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大佬黑化前

作者:锦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0

      “哪个小兔崽子打架,滚出来——!”
      风风火火走进来的高壮男人剃了光头,只剩下一层微短的黄色发根,大手上拿着根棒球棍,眉眼狰狞,显得凶神恶煞。

      时暮眼皮子跳的厉害,要是她记忆没错,就不会认不出这是那天酒吧买醉的黄毛哥,这老哥最后说自己是某个中学的老师,那时候她也没多想,如今看来,难不成就是……

      “你们谁闹事?”老黄眼神环视一圈,等看向时暮时,一双眼珠子瞬间瞪大,他胃部一缩,表情变得比时暮他们还要难看。

      黄毛姓黄名舒朗,名字起得文静,连在一起就不太好听,所以宁愿别人叫他老黄。
      老黄警校毕业,是个暴躁老哥,毕业后就当了名光荣的人民教师,除了教体育外,还要负责学生们的风纪。因为脾气暴手段狠,就算是学校最难搞的事儿头都怕他。就算是这样的他,也有个很难以启齿的秘密。

      ——他是个gay,还是下面那个,除了一天醉酒和一位小伙倾诉后,就连家人都不知道他性取向。

      此时,傅云深已经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从容的擦拭着嘴角血迹,低头整理好衣衫,目光如炬,毫不避讳的正视着老黄。

      “他们先闹事的,我是正当防卫。”
      周植回过神,朝傅云深唾骂口:“放你妈的狗屁!你赔老子的阿迪达斯!”

      “住口,别嚷嚷!”老黄也意识到现在不是愣神的时候,手上棒球棍在他脑瓜子上轻轻敲了下后,浅浅的疼痛让周植闭了嘴。

      “那个……”老黄看向时暮,声音带着不易觉察的尴尬,“你、你小子闹事没?”
      “我……”

      时暮正要说话,周植便打断:“闹了,他打得最狠。”

      老黄问:“他怎么打你了?”

      “他……”

      操,总不能直接说被偷桃了吧?这也太丢脸了!

      周植捂着小肚子,没吭声。

      “算了,你们三个主犯一起跟我过来,剩下那几个等着啊,一会儿我再收拾你们。”

      周植的小弟缩了缩脖子,都不敢吭声,静静在原地看着他们几人被带走。

      时暮那一手回手掏裆使了起码八成力气,他疼的厉害,一瘸一拐走在后面,紧皱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过。傅云深虽然见了红,可都是皮外伤,不碍事。倒是时暮,心里就像是打鼓一样,七上八下的。

      要说她和黄毛也真是有缘,gay吧里,他成了她男装大佬之路上的人生导师,她又是他的知音小弟,本以为两人像是平行线一样再无交集,现在倒好,人生导师一下子就成了老师。

      缘,妙不可言。

      进了办公室,黄毛把棒球丢在沙发上,神色威严,一点都不像是酒吧买醉,哭哭唧唧的柔软娇汉。

      “说说,你们是怎么回事。”

      傅云深面无表情道:“他闹事。”

      周植再次破口大骂:“操.你大爷傅云深,你先踩的我!”

      傅云深唇角冷笑:“抱歉,我家五代单传,我没有二大爷。”

      “你他妈……”
      周植上手就要打,老黄眉毛一竖,声音如牛:“你再骂人一句试试!”

      周植刚举起的手讪讪放下。
      “就从你开始,你说说为什么打架。”

      周植:“傅云深故意踩我阿迪达斯,还用奶茶泼我。”
      老黄看向傅云深:“他说的真的?”

      傅云深双手插兜,懒洋洋唔了声后,说:“我道歉了,奶茶是我没拿稳。”

      “你放……”面对着老黄眼神,周植硬生生把下面那个屁字吞了下去。
      “你呢。”面对着时暮,他表情明显柔和不少,“先说你叫什么。”

      “时暮。”她站的笔直,大眼睛乖巧水盈,看着就是个听话的主。
      “你也插手了?”

      时暮摇头:“这人叫他小弟打傅云深,是他先挑事的,和我们没关系。”

      “你别胡扯,你动手了!”
      老黄被吵的头都大了:“那你倒是说他怎么动手嘞。”

      周植也顾忌不了那么多,当下就说:“他、他使用奸计。他是没插手,可他插.我.裆了!”

      老黄呼吸一窒,这、这么刺激?
      面对着几人怪异的表情,周植也意识到话里不对,臊红着脸就是改口:“他猴子偷桃捏我蛋,我是我们家独子,要是我以后不能人道断子绝孙了,你们能赔起吗?”

      听着这席话,时暮眼角微垂,笑眯眯看向他:“我不介意多你一个弟弟。”
      周植脑子笨不机灵,半天没反应过来话里意思,旁边傅云深最先听懂,他微垂着头,忍不住轻笑一声,就是这一声让周植意识到被耍了,可惜脑袋转了半天都没想出反驳的话来。

      事情差不多都弄明白了,老黄摆摆手,有些不耐继续听他们插科打诨,皱眉道:“你们今天打架严重影响到了学校风纪,就罚你们清理旧器材室,七天内把里面打扫干净喽,包括器材都擦的干干净净,不准叫人,听见没有!”

      听到扫器材室,周植脸色都变了:“不、不了吧,听说那里头闹鬼。”
      “闹你个鸡毛螺旋飞天鬼,从明天开始,你要是敢偷懒,等着家长过来吧。”

      周植脸色比刚才还苍白了几分,比起鬼,他更怕魔鬼一样的爹。

      “最后……”老黄目光停在了时暮身上,“你留下,我要特别交代你几句。”

      等傅云深和周植离开后,老黄小心翼翼把房门反锁,他摩拳擦掌,忐忑走到时暮身边,为她搬过来一把椅子来:“坐。”

      时暮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的坐下,双手平稳放在腿上,静静等候老黄开口。
      老黄挠挠头,干巴巴笑了两声后,试探性的问:“小老弟,你还记得我吗?”

      时暮点头:“记得,你呼噜我一袖子鼻涕眼泪。”

      “……”

      老黄表情凝固几秒后,又说;“我就知道你当初骗我,看你那小胳膊小腿儿就不像十九岁的,小老弟,咱俩能商量一个事儿吗?”

      时暮眨眨眼,清亮的眸中倒映着他不安的眼神,时暮抿唇,轻声道;“我不是长舌妇,不会乱说的,这点你可以放心。”

      老黄先是一愣,跟着长呼口气。
      他就怕这孩子年纪小把不住嘴,把事情全抖搂出去,现在听他承诺了,一颗心也算是放下了。

      那几日和时暮相见多是在黑漆漆的酒吧,他只记得那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属实好看,如今凑近了,发现时暮比记忆里的模样还要精致,说不上来的精致。

      作为一个颜控受,老黄就爱长得好看的男孩女孩,看着时暮的目光愈发变得慈善起来,他拍拍时暮肩膀:“刚才我看你一直为傅云深说话,招了吧,你就是为傅云深过来的吧?”

      时暮眉梢一扬,心头重重跳了几下。
      老黄嘿嘿笑着,一副我懂的表情:“你放心,你的事儿我也不会说出去。我虽然是你老师,但私底下我们可以当哥们,你要是不嫌弃,就认我做个大哥,以后谁欺负了你,谁让你不痛快了,你就告诉我,我好好收拾收拾他,成不?”

      “……”时暮知道那事儿是解释不清楚了,她僵硬点了两下头,从牙关挤出一个“成”。
      听后,老黄脸上笑开了花儿。

      “就算我是你大哥,我也不能徇私舞弊,你该受的还要受,明天晚上还是要好好打扫器材室啊。”
      旧器材室里面很多东西都还能用,老黄觉得搁置着太过可惜,不如借此机会让这几个小兔崽子把里面整理出来,又惩罚了他们,又空出了器材室,岂不是一举两得。

      “对了。”

      时暮正要起身离开,老黄鬼鬼祟祟凑到时暮耳边:“你们还是学生,凡事不要做过火,那傅云深可是个刺头儿,你别用强的啊。”

      “……”

      “………???”

      这老哥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忘记他们还是高中生,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可是犯法的!!
      再说了……
      就算是强,也是傅云深强她,她瘦胳膊瘦腿儿,哪能搞得过傅云深。

      默默在心里叹息声,时暮低垂着脑袋出了办公室。
      门外,傅云深靠着栏杆,微眯着细长的眼,他似笑非笑,声音中带着玩味:“黄头发,很壮实,嗯?”

      [那天去里面是找我一个亲戚,黄头发,很壮实……]

      脑海中,错不及防响起了自己不久前说过的这段话。
      她觉得自己胃开始疼了,傅云深应该是属双鱼座的,不然不会联想到黄毛身上。

      她眼皮子跳了两下后,耷拉着肩膀彻底认命:“好吧,我就是去gay吧了,你能把我怎样?”

      他转身,只留下轻飘飘几个字:“回去换宿舍。”

      嗯?

      嗯?!!!

      反应过来的时暮猛追上去,一把拉住他袖子:“傅云深,你不是吧,这都21世纪了,你还这么肤浅封建啊?”

      傅云深目视前方,全然无视了身旁闹腾不已的时暮。

      *

      下午课程结束后,傅云深找到宿舍管理员,提出让时暮更换宿舍的要求,舍管皱眉,有些苦恼,“现在只有你们宿舍还空着床位,其他都已经满了。”

      傅云深面无表情道:“415那间不是还空着吗?我可以一个人搬过去。”
      听到415,舍管脸色刷的变了:“415可是死过人的,就算你敢住进去,估计学校……”

      415原本是四人间,某一天晚自习,住在里面的四个学生集体自杀,他们死后,那间房上了锁,除了打扫的人员外,再也没别人进去过。

      傅云深打断她:“只要学校那边同意,你就答应让我住进去?”

      舍管一愣,说:“啊嗯,你要是没意见,我这边自然同意。”
      “好。”傅云深微微颔首,“等着吧。”

      ……等着吧?
      舍管定定看着他,这小子还真准备住那间宿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时暮: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
    呜呜呜,我买了精致的茶具,还有红茶,还有辣条,准备开始喝下午茶,结果——胆囊炎犯了,不能吃辣了,瞬间觉得我那昂贵的茶具失去了灵魂,失去了信仰!!!我的红茶失去了伴侣!!失去了挚爱!!
    你们不喜欢我八点更新吗?还想十点更新吗?可是我十点起不来,要是想让我恢复十点,就要断更一天存稿子QAQ。
    庆祝一下评论三千,隔空给你们一个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