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赵冉看着面前一个个摆出的酒杯,不耐烦道:“别摆了,直接上一桶。”
      
      倒酒的仆人正想说话,张晨抬手示意按赵冉说的办,甚至连他那一桌也从酒杯换成了酒桶。
      
      赵冉单手举起一个酒桶,不轻不重,还没等对方喊开始就直接开灌。
      
      其动作之干脆,神态之自若,令在场很多人都不由瞠目结舌,环楼之上的女人们甚至为之喊叫出声。
      
      一时之间,几乎整一个怜香阁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中堂。
      
      准确地说,应该是聚焦到了那位喝酒的白衣男人身上。
      
      类似这种气场,张晨只在寥寥无几的人身上感受过,所以理所当然地,他不由产生了拉拢对方的念头。
      
      赵冉很快放下酒桶,评价道:“味道还行,比刚刚那个好喝一点。”
      
      张晨身后的仆人浑身一怔,满眼不可置信。
      
      那可是实打实的灵酒,只有修士才能喝得了的酒,一般人一喝就会控制不住灵力以至爆体而亡,所以一般来说,修为越高的人酒量也就越好。
      
      可这人是怎么回事。
      
      看着不过是练气期的修为,竟然喝了一桶连金丹修士能够一杯倒的烈酒!
      
      张晨眼看对方又要拿起一桶酒,自己也马上拿起一桶,不甘落后地开灌。
      
      以这人为对手,绝对没有保留实力的余地,不知为何,张晨就是有这个直觉。
      
      赵冉见对方也开始了,喝的速度当然也加快了。
      
      一刻钟后。
      
      “真没想到啊,居然把这一桌都给喝完了。”张晨放下桌上的最后一桶酒,看向对桌的人。
      
      赵冉不自觉睁开眼,刚好又跟张晨对上视线。
      
      自昨天那事之后,赵冉决定在晖元境干脆就一直封闭视力算了,以免麻烦。
      
      而张晨近看赵冉无神的双眼,莫名感觉心头发凉,完全不敢想象那双眼睛原来该有的神采。
      
      喝完一桌,赵冉不可避免地感到了一点晕沉,思维也些发顿。
      
      事实证明,酒这种东西对身体不是很好,酒中蕴含的灵力已经开始在体内□□,好似下一刻就能跟破魔枪的诅咒成功对接。
      
      “如何,还能继续么。”赵冉挑衅道。
      
      他这一声挑衅,直接点燃了全场,楼上楼下,掌声如潮,其中甚至还夹杂着男女的欢呼声。
      
      怜香阁这种地方从来都是寻花问柳之地,没人会期待这里有什么振奋人心的东西,今天这一遭,毋宁是一个奇迹。
      
      张晨首次感觉人原来也有被掌声淹没的危险,在眼前这人的光辉之下,身为对手的自己好似成为了一个再微小不过的配角。
      
      如此境地,即使淡泊如张晨,心中都不由生起胜负心理。
      
      是,他想赢了这男人。
      
      “继续吧。”张晨双手往横抬起,衣袖轻扬,浑厚的男声中注入有灵力,声波引起了在场人士的进一步激昂。
      
      赵冉嘴角微勾,虽然一般情况下,他都不屑于跟陈玄之外的人决什么胜负输赢,但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有他不得不正视的资格。
      
      仆人这回呈上来的酒不再是刚刚那么多桶,而是各自一瓶,一瓶各倒出十杯。
      
      十大烈酒之三,一步天。
      
      酒色血红,酒名以喝完的人走不过一步而闻名。
      
      一杯就放倒一个元婴修士,酒香闻久了连金丹修士都得倒。
      
      以防赵冉误会,张晨还特地提前说道:“此酒,仅一滴就能赢过刚刚的十桶酒。”
      
      这话一出,旁观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有人凭经验看出来那是什么酒,不免感叹怜香阁的大手笔。
      
      一杯能卖上百万高阶灵石,相当于怜香阁一夜的总收入。
      
      而今仅仅用来拼酒,这已经不能用财大气粗来形容了。
      
      赵冉依然面无表情,走到桌边,随手就拿起一杯酒,好似那不是什么一步天,而是街头俗货一样。
      
      这时,包括张晨在内,全场的人都不由屏息看着赵冉的举动。
      
      而赵冉旁若无人,酒杯一倾,甘甜入喉,瞬见杯底。
      
      “喝、喝了!”有人第一个喊出声。
      
      直至这时,全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开始哗然不已。
      
      “有点甜,味道比刚刚的好一点。”赵冉放下酒杯,念念有词。
      
      张晨一怔。
      
      这人,不仅宛若无事地喝了一步天,居然还游刃有余地开始评酒了。
      
      他让对方先喝,其实多少抱着侥幸的念头,期待对方喝完一杯就知难而退,他就可以坐收胜利,因为就算是他,最多也只能喝得下三杯一步天,再多喝一杯,灵脉就根本撑不住那酒狂暴的灵力,最糟还可能导致爆体而亡。
      
      赵冉见张晨面色僵硬,就知道自己的虚张声势已经起效了。
      
      酒里的这一点灵力对他来说不算什么,要是他解开身上的禁术,这种酒就是给他一缸也照喝不误。
      
      但现在不一样。
      
      五脏六腑无时无刻都在诅咒的侵蚀中重塑,别说喝酒,这都不是一个可以进食的状态。
      
      比酒之前赵冉没有意识到这点,意识到之后他也没有丝毫的后悔。
      
      毋宁说,这种绝体绝命的危机才是他赵冉的日常生活。
      
      当然,对他而言,这世上唯一能够让他感受得到危机的,只有陈玄一人。
      
      就连现在这个状况,说到底也是拜陈玄所赐。
      
      对,赵冉差点忘了,他来这里的目的正是要赢得这场拼酒,找到线索揪出那些胆敢肖想自己宿敌的宵小。
      
      想到这里,赵冉就不由露出了微笑,对张晨道:“怎么了,你不喝么。”
      
      毋庸置疑,这是第二次的挑衅。
      
      围观的人无不从那微沉的声音中听出了莫大的威严,不同于适才的欢呼,他们一时间鸦雀无声,甚至一动不动,完全不敢打扰那大堂中央的人。
      
      张晨脸色一变,丝毫不恼,也走了过来,拿起手边的酒杯,眼睛眨都不眨,倾杯就是一饮而尽。
      
      果不其然,一股热流涌进了他浑身的血管里头,肆意□□。
      
      即使如此,张晨表面还是若无其事,并且接上赵冉刚刚的话,道:“的确,是有点甜。”
      
      但张晨一落杯,赵冉就已经举起了第二杯,在张晨说完的时候,正好赵冉已经喝完了第二杯。
      
      他无缝衔接对话,提醒对方道:“放久了还会有点酸。”
      
      全场惊呼。
      
      一旁还有些女子忍不住失笑出声。
      
      张晨差点就被这句话激到气血上涌,还好他表面功夫做得好才不至于让人看出自己的异常。
      
      而对方刚刚也显然露出了点醉意,一步天绝对是有效果的,只不过对方装的好,才没有露馅。
      
      但如此看来,想要在三杯之内放倒这人,恐怕不大可能。
      
      那么,就只好……
      
      张晨眼神一黯,体内运转起功法,举起第二杯,一饮而尽,配合上功法,他相信自己最多还可以喝到第七杯。
      
      于是喝完第二杯,张晨勾起嘴角,意图表现出自己的游刃有余。
      
      听到落杯声,赵冉面不改色,左手举起第三杯,右手握着第四杯,喝完一杯又一杯,动作利索,不见停歇。
      
      饶是张晨阅人无数,都不曾见过有人喝酒可以喝得如此……
      
      像喝白开水。
      
      不只是张晨,全场的人都有点目瞪口呆。
      
      这个其貌不扬、修为都不过练气期的男人竟然将十大烈酒之一的一步天,一连十杯,在一盏茶的时间喝完了。
      
      “哦?”赵冉放下最后的一杯,面对张晨,神态自若道:“你不喝了么。”
      
      张晨浑身一怔,他不惜功法也只能最多喝到第七杯,而对方居然一股气就喝完了八杯,他根本没有挽回局面的机会。
      
      这一场比酒,是他输了。
      
      “我输了。”
      
      此话一出,在场没人敢哄笑这位怜香阁幕后主人,竟一时鸦雀无声,只是静默地看着。
      
      这时张晨又道:“可否问一句,你究竟是怎么喝下的。”
      
      怎么喝。
      
      赵冉不由蹙眉。
      
      如果这也算是喝的话,这世上的任何进食行为都能算是喝了。
      
      他当然没有喝,他只是将那酒连同自己的肠胃一起烧了而已,反正都是要重塑,暂时空他几个器官也不碍事。
      
      这话自然不能告诉对方。
      
      于是赵冉回道:“该怎么喝就怎么喝。”
      
      张晨心悦诚服,正欲上前说什么,然而突然之间,他的身体顿时僵硬无比,因为他猛然意识到了七层楼某一方向而来的恐怖杀意。
      
      为什么。
      
      他当然知道那杀意的主人,但是那人绝对不会对一般人放出此等杀意。
      
      原因无他,只因不配,他们根本不能成为杀意的对象,因为在那之前一定就已经人头落地了。
      
      而幸好那股杀意转瞬即逝,连同那恐怖的存在感一齐消失在了怜香阁。
      
      “可以谈一下要求了吧。”赵冉以为张晨一直发愣,只好提醒道。
      
      “……”
      
      这一冷清的声线刚好打破了张晨心中的恐惧,使他不由顺着声音抬眼正视眼前的人。
      
      对方大概是嫌麻烦,干脆就闭上了眼睛,面貌怎么看都平平无奇,甚至还有几丝弱气,然举止之间威严流露,言谈之中更有种无所不能的自信。
      
      “是。”
      
      张晨下意识地应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