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肖想我宿敌

作者:羽卒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

      果然还是用眼睛比较习惯么。
      
      看来颜色在助人辨别事物这方面上功用甚大。
      
      赵冉无聊看了一下上方的天空。
      
      天色昏暗,云层密布,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一片沉重压抑的铅色,自他来晖元境之后,好像看到的也都差不多是这样的天空。
      
      故也没什么好看的。
      
      “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林小温这时突然激动地跳了起来,大喊大叫。
      
      赵冉低眸看了一眼桌上的林小温,林小温刚刚一看到拍卖会方拿来的卷轴就整个愣住傻眼了,没想到摊开一看之后就立刻雀跃起来。
      
      真是搞不明白,赵冉心里想了想,不如问道:“你说哪个。”
      
      “水黛啊!”
      
      “……”赵冉刚要问什么玩意,但视线偶然就扫过了林小温身前的卷轴,看到了何谓水黛的说明,“哦,原来是一件飘带。”
      
      “哈?什么?”林小温一怔一怔的,完全搞不懂赵冉为什么看了卷轴会得这么一个结论,但他顿时灵光一闪,突然理解到了其中的微妙,“你难道直接过滤了其他文字?要不要这样啊!”
      
      林小温已经很熟悉了跟赵冉的相处,说起话来也越来越轻松,他大抵知道赵冉虽然残暴,喜怒无常,不按常理出牌,尤其外表看上去还简直凶神恶煞,但实际上赵冉并不无度杀戮,更不会恃强凌弱。
      
      而且事实上尽管你跟他说话随随便便,甚至指责抱怨,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因为他根本就不在意。
      
      林小温也是习惯了之后,才发觉赵冉在正常情况下还真是个静默的人。
      
      就比如刚刚,会场的仆人从进门到出门,赵冉不仅都没看他们一眼,还一直盯着窗外,一直盯了快一个下午,沉默不语,害得自己也有点坐立不安,不知所措。
      
      也就提到陈玄的时候,赵冉才会猛然冒出干劲,走到哪里都如入无人之境,目中无人一词甚至都不能形容他的行为。
      
      林小温越想越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赵冉刚刚被林小温那么一说,重新正视了一下卷轴上写着的文字,道:“这东西我手上没有,如果你要,拍下就好。”
      
      反正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找那个林乘道,除此之外的事情都是其次。
      
      “拍、拍下?”林小温愣了一愣,“是说买下的意思吗。”
      
      “没错。”
      
      赵冉罕见地没觉得不耐,或许三番五次被陈玄拒绝多少让他有点失落,但他对自己来晖元境的目标依然很坚定。
      
      毋宁说,陈玄没有轻易接受自己才好,这样起码也说明陈玄并非蠢到那种地步。
      
      “刚刚那个姐姐说,有人在外面等我们很久了。”林小温打断了赵冉的思考。
      
      “有说是什么人吗。”
      
      “什么孟……文浩?”
      
      林小温的确是努力地想起了那个名字。
      
      “他么。”赵冉回忆了一下,之前那事不是已经解决了么,敢情这家伙没事找事?
      
      “说是,能帮助我们拍下所有我们想拍的东西。”
      
      “哦?”难道不是只要有钱就够了吗,拍不拍的下关他一个孟文浩什么事,赵冉没理出其中的因果关系,“又不是有什么黑幕。”
      
      “是啊是啊,我也认为。”林小温也迎合道。
      
      但是被林小温这么一应,赵冉反而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孟文浩算是比较机灵的人种,话不会白说,事也不会白做。
      
      所以对方既然以这个为借口要求见自己一面,应该也是认为这个借口具备了相应的价值。
      
      想到这里,赵冉很干脆地站起身,带上林小温,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那个孟文浩果然就在开门所见的视野范围之内,一见赵冉打开门,立刻摆上一道笑脸迎了上来。
      
      看上去好不殷勤。
      
      赵冉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会让这家伙如此殷勤的事情。
      
      “梁道友。”孟文浩三两步走到赵冉面前,远看或许还好,稍一走进,一看到赵冉的双眼他就不由动作一顿,神魂突颤。
      
      果然,他们之前的预想丝毫没错,虽然不知道赵冉为何突然这么干脆,但毫无疑问眼前的人确确实实是那个他们所知道的赵冉。
      
      那种绝然的存在感随着认知的改变而来,直接震慑到了你的内心深处,你记忆中的无数恐怖画面一齐冲进你的内心,又时不时地引爆起来。
      
      你意志如果不坚定,就根本撑不了一个面色如常。
      
      而孟文浩勉强做到了面色如常,脚步沉稳地走到了赵冉面前,并保持着四五步远的距离。
      
      他已经竭尽了全力地将一切都佯装得自然,但还是没有把握赵冉不会发现异常。
      
      而赵冉接下来说的那一句话立刻在他的内心引起了轩然大波。
      
      赵冉直接问道:“你知道什么。”
      
      听到这句话,孟文浩就像不小心踏空掉入万丈深渊,几乎丧失了所有的生命实感,过了良久才堪堪张开口,回答道:“所谓知道……是指?”
      
      语尾微颤,话语支吾,无论怎么想都不自然。
      
      他后来回忆这时的事情只觉得自己居然在这种时候还能回话,而且回的这么误打误撞,恰好模糊了好几个可能。
      
      “嗯?”赵冉奇怪地看着孟文浩,“你刚刚不是放言说能拍下所有想拍的东西么。”
      
      “啊?”孟文浩一愣,原来是这个,也对,也应该是这个,他终于平复了心境,镇定地回答道:“这倒并非我的狂言。”
      
      “那是谁的狂言。”赵冉转问。
      
      不是狂言啊!孟文浩差点就要脱口而出,他没想到对方会有这样的解释偏差,只好解释道:“是我说的,但那并不是狂言。”
      
      “何以见得呢。”坐在赵冉肩上的林小温替赵冉问了,因为他比较在意自己想要的东西能不能到手。
      
      孟文浩这才注意到赵冉肩上的林小温,转眼看林小温的时候转移了他面对赵冉的巨大压力,所以他才得以运起自己的大脑,相对有条理地解释道:“理由有很多,晖元境龙蛇混杂,而这种地方更是其中最为混乱的一种,我经常来,所以熟车轻路,知道什么人是真的,什么人是假的。”
      
      赵冉一听,盯着孟文浩道:“所以你这是要帮忙,是么。”
      
      “没错。”
      
      “为什么呢。”
      
      孟文浩早有准备,回道:“你帮了古籁一个大忙,古籁是我挚友,我来此也是为还你一个人情。”
      
      听上去或许有点在理,但赵冉对判断别人的真情假意毫无兴趣,他就是看了一眼楼栏外的天色,又看了一眼林小温,道:“来了吗。”
      
      林小温点了点头,确定道:“来了。”
      
      赵冉微微一笑,转眼看着孟文浩道:“行,你既然想帮忙,那就务必请你帮忙了。”
      
      孟文浩差点就被赵冉的一笑惊到毛骨悚然,一听赵冉这么说,他立刻就点头了。
      
      ……
      
      这个时候的林道乘刚好也走进了外头金碧辉煌张灯结彩的拍卖场。
      
      由于这次的拍卖品多神品,派来戒备的修士甚至已经达到了元婴以上,林道乘刚一进门就察觉到了好几道连他都感知不了的气息。
      
      其中两道还是完全陌生的那类强者。
      
      为防万一,林道乘不仅已经让郭香芩回去通知宗门的几位长老,还准备了好几个手段,一旦出什么事就立刻通知尊上。
      
      基本上有尊上在,钦灵宗的人在晖元城都是畅行无阻,但晖元境也多的是不怕死的狂徒。
      
      一切都是为防万一。
      
      林道乘在心中思考的功夫,拍卖场的表面管理者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正对他莞尔一笑。
      
      所以林道乘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了一个绝美的女人对他微笑,眉眼间尽是风情,如不是他再有婚配,怕是会因那一笑失神了。
      
      “你可是这里的管理者。”林道乘如是道。
      
      女人仍然在微笑,细长的凤眼微动,道:“正是奴家,风似梦。”
      
      “我名林道乘,代表钦灵宗来此。”
      
      风似梦了然地点头,轻勾嘴角,腰肢微躬,恭敬道:“久仰大名,您请这边走。”
      
      林道乘知道这是钦灵宗在这些地方所拥有的特殊待遇,所以也不客气,就照着风似梦所指的路走进了拍卖场。
      
      在进入了一间装饰豪华的单间之后,林道乘一一过目了卷轴上的品目,盘算了一番自己当拍下什么灵物灵器。
      
      准备充足,贮备也够,没有多大意外的话,那个压轴的天枢一千天就必是钦灵宗的囊中之物了。
      
      林道乘如是心想的时候,拍卖会开始的钟声响起了。
      
      但是,奇怪的事情在他要拍下拍卖品的时候接连出现,每每他想要拍下什么东西的时候就刚好有人来阻拦,而且好死不死,偏偏就喜欢压他那么一点的价。
      
      每次都还粘的紧,本身他性格上就比较温和,一遇见这种人,他就下意识避其锋芒,一再让步。
      
      毕竟他来此的目的只为天枢一千天,其他的都为其次。
      
      可哪知对方愈加得寸进尺,最后都直接地叫嚣起来。
      
      就是傻子都知道这分明是故意的。
      
      被接连截下几件拍卖品后,温和如林道乘也不由面色黑沉,周身散发出了不稳的杀气。
      
      他不知道,这个拍卖场的另一个房间在半个时辰前曾有过如下的几句对话。
      
      “听着,有一个叫作林道乘的人,这个小东西记得他的声音,待会一旦他要拍下哪物,你就全抢过来,而且还得是特别找死的那种‘抢法’。”
      
      “好……”
      
      “你做的到吧。”
      
      “……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许~~小天使的营养液,很抱歉前段时间有点忙,无法保证更新,过几天就好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