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

      看到如此的针锋相对,拍卖会的参与者们几乎都明白这场拍卖会最后极有可能会沦为背后那两股势力的互相角逐。
      
      但由于参与拍卖会的人各自分散在不同隔间,而且每一隔间都被施加了高阶隐蔽法术,他们基本上都不能看到另一隔间中的人,所以理论上不会有人知道高楼之上那位一直跟钦灵宗叫价的人究竟长相如何,又是何方神圣。
      
      而这时,同处于一阶高楼之上,本来只打算旁观的风似梦不由皱起了眉头,姣好的面容有些变色。
      
      她对现状很是不解。
      
      晖元境内不会有人敢跟钦灵宗作对,更不会有人有实力跟钦灵宗作对,即使是作对,也不应该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作对。
      
      如果不是钦灵宗此次的来人是性情温和到广为人知的林道乘,换做钦灵宗的其他人,这时莫不是已经引起争端了。
      
      所以她很理所当然地推理出了一个可能——对面隔间里的人,并非晖元境的人。
      
      那么……
      
      风似梦倏然一惊,语气微颤道:“不会吧。”
      
      那天赵轻说的竟是真的么。
      
      ……
      
      “峰主,需要老夫探一探对方底细么。”
      
      “不用。”林道乘沉声回道。
      
      现在还不用,他的目的只是天枢一千天,只要天枢一千天还在,其他东西随便那人截下也无妨。
      
      “可容他这么下去,钦灵宗的颜面何在。”郭老依旧很顽固。
      
      林道乘知道郭老看钦灵宗比什么都重,必然是不会姑息这般直冲钦灵宗招牌而来的来犯之人。
      
      所以既然对方如此要求,自己也没有反对的道理。
      
      郭老得到林道乘的默许,立刻就放出了神识,四周方圆全数收于其神识所感的领域之内,不过为了避免无谓的争端,他将神识收缩为一道细长的神识线,只要这一神识线到达距离对方三步之内,他即可查知得到对方的所有情报。
      
      只要对方境界不是像尊上那般高深莫测,他修炼百年的神识线必然就可以万无一失。
      
      林道乘也是对郭老的实力有着十足的把握才会同意郭老的试探。
      
      然而下一刻,林道乘就改变了想法。
      
      因为他亲眼目睹到,正在展开神识的郭老宛若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东西一样瞪大眼睛,踉跄地连退几步,还跌倒在了地上。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林道乘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马上过去郭老身边想要伸手扶起郭老,但没想到郭老竟甩开了他的手,嘴里惊恐地喃喃道:“他居然……难道说……这不可能啊……”
      
      林道乘从来没见过郭老这样,也不恼适才郭老甩开自己,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那里到底有什么人?”
      
      郭老一听到林道乘的声音,猛然抬起头来,瞬间布满血丝的双眼怒瞪林道乘,惊恐道:“不!你不该问这个!你不该知道!”
      
      林道乘被郭老那么一瞪,不由浑身毛骨悚然,因为他意识到眼前的郭老满目都是恐惧,除了恐惧,那眼底就空无一物。
      
      如果不是曾经见识过了什么有如地狱一般的景象,人是不会恐惧到这个地步的。
      
      也就是说,对面那个人即是那一地狱的创造者么。
      
      思及此,林道乘镇定了下来,直面郭老说道:“郭老,这里是晖元境,有什么事我们可以立刻换来同宗之人相助,更何况尊上——”
      
      “住口!”郭老突然暴起抓住了林道乘双臂,适才就很扭曲的面容在听到刚刚林道乘说的最后一词时更为扭曲,已经很难说是人类该有的面容了。
      
      而郭老越是如此,林道乘就越是搞不清楚状况,于是又想接话道:“尊——”
      
      郭老一听那个字就立刻怒吼道:“我让你不要提他!”
      
      林道乘当即一怔。
      
      郭老见林道乘一副无法置信的神情,心中一顿悲痛,咬咬牙,强力地压下内心喷涌而出的各种懊悔恐惧等负面情绪,满脸严肃对林道乘说道:“听好,等一下的天枢一千天你无论如何都要抢到手,到手之后不要理宗门什么规矩,立刻和香芩和小涟一起进去!”
      
      “……”
      
      “如果没有收到我的通知,你们不在里面改头换面就不要出来,听懂了没有!”
      
      “郭老,我相信你,但是为什么呢,我不明白,”林道乘的面色也是十分认真,“我们对面的人就这么可怕吗?”
      
      “不,不是,跟他无关。”郭老眼神微沉,准确地说应该是不无关系。
      
      赵冉出现在晖元境本身并不是一件有多可怕的事情,问题远不在此,无论赵冉来晖元境做什么,都不会关乎晖元境存亡。
      
      因为赵冉对晖元境没有半点兴趣,又或者说,赵冉对什么地方都没有兴趣。
      
      重要的是,赵冉出现在晖元境毫无疑问是一个信号。
      
      陈玄是在警告他们——“他”已经不受他们控制了。
      
      不对,郭老立刻就否定了刚刚的说法,那根本不是警告,而是预告。
      
      就像那天一样,其异常的言行已然昭示了即将发生的异变,只是他们并没能理解过来,还引以为豪,所以才导致了那一惨剧的发生。
      
      郭凌风此刻心中满是懊悔,如果有可能,他还真想对兄长郭凌雨说抱怨一句——我们迟早会自食恶果。
      
      但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整个晖元境都在对方的神域范围之内,这里发生的所有事情、自己的一举一动、就是刚刚对林道乘说的话对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方之所以现在还没动手,不正是为了让他们自己察觉到异常,然后知道自己死到临头,奋力挣扎……
      
      一切到备,届时即杀。
      
      这种极端的从容以及大度,正是当年郭凌风死里逃生时从对方的神情中看出来的。
      
      你以为你是逃了,但你那个时候真的逃得了吗?在那个情况之下,真的有人能够逃得了吗?
      
      郭凌风不由苦笑了一声,整个人好像在瞬间衰老了不少。
      
      一旁的林道乘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原先还只是头发半白的郭老在自己眨眼的一瞬间变得白发苍苍,生机枯竭。
      
      究竟是什么回事,林道乘已然无法对眼前的老人问出这句话,他咬咬牙,心中做好了决定,道:“我明白了。”
      
      “……”郭凌风抬起了混浊的双眼,声音沙哑地问道:“你明白了吗。”
      
      林道乘点了点头,决然道:“我必会拍下天枢一千天,然后即刻带香芩和小涟进去。”
      
      郭凌风盯着林道乘,好似在从林道乘身上看到其他什么人的影子,良久,他才终于也点了点头,扶着墙站起身,“你一定要保护好她们。”
      
      话说刚落的同时,郭凌风也暗下了一个决心,届时他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万劫不复,也要给他们创造一个机会。
      
      而这时,就好像在回应他这个决心一样,拍卖场的下方正传上来了一道女声。
      
      一袭白裙如烟的女子从通道之中走了出来,她身材极美,婀娜多姿,面容更是美艳,但这时没人会注意到她,他们注意的无不是她手中捧着的一个鎏金圆盘。
      
      那圆盘上飘浮着一个时刻变换的银色光团。
      
      光团的颜色、形态、大小,仅在眨眼间就有百般变换,无论你的眼睛捕捉到它的哪一瞬,那一瞬都不失会为美。
      
      如此的造物,就是当前堪称人类第一的炼器师都无法仿造出其分毫的美。
      
      这便是它作为天枢一千天入口的最好证明。
      
      所以一看见它,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会不约而同地产生某个疑惑——究竟什么人将其放到了拍卖会这种地方!
      
      当然,无论什么地方都有不解风情的家伙。
      
      林小温一看到那光团,很是高兴地指给赵冉看,道:“老大,那个就是天枢一千天的入口!”
      
      赵冉顺着林小温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眉头微蹙,沉默了片刻才道:“估计是。”
      
      “那……这个也要抢是吗?”一旁孟文浩看着赵冉,试探性地一问。
      
      “你居然要问这个?”赵冉回视了孟文浩一眼,那眼神好似在看一个白痴,理所当然道:“废话,这才是要抢的。”
      
      那之前的都算什么啊……,孟文浩此时此刻只觉自己欲哭无泪,已然非常后悔跟古籁夸下海口了,不过他还是又试探性地问了赵冉一个问题。
      
      “我们预算是多少。”孟文浩问完后就感觉自己已经从赵冉微妙的眼神中知道了问题的答案。
      
      果不其然。
      
      “看你能说多少。”赵冉直道。
      
      “……”
      
      这时,拍卖场又传来了女人清雅的声音。
      
      “诸位贵安。”
      
      “正如诸位所知,今晚的压轴之品为神秘人物所投入拍卖的‘天枢一千天’入口。”
      
      “由于此为神品之物,我等无法定价,故不予低价,诸位开价可请随意。”
      
      白衣女人说完之后微微一笑,右手抬起圆盘,轻身似舞地原地转了一圈,这一举动显然是在向来客展现那神品之物,这是拍卖场的规矩。
      
      但这时几乎没人会在意这般尤物,甚至还会觉得她的一举一动是如何的多余。
      
      女人当然明白这点,所以她停下动作之后,即可就轻声喊道:“拍卖开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