵鸢默默听了一会儿,也不知听到了什么,倒是她的小女儿飞一样到厨房一探头,然后软绵绵地抱住了妈妈的腰:“妈妈妈妈,你回来啦!我想死了你了!”
      
      赵鸢返身抱住女儿的小脑袋,心情立即变得又温柔又甜蜜:“小嗲虫,今天开心不开心啊?”
      
      小家伙开始开启话痨模式,赵鸢陪她聊了一会儿,又带她到房间讲故事,最后例行睡前洗白白,伺候完小公主,才回到房间里。
      
      刘建军早洗好澡了,把房间的空调开得很高。赵鸢说:“干嘛呀?空调开这么高?”
      
      刘建军笑得腮帮子抖:“这不等你么!快去洗澡呀!”
      
      他这一笑,赵鸢就知道他的意思。今日格外觉得不愿意,在主卫磨蹭了好半天,只等刘建军在门外催了,她才慢慢擦头发,说:“我还要吹头发。”
      刘建军说:“空调开得热,一会儿就干了。”
      
      赵鸢说:“还没敷面膜呢!”
      
      刘建军不耐烦了:“还天天敷啊!你去买好点的、不用天天敷的面膜嘛!天天敷得跟个鬼似的,烦死了!别敷了,随便整点雪花膏一涂不就好了?”
      赵鸢没理他,不过面膜也确实没敷,先拍水,再上两道精华液,第二层精华液还没吸收呢,就被闯进来的刘建军挽着胳膊往外拖。
      赵鸢拼命去够面霜:“欸欸,就差一步了!”才争取到了剜了面霜糊上脸的机会。
      
      “干嘛呀,猴急猴急的!”她埋怨道。
      
      刘建军把自己衣服一脱,然后解赵鸢的浴袍。
      赵鸢把浴袍领子一护:“急啥呀!”
      
      “想你了呗。”男人还撒娇似的,抱住她又是亲吻,又是揉搓。赵鸢一点感觉都没有,反而给他揉得有点疼,旋即被摁床上了,她见男人急吼吼就要上,不由说:“哎,忘了吧?!”
      
      刘建军含含糊糊说:“安全期不用套没事的。”
      
      “不行。”这点,赵鸢绝不肯放松分毫,对他又踢又打,“敢情怀上了你不受罪对吧?不带套别想碰我!”
      刘建军丧气地爬起身,又腻歪了一会儿,无奈这点上赵鸢不肯让步,他只能嘟嘟囔囔说:“有了就再生一个呗。这笔单子赚了这么多,养个二宝妥妥的,可以买最好的母婴用品呢!”
      
      赵鸢问:“你什么意思?咱不是说好了就要一个孩子吗?”
      
      刘建军含含糊糊地:“也就随便一说。”然后乖乖地拿了套套。
      
      赵鸢不由心里有结,等他上来时格外觉得讨厌,每每听到他大汗淋漓地在她耳边问“舒服吧?”时,她就紧紧地闭着眼,含混不清地“嗯”一声。
      闭着眼睛可以海阔天空地瞎想,以前赵鸢会想那些大叔级韩星,或者国内小鲜肉,今天总是想着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想他脸的轮廓落在路灯的光里,宛如镀金,想他在冰雨中的微笑,无比温暖……她不由把手伸在男人的发根,轻轻地揉,呼吸愈来愈浊重。
      
      还没想几个关于石清源的镜头,赵鸢身子突然一空,然后睁眼看见刘建军气喘吁吁地翻身下去了。他满足地枕着头喘气儿,还颐指气使地吩咐:“诶,帮我把套摘了,打点水洗一洗。”
      
      “你自己不会洗啊?”赵鸢一边说,一边还是拗不过,起床打水,先把自己冲洗干净了,才拧了澡巾,丢他肚子上。
      刘建军笑眯眯说:“女人嘛,自然是要在床上讨男人欢喜喽——你说为啥等你伺候啊?给你机会表现表现呗!怎么样,你男人雄风不减当年呢!”
      
      赵鸢冲他翻了个白眼。
      
      周末,刘建军到公司加班,走得早,没吃早饭。于是赵鸢拿着鸡毛当令箭,到他公司去送早餐。
      刘建军倒是在公司里,坐在他的老板椅上转着圈儿打着电话发号施令,见赵鸢来了,诧异了一下,电话仍没有停。
      
      好容易电话讲完了,他起身问:“咦,你怎么来了?”
      
      赵鸢嗔道:“咱妈怨我不会做人,说,自己老公饿着肚子上班,都不知道赶上去送个早餐——男人那么辛苦,女人怎么能躲懒……”
      
      刘建军“嗐”了一声,从她手里接过包子和豆浆:“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饿不饿自己不知道么?再说,路边那么多早餐店,土的洋的都有,想吃啥没得吃啊?你别听她逼逼。”
      到底是土老板出身,对热腾腾的包子豆浆充满了喜爱,吃得很香。
      吃完了,关心地问赵鸢:“你吃了没?今天豆豆还有课吧?”
      
      “课是下午半天。”赵鸢嗔着,“你看你哪里关心女儿!她上英语时,我去练个瑜伽,离得也不远。你今天很忙?”
      
      刘建军说:“嗯,有点。上次的效果图得重新做,时间紧,设计院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的。”他苦笑着:“老板也不好当啊。”
      
      赵鸢听到“效果图”三个字,却想到了别的事上。
      她拐到会计室前张了张,没看见邵婕,于是下楼给邵婕打了个电话:“下午有空一起瑜伽?”
      邵婕爽快地答应了。
      
      下午。
      热瑜伽室里,穿短袖瑜伽服还是一头大汗。
      好容易把难上天的“舞王式”坚持完了,赵鸢和邵婕都是东倒西歪的。邵婕说:“我不行了,我快死了,就等最后的冥想功了——其实就是趁机眯一会儿。”
      
      趁着放松,赵鸢笑着说:“也快了。你是不是这阵子很累啊?黑眼圈老大的!”
      
      邵婕说:“累死了!天天你们家老刘脾气还大,我们吓得战战兢兢的。”
      
      “啊?脾气还大?在家里还好。”
      
      “你们老刘真是对你好,有气从来不在家里撒。”邵婕耸耸肩膀,“反正他有的是员工可以撒气。”
      
      “欸,我怎么听说又在做效果图啊?几个月前在‘都市玫瑰’不是做过的嘛?是有了新单子,还是原来的图要修改啊?”赵鸢故意问。
      
      邵婕见老师在教新动作了,对赵鸢使了个眼色:“出去喝口水。”
      她也是个爱八卦的主儿,到门外净水器上接了水,俩人坐在仰卧起坐训练板上开始聊八卦:“你知道刘总为啥生气?就是被那个‘都市玫瑰’骗了!人效果图不仅做得慢,质量还不行,设计院打了他几回回票。老刘大概付了不少预付款,怕毁约不划算,只能一遍又一遍催‘都市玫瑰’修图。结果,就一个礼拜前,‘都市玫瑰’卷款潜逃了!你说刘总恼火不恼火?!”
      
      赵鸢微微皱眉,觉得哪里说不通。
      
      邵婕喝了一大口水,擦擦额角的汗水:“图嘛也拿了一套,但是还得重做,钱嘛又打了水漂。法务部劝刘总去告,他又不肯,说费不起这个时间,也就作罢了。设计部后来被骂得头臭,紧赶慢赶地找了好几家广告公司投标出图,上周我们就是忙审核资质,定投标价,天天半夜才回家睡觉。今天是中标方出图审核,刘总要亲自看的,他只好来加班咯。”
      她看了看时钟:“哎,差不多到冥想功了。咱们进去热瑜伽房躺躺。”
      
      邵婕还真是累了,居然在瑜伽垫上“呼呼”睡着了。
      赵鸢躺在那里,心里百味杂陈,还掺着无数的疑惑。低沉的瑜伽放松音乐,瑜伽老师缓慢地提示:“……吸气……屏住……呼气……吸气……”她完全无法跟上节奏,心跳得快,呼吸也急促,神游天外。
      然后,和邵婕一样,老师都在合掌宣布今天的练习结束了,她们俩还都躺在垫子上没起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鱼香小鱼干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3255427 10瓶;小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